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五章 收服康木袄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收服康木袄
    “怎么,你们怕了?”康木袄讥笑的看着车麒一行内门弟子。

    车麒他们统共也就十几人,而在刚刚与亡灵大军的搏斗中,便损失大半。

    此刻只剩下六人,这六人也是负伤累累,根本无法与康木袄一战!

    “御阵!”车麟仍坚毅的喊道。

    “是!”

    “列诸天逆神阵!”

    可还未等六人摆出大阵,一道白光闪过,车麒只感觉胸口一凉,低头看去,滚烫的血液正在不断往外流淌。

    他强忍惧意,颤颤巍巍往前移动两步,随即倒在了地上,轻声呢喃道:

    “我,结束了......”

    弥留之际,无数曾经的过往,如放电影般在他眼前划过。

    在这不断倒退过往之中,他迷迷糊糊看见了方堂,最后的迷离意识,断断续续:

    “师......父,徒儿未能完成使命!”

    再抬起头,他居然看到了方堂!

    但,他知道,那只是一道散发着微光的虚影,是他臆想出来幻象,

    可他依旧苟延残喘,拼了命艰难爬起,匍匐在地,向这道幻影移动!

    方堂幻影也走向他,停在他的面前,一手点在他的额头,车麒浑身一震。

    不……这触感实质,这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车麟陡然睁大眼睛看向方堂,方堂微微一笑。

    “起来吧,与我一同战斗!”

    四周不再是回忆与微光,车麟被拉回了现实。

    方堂如同打碎了,围困他的幽暗封闭监牢,让他重见天日,他深呼吸一口,这是新鲜空气,他没死......

    当他再次抬头看向方堂时,方堂正站于他的前方,与康木袄对峙!

    方堂挥手对着虚空便是一剑,刚刚那道通往地狱的青铜大门,再次出现。

    当大门缓缓打开,冥王飞了出来,可他刚飞到一半,之前抓住他的那只巨手有一次出现,向着他抓来。

    方堂一剑斩出,幽光剑气在巨手即将抓住冥王之际,将它的五根手指全部砍断。

    巨手吃疼,缩回了青铜大门之内,随后青铜大门缓缓合上。

    方堂能感觉到,在青铜大门之内,正有一双眼睛,躲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注视着自己......

    “陈志祥呢?”

    方堂看向冥王,一脸看着不成器孩子的表情。

    “祖......他被打入时间长河了,我们也不知他现在在哪。”冥王心有余悸的回头往青铜大门看去,垂头丧气道。

    方堂又看向康木袄:“康木袄,我知道,你的大限将至……”

    康木袄大笑打断:“呵,你我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现在的身体,可是世间上数一数二蚩尤的身躯,比你的这肉体凡胎强上无数倍!”

    方堂摇头,眼神紧盯着康木沃:“我有说过,你的大限将至!

    因此……出来吧,神也杀婆婆!”

    康木袄眉头一皱,他感觉到背后有一道鬼气飞速向自己袭来。

    再看方堂的神情,他了然这是针对他的陷阱,于是打算逃遁,却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脚已经石化!

    车麒手中黄符燃烧:“呵呵,康木沃,被石化不好受吧!”

    康木袄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会毁在这不起眼的小人物手里,可此刻他已经无路可退......

    轰———

    神也杀婆婆如同一支箭矢划过,轻轻松松刺穿蚩尤那比精铁还坚硬的身躯,康木袄被箭矢带着飞出蚩尤的身体。

    随后,两道人影出现在了方堂面前,一道是神也杀婆婆,另一道则是康木袄!

    蚩尤见自己摆脱了控制,看着胸口的龙皮卷大喜,这种自己的命自己把握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哈哈哈,你们给本王等着吧!”

    说罢,他也不管康木袄死活,一个闪身,便消失在远方。

    而这边,方堂并不准备去管蚩尤,在他眼里,蚩尤哪怕危害整个华夏,与自己也没关系。

    因此,对于蚩尤的逃跑,他并没有出手阻止。

    可,要知道……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更何况是蚩尤呢!

    他未能预料到的是,正因他的这个决定,在不久后的将来,会让沉睡在全世界各地的妖魔鬼怪苏醒。

    并在十几年后,导致灵气复苏,世界上妖魔横行......

    方堂酝酿出浓郁鬼气挥出,将他与康木袄包裹,两人进入了小世界之中。

    黑雾翻滚如云,还是那座石棺,方堂缓缓坐下,点燃了旱烟,康木袄也坐在了他的对面,两人相视一笑。

    “你赢了,这次我彻底输了......”康木沃闷声说道。

    方堂并未言语,而是将旱烟递给了康木袄,康木袄接过旱烟,狠狠吸了一口,随即闭上了眼睛。

    烟雾缭绕之间,康木袄缓缓看向方堂,这个与自己相爱相杀了几十年的‘老朋友’!

    “你老了!”

    “人哪有不老的道理,生老病死,化作一堆枯骨不就是归宿吗?”方堂毫不在意道。

    “呵呵,你准备怎么对付我?封印、*......还是打入地狱!”康木沃紧盯着方堂,试探道。

    “我原本打算将你封印在我体内,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方堂站了起来,走到石棺前伫立,看着石棺之上刻着的符篆。

    这些符篆是用来压制康木袄的,如果没了这些符篆的封印,康木袄很快便会突破鬼帝,成为不可言说的鬼祖境!

    不再犹豫,他取出鬼嚎,将鬼嚎插在石棺之上!

    “你!?”康木袄吃惊的看着方堂,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要知道这口石棺,是方堂现在唯一能压制他的也只有这口石棺了。

    石棺只有方堂一人能破,现在他一剑刺穿石棺的做法,让康木袄很是不解。

    方堂又重新坐在了地上抽起旱烟:“等我死后,鬼嚎会彻底击碎石棺对你的封印,到时间,我的身体你大可拿去!”

    康木袄一时间没能理解,没明白方堂这是什么意思:“你......”

    “我还有一年的阳寿!”方堂转过身来,沉声道。

    “难怪!”康木沃恍然。

    看着康木沃,方堂开口道:“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康木袄笑着坐了下来:“保护桃夭是吧?”

    “哈哈哈,果然最了解我的......只有你!”提起桃夭,方堂笑了,笑的很幸福。

    “可以,你死后,我会保护,帮助她二十年!”康木沃确信道。

    “二十年,够了。

    你就在石棺之中*吧!”

    说罢,方堂离开了小世界。

    其实,两人早就已经不想打了,斗了这么些年,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都不愿意松口罢了。

    看着方堂退出小世界那落寞的背影,康木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位‘老友’此番一别,应当是……永别了!

    “人生啊!”康木沃忍不住感叹一句。

    随后,他将自己三层的力量注入骷髅戒指。

    而骷髅戒指,悄然出现在了方堂手指之上……

    “找到陈志祥了吗?”方堂走出后问道。

    冥王摇头:“从五千年开始寻找,并未在历史中发现陈志祥。

    恐怕是被时间裂缝撕成了碎片,或者是掉入了其他二类历史之中!”

    方堂思索了一番,似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算了!”

    这句算了,算是宣判了陈志祥的死刑,方堂虽然也不舍抛弃陈志祥,可如今的他,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他走到车麒面前,车麒跪下:“*!”

    “嗯,召集全华夏黑茅弟子,一个月后,万骨窟集合!”

    车麒收到命令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随后,他又看向冥王与神也杀婆婆:“走吧,二十天内,我帮你们打造出最强的鬼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