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九十九章 鬼域一日,人间百年免费阅读

第九十九章 鬼域一日,人间百年
    待三人吃罢,黎丹拍拍*起身,走向放置到一旁的木柴。

    “我来帮你吧!”司夜见状跟了上去,走到黎丹前将木柴背起,突然,他眉头一皱,察觉到不对劲。

    这捆木柴,大概三十多公斤,对于普通人,的确是很重。

    但按照以往,这份重量对于已经登峰造极,身临火神境的司夜来说,应该背起来后轻松顺畅,如若无物。

    此时,即使他将木柴顺利背起,可却感觉十分的吃力。

    诡异,这其中有些诡异。

    黎丹读不透司夜心思,只见对方一脸轻松,不由赞叹是真神人天降。

    而谢过司夜后,便走在前方带路,这时,司夜看向一旁的山哲道人:“山哲道人,你有没有感觉,自己的道法被压制了?”

    山哲道人深吸口气,略有心惊,抽出一张符篆: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

    可他念完法诀后,原本竖直的符箓焉了下去,如软纸般萎靡,丝毫不起作用。

    “这!?”山哲道人失声道。

    司夜摆手按捺下山哲道人,看了眼黎丹依旧前行的背影:

    “我有一种猜想。

    你曾说过,这个世界除了大小与时间之外,其他万事万物与外面世界是一模一样的,一切都会遵从自然法则。

    那么有没有可能,因为此刻道法鼻祖张道陵祖师还没出现,所以这一切的道法还在萌芽阶段,导致我们用的法术恰如无根浮萍,就像是被世界所压制。”

    山哲一拍脑袋:“对对对,很有可能!”

    就在司夜与山哲道人讨论法术失效后,他们该怎么办时,前面黎丹的身影忽然凭空消失!

    “我去?”司夜发现意外后,赶忙走上前来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摸到。

    山哲道人紧跟其后:“看样子,这就是鬼造域的尽头了!”

    两人根据记忆,走过黎丹刚刚消失的地方,随后,果不其然,司夜又看见一旁那棵有着砍伤的树。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坐了下来,山哲道人脸上忧愁:“看样子,跟着其他人是走不出去的!”

    入夜,浚稽山深居内陆,昼夜温差十分巨大,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的,晚上就呼呼刮起寒风。

    山哲道人找来两块手掌大的石头,不断摩擦对砸,可砸了大概百十来下,石头只是微微发热。

    “太慢了!”山哲道人扔掉了石头,看向黎丹留下的木柴。

    这捆木柴大部分是枯树枝,很容易点燃,山哲道人从中挑挑拣拣,找出了一根粗木枝和一根细木枝。

    抬头瞧见司夜正双手抱拳,站在旁边看戏,山哲道人没好气道:

    “你小子再不来帮忙,这天马上冻死你!”

    司夜无奈的摇摇头,走了上去。

    在额头上抹一把汗水,山哲道人双手握住较细的木柴,左脚踩着较粗的木柴固定。

    他将细木柴一头按在粗木柴上,双手开始快速搓转细木柴。

    ‘嘶~’

    大概搓了三分钟,山哲道人突然扔掉手中木柴,捂着自己的左手。

    “咋了?”

    山哲道人默不作声,打开手掌一看,掌心处已经磨掉了皮,泛着红肿。

    司夜乐了:“哈哈哈,我说山哲道人,你这钻木取火的能力,有待提升啊!

    你真以为看了几集荒野求生,自己就姓贝了?

    怕不是悲剧的“悲”!”

    山哲道人脸红得挂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有本事你来,再不弄点火出来,咱俩都要冻死在这!”

    “有点常识好嘛,你至少先要弄点易燃物在取火的中心,光两根木头这么钻,钻到天亮你也弄不着火。”司夜指着地上简陋的设施,准确的点评道。

    “那你来,我可不干了,大不了一块儿冻死!

    我可获得岁数比你多!”山哲道人说着,一*坐在了司夜旁边,拉耸着脸。

    “行,那你好好看我表演。”司夜站了起来,将木柴叠在了一起,做成出个小型篝火。

    “曳影!”

    “祖银,我来了!”

    曳影剑从虚空之中具现,落在了司夜手里。

    司夜举起曳影剑对着篝火:“三昧真火!”

