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六章 陈志祥也来了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陈志祥也来了
    道士香烛店内。

    “还是联系不到司夜和那老道士?”陈三推门而入,递给唐瑶一袋包子,自己也拿着一袋坐在沙发上大快朵颐,丝毫不在意包子上的热气。

    唐瑶面容憔悴的叹了口气:“哎,已经七天了,了无音讯啊。三哥,要不咱们报警吧!”

    这七天,唐瑶与陈三已经动用了身边能动用的,不管是人脉还是其他方法,拼命去寻找司夜与山哲道人的下落,可依旧一无所获。

    一道可可爱爱的声音从后房中传出。

    “报警?还是算了吧,连鬼差都找不到他俩,警察就能找到?”

    “再者,别着急,我感觉到妖丹完好无损,说明司夜至少还活着。

    我猜想,或许他们是误入了什么类似于迷宫的地方,那个地方无法使用道法,通讯设备也失灵了!”清水跳着步子,从内屋走了过来。

    而闻声后,众人陷入沉默,如今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突然,陈三开口道:“对了,新闻你们看了吗?”

    “什么新闻,最近一直在找司夜,哪有时间看电视!”言希不解地看向陈三。

    当她听说司夜神明失踪后,也跟着陈三几人寻找,这几天住宿在道士香烛店。

    陈三顿了顿,语气低沉道:“断鸣山,在前段时间,神秘消失了!”

    “断鸣山是什么地方?”希言有点不理解,这跟司夜失踪有什么联系。

    “据我调查,断鸣山是司夜消失前,最后去的地方!

    我可以确定,因为山下有个程家村,我已经找村里人证实了。

    他们说大概十几天前,断鸣山上出现了一只大妖,每天都会到村里吃人!”

    陈三轻咳一声,继续说道:

    “起初,他们找了几位道士来降妖除魔,可那道士进了山就再也没出来。

    而且村里还是继续死人,弄得人心惶惶,谁也不敢再出门了,就算白天,挨家挨户也是大门紧闭!

    直到大概七天前,村里来了一老一少,据我调查,正是司夜和山哲道人,村民们透过门缝看见他们上了山!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

    说到此,陈三眉毛轻挑,踩着凳子装出个说书的架势,还怕了拍大腿。

    众人不禁勃然大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逗比还犯病。

    唐瑶冷厉的眼神,似乎要杀人:“你快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

    怂了,该怂还是要怂。

    陈三赶忙收回气场,乖巧地坐下:“咳咳咳……再之后,断鸣山在一个瞬息间,突然神秘消失!”

    几人听完,默不作声,陈三以为他们不信:“不信,你们自己看!”

    说完,他打开电视,开始搜北群市的新闻,毕竟一座山神秘消失,这对于一个城市来说算是很轰动的新闻了,因此这几天接连报道不断。

    陈三刚换了几个台,就找到了正在播报断鸣山神秘消失的新闻。

    “这难道是司夜干的?”清水第一反应就是司夜,毕竟对于已经登顶入神境的司夜来说,移山填海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没那么简单。”

    陈三揉着额头,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司夜肯定不会闲的没事,去移山填海,搞大新闻,还把自己搞得失踪。

    再结合之前山哲道人说的任务,地府发生这样的变故,因此,我认为,唯一的可能就是……

    司夜和山哲道人遇上难缠的对手了!”

    “不,不仅仅这些!”

    希言本就是个爱幻想的女孩,在看完电视报道以及听完陈三的论述,她怔怔地喊住众人,脑中突发灵感。

    顺着自己的思路走下去,希言眉头逐渐紧皱,同时解释道:

    “根据现在的结果、新闻报道和你的问话,这说明了断鸣山是瞬间消失的,而且周围没有打斗的痕迹。

    而这,不正是体现出司夜他们中了埋伏吗?

    比如,对方提前埋伏了一座封印大阵,当司夜和山哲道人踏入那刻,阵法启动,连带着断鸣山一同被大阵封印。

    你看,依照这些残余的证据,这个假设完全成立的!”

    “如果那样,就糟了!已经过去七天了,司夜到现在都破不了对方的手段,那,我们就更没戏了......”清水鼓着俏脸,撅着嘴巴说道。

    在三人开始讨论时,一旁的唐瑶却始终看着电视内的新闻内容,并没有参与三人的讨论。

    “唐瑶,你在看什么?”希言发现唐瑶的异常,也跟着看向了电视,电视内正放着其他新闻。

    新闻内,是一座被挖掘的古墓,标题为蒙古国发现西汉时期古墓!

