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七章 下地府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下地府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司夜哼了一声,双手抱拳:“呵,那我神体就是粘合剂呗!”

    陈志祥玩味的笑了起来:“你要这么理解,也没毛病!”

    这两位曾经的死敌,如今也坐到一块,颇有之前方堂与康木沃的架势,开始谈笑风生。

    辟谷是非常枯燥乏味的,司夜还好,毕竟已经到达了化神境,身体各项机能都有所增强,十几天过去,还能与陈志祥有说有笑。

    陈志祥作为鬼体,不吃不喝也能活下去,十几天内,他与司夜交谈甚欢,甚至一人一鬼都成了“知心朋友”。

    而山哲道人就没这么幸运了,也可以说是纯纯的倒霉蛋。

    虽然司夜将食物都给了他,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并且没过几天,这食物就闷得发了霉。

    不吃饭,饿的肚子疼。吃了饭,食物中毒照样肚子疼。

    要不是土块太软,他都想脑袋撞上去自尽!

    也就在山哲道人已经饿得快要晕过去,司夜也快支撑不住时,时间来到了第二十三天!

    “司......夜,今儿个是第几天了?”山哲趴在地上躺尸,似睡非睡的样子,依靠这样保存体力!

    司夜抬头看了一眼刻在树上的‘正’字:“一、二、三、四......

    二十三天!”

    “那西汉到我们生活的时候,多少年啊?”

    “两千两百来年吧!”

    山哲道人眼中闪过清明,身体动了动:“司夜,那不对啊!

    这里一天外面一百年,那现在岂不是两千三百了?

    咱是不是出不去了?”

    司夜也有些纳闷,按道理昨天他们就该出去了,他看向陈志祥:“老陈,你知道这什么情况吗?”

    “再等等吧,我也是第一次掉入鬼造域!”说罢,陈志祥继续闭眼打坐,不再言语。

    呼———

    就在此刻,一阵寒风吹过,夹带着雪花落到了司夜的脸上,司夜只感觉一片冰凉,随即他抬头往天空去,满天飞雪飘飘洒洒落下。

    依靠神体的超强感知,雪花的飘落在他眼中如同慢动作,他能看见每片雪花的降落轨迹。

    突然,司夜预感到了什么,反转手腕,轻吟法决,一道三昧真火从掌心燃烧起。

    看着真实的火焰,与逼人的热浪,司夜大喜:“山哲道人,醒醒,我可以使用道法了!”

    说罢,他将三昧真火炼化为一团灵气,打入山哲道人体内,让对方身体燃起热度。

    山哲道人感受到体内暖流,身体被司夜注入能量,不禁咳嗽几声,缓缓坐起,精气神也好了许多,他抬头看着满天飞雪:“我们,回......回来了?”

    哗啦———

    天空乍然如破碎的镜子,刚刚还大雪纷飞的世界,顷刻间开始迅速变幻,鬼造域已然崩塌......

    陈志祥也站了起来,正准备于司夜告别:“司夜,咱山水有相逢......”

    可还没等他说完,一回头便见司夜与山哲道人被一金光笼罩,随即消失不见!

    “奇怪,这两人!?”

    轰———

    一把利剑从天而降,直接插在了司夜刚刚站立的地方,陈志祥定眼一看,正是鬼嚎!

    随即,方堂也从虚空之中走出,正看见楞在原地的陈志祥:“嗯?你怎么在这?”

    “嗯哼!?”陈志祥有些懵,模糊回应道。

    “司夜呢?刚刚我明明察觉到了他的气息!”

    陈志祥回神后冷眼看着方堂,随意道:“这不挺明显的嘛,司夜肯定是跑了!但至于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

    方堂收回鬼嚎:“回来就好,小钰在万骨窟等你呢!”

    陈志祥闻之心中一颤,难以置信:“小钰复活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回去吧!”方堂摆摆手,给对方打了个收拾。

    陈志祥激动地拱手,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待陈志祥走后,方堂四下打量一番,却没有发现司夜的身影,不由皱起眉:“一瞬间气息全无,难道去了天界?

    不可能,他才区区化神境,怎么可能......”

