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八章 钟馗印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钟馗印
    山哲道人接过白纸,面色不解得看去,只见白纸上忽然浮现出金色的字迹。

    “即日起,命顾司夜为地府阳间引渡使,从属地府官差,可领俸禄。

    要务差事:辅佐地府罚恶司钟馗判官,处理北群、龙城两地,鬼魂野鬼引渡至地府之事。

    俸禄外赏赐:每月可获得一件地府法宝,注:玄级法宝以下。”

    白纸最下方,是司夜与钟馗的亲笔签字。

    看完纸上内容,山哲道人深吸口气,对司夜竖了个大拇指:“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司夜小友,在下佩服啊,你居然还与钟馗大人签了合同!”

    司夜脸上有些欣然,摆摆手:“过奖了,山哲道人,若不是当日你请钟馗大人降临阳间,咱这一小人物也没法见到他老人家!”

    说罢,司夜收回白纸放好,两人继续赶路。

    ……

    地府罚恶司,铁门前。

    司夜与山哲道人刚到,就被百鬼哭嚎惨叫弄得汗毛倒竖,身旁阴气汇聚成实质性溪流,从里面公堂内流向铁门外。

    走过铁门,公堂之前,上方挂着罚恶两字的金色黑底大匾,下面数十名鬼差挺直站着。

    公堂门前是两只地府三头犬镇守,门后乃是无数孤魂野鬼排队等着报道。

    司夜两人刚准备进公堂门,一名鬼差将他们拦下,亮出阴兵黑枪,面色不善:“你们两个没长眼吗?没看见这里要排队?快,滚到最后面去排队!”

    山哲道人与司夜对视一眼,拱手做了个礼,伸出手腕亮出手串,和气道:“这位鬼爷,我们不是来报道的鬼魂,我们是钟馗大人钦点的阳间引渡使,是特意来拜见钟馗大人的。”

    “哦哦哦,原来是自己人,见笑了,见笑了。快快里面请,尊贵通道有禁制,二位小心!”

    鬼差摸着脑袋打了个哈哈,又摆出请人的手势,带着两人往罚恶司公堂内走去。

    “山哲道人,你还别说这手串在地府就是吃得开,咱这一路过来,真可谓畅通无阻!”司夜一边好奇的看着公堂壁画,一边笑道。

    山哲道人轻抚胡须:“那可不,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给的!”

    正当两人穿过鬼魂报道的队伍,准备进门时,一只厉鬼眼珠子一转,突然从队伍中跳出,大叫起来:“凭什么他们能插队,老子不服!”

    司夜回头看去,这只鬼魂身穿一件白色背心,身上纹着满背龙,双手上也是纹成了花臂。

    “呦,这个鬼哥,生前混社会的?”司夜饶有兴趣的问道。

    “哼哼,算你有点眼色,我乃龙城牛二,道上兄弟给面,叫声牛二爷,小兄弟也是道上人?你是混哪条道的?”牛二见司夜上道,撩起隔壁的纹身,昂着脑袋说道。

    “久仰久仰,兄弟我其实不是道上的。对了,牛哥这么生气,可是因为不屑与这些人一同排队?”司夜笑意不减,继续问道。

    “正是,好歹我生前也是大哥,怎么能和这帮普通人一起排队?没牌面,相当没牌面!”牛二愤愤地喊道,看向身旁鬼魂眼露嫌弃。

    司夜点点头,提醒道:“可是牛哥,这里是罚恶司,能到这的哪有什么普通人!”

    “我不管啊,总之,我可不跟这帮贱民排队。”牛二脾气上来,执拗的很。

    司夜想了想,便开口邀请道:“成,那牛哥来,咱一起进这罚恶司!”

    说罢,司夜将牛二拉出队伍,并且让他走到了自己前面,这倒不是司夜向恶势力低头了,只是司夜第一次来这罚恶司,想拉个人在前面探探路!

    牛二那知道司夜的心思,他还以为是司夜敬佩自己,被他的大哥气质震慑住了:“嘿嘿,算你小子识相!”