    几人都停下讨论,也看向了电视内播放的考古现场,可整个新闻播放完毕,大伙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唐瑶,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考古现场吗,有什么好看的?

    难道你对考古有兴趣?”陈三问道。

    唐瑶摇头:“不是,你们没发现问题吗?你看那把桃木剑!”

    陈三再次看向电视里:“哦,的确挺神奇的,都两千多年了,居然没有腐烂,保存的这么完好!”

    “不,不是这个。你仔细去看桃木剑,它、它好像司夜佩戴的那把!”唐瑶紧盯着电视内的桃木剑,十分肯定的说道。

    “嘶……怪了,这把剑,的确是司夜的!

    自从与我比试后,司夜就一直将这把桃木剑当宝贝,上面那道血撰我记得太清楚了!”清水闪着明眸,青葱玉手指着电视中的桃木剑说道。

    “那司夜的桃木剑怎么会出现在两千多年前的古墓里?”陈三摸着下巴开始思索。

    “嚯,难道他穿越了?”陈三震惊地喊道。

    “还真有可能!

    地府都找不到的人,而又能确定活着,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清水举手附和道,小脸上写满确定,似乎想明白了一切!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唐瑶焦急的问道,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讲,太超纲了!

    “其他还好说,但这穿越......我也有心无力啊。”清水挎着脸,小嘴又噘了起来,垂头丧气。

    唐瑶再看向陈三,陈三一摆手:“这……我就能没办法!

    这种情况,也只能看司夜他自己了,他那么聪明,肯定能找到回来的方法!”

    ......

    鬼造域,西汉浚稽山。

    这天,司夜与山哲道人正在辟谷,只听不远处林中传来一声巨响!

    “什么声音?”山哲道人问道。

    “不会又打仗了吧?”司夜说着,起身提上曳影往林中走去。

    当两人走进林中时,发现有树木折断的痕迹,而地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深坑,但深坑内并没有任何东西。

    “陨石坠入?”山哲道人问道。

    “不对,有鬼气,而且就在我们附近!”司夜虽然无法使用道法,但仅存的一丝神识,也能感知到鬼物的存在。

    而且司夜发现,伴随着他最近几天静下心来的*,又多了积分沉淀,感觉比之前整体强了两分,像是跨过了两个小境界。

    并且,他变强的同时,似乎鬼造域对他的影响也在变小,到了此刻的司夜,已经能驱动一些简单的法术了!

    “不要再躲了,我知道你躲在树后,出来吧!”司夜坚定的声音在林中回荡,若是林中有人,他打算诈他一番。

    莎莎莎———

    让司夜没想到的是,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棵树后,真走出一个人来,而且这个人也是还很熟悉。

    “你怎么发现我的?”陈志祥捂着胸口,缓缓走出。

    司夜心里吃惊,但表面上反应迅速,脸上挂起嘲讽:“就你身上这股臭烘烘的鬼气,隔着十里我也能察觉出来!”

    陈志祥一皱眉,他当真了,还真举起手臂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啊?”

    “好了,不和你扯皮了,你怎么也来鬼造域了?”司夜问道。

    “这是鬼造域!?

    难怪,对我能力压制这么强!”陈志祥恍然大悟。

    随即他又靠着大树坐了下来:“刚刚和方堂那老东西来对付康木袄。

    没想到这老东西不地道,拍腿先跑了,让我们几个对付康木袄,结果被他抢走骷髅戒指,还被莫名其妙打到了这里!

    对了,这鬼造域里面一天,外边多久年?以及,现在是什么时代?”

    “西汉时期,这里一天差不多外边一百年吧!”

    陈志祥长呼一口气:“那还好......”

    司夜走到陈志祥旁边:“对了,老陈,你知道方堂最近在找我吧?”

    陈志祥狡猾一笑:“呵呵,怕了?”

    “那倒没有,就是好奇,他找我做什么?”司夜也一*坐在了大树下。

    “你猜不到吗?他当然是想躲你的神体!

    他要复活那个叫桃夭的女人,但那女人灵魂曾经被打的四分五裂。

    虽然那老家伙把人家灵魂全部找了回来,但灵魂已经破碎成一个个单独的个体。就像是一块磁铁被摔成几块,再将断口处放到一起,就会排斥一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