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
    山哲道人看见此般结果,唏嘘不已。

    “司夜小友,这李陵将军一心求死,为何最后却投了匈奴?”

    “李陵乃是西汉的名门子弟,在古代,他们这些人,气节比生命更重要,作为一名将军,宁死不降,战死沙场才是最好的归宿。”

    司夜面色复杂的说道,经历这么多事情后的他,也下意识去往下颚胡渣摸去。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或许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或许……也包括李陵他自己。

    但谁也没想到,这样一名英雄会放下气节投降。”

    他曾经读过这段史料,当初看时,就算被证实李陵是假投降,他也有些气不过,可经历许多事成长后……他有点理解李陵了。

    山哲道人收起伏羲镜,沉吟片刻:“那司夜小友,后来这李陵怎么样了?”

    “后来,呵呵!”司夜露出怪异表情。

    “后来,英明神武的大汉天子汉武帝,再次听信谗言。

    误以为娶了匈奴单于的女儿,帮助匈奴训练军队的李陵,真的投降叛变到匈奴麾下,于是在李陵投降一年后处死李陵三族!”

    “那他也真是个悲情的英雄!”山哲道人叹出口气,摇头道。

    “是啊,这让李陵彻底死了心,从假投降变成真叛变,后来也开始参与与汉军的作战,并且无一败绩!”

    司夜说罢,直接躺了下来,看着满天的星光,许久后他小声道:“或许李陵是对的吧!”

    “那司夜小友,你想到该如何出去了吗?”山哲道人见话题结束,转头问道。

    “我突然有个猜想!”司夜眼中闪过灵动,突然又坐了起来。

    “哦!?”山哲道人略有惊讶,没想到司夜真有点子了。

    “我且问你,是不是鬼帝越强,那么他创造出来的鬼造域越强?”司夜不在意对方的惊奇,追问道。

    “这是自然!”

    司夜点头,又问了个问题:“那鬼帝创造出的鬼造域,能否是未来的世界?”

    “不可以,鬼帝再强,他也在五行之中,六界之内,必须遵守自然法则!

    而未来,乃是打破法则的逆天之事,鬼帝自然做不到!”山哲道人确定的说道。

    司夜眼中愈发明彩,忽然又话锋一转::“山哲道人,你最多一次,能辟谷多久?”

    “辟谷?若加持我供仙独门法诀,可不吃不喝辟谷十二日!”山哲道人被问的有点迷糊,但如实回答。

    “那这黎丹留下的食物,你留着吧!”

    说罢,司夜将吃剩下两张麦饼都给了山哲道人!

    “司夜小友,我们为何辟谷?”

    “你还没明白?”

    山哲道人摇了摇头。

    司夜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黎丹,是前日白天,当时他多大?”

    山哲道人稍作回想,便道:“当时他乃是十几岁的青雉少年。”

    “而在第二天清晨,我们再次见到他时,他多大?”

    “额……已是须发皆白老者,他也说了,再见我们已过去五十余年!”

    “是啊,也就是说,在鬼造域一天,外面便是一百年!

    方才你可说过,这鬼帝无法打破法则,因此我们只需等待至外部世界的时间,与我们鬼造域内部时间重叠。

    又因鬼造域无法继续推演向未来,那么接下来的鬼造域会怎么样?”

    山哲道人恍然大悟:“对对对……原来如此,只要我们能坚持到原本的时间线,那鬼造域自然会被迎刃而解!”

    司夜神色庆幸,认可道:“正解!我们还是挺幸运的,这康木袄怕是受了重创,没办法施展最强的鬼造域,不然我们真就完了!”

    山哲道人点了点头:“是啊,如果我没猜错,一个最强大鬼造域怕是里面时间与外面时间是一比一,但却不在同一个时代!

    如果那样太可怕了,我们怕是永远也回不去了!”

    “西汉距离我们当时,差不多两千多年,按照这里一天外面一年来算,二十多天我们也就能回去了!”

    司夜想了一会,补充道:“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清楚问题在哪,算了,山哲道人咱先辟谷吧,让我好好想想!”