    说着,他率先往罚恶司内走去,司夜二人紧跟其后。

    果然,这vip通道并不是那么好走的,牛二刚推开罚恶司公堂内门,一把锋利的砍刀就直直劈下,若不是牛二是灵体,肯定就被砍成两半!

    之后还好,由于近些年地府安定,所以这通道只设下那一道禁制,两人一鬼还算是有惊无险的进了罚恶司大殿。

    刚进大殿,迎面就是一张诡异明镜,此为孽镜台,是判官府出了名的宝物,能显明善恶、区分好坏。

    其中,镜面会严格按照阎罗王的‘四不四无’法则,来映照出此人的生平往事。

    四不:不忠、不孝、不悌、不信。

    四无:无礼、无义、无廉、*。

    明了善恶好坏之后,钟馗大人就根据孽镜台显示的结果,来审判报道的鬼魂。

    本着,无罪无法,轻罪轻罚,重罪重罚。

    罚恶司判官审判完之后,有罪的灵魂就由阴差押送到罚恶刑台上,施过刑法之后,送往十八层地狱,刑满以后,再交给轮回殿,重返阳间。

    “嚯,这有面镜子?”牛二莽的头铁,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走到了孽镜台面前,开始打理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几缕头发。

    就在此刻,孽镜台中一道金光闪出直接打入牛二脑门,随即镜面开始浮现金色的大字。

    牛二,祖籍北省龙城古街,终年37岁,常年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混迹社会。

    一生过大于功,平日里欺善凌弱,为己私利坏事做尽......

    还未等牛二一行人看完孽镜台上浮现的金色大字,一个空灵威严的声音传来。

    “台下牛二,今罚恶司钟馗判你前往油锅地狱,受那油锅之刑,念你不曾杀人,在家也孝顺父母,刑期缩减至一千年!”

    “不是,我......”牛二刚开口准备狡辩几句,一道黑色的‘令’字冲天而降,打在了他的身体之上,牛二整个人眼神开始迷离。

    尔后阴风袭来,两名鬼差从阴风中走出,来到牛二面前,一人一边,搭着牛二往外走去。

    此刻的牛二已被夺走一魂一魄,整个人翻着白眼,失去了自我意识,呆呆傻傻的任由两只鬼差将其带走。

    待牛二被鬼差带走后,司夜也好奇走到了孽镜台前,想看看自己的一生。

    又是一道金光闪过,孽镜台上金字浮现,显示的却不是司夜的一生,而是‘阳寿未尽’四个大字。

    “你们前来,就是把玩孽镜台吗?”那个威严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责难。

    山哲道人赶忙拉回司夜,跪倒在地:“钟馗大人,属下不敢,我们是来汇报工作进度的!”

    “哼,这些小事,报与顾赐即可!”

    司夜跟着行了大礼:“钟馗大人,我是来领俸禄的!”

    “什么?俸禄?”

    ......

    空灵的声音停了许久,才重新传来:“快说,你要什么法宝!”

    “玄阶中品法宝,‘钟馗印’!”司夜低着头,沉声说道。

    又是许久后,钟馗的声音才传来:“可!”

    声音刚落,一枚金色的印章缓缓从大殿深处飞来,司夜站起伸出手来,将其一把接过。

    入手后,金光缓缓退去,司夜打量了一番,印章上是一只咆哮的猛虎,印章下是楷书撰写的‘御刻伏魔’四个大字。

    司夜对着黑暗虚空一拜,似乎钟馗大人正在远去,他与山哲道人身上那股强者的威压,慢慢消散。

    ......

    阳间,道士香烛店。

    陈三正坐在后院刷着手机,唐瑶则是在后院点燃了祈福香,当得知司夜穿越到古代后,除了祈福,她实在也想不到能为司夜做些什么。

    祈福香乃是用特殊的草药晾晒干后制成的,相传点燃此香,被祈福之人,不管多远都能被好运加身,只是不知道隔着时间长河,有没有帮助到司夜。

    因为是药材制成,味道并不多特别好闻,弄得一旁的陈三被呛的连连咳嗽。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