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两界殡仪馆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两界殡仪馆
    司夜神识扩散而去,双眼缓缓闭上,唐瑶与陈三搀着他的身体,跟着符篆奔走。

    符篆此刻闪耀起晦涩的幽光,受到了法术的加持后,普通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他们三人能看见。

    通过神识窃听,司夜知道了这面包车内的人,是一家人,正聊着刚才的事情。

    方才拿着人参跟公司经理对峙的男子,正翘起腿,对着后面座位说道:

    “妈,你刚刚哭的太浮夸了,明天去了法院,记得自然点!”

    而刚刚还哭的撕心裂肺的中年妇女,此刻却在磕瓜子:“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还教训起我来了,真跟你那死鬼老爹一个德行!”

    说罢,中年妇女冷着眼扫了车内众人一眼,气氛渐渐归于沉静,他们大多数还没在刚才的闹剧中缓过神。

    面包车大概行驶了一个小时,从吉市的重点开发区,驶入了乡镇区,最后开进一座村庄,停在了一栋三层的楼房外,车上几人陆续下了车。

    楼房看上去是八十年代左右建的,不少地方的墙壁贴瓷已经掉落,显得极为破旧。

    而在房子周围,还零零落落住着几家,基本看上去都十分萧条,但有一条高高架起的火车轨道,从楼房旁边穿插而过。

    这地方本来是叫访仙村,村中有六十多户,比起周围村庄也算是大村。

    但五年前,吉市为了建设高铁,根据总策划师的意见,需要将访仙村全村搬离。

    当时正是全华夏,各种哪哪哪拆迁分了几百几千万,哪哪哪拆迁分了多少多少房的时代。

    访仙村的村民们,自然也听说过这些信息,所以当得知要拆迁建铁路时,村中所有人都陷入一种莫名的亢奋中。

    村民们从得到拆迁消息那天起,明天讨论的不再是张家长李家短,而是拆迁后一夜暴富,该怎么去规划未来。

    然而,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

    正当访仙村民热烈欢迎拆掉队进村后,他们发现事情好像并非他们想的那般。

    吉市本就是一座山城,这样的城市相较于大城市,房价普遍不高,因此这拆迁款,自然也不会太多。

    村民们想的本是一夜成为百万富翁另加一套房,可现实却是大部分村民只能分到几十万,甚至新房也需要自己购买,虽然新房有国家补贴,一套下来也就几万块而已,可谁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之后村里几次开会,都没讨论出什么进展,上面的部门也很无奈,这方面拨款就那么点,他们也没办法,一时间就这么耗了下来。

    直到拆迁队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谁答应拆迁越早,拆迁补偿款就越高。

    起初,村民们还很团结,谁也不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可没过几天,拆迁队放出消息,谁第一个拆,一百万拆迁费与城内黄金地段一套房时,终于有人经不住*,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

    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随后当拆到二十多户时,拆迁条件已经降到了刚开始提出的几十万外加安置房。

    可这几十天的消耗,村民们过着过山车一般的生活,早已无心继续种地了,即使后来拆迁条件越来越低,大部分人还是签了。

    在顾氏集团门前拉横幅的这一家,那名中年妇女叫刘春燕,而情绪激动的是她的儿子郭辉煌,其余几人也都是直系亲属。

    刘春燕家其实也不想当钉子户,她有着自己的小聪明,她认为只要自己家不签字,最后只剩下自己家,拆迁队没有办法,肯定会给一个非常高的拆迁费,和她有一样想法的还有周围其余五家。

    他们聪明,拆迁队也不傻,这一次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地方,拆迁队上门过一次,双方并没有谈拢。

    刘春燕本想着会打持久战,可她万万没想到,拆迁队第二天便开始动工,直接绕过了他们五家。

    拆迁队这波操作直接看傻了刘春燕与其余五户,到了此刻,这些人哪怕主动去找拆迁队降低拆迁款,也于事无补。

    刘春燕的儿子与这些侄子们,本来就是游手好闲,都指望着靠拆迁款一步登天,现在拆迁款没了,他们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更加难过。

    ......

    郭辉煌停完车,一边上楼一边嘴里骂骂咧咧:“这破房子,指不定哪天就倒了,也不知道妈你怎么想的,当初拆了去住新房多好。”

    刘春燕也不示弱,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小子翅膀硬了,连你娘也敢教训了,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你了!”

    “诶呦,诶呦,我错了,我错了!”郭辉煌赶忙求饶。

    “我告诉你,小兔崽子这次你要讹不到顾氏集团的钱,你爹他就......”

    刘春燕说到一半,发现自己差点把*说出,立马改口。

    “你爹就白死了!”

    郭辉煌扶着把手,从衣兜掏出盒烟,抽出根点上了。

    “我知道,妈,他们不是要打官司吗,奉陪到底,今天这么多人看见还拍了视频,到时候网上的*加上死无对证,不怕他们不给钱!”

    刘春燕点了点头:“对了,儿子,他们要是把人参拿去化验怎么办?”

    郭辉煌露出一个奸笑:“人参早就找黑茅的大师用特殊药水泡过,里面有慢性的毒药,就算拿去化验,结果也是这只人参从生长出就有毒!”

    听儿子这么说,刘春燕才放全了心,满意道:“那就好,千万别让你爹白死了,等抚恤金拿到,多给你爹烧点纸,我毕竟也跟他做了三十年夫妻......”

    司夜听到这,收回神识,当神识回到体内,整个身体颤动地打了个激灵,坐了起来。

    “怎么了,司夜?”唐瑶第一个问道,陈三也好奇的看向司夜。

    司夜苦笑:“我们好像遇上一对魔鬼母子了!”

    司夜将刚刚看见与听见的与两人讲了一遍,陈三听完,狠的咬牙切齿:“世界上,怎么还有如此恶毒的人!”

    唐瑶则温和地看着司夜,轻声问道:“那司夜,你准备怎么惩罚这对恶魔母子?”

    司夜稍作停顿,思索一番决定道:“我们去殡仪馆!”

    “去殡仪馆做什么,那老爷子不是都被焚化了,现在怕是只剩下一堆骨灰了。

    就算成了骨灰,怕是现在也被送到那对母子家了吧?”陈三提出自己的疑问。

    “你说的没错,但火葬场焚化尸体后,骨灰只是象征性的取一些放入骨灰盒罢了,大部分骨灰,则是被殡仪馆集中处理!”

    “那你是准备去殡仪馆找那老爷子的骨灰,还有你找他骨灰做什么?”

    司夜拿出一张符篆,还没等司夜开口,陈三就懂了:“哦,那老爷子死亡还不足七天,灵魂还留在人间,你准备将他的灵魂找来,当场指认那对恶毒的母子?”

    “聪明!”司夜拍拍陈三肩膀,随后打开手机地图,开始寻找殡仪馆。

    找到殡仪馆非常容易,一座城市就那么几个,司夜此刻只要找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即可。

    他刚打下殡仪馆三个字,手机导航便给他指出了吉市的四座殡仪馆,距离自己最远的足足一百零七公里,最近的只有7公里。

    “就应该是它了,吉市两界殡仪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