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九十八章 鬼造域免费阅读

第九十八章 鬼造域
    断鸣山,山脚程家村。

    “山哲道人,这村子里弥漫着很强的妖气而且……

    这股妖气,很可能是当初被带走的蚩尤!”司夜一番感知后,脸色凝重。

    他与山哲道人昨日刚结局了龙城那边的事,还没来得及好好修整,便得到消息断鸣山附近有异常,并且根据显示,出现了危险指数几乎满格的鬼魂存在。

    两人匆匆补了个觉,一大早便马不停蹄的赶来断鸣山,路上司夜曾猜测这鬼魂是康木袄,现在感知到了蚩尤,算是得到了证实。

    程家村现在挨家挨户大门紧闭,两人走了很久,敲了十几户门,一家开门的也没有。

    “司夜,能准确感知出蚩尤此刻在哪吗?”山哲道人问道。

    司夜缓缓闭眼,强大气流从他身上迸发,神识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自从他达到化神境后,神识感知已然能覆盖起整个北省。

    当然,随着蔓延面积越广,消耗也呈几何倍增加,除非情况紧急,一般不会去大面积覆盖。

    此时,当神识扩散到断鸣山的山坡某处,他发现了蚩尤与康木袄正在山洞内。

    一阵无形的风,吹进山洞内,掠过未能察觉异样的两人,在黑暗的洞顶盘旋。

    “你还需要多久恢复巅峰?”康木袄捡起一根柴火,扔进面前火堆中,看着对面化作人形的蚩尤,语气平淡问道。

    “唉,我的灵魂受损严重,估计无法恢复到巅峰了!”蚩尤坐在地上,愁眉苦脸道。

    “哼,没用的东西!”康木袄看着他那挫样,不禁怒喷一句。

    “你、你说什么!?”蚩尤勃然大怒,冲着康木沃挥动利爪。

    康木袄起身拿出龙皮卷,手中凝聚出朵朵幽冥火焰,蚩尤被其震慑,闷哼一声,跌倒在地。

    “蚩尤,时代变了。

    传说中的蚩尤大神,也仅仅是存在于传说中。

    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上古时代,因此,上古时代的神,可管不到现代的天!

    蚩尤,我最后提醒你一句,摆正你的位置!”

    康木沃手持龙皮卷,射出一连串幽冥火焰,随意的打在蚩尤身上,摩擦出蓝绿色火星,与其说是攻击,更像是羞辱。

    蚩尤恶狠狠看着康木袄,但迫于对方手里拿着他的把柄,只能无奈的低下了头。

    突然,康木袄抬头看向洞顶,似乎察觉到了有人正在使用神识感知自己这边,双眼鬼气凝集,闪出一道霹雳。

    “*!”司夜本体打了个激灵,神识感知被康木沃硬生生打断,嘴角渐渐溺出献血。

    “怎么了?”山哲道人见状焦急的问道。

    “他们正在那边山坡上,一个山洞内。

    方才康木沃忽然发现了我的神识,对我发出攻击,还好我收的快,不然定会受到严重反噬!”司夜将嘴角血液擦掉,脸上潮红渐渐褪去。

    山哲道人看司夜没什么大碍,拍了拍他:“这是最后一次了,等解决掉这里的事情,你回店里去吧。”

    司夜听完脸上不见喜色,只有忧愁、无奈和愤懑:

    “以后啊,我还是建议您呐,遇到这种破差事还是找别人吧,我可不想再做什么地府临时工了!

    舍生忘死的忙碌这些天,工资居然比不上我烧几个纸人,贿赂鬼差赚得多!”

    山哲道人刚张口想反驳,又自知理亏的闭上了,任由司夜抱怨不吭声,两人叽里咕噜的走上断鸣山。

    “山哲道人,你们供仙门的祖师爷,是吕祖吗?”

    “是也不是!”

    “哦,此话怎讲?”

    “我们供仙,法术传承吕祖,可并不属道教东西两派,而是民间的教外别传!

    司夜小友,你也知道吕祖乃是全真教,全真怎可吃酒喝肉?

    但我呢,可以吃酒喝肉,这一点什么世系乃是正一。”

    “呵,我懂了。说白了你们就是法外之徒!”司夜没好气的哼哼道。

    山哲道人挤眉弄眼,一龇牙花:“你......你要这么说,也没毛病!”

    两人走了大概半个来小时,司夜突然停下,山哲道人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司夜走到一棵树前,抚摸着树上一道被刀劈砍的痕迹:“你发现没,我们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这棵树,前前后后我已经见过三次了!”

