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一十章 遇上麻烦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遇上麻烦
    顾氏集团总部的大厦前广场。

    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期,无数男男*走出顾氏大厦,他们三三两两谈笑着。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行驶到了顾氏集团总部大门前,车上下来了七八人,他们有男有女,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戴着白花,身穿孝服。

    一名看上去六十来岁,身材走样的妇女哭嚎着从车上跳下来,又突然跪在了大厦门口,手里还抱着一张遗像,遗像上是一名与妇女年龄差不多大的男人。

    而在妇女背后,七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女低头沉默,有的拿着白色化验书,有的则是举着横幅。

    横幅上,写着‘无良企业,假人参害死人!’

    几人的出现,立马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面包车上,一名男子,见时机差不多了,忽的从车里窜了出来,举着横幅向前两步,大声喊道:

    “无良顾氏集团,为了赚钱,昧着良心卖给我父亲假人参,害我父亲吃了假人参,最终导致他老人家走了,撒手人寰!

    你们看看啊!这都是顾氏集团造的孽啊!”

    围观的基本上全是年轻人,他们猎奇的拿出手机,一边围观吃瓜一边开始录制视频,或者是拍照发朋友圈。

    哭丧的几人见状互相对视一眼,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而且,他们选择的时间也很有讲究,如果早晨来,这些人要上班,不会停留太久,就算发了朋友圈或者录制视频,也许还没发到网上就被顾氏集团的管理层压下。

    中午也不行,顾氏集团有着自己的餐厅,如果中午来,效果会很一般。

    只有晚上,下班时期,才是制造*最好的时机。

    这会儿人们都下班回家,他们发的朋友圈,或是发布到网上的视频,顾氏集团没办法第一时间阻止,经过一晚上的发酵,他们有信心,可以在顾氏这拿到最丰厚的补偿金。

    没错,他们根本不是为了讨回什么公道,只是为了钱,一场有预谋的演出!

    “司夜,你看好像出什么事了!”唐瑶第一个发现顾氏大厦门前的异常,推了推一旁的司夜。

    “我们过去看看?”陈三是那种典型的吃瓜群众心理,前面有热闹,怎么能少了他。

    见司夜不阻拦,陈三抱着拳走去,往人堆里挤。

    “让一让,让一让,我瞧瞧这是怎么了?”陈三推开人群走到了最前面。

    那名男子见陈三有鼻子有脸的,眼珠子一转,立马抓着陈三衣袖,嚎啕大哭起来:“这位小兄弟,你来评评理啊!顾氏集团卖假人参,害死我爹!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陈三一脸嫌弃的将男子推开,满是怀疑道:“啥假人参,人家这么大企业,用得着卖假人参给你?”

    男子摇头,从背包里拿出一只白色塑料袋,白色塑料袋是半透明的,陈三能看出里面有一只大概两指长的人参。

    “就是这只!”男子说着将塑料袋打开,众人都伸头来看。

    这只人参应该是被药酒泡过,袋子打开的瞬间,就散发出浓郁的白酒味。

    “你老爸就是喝这人参泡酒,喝死的?”陈三问道。

    “是啊,大伙看看,就是顾氏集团无良企业,卖给我们的人参害死了我父亲!”男子哭诉,举起人参示意给众人看。

    “那你怎么知道是人参的问题,万一是药酒的问题呢?”陈三再次提问。

    可这次还没等那男子说话,顾氏集团内,五名保安走了出来:“什么情况?”

    保安驱散人群,走到了这几人面前:“起来,别在我们这大厦门口撒野!”

    说着,一名保安试图将那么中年妇女拉起,可刚碰到中年妇女的手臂。

    “哎呀,打人了,顾氏集团卖假人参害死我老伴,现在还要打出打死我!”中年妇女说着,直接趴在了地上大声嚎叫。

    “不是,你这人怎么这样!”那么保安一脸懵逼。

    “好了,小张回来,我来解决!”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身穿西装的男子此刻走了过来,安抚了一句保安,便蹲在了中年妇女面前。

    “这位大姐,我是顾家的管家,我叫顾白,也是这边的顾氏集团总部的区域负责人。

    你有什么冤屈可以说出来,没必要这样大喊大叫,你说是不是啊!”男子面带微笑,让人一看便知城府很深。

    那名拿着人参的男子怕自己母亲压不住这名中年男人,走到顾白面前。

    “我父亲喝了你们顾氏的人参泡的酒死了,你能负责?”男子情绪激动指着顾白说道。

    顾白一脸淡然:“那你觉得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怎么解决?赔偿我们一千万,不然我就将你们顾氏集团告上法庭!”

    “一千万的话,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如果的确是我们顾氏集团的原因,我想我们是愿意出这笔抚恤金的!”

    男子听顾白这话的,还以为他是服软了:“这人命关天,还能有假,这尸检报告还在这呢!”

    顾白瞥了一眼那尸检报告,微微一笑:“这样吧,我建议我们双方还是走司法途径!”

    男子一听,有些急躁:“尸检报告都在这了,你们还要走司法途径,那只会毁了你们顾氏集团!”

    “人命关天,还是走司法途径吧,如果真是我们的原因,肯定会按照国家法律赔偿。可,如果不是我们的原因,那么......”后面的话顾白并没有说,而是缓缓站起了身,紧紧盯着面前男子。

    “法律就法律,谁怕谁,我要告到你们顾氏集团倾家荡产!”男子狠心咬咬牙,激动地指着顾白说道。

    “嗯,到时开庭记得联系我的律师团队,对了,老爷子的尸体现在在哪?”

    “在殡仪馆,已经火化了!”男子说道,他心里暗笑,早知道顾氏会检查尸体,所以他们早早的将尸体焚化。

    “死了几天了?”

    “两天。”

    顾白嘴角上扬:“如果我没记错,按照吉市这边的规矩,死者去世后,要停灵三天,你们这么着急焚化尸体,是为了毁尸灭迹吗?”

    “放你个屁!他是我爸,我毁什么尸灭什么迹,你再这样,我告你诽谤!”

    顾白可不怕他,浅笑地摇摇头:“你的手法太不高明了,这位先生,相信科学的力量吗?”

    说罢,还没等男子开口,顾白已经走回了顾氏集团大厦。

    刚刚围观的,大部分也是顾氏集团的员工,见顾管事出来时,已经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现场。

    此刻,顾氏集团门口,只剩下司夜三人与*的一行人还站在原地,男子见顾白这个态度,骂骂咧咧的拉起地上趴着的中年妇女,跳上面包车,走了。

    离开前还不忘出言威胁几句。

    “司夜,看样子你们家遇上麻烦了?”陈三拍了拍司夜肩膀。

    “嗯……跟上那几人,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夜看着发动引擎的面包车,淡淡说道。

    “就是讹钱呗,这还不明显?”陈三耸耸肩,这件事在电视上看多了。

    “我总感觉是有人指示的,走吧跟上去看看再说!”司夜说着,已经拿出一张蓝色符篆,念动法诀后,符篆便缓缓飘起,跟着面包车往前飞去。

    在驱动符篆的同时,司夜还不忘开启神识,锁定面包车后,便能听见几人的说话声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