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一百章 西汉名将免费阅读

第一百章 西汉名将
    “杀!”———

    正当两人守着火堆昏昏欲睡时,东南方向山崖下,漆黑夜色之中,传来喊杀声。

    司夜瞬间睁开双眸,睡意全无:“山哲道人,有情况!”

    “好、好。”山哲道人勉强应了声,打着哈欠。

    两人未有迟疑,赶忙爬了起来,往山崖边移动。

    寒风呼呼的在耳边吹着,司夜眯起眼站在山崖之上,往山下看去。

    山下,一股约有数千人的军队正在狼狈逃窜,由于这座山崖并不高,司夜甚至能看清他们的穿着。

    寒铁制作的甲胄在月色中反光,胸背部分缀以精致甲片,胸甲和背甲在肩部用麻绳带系连,另在腋下也有带子相连。

    甲片均呈规整的长方型,前后各三排,最高一排用六片,下面两排各八片。

    根据山哲道人睡前的讲述,司夜认出这群正在逃跑的部队,应该是汉军。

    他还发现,虽说是逃跑,但军队的阵型始终维持在一个平衡,看似松散,实则形散意不散,体现出一种诡异的整齐,“井然有序”的往林中逃去。

    “冲!快追上他们!”

    汉军刚过,阵阵嘈杂的喊声传来。

    一股近万人的骑兵,在司夜的视线中,迅速追赶而来。

    与汉军相区别,这群骑兵身穿兽皮或是羊皮军衣,军衣上那深厚的绒毛与坚韧的兽皮,就是他们的甲胄。

    他们手中拿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弓箭是他们使用最多的武器,什么铁弓,青铜弓,甚至还有白色骨头制成的弓箭。

    除了弓箭外,放眼过去,铁刀,铁剑,中铤等等皆有,各种锐利武器在夜色中亮着寒光,这群人野蛮的嘶吼着,兴奋的追击着前面的汉军。

    “这群人是匈奴!西汉时期,非常强大的一个少数民族!”司夜咽了咽口水,这么大的阵仗,他也被震撼到了。

    “唉,这群汉军,怕是凶多吉少了!”山哲道人不禁叹气。

    前面那伙汉军全是步兵,而追击的匈奴全是骑兵,在古代,这样的部队对比,骑兵天克步兵,厮杀起来与单方面*没区别。

    “那可未必,现在汉军可是遁入了树林中,占尽了地利!”司夜反驳一句。

    似乎是为了验证司夜所说,下一刻,洪亮的声音从林中传出。

    “所有人,排车阵!”

    伴随着一名在树林中,身影若隐若现的红衣将军大喊,山下林里的汉军开始规整的移动。

    这套阵法,简单来讲就是以大车作为营垒,前排持戟和盾,后排用弓和弩。

    匈奴单于毫不在意,见汉军人少,吩咐全军加快冲锋,整个部队一哄而上。

    唰———

    唰———

    无数弩箭齐发,匈奴兵应弦而倒,匈奴单于这才大惊,发觉这伙逃兵的厉害,赶忙下令撤退。

    而汉军在下一瞬间又突然变阵,居然开始反追匈奴。

    “杀!杀死单于!”

    随着掀起的震天喊声,汉军士气大涨,砍得兵败气泄的匈奴部队人仰马翻,这一场下来,汉军杀敌数千!

    司夜一拍山哲道人肩膀:“我知道了!”

    “啊,你知道什么了?”山哲被拍的有点摸不着头脑。

    “怪不得我听到浚稽山,总感觉这么熟悉,若我没有猜错,山下汉军首领,乃是西汉名将李陵!”

    “李陵?李陵是谁?”山哲道人不擅长历史传记,能知道个大概年代表已经实属不易,光说个人名,若不是如雷贯耳,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李陵,你可能不认识,但他的爷爷,你肯定知道,他爷爷正是‘飞将军’李广!”

    山哲道人恍然大悟:“哦哦哦,李广我当然知道!”

    司夜一点头,不再多说,继续观察山下的局势。

    此时,匈奴一方见李陵如此强悍,匈奴单于强行稳住部队,且战且退。

    他趁机打出暗号,与李陵周旋的同时,召集了左贤王、右贤王部八万多骑兵到来,打算一起围攻李陵。

    一时间李陵带领的汉军,危在旦夕。

    虽说两千年后的种花家,两边都是祖国的孩子,但此时司夜更认可称为正统的汉朝。

    “曳影!”

    “祖银,我在!”

    在司夜操控下,曳影化作一条巨龙,带着他冲向匈奴,迎面遇上的便是左贤王带领的三千精锐骑兵。

    司夜一人一剑,在骑兵中横冲直撞,左贤王被司夜的出场震撼,可毕竟也是部落的一个首领,很快下达了命令。

    “布骑兵包围冲刺阵!”