    呼———

    一团金色火焰从曳影剑身飞出,落在了篝火之上。

    哗———

    篝火顷刻间猛烈燃烧起来,山哲道人懵神得很:“你你你……不是、不是这里不能用道法吗?”

    司夜坐在了篝火旁,一摆手:“我这不是可不是道法,曳影里面有剑灵。

    灵者,生于天地间也。

    所以不管西汉,还是上古,只要盘古开天辟地后,我就可以用!”

    “哼!”山哲道人一边气呼呼闷哼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

    撅*把司夜挤开山哲道人郁闷道:“你小子不早说,害我这老头子白忙活半天!”

    “嘿,你也没问呀!”司夜反驳道。

    接着两人斗着嘴,天色也缓缓暗淡下来。

    ......

    滴答滴答———

    一滴雨水,落在了司夜脸上,司夜猛地睁开双眼,此刻,天光大亮。

    “下雨了?”司夜伸出手。

    轰隆———

    一道雷电在空中响起,山哲道人瞬间也被惊醒:“什么情况!?”

    “没事,天气有变,要打雷下雨了!”司夜解释的同时,伸出右手。

    “曳影,快变个亭子!”

    ......(一分钟后)

    司夜看着曳影静静插在地上,丝毫未动。

    “曳影?”

    “祖银,我的能力也变压制了!”说罢,曳影便没有动静。

    哗啦哗啦——

    雨下大了,两人赶忙躲到了一棵树下,山哲道人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司夜小友,这下雨天,咱站树底下,万一被雷劈中怎么办?”

    “如果你想活着出去,那就闭嘴吧,本来没事的,被你这么一咒,准出事!”

    轰隆———

    仿佛是为了验证司夜的说法,他刚刚说完,一道雷便直直劈下,直接劈中了两人所在的这棵树。

    “卧,卧,卧,槽!”司夜瞳孔外放,抬手手指着山哲道人,随后晕了过去。

    ……

    “两位醒醒!快醒醒!”

    司夜朦胧中,察觉到一阵叫声唤醒,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

    “爷爷,他醒了!”

    “咳咳!”司夜察觉到自己躺在深色床上,咳嗽两声,缓缓坐了起来。

    “道长,你醒了!”一老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到司夜面前。

    “老人家,你是?”

    “我是黎丹啊,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你还背过我的柴呢!

    呵呵,也难怪,这都五十六年过去了,我都成老头子了,你不认识我,也不奇怪!”

    “什么!?五十六年?我们不是昨天才刚刚分开?”司夜不禁惊讶。

    “这里的时间,与外面不一样!”山哲道人也缓缓坐起了身,开口说道。

    “那等我们回去岂不是......”

    “那我也不清楚了。”

    黎丹从背后取出一个布包:“自从五十六年前,两位道长突然消失,我就有预感,将来会再遇到两位。

    所以,每次我上山都会带一布包干粮,这一带就从开朝皇帝十一年带到了建元一年!

    来两位道长,若不嫌弃,这麦饼,你们拿着吃!”

    黎丹笑着递给二人一人一张金色的大饼,大饼带着一股粗粮特有的香气,两人谢过后,便开始大快朵颐。

    三人聊了很久,直到夕阳即将西下。

    “爷爷,我们该回去了!”黎丹的孙子,黎山阿布达说道。

    黎丹点了点头:“两位仙人,再见了,这一别,就是永别了!”

    司夜行了一礼:“谢谢,事出突然,也没什么能感谢你的,喏~这送你了!”

    说罢,司夜将一把桃木剑送给了黎丹。

    三人告别,司夜与山哲道人目送爷孙俩往前走去,随后海市蜃楼般凭空消失。

    “唉,人生一世,不过百年!”司夜发出一声感慨。

    “所以,我们这些人,才要好好修仙,不是吗!”山哲道人也难得摆出一脸严肃。

    “好了,还是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出去吧!”

    山哲道人摇头叹息:“几千年了,从来没有人能走出鬼造域,我们怕是也要死在这了。”

    司夜不搭话,席地而坐,手里把玩着曳影,进入了思考之中:“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我破不了的局!”

    “那你好好想,我去捡点木柴!”说罢,山哲道人将三昧真火的火苗拿到了司夜面前,随后走去附近林中,捡起了柴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