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三章 妙阳真君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妙阳真君
    净明清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符篆眨眼间化作一把魔剑,自发朝着康木袄方向,汇聚出一道鬼魂缭绕的剑气,横扫而去。

    康木沃身前虽不是真正的‘御盾’,可经过他的施展,又加持了蚩尤的妖力以及暗黑色鬼气,闪耀出深邃且诡异的能量。

    轰———

    两者碰撞,“御盾”不仅挡下了神也杀婆婆这一击,还将这道剑气吸收,随即反射向了神也杀婆婆。

    “小心!”冥王虚空一抓,捏碎了反杀剑气,再挥手指向康木袄。

    康木袄只感觉眼前一黑,待眼前清明,他已被拉入了冥王的专属领域之内。

    这片领域是个黑色笼罩的世界,唯一能带来些许光亮的,是天空仅剩的那轮血月。

    康木袄镇定地四下打量,这样的领域他也会施展,不过,他现在的实力无力施展出这么强大的领域。

    可以察觉到的是,这片领域正在抽丝剥缕的吞噬着他,生命与力量飞速流逝。

    康木沃明白,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自己的力量必然被领域吸收,成为冥王的能量!

    随即,一股黑雾从体内宣泄出,往各个方向迅速蔓延。

    而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别找了,我在这!”

    冥王的声音空灵的传来,康木袄转身还没看到冥王,就见蕴含开天之势的利斧劈来。

    一道白影带着寒气闪过。

    轰———

    ......

    话分两头,方堂这边。

    他来到了一处深山之中,此处常年云雾缭绕,远处百鸟鸣叫不绝,宛若一方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方堂低着头,未曾动用法术,如普通人般走到一条小溪边,停住了脚步。

    眼前,是一块无字墓碑。

    深吸口气,方堂突然跪下:“晚辈方堂,拜见妙阳真君!”

    小溪潺潺流淌,无字墓碑静静伫立,只有一阵微风吹过,吹的青草左右摇摆,一丝青草特意的味道传入方堂的鼻腔。

    他深低的头下,双眸转动不止,微微撇了眼毫无动静的墓碑,继续朗声道:

    “晚辈方堂,拜见妙阳真君,还望真君出来一见!”

    ......

    墓碑依旧没有反应,方堂无奈叹息。

    “真君,十年阳寿!

    可否一见!”

    小溪微微一颤,荡起涟漪,但随即涟漪不再扩大,而像是冰冻一般,静止不动。

    方堂四下看去,不止是小溪,就连身边的绿草也歪着头,停滞不变,整个世界似乎进入了静止状态,当然……除了他自己。

    方堂知道,这是妙阳真君要出现了......

    “妙阳真君!”方堂施了一礼。

    “十年阳寿,你可愿给我?”空灵深远的声音由远及近回荡。

    “弟子愿意!”

    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墓碑之上闪烁,光芒逐渐模糊,模糊中生起莫名律动,律动出团团白雾,一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葱女子,白裙飘飘,自白雾中走了出来。

    女子肌肤胜雪,眼眸深邃,身前戴着面纱,如同天仙下凡。

    这,正是妙阳真君!

    她步步生莲花,就连一向处之泰然的方堂看见她的姿容,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握拳止住掀起的*。

    妙阳真君走到方堂面前:“那,我便夺走你十年阳寿!”

    方堂再低头,匍匐在地:“弟子恭请真君!真君尽管拿去!”

    妙阳真君面色含笑,满意地微微点头,指尖在方堂额头轻轻一点,一缕金红色的小珠子从方堂体内飞出,进入了她的手中。

    她闭眼释放三昧真火熔炼小珠子,直至一盏茶后,才缓缓睁开双眸,手中珠子早已消失不见。

    妙阳真君颇有回味的略做停顿,看着身前方堂眼光愈发柔和,不禁赞叹道:

    “你虽然已濒临老迈,没想到生命之力却如此强悍,这短短的十年竟抵他人数十年,甚至百年!”

    “妙阳真君喜欢即可!”方堂依然低着头,听不出悲喜地说道。

    妙阳真君席地而坐,地上绿草成铺,将他身体托起:“说吧,你找我何事!”

    “还请妙阳真君帮我打开时间之门,我想带一人回来!”

    妙阳真君闻之果断摇头:“往事已成定局,不可改变,我不能放你回到过去!”

    “不不不,妙阳真君误会了,我要带回之人,乃是被困鬼造域之中,并非改变正统历史!”

    妙阳真君不语,缓缓闭上双眼,掐指开始推演!