    ———

    北群市,断鸣山。

    “怎么停下来了?”陈志祥问道。

    “奇怪,为什么司夜的气息突然消失了,我完全感知不到,他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方堂紧锁眉头,身旁的气流随着他调动神魂力量,而扭曲膨胀。

    他放出自己的神识不断扩散,当感知到康木袄的气息时,方堂双眸微张。

    “原来如此!本想着先复活了桃夭,再解决你的,没想到居然在这碰上了。

    神也杀婆婆,把那老东西的魂魄,给我拉过来!”

    “好!”虽然方堂叫她婆婆,可看上次神也杀婆婆露出的面容,她也就二三十岁,面前佩戴的薄薄面纱,难掩绝色天姿!

    手中念动法诀,神也杀婆婆随后掏出一只金色的毛笔,毛笔未沾墨水,却能凭空写出字来。

    当‘康木袄灵魂速来’几字写罢,顿时虚空之中一道无形的法则之力形成,尔后打出。

    山洞内,康木袄也察觉到了方堂的存在,早早便布下防御法阵。

    法则之力到达山洞口时,防御法阵被激发,无数道细长如发丝的能量飞出,试图拦下神也杀婆婆打出的法则之力!

    可这股能力刚碰到法则之力,就像耗子撞上猫,立马便被法则之力吸收的一干二净。

    还没等康木袄有所反应,法则之力已近在眼旁化作白光,白光猛烈闪耀,直接穿过他的身体,随后带着他的一缕灵魂消失不见。

    直到法则之力在眼前消失,康木袄也没感觉到一丝疼痛,他摸着自己的身体,恶狠狠看着洞内:“快,我们时间不多了!”

    山洞深处,蚩尤正吞噬着两名幼童的灵魂:“这两个吞噬完毕,就差不多了!”

    康木袄点头,随后又增加了一道防御法阵,口中低语道:“神也杀婆婆……没想到你也醒了!”

    ———

    一缕残魂被法则之力带到了方堂面前,化形成了康木沃的模样,方堂似笑非笑:“司夜呢?”

    “那小子啊......你猜!”

    见康木袄如此言语,一旁的冥帝挥拳打出。

    轰———

    康木袄的灵魂硬生生吃了这么一拳,残魂的肚子,顷刻间被捶击出凹陷的大窟窿。

    而在山洞内,康木袄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都伏倒在地,他几次试图将自己那缕残魂拉回,都被神也杀婆婆的法则之力阻挡在外。

    “哈哈哈......”康木袄的残魂大笑着,嘴角还不停地流出黑色的烟气。

    “说吧,讲完也好少受点苦!”方堂一道冥火打出,直接开始燃烧康木袄的灵魂。

    “你......你不就是想要他的神体复活你那心爱之人吗!?

    呵呵......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他已经被我封入了鬼造域!

    哈哈哈哈......”

    伴随着康木袄狰狞笑声,山洞内康木袄直接壮士断腕,自行毁灭了这缕残魂!

    “康木袄,你这是找死!”

    当方堂听到司夜被封印在鬼造域后,勃然大怒,要知道鬼造域虽然正在五行之中,六界之内。

    但若没有掌握时间类法术,他也无法打破!

    “鬼嚎,给我踏平这里!”

    方堂换出鬼嚎,鬼嚎瞬间燃起泯灭之火,朝着山顶飞去。

    嘶嘶嘶———

    从山顶开始,整座断鸣山开始化作齑粉,迅速消失在现实中,山中豺狼虎豹,飞禽野兽开始往山下奔逃。

    这泯灭的速度如掠袭之山火,无比迅速,山林间一只灰黑色野狼跑窜时,因未能及时逃开火势,身躯直接炸裂,变成一地的血肉,又转瞬间堙灭成粉。

    半晌后,整座断鸣山都消失不见,而在断鸣山后的王家村,平日里要到中午才能看见的太阳,现在没了断鸣山的阻挡,早晨整座村庄便被阳光笼罩。

    此时,方堂站在一座断崖之地,这是断鸣山的半山腰,而在他前方百米处,还有着一座断崖,上面有两道人影,正是康木袄与蚩尤。

    “司夜多久能出来?”方堂冷冷问道,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了康木袄耳朵里。

    “呵呵,一年换一年,他现在在西汉,你怕是永远也等不到他回来了!”康木袄大笑起来。

    “就凭你现在这实力,根本放不出极致的鬼造域。

    说吧,多久?

    说出来,我今日可以放过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