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九十三章 鬼皇免费阅读

第九十三章 鬼皇
    王村长说到这,长长叹了口气。

    虽然王狗蛋做的不对,但年纪轻轻就死了,王村长还是感到惋惜。

    “在李狗蛋刚下葬的第一天,村里就出了怪事,当天晚上,村中所有的狗都疯狂地叫起来,足足叫了大半个夜。

    当时我就觉得邪门,活了一辈子头一次碰上这种事,可那会儿大晚上的,我就没去查看。

    而大概到了午夜一点左右,这狗吠啊,一下子诡异的消失了,

    等第二天一早醒来,全村人都发现自家养的狗全死了!”

    山哲道人点了点头:“嗯,我们刚进村时,便察觉到了此异常。”

    “自从狗都死了,村里就开始不太平了!

    先是王山他媳妇春妮出事了,三天前,死在了自己家里,等俺们去看,那妮子啊,眼睛睁得大大的,是被活活吓死的!”王村长惴惴不安道。

    “嗯……应该不可能就这一件事,就说闹鬼吧,是不是还有其他离奇的事?”此刻,司夜在一旁时宜的问了句。

    “司夜大师所言极是啊,还没等大伙帮王山把春妮的灵堂搭好,王山又死了!

    他的死状与春妮如出一辙,都是眼球瞪大翻白,活活吓死的!

    这么一来,村里人更是心惶惶了,唉~”

    王村长惆怅深叹,低着头,以手扶额。

    司夜摸着下巴,稍有沉思道:“这应该就是王狗蛋的鬼魂回来索命了,但这王狗蛋有点凶啊,才刚刚成了鬼,就能连杀两人!?”

    王村长摇了摇头:“还没结束,昨天晚上,又死一个!

    这次死的是一个流浪汉,前先年来了我们村,也不知道姓什么,只听他说自己叫六子。

    六子来了我们村,就一直住在了村里破庙里,为人也不错,就天就是捡点废纸箱塑料瓶,拿去卖钱。

    平时村里人也会接济接济他,他这人挺讲礼貌,每次都会很恭敬的对村里人道谢。

    而且村里小孩子玩疯了,去爬树下水,他也会跟上去帮忙看着,防止意外。

    可今天早上,村里王婶去田里干活,路过破庙时,打眼瞅见六子直直的站在破庙门口,身上的老衣服没之前板正,破破烂烂的穿着。

    王婶当时没多想,便打了个招呼,却没见六子有回应,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走上前去,才发现六子身上全是露水,怕是站了一晚上了。

    王婶轻拍六子肩膀,六子居然直挺挺的倒下了,

    唉,多好一娃子,就这么死了。”

    见王村长讲完,司夜与山哲道人对视一眼,具体情况了解差不多了,也休息充足,便告别了村长,走去破庙。

    两人刚踏近破庙,一股浓郁的阴气扑面而来,山哲道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司夜抬手扶在他的后背,涓涓暖流从掌心传入他的身体,颤抖的身体,也缓缓平静下来。

    “司夜,这么重的阴气,怕不是鬼皇了吧!?”山哲道人咽了咽口水,鬼王虽然很强,但他也是见过的,阴气不至于浓郁到如此。

    司夜眼中划过一丝慎重:“的确,低估了,这气息鬼皇没跑了。”

    山哲道人深呼口气,往后稍稍:“司夜啊,这鬼皇,你有几成把握拿下?”

    “七八成吧,要看它是什么类型的鬼皇,我是擅长于*两道,可以拿捏世间绝大多数鬼皇,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对方是水道鬼通的鬼皇,若是那样就难对付了,但……咱们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吧!”

    话音刚落,

    ‘唰唰’——

    两条水龙如柱,相互环绕着从庙中迸发而出,如同两道白色闪电朝着司夜与山哲道人冲来。

    “曳影!”司夜在察觉到阴气的瞬间,立马召唤出曳影。

    “来辽,祖银!”

    “御冰盾!”

    “好的,祖银!”

    曳影化作一面白色的寒冰护盾,挡在了司夜与山哲道人面前。

    轰——

    轰——

    水龙柱猛烈撞击在冰盾上,激起一阵水花肆虐,但持续时间不长,山哲道人心刚提到嗓子眼,就结束了。

    冲击消失后,巨大震耳欲聋的水流声戛然而止,寒冰护盾上被水龙柱撞出了两道裂痕,周围环境显得异常宁静。

    咔啦———

    裂痕在瞬息之间龟裂成蛛网,山哲道人这时才反应过来,看向脚下狼藉的泥泞,长舒口气。

    而又瞬间察觉不对,额头冒起冷汗:“司......司夜,这是水系鬼皇吧?”

