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一十三章 阴阳渡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阴阳渡
    司夜撇了陈三一眼,无奈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一年要死那么多人,只能这样集中处理了!”

    “我去,那家人不全带走吗?”陈三又问道。

    “殡仪馆会问你,是要全部带走,还是象征性带一些,大部分家属都是带一部分走,剩下的交给殡仪馆处理!”

    “那殡仪馆会怎么处理这些骨灰?”

    司夜再看了他一眼,陈三这小子怎么问起来没头了:“作......肥料,或者是其他用途!”

    “我去,没想到死了都这么可怕,那我决定这辈子不死了!”陈三有被司夜是话震撼到,瞪大了眼睛双手抱胸。

    “呵呵,你怕什么,想你这样的死了也就做个肥料罢了”司夜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这方面的辛秘,继续说道:

    “若是漂亮些的女性尸体,甚至有些黑心的人会将其骨灰,出售给一些男性未婚配就死了的家庭,给他们配冥婚!”

    “我去,厉害了,那些人岂不是有毛病,为了一点钱至于吗?”陈三有被刷新三观,没想到送葬的人还玩这么黑,不怕缺阴德下地狱吗?

    司夜摇头苦笑:“怎么说呢?有利可图又会有市场。

    一堆骨头残渣,附带一张女性逝者身前的照片,卖给那些山沟沟里家庭,或许就能赚个五千六千。

    要知道,这些家庭或许一年也挣不到这么些钱,但他们却愿意花这些钱,给自己失去的亲人做这么一场虚无缥缈的‘婚礼’!

    如果运气好些,遇上一对家里有些钱的主,他们甚至能要价到三万五万,一条龙式服务,人家做一次可以抵得上普通工人一年的收入!”

    “这还真是暴利啊!”陈三张大了嘴,不禁感叹。

    “怎么你心动了?”司夜见状挑挑眉,翻了下衣袖。

    陈三连忙摆手:“这种损阴德的事,我才不干,我怕有命赚没命花!

    廉耻自守则常足,道德是乐乃无忧。

    这钱啊,还是留给那些短命鬼赚咯!”

    “少侠好觉悟,请收下我的膝盖!”司夜打趣道。

    “诶,免礼!”陈三昂起脑袋,迈了几步霸王步,摆摆手。

    唐瑶被这两人逗笑了,没想到这种场合,两人居然还演上了:“好啦,你们两个也是够了,快办正事吧!”

    司夜带着两人回到了火化间:“你们就在这等着吧,我马上开启阴阳渡,你们在场很容易沾染因果!”

    唐瑶:“那你小心!”

    陈三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在这等你!”

    司夜嗯了一声,转过身,重新又回到了存放骨灰的后院,四下查看一番,又动用灵力稍作布置。

    随后,开始施法。

    “天清清,地灵灵,此地鬼魂听我令,男向左,女站右,儿童老者往前来,此地一月内,神魂来显灵!”

    随着司夜的念动,这骨灰放置的后院本就浓郁的阴气鬼气,顿时间又持续大涨,这样的势头让司夜都有些吃惊。

    果不其然,等鬼气稳定下来,司夜面前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鬼魂,这些虽然司夜已经将招来的鬼魂限制在了一个月内,但这少说也站着六七十只鬼魂或者是残留在人家的残魂。

    这后院房间本来也就不大,撑死就一间厅那么大,现在一下子出现这么些个鬼魂,直接将院子挤满,有些甚至身子都卡在墙内。

    还有一名看上去应该是摔死的女子,现身时刚还站在司夜面前,那摔的稀烂的头,连眼珠子都少了一只,满脸是血,当她与司夜对视,还对着司夜惨惨一笑。

    虽然司夜也见过了各种惨死的鬼魂,可这么近距离的看见一名摔死鬼,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还是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女者,退散!”

    司夜下达退鬼令,阴阳渡就是这点不好,它只能召唤出一个时间段内,这一块区域的所有鬼魂,却无法再精确到个人,甚至时间最低也只能精确到月,后面则需要司夜开始慢慢删减。

    随着司夜一声令下,本来拥挤的后院,瞬间消失了一半的鬼魂,这院子也一下子变得不再那么狭小拥挤。

    司夜深吸口气,再次发号施令。

    “死亡时,年龄低于五十岁者,退散!”

    呼———

    院内一下子又少了大半人,现在只剩下六名老者!

    司夜走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老者鬼魂,在老者鬼魂眉心一点,刚刚还痴痴呆呆的老者眼神里顿时有了神采。

    司夜对着鬼魂老者一礼:“老人家,你的死因是?”

    老者还没缓过神,迷糊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沉吟道:“原来我真的死了。”

    司夜也不催他,等他缓过神来,一盏茶后,老者似乎也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他缓缓看向司夜:“这位小道长,我是在家睡觉,睡着睡着就来到这了!”

    “那老者,你是否还有什么遗愿?”

    老者想了想:“没了,挺好的!”

    司夜听完便确定这位老先生不是要找的人,对他抱拳道:“嗯,如此甚好,那便请老人家你去地府报道吧!”

    说罢,司夜对着老者一挥手,手中手串发出光芒,将老者的鬼魂吸了进去。

    就这样司夜一连问了其余几名老者,有寿终正寝的、有病死的、甚至还有不慎坠楼摔死的,就是没有喝人参酒喝死的。

    这位是最后的希望了,司夜心里想着,缓缓走向最后一名老者,这名老者身材匀称,看上去十分硬朗,不像是病死,但你要说他是寿终正寝,年纪似乎又小了些。

    司夜在这位老者眉心一点,老者与前几位一样,也在瞬间眼神变得有了神采,在短暂的适应后,司夜微笑着对着他一礼。

    “老人家,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老者挠了挠头:“好像是喝完人参泡的酒,然后感觉特别的困,躺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就已经到这了!”

    司夜点头看样子就是他了:“敢问老人家尊姓大名,您的儿子是不是叫郭辉煌?”

    老人先是一顿,随即开始打量司夜:“我叫郭敬,郭辉煌的确是我儿子,你是?”

    “我叫司夜,是个道士,你想不想知道自己死亡的*?”

    “哦,原来是大师,死亡的*?”

    郭敬微微皱眉,继续开口:“那人参是不是问题?”

    司夜点了点头:“的确有问题!”说着,司夜将神识看见的刘春燕与她儿子郭辉煌说的话像是投影一般,放给了郭敬观看。

    郭敬看完,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这、这、这两人,真狠啊,我说我这不争气的儿子,怎么会平白无故买人参给我补身体!”

    司夜安慰了老人几句,见他稳定了心神,灵魂不再颤动,随后问道:“事已至此,老人家你是准备包庇他们,帮他们骗去巨额补偿款。

    还是大义灭亲......帮你儿子的是个黑茅道士,如果他手法高明些,警方那边是看不出破绽的!”

    “他们必须收到法律制裁!”郭敬狠厉地说道,弯下腰拍拍司夜的手:“夜道长,你说我该怎么办,才能惩罚这狠心的母子两人!”

    司夜想起了曾经对付张国栋的做法,嘴角微微一笑:“这活好办,就用个请鬼现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