    ......

    地府黄泉路。

    金光闪过,一老一少凭空出现在了黄泉路中央,两旁路过的鬼魂都忍不住止步,看向中央的两人。

    “嗯?你们两个站住,报上名来!”一勾魂鬼差怒气冲冲跑来,驱赶掉两旁围观的鬼魂,走向了司夜与山哲道人。

    两人此刻正摔得七荤八素,结果刚站身来,便被眼前这鬼差提刀指着!

    “这位鬼差大人,我们是罚恶司钟馗大人派出的阳间引渡人!”山哲道人赶忙拱手,说着,将手上戴的手串亮出。

    鬼差自然认得这手串,之前也听罚恶司的兄弟讲过,钟馗大人最近因工作繁忙,于是在阳间找了几个打白工的道士,帮他去抓捕鬼魂。

    “哦,原来是你们啊,你们来地府做什么?钟馗大人派下来的任务都完成了吗?”鬼差将刀收回刀鞘,脸色略有缓和。

    “还没呢,这不是......”山哲道人看向司夜,他也不明白司夜为什么刚回来,还不等他呼吸口现代的新鲜空气,就拉着自己来黄泉路搞事情!

    司夜见山哲道人回头看自己,对着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找个说辞打发了鬼差!

    “额、额……我们这不是先来汇报工作进展,和听取领导们……不,钟馗大人对工作的指导意见嘛!”山哲道人慌乱间,赶忙编造出个借口。

    没想到的是,鬼差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似乎很满意山哲道人的回答,拍拍他的肩膀:“好,不错不错,好好干!地府不会忘记你们的!”

    山哲道人冷不丁被这么来了一下,只感觉肩膀上传来彻骨的寒冷,随即打了个哆嗦,但仍是强颜欢笑:“鬼差大人,您所言极是,我们定会继续努力!”

    一人一鬼又交谈几句,鬼差便以公务在身为由,与两人告辞后离去。

    见鬼差走远,山哲道人收起刚刚的职业假笑,回头看向司夜:“司夜小友,你干嘛带我来地府?”

    司夜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在鬼造域,我与陈志祥的对话,你也听了个大概。

    山哲道人,你这么聪明,还能猜不到我为什么一出鬼造域,就要来地府吗?”

    “哦哦,你是想躲避那个叫方堂的?”山哲道人轻捋胡须,了然道。

    “正是!”

    随即,山哲道人掐指一算,本想算算司夜与方堂的未来,可刚给出卦面,还未起卦,就感觉脑中响起炸雷,吓得他赶忙停了下来。

    “就连天道都不可测,司夜小友,你到底招惹了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这样的存在,咱们就是躲在地府,也没用呀!”

    “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待我见完一尊大神,咱就离开地府!”司夜望向前路,是在确认方向。

    “你该不会是去求钟馗大人?”再联想之前经历,山哲道人不禁问道。

    司夜听完哈哈大笑,对着山哲道人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山哲道人,真的是聪明绝顶,随便一猜就中了大半!”

    对于麻烦钟馗这件事,山哲道人不太看好,脸上挂起郑重道:

    “司夜小友,不是我打击你,钟馗大人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精力来帮你解决方堂?”

    “山哲道人,你应该知道‘钟馗’印吧?”司夜等对方说完后,开口道。

    “这是自然,钟馗大人最强的法器之一,对任何鬼物都有克制之力,可以说是对付鬼怪的神器!”山哲道人侃侃而谈,这方面的知识他了如指掌。

    “要知道,而方堂他最强的武器则是一把名叫鬼嚎的青铜剑,乃是不知多少鬼怪凝炼成的武器。

    并且,他又私自养着不少小鬼,这些小鬼实力都不容小觑!”

    “你是想借钟馗大人的印,去对付方堂?”山哲道人见状忍不住问道。

    “对呀,既然钟馗大人日理万机,没办法亲自帮我对付方堂,那借给武器,总不过分吧!”司夜耸耸肩,解释道。

    山哲道人摇头苦笑:“那人家凭什么将‘钟馗印’借你这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司夜拿出一只白纸,递到山哲道人面前:“你自己看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