    “昂!”司夜闷闷回答,脸黑的很。

    突然,变故产生。

    上一秒还万里无云的晴空,下一秒便暗淡下来,阵阵阴风围绕两人刮起,在他们四周,传来鬼哭狼嚎之声!

    嗡———

    破庙中幽蓝光闪动,向外扩散开巨大的水球,水球快到迅雷不及之势地膨胀,壁面又极为柔和,司夜两人没等做出反应,就被包围在了其中,与外界隔绝。

    山哲道人落下的心,再次绷紧:“鬼皇领域,好家伙,还是只能放出领域的大鬼!”

    阴恻恻的声音飘荡来,

    “哦,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司夜啊!”

    一名全身滴着水的淹死鬼缓缓爬出了破庙。

    司夜紧皱眉头,仔细打量一番这淹死鬼,却没有然后印象:“你是?我们认识吗?”

    “哈哈哈哈,你不认识我,但我可认识你!

    我清清楚楚记得,你可没少坏方堂的好事!”

    “哦~”司夜似笑非笑的摸了摸鼻子。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方堂的泥腿子啊!”

    淹死鬼一听泥腿子,顿时勃然大怒:“找死!”

    说罢,他手往地面猛地一拍,地下暗流涌动,片刻后,一道水柱破土而出,化出龙头嘶吼,朝着司夜袭去。

    “曳影,冰了它!”

    “好勒,祖银!”

    曳影亮起光滑,冰盾面上的裂痕消失,又化作一条寒霜巨龙,对着水龙柱喷出一道寒气。

    这道寒气几乎能够达到所谓的绝对零度,在空中飞过时,冻结起层层空气,而薄透的冰面刚冻起,便散成雾状寒星。

    水龙柱接触到寒气,顷刻间被冻住,在司夜面前凝固成龙形冰雕,砸落在地,碎成无数冰渣。

    司夜捡起地上一块巴掌大小的冰渣,在手中颠了颠,随即如棒球般投掷出去。

    咻——

    冰渣一闪而过,直冲着淹死鬼飞去,快到与空气摩擦出破空声。

    淹死鬼随手抓住冰渣捏碎,哼了一声:“哼,你瞧不起谁?扔个冰渣就想伤害到我?”

    司夜含笑摇了摇头,笑着指了指冰渣:“去看看冰渣上面的符篆,写了什么!”

    淹死鬼不明所以的看向手中冰渣,冰渣之中,的确有张*的符篆,它将符箓从冰渣中抽出,看清了上面书写的大字:

    “爆?”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

    轰——

    一声巨响爆炸掀起滚滚热浪,待爆炸后,原先淹死鬼站在的地方,已然只剩下漆黑的灰土,找不到淹死鬼的身影。

    “司夜,这就解决了?”山哲道人问道。

    “想什么呢,它好歹是个鬼皇,不死不灭的存在!”

    正当两人对话时,他们所站的地方,突然塌陷出一个大坑,两人没有防备,直直摔了下去。

    好在曳影变化的巨龙并未离开,一直伴在司夜身旁,坍塌时瞬间*成两个,飞向在坠落的两人身下,接住了他们,并带回地面。

    落地后,司夜看向大深坑内。

    “我感受到了第二股气息,它比刚刚的鬼皇要弱,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目标?”

    山哲道人看了看手臂上的手串:“对,就在下面!”

    说罢,他就准备跳下深坑!

    “诶诶诶,你知道这深坑多深吗?你就跳这样愣跳?你怎么比陈三还莽!”司夜赶忙将他拉住。

    “那这怎么办?”山哲道人焦急道。

    司夜镇定地看了眼破庙门前,那滩缓缓凝聚的水潭,这是淹死鬼的化身:“你看着点它吧,复活了叫我,我下去速战速决!”

    说着,曳影心领神会,化作巨龙带着司夜往下飞去。

    山哲道人撇了眼水潭,取出天蓬尺:“凝聚复活?休想!”

    他念动法诀,天蓬尺金光大盛,随后缓缓飞向水潭。

    在天蓬尺的照耀下,水潭止住凝聚的趋势,反而在缓缓蒸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