    只是片刻后,她睁开双眼:“三十年阳寿,换我一件可打破一次时间的法宝,你可愿意?”

    “我还剩多少年阳寿?”

    “三十一年!”

    方堂苦笑:“三十一年,那给真君三十年,我还有一年的寿命!

    一年......够了!

    弟子答应了!”

    方堂说罢,跪在了妙阳真君面前,妙阳真君驱动法诀,随后一指点向方堂眉心!

    “方堂,值得吗?”妙阳真君并没有直接抽取他的生命,而是问道。

    “唉~为了她,有什么值不值得?”被问到的方堂,眼中反而越来越坚定。

    “毕竟……我的命都是她救的!”

    妙阳真君点头:“好,我将赐予你阴阳梭,这宝贝能助你击碎一次时间裂缝,记住这道裂缝只会存在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足矣!”方堂沉声道。

    见方堂回应这么干脆,妙阳真君不紧多提一句:“只能将那二人带回,不可救你那桃夭,若你回到过去救桃夭,她只会换一种方式,重新死在你的面前!”

    “明白!”方堂抬起头,锋利而内陷的双眼中,只有坚决!

    妙阳真君见状不再言语,她将刚刚推演的结局告诉了方堂后,白玉手指又一次触碰到了他的眉宇之心。

    这次,一颗纯金色的珠子从方堂的眉心飞出,落到了妙阳真君手中。

    当珠子飞出的同时,方堂整个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老,他跪下拜谢妙阳真君。

    当他再次抬起头,妙阳真君的身影已消失不见,地上多了个类似箭矢的法器。

    他将阴阳梭捡起,心中默念司夜的名字,大概半晌后,箭矢似乎感应到了司夜所在的时空。

    阴阳梭开始愈发激烈地抖动,又忽然挣脱开方堂,一剑刺入虚空。

    噗———

    虚空如气球般被刺破,发出‘噗’的一声后,裂开一个可供四五人并排进出的裂口,镶嵌在空中。

    方堂也未多想,直接跳进了裂口。

    当他落地,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丛林之中,迅速扫视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司夜:“奇怪,难道不在这?”

    这不应该啊……嗯,或许是自己与对方距离太远。

    他闭眼开启神识观察四周,很快便在不远处一棵树下感知到司夜与山哲道人!

    按捺住内心激动,身体化作黑影,片刻功夫便到那棵树前。

    “嘶……不对!”到达后,方堂却并没有发现司夜两人,忍不住眉头紧锁:“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方堂摸不着头脑时,不远处走来一名心情不错的老者,老者手中还拿着一把木剑,方堂一眼认出这是司夜所持有的桃木剑!

    “老人家,这把桃木剑是谁给你的?”方堂连忙走上前去问道。

    “这把剑,是一位真人给我的!”老人家正是黎丹,他看向方堂,发现对方身上黑气环绕,不像什么好人,不禁心生警惕。

    随后,在方堂劝说下,黎丹才讲了一遍他与司夜之间的事。

    当听到黎丹要带司夜他们出山时,突然神秘消失,再见面时,已经是五十年后,而司夜却说才过去一夜后,方堂已经大概知道了康木袄这个鬼造域的深浅!

    “原来如此,相同时间内,不同的空间,时间换算大概是司夜那边一天,外面过去百年,有点意思!

    早知道,我就不用这么费劲巴力了,这三十年的寿命,有些可惜!”

    方堂思量间唤出鬼嚎,将自己的手臂刺破,血一点一滴落在鬼嚎剑身,瞬间鬼嚎发出万鬼哭泣之声。

    他举起鬼嚎对着虚空就是一劈。

    呲———

    虚空像是被刀划开的丝绸,只是一道,方堂眼前的景色已经变了,在他背后还是艳阳高照的白天,而在他的面前却是一片漆黑。

    鬼造域内不远处,盘膝吐纳的司夜只听见呲的一声,赶忙睁开了眼睛,一眼便看见了方堂。

    他先是一惊,但没有转头逃走,反而走到方堂面前。

    司夜看见方堂开口说话,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只觉有些好笑,于是拿起曳影,在地上写到:“听不见!”

    方堂低头一看,随后虚空写道:“我等你出来!”

    “那你慢慢等吧,可能等个百八十年,我就出去了!”

    “呵呵,一日百年!”

    看到方堂写出了鬼造域的玄机,司夜的心咯噔一下,现在他有种感觉,就是自己变成了一只流水线上待宰的鸡仔。

    “方堂前辈,咱也没多大仇恨吧,你等我做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