    山哲道人闻之一脸凝重,稍稍抚须,开口道:“走,我们继续往前走走......”

    这次,两人不再过多言语,山哲道人更是拿出了风水罗盘,两人按照指针的指示,一路向南指针方向前行。

    十分钟后,那棵被砍了一刀的树前,司夜扶着树干:“山哲道人,看样子咱们遇上鬼打墙了!”

    山哲道人摇了摇头:“应该不是鬼打墙或者鬼遮眼,我这风水罗盘乃是乌金黑血盘,是用黑狗血浸泡过七七四十九天的。

    如果是鬼打墙,只要我利用宝贝罗盘,这种邪异必定不攻自破!”

    “那这是?”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是遇上鬼造域了!”山哲道人沉声道。

    司夜没听说过鬼造域,不知道它的原理,于是问道:“鬼造域是什么?”

    山哲道人性子随和,一*坐在地上,颇有违和感的点燃一只烟:“鬼造域的鬼帝以上鬼怪才能施展的一种结界,这种结界不会对进来的人造成伤害。

    甚至你进来了,只要鬼造域的区域足够大,你一辈子也发现不了!

    鬼造域就是在原本的世界内,重新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会从创造起,一直不断成长,也会遵循自然法则不断向前推进!”

    司夜听得不太明白:“那这个新创造的世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和鬼打墙一样,困住我们!

    但它可比鬼打墙恐怖的多。鬼打墙容易破解,而这鬼造域,华夏数千年来,几乎没听说过谁能将其破解!”

    “有这么牛吗?”司夜惊讶道。

    山哲道人环顾一番四周:“看样子,这鬼帝是准备长久的困住咱俩,把咱们活活饿死。

    你看,它改变了这个小世界的生态,让这个世界除了我们两人,不存在其他任何生物!”

    司夜也坐了下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司夜小友,咱们现在都这情况了,你还能笑得出来?”山哲道人盯着司夜的脑袋,诧异道。

    司夜摆摆手,唇齿含笑:“哈哈哈哈……我突然想到一本小说内容。”

    “什么小说内容?”山哲道人递给司夜一根烟,司夜却外推拒绝。

    “那本小说里写的是,有两人被困于沙漠。

    在两人濒临死亡之时,其中一位突发奇想,想到只要饿了互相吃彼此的米共,渴了喝彼此的下水,就能活下去了!”

    山哲道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也跟着大笑起来。

    而就在两人胡扯之际,一名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凭空出现在了不远处。

    两人瞬间止住笑意,相视一眼,赶忙追了过去。

    “这位小友,请留步!”山哲道人出言喊住了神秘少年,当两人走近,才发现这少年身穿古代的衣裳,身后背着刚砍下的木柴。

    少年见司夜两人身穿道袍,于是拱手到:“两位道长,有何事?”

    “敢问小友姓名,还有这是哪儿?”司夜开口问道。

    少年挠了挠头:“在下黎丹,此乃浚稽山!二位莫非是迷路了?”

    司夜与山哲道人皆心中一惊,山哲道人转头向司夜传音问道:“司夜小友,你知道这浚稽山是哪吗?”

    “嘶……我好像在唐瑶的历史课本上看到过,但又一时半会儿忽然想不起来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古山名。”

    山哲道人大惊:“糟了,这个鬼造域,设定的是古代!”

    又仓促转头,看向黎丹:“黎丹小友,现在是什么年份?”

    “今年?嗯……今年乃是我大汉开朝皇帝十一年!”

    山哲道人算了一下:“不妙,现在是公元前196年!”

    “两位道长,你们可是迷路了,是否需要小民带你们出山?”黎丹见两人行为怪异,但不像是坏人,于是试探问道。

    “如此甚好,劳烦黎丹施主领路了!”山哲道人撇了司夜一眼,对着黎丹作了个揖。

    黎丹笑着转身,刚准备带两人往山外走,‘咕咕~’司夜的肚子便叫了起来。

    随后,山哲道人就像是被传染一般,‘咕咕~’肚子也叫了起来。

    黎丹停下脚步,放下木柴:“二位道长是饿了吧,若不嫌弃,可以先将我的糗拿充饥!”

    说罢,黎丹从竹篓中拿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是一大把炒的如同苞米般的干粮。

    司夜谢过黎丹,取了一小撮,入嘴味道就像是锅巴,没什么味道,但饱腹感很强,随后他又抓了一把。

    山哲道人见司夜吃的津津有味,也跟着抓了一把,随后三人盘膝而坐,边吃边聊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