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见顾白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见顾白
    司夜拿出宝贝葫芦,口中念了个咒,将郭敬催成道道黑魂,收入其中。

    呼———

    忙完后,司夜再扫了眼火化间,便招呼着唐瑶两人,走出了殡仪馆。

    “司夜,你是怎么把那老爷子装进葫芦的?”陈三在听完司夜讲述,好奇问道。他虽然剑道厉害,但对于这些神神鬼鬼之事,并不是十分擅长。

    司夜不动声色,拿起葫芦对着陈三,扬着腔调喊道:“陈三,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

    顾氏集团总部大厦。

    顶楼,办公室。

    顾白坐在老板椅上,盯着手中报告,在他正前方有一名西装男子,斟酌开口道:“顾管家,现在这情况对我们很不利啊!”

    顾白神色一凝,放下手中报告,看向西装男子。

    他本以为通过检查死者骨头里的残留物质,就能证明不是人参的问题,可根据手中的人参检验与骨质检验报告里看来,的确人参存在问题。

    这,就有点难办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说完,顾白闭上眼睛,抬手架在下颚上慢慢揉捏,这是代表他又陷入了焦虑之中。

    在外人看来,顾白是大企高管,权势熏天。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这地位十分不稳,头上的顾萧一句话,自己就要滚蛋。

    而且,下面还有顾家那么多旁系血亲等着他下台,顾白作为顾家旁系,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自己将万劫不复......

    “怎么办?”顾白大脑飞速思考,但大部分思考出来的都是‘怎么办’三个字。

    深深吸气,他必须尽快的想到办法,顾萧还有七个小时,就将回国,八小时内他肯定会得知此事。

    如果自己在八小时内想不到最好的应对方法,结果就显而易见了,必然是*从身下椅子上挪开。

    “唉,好累。”想到这,顾白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想过要一走了之,但他已经无路可退,虽然辞职后可以获得一份不错的退休金。

    但顾氏集团为了不让旁系滋生惰性,给予旁系高管的同时,高管不得拥有顾氏集团的股份,这样你就得不停为顾氏工作,拿固定的工资,与普通打工者无异。

    顾白父母需要他来赡养,妻子与子女也习惯了锦衣玉食所谓的上流社会生活,这些都羁绊着顾白,让他无法失去这份工作。

    咚咚咚———

    正当顾白愁眉不展时,办公室大门被敲响:“进!”

    “顾管家,外面来了三个年轻人,说有办法帮你解决人参这件事!”

    “年轻人,多大的年轻人?”

    “看上去二十岁左右,要不要把他们赶走?”

    “赶......”

    顾白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思索一番后:“先让他们进来吧!”

    反正自己也没办法,心里烦躁不已,无法进行思考,便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就算是来哗然取宠的,自己再把他们骂出去,也能泄泄心中火气。

    那名秘书接到答复后点了点头,往前台走去,拿起电话给一楼打去。

    等秘书走后,顾白身体后靠在老板椅上,揉着太阳穴捋捋思路,心中给自己提个醒。

    不能太指望这三个年轻人真能给自己解决眼前的麻烦,或许对方能给自己一些灵感,但情绪不要被烦躁影响。

    “顾管家,他们来了!”没过多久,门外传来刚刚那名秘书的甜美声音。

    “进!”

    顾白坐正身子,目视着门口。

    白色的玻璃大门被推开,三名看上去的确只有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两男一女,两名男生长相普通,至少顾白是这么感觉的,但那名女生的相貌,却把他惊艳到了。

    甚至比起自己那昔日的校花妻子年轻时,还要漂亮不少。

    要知道,漂亮与可爱并不是一个意思,漂亮的人不一定可爱,可爱是人不一定漂亮,但既漂亮又可爱到唐瑶这般的,顾白也是第一次见。

    虽然自己已经马上五十,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唐瑶几眼,不过很快他便克制住意动,收回了目光。

    “你们好,我叫顾白!”

    “我是司夜,这位是我女友唐瑶,这位是我兄弟陈三!”司夜大方一笑,做了个简单的介绍,顾白虽然很快的收回目光,可并没躲过司夜的火眼金睛,因此介绍的语气狠狠地突出了“女友”两字。

    唐瑶先是一愣,司夜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自己,白皙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红扑扑的。

    陈三也没想的司夜会这么介绍唐瑶,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玩味笑笑,坐到了一旁。

    顾白嘴角微微一抽,但毕竟在这大企业摸爬滚打了这些年,最基本的快速调节还是能做到的,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听说你们有办法帮我们集团解决人参的事?”

    司夜一点头,直入主题:“你们是不是查出的结果就是人参有问题?”

    顾白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没什么可遮掩的,他承认道:“是的,人参的检查报告显示,是有问题。”

    “这是因为人参被一种特殊药泡过,这种毒药会渗入人参,导致检测出的结果就像人参生来带毒!”

    “你怎么知道?”顾白瞳孔微缩,脑中思考着对方所说的可信度。

    司夜并没有回答他的提问:“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顾白一愣,心想这个叫司夜的,思维跳跃怎么这么大,而且牵扯到神秘学,心中提起警惕,开口道:“不好意思,我是无神论者,所以不相信!”

    司夜拿出葫芦,放在了桌上:“打开吧!”

    “打开!?”顾白不明所以,迟疑了好一会也未打开,作为一名顾氏集团的高管,他有着自己的顾虑,回头看了一眼监控,绿色的运行指示灯让他安心的放缓了身子。

    “这里面是什么?”顾白问道。

    “郭敬的鬼魂!”司夜轻描淡写的回答,他有些想笑,以前这顾氏的管家做事也太过谨慎,防备心理这么重地活着怕是很累吧。

    顾白作为无神论者,怎么可能相信这种东西,他此刻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会让眼前这三人进了,一定是自己脑子糊涂了:“郭敬的......鬼魂,小伙子开什么玩笑!”

    陈三见顾白如此磨磨蹭蹭,不耐烦地跳起,走过去一把将葫芦打开。

    顿时,一股阴气直接冲了出来,就连顾白这样的普通人也能感觉到屋内此刻似乎多了一个人的存在。

    “怎么......怎么一下子这么冷?”顾白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那种东西存在。

    司夜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他只感觉自己内心一双闭合的眼睛打开,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当他再次看向司夜,司夜背后依然多了一人!

    仔细看这个人,全身竟然由黑雾构成,一位老者,他慢慢移动视线看向老者的脸。

    “你、你是郭敬!?”顾白吃了一惊,试探道。

    站着司夜背后的人或者说是鬼,与他查看报告上面附带的死者照片一模一样,正是郭敬的脸!

    郭敬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是野鬼幽魂,生怕自己把顾白吓坏,平和地应下对方的问话,然后将自己儿子与妻子的罪行告诉了顾白。

    “那你准备怎么做?”顾白虽然是第一次与鬼对话,可还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至于他为什么相信司夜所说的,如果他不信这些变化怎么解释?这种真实的效果,恐怕整个世界上最好的科技,也制造不出来,不得不信啊。

    “将这对母子绳之以法!”郭敬的魂魄似乎因为情绪激动,产生一阵起伏。

    司夜见状赶忙将他收回葫芦里:“顾管家,接下来的事我们会帮你解决,你只需要静等结果即可!”说罢,司夜就带着唐瑶二人往外走去。

    “你为什么要帮我,或者说是帮顾氏?”顾白问出自己的疑问。

    “因为,我们都姓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