    去掉刚刚被司夜斩杀的一百余人,剩余两千八百余人立马将司夜包围了其中。

    “全军冲击!”

    随着左贤王下达攻击命令。

    骑兵们嘶吼声响彻山崖,朝着司夜冲击而来,此刻他们手持铁剑或是长矛,只要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司夜必死无疑。

    “来的真好!”司夜丝毫不觉疲倦,眼中闪着光亮,手中曳影朝着四面打出一道加持了三昧神火的剑气。

    剑气排山倒海,势如破竹。骑兵们刚碰到剑气,立马就被砍成两半。

    最恐怖的是,这剑气不仅取走他们的性命,还焚烧他们的灵魂,如此一来,他们连重新投胎做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正当司夜震慑住左贤王,准备往中军大帐冲去时,曳影却突然自发化作一条蛟龙,将司夜背着往山崖之上冲去。

    “曳影,为什么不继续了,李陵可是民族英雄!”看着愈发濒危的汉军,司夜忍不住怒吼。

    “不行了,祖银,这个地方对我的能力压制越来越强,我现在连维持巨龙的形态都做不到了。

    如果,祖银我们再不走,你就要被乱军杀死了!”

    司夜回到山顶,虽然帮李陵解决了不少匈奴,可对于拥有足足八万大军的匈奴联合部落,只是杯水车薪!

    两人在山顶看着李陵带着汉军,向南边打边退,山哲道人叹了一口气:“卦者无所意,千年一镜中!”

    他掏出伏羲镜:“要看看吗?”

    “看看吧!”

    顿时,伏羲镜金光大盛,就突然是3d投影一般,镜子上出现了李陵军队。

    镜子中。

    正所谓知军莫若将,李陵看军队渐渐颓废,明白这么下去必然不是办法,士兵们迟早会崩溃,于是将剑插与地面:

    “我军士气为何不如之前了?抬眼望去皆是愁眉苦脸,这是何原因?莫非是军中有女人么?”

    下面军士一听,不少都有些惊慌。

    原来,军队出发时,有些被流放到边塞的盗贼妻女随军,作了士兵们的妻子,大多藏匿在粮草车中。

    李陵看出众人慌乱,随机喊来一名士兵,盘问清楚后勃然大怒,将这些女子全部搜出,提起剑,一剑一人,全部砍死。

    “嘶~这李陵这也太狠了吧?”山哲道人紧锁眉头。

    司夜并未言语,只是默默看着伏羲镜内。

    第二日白天,李陵再次与匈奴军队交战。

    这一战,李陵的带领的汉军,将自己妻子被杀的怨气发泄在了匈奴身上,一战打完,斩首三千余人。

    李陵见匈奴军队溃败,看准时机,带着军队往东南方向突围。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陵刚突破匈奴围困,穿过古龙城道,却被芦苇沼泽挡住去路。

    李陵见匈奴追来,只好硬着头皮带军队冲进芦苇荡,恰逢此时,又刮起大风,站在风头的匈奴单于兴喜不已,直接对着芦苇荡放了一把大火。

    危机关头,李陵急中生智,也令将士放火提前烧出一块空地,再率领部队站在烧过的灰土上,因此得以自救。

    直到李陵率领汉军退到落将山,匈奴军队已经骑马追赶上来,单于命他儿子率骑兵向接连行军的汉军冲击,李陵迫于无奈与对方交战。

    这一战,乃是在林中,骑兵根本没有优势,很快匈奴又被李陵击杀数千人。

    就在单于摇头叹息,正准备放弃时,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却成将李陵带入万劫不复的最后一根稻草。

    管敢,这个足以恶名远扬,永遭世人唾弃的卖*、恶走狗出场了。

    他本是李陵军队中一名军侯,因被校尉*而逃出投降了匈奴,并且告诉了单于,此刻的李陵只不过是只披着狼皮的羊,纯粹是纸老虎一个。

    只要单于大人您再坚持一下,必定能戳破这层薄弱的窗户纸。

    单于大喜,命令部队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

    几日后,李陵军队*到一处山谷底,这一刻,这位本该名垂青史的少年将军,第一个感到了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此刻,李陵的部队还剩三千余人,匈奴不断往谷底扔巨石滚木,不少汉军被砸死,这样的攻击,直到夜晚,才停下。

    夜晚,李陵换上普通步兵衣裳,对着手下说道:”不要跟着我,让我一个人去干掉单于!”

    过了很久,李陵颓废的走了部队,叹息说:“兵败如此,惟求一死!”

    不管将士们如何劝说,李陵都不在言语。

    夜半,李陵召集了所有部下,将干粮分与将士:“我们已无箭矢,等天一亮,我等必死无疑,不如今夜四散逃去吧......”

    随后,李陵与韩延年也带几十人冲出山谷,与匈奴军队激战,掩护大部队撤退。

    战况激烈,每分钟都在夺取几十人性命,半晌后,韩延年战死,而李陵......

    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