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九十二章 村里闹鬼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村里闹鬼
    “我说山哲道人,你至于吗?不就抓个游魂野鬼,犯得着把钟馗大人请上来?”司夜一脸郁闷,愤愤地絮叨着。

    原来,就在刚刚司夜义不容辞的拒绝山哲道人时,这家伙直接把钟馗请上了身。

    面对幽魂纵横的钟馗法身,司夜一下子就蔫了,与唐瑶,陈三皆不情不愿地带上收魂手串。

    以及,开始跟着手串上的提示,满城寻找孤魂野鬼。

    “嘿嘿,若不这样,你小子哪肯帮忙!

    好了,那只比较难对付的鬼魂,应该就在前面的村子里!”山哲道人指着不远处的村落说道。

    “一个游魂,能够多难对付?”司夜脸上不屑。

    司公子连蚩尤都打过,小小孤魂野鬼,可笑可笑。

    山哲道人却露出苦相:“它可不是什么游魂,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根据阵盘显示,它五天前,还只是一只游魂,危险指数并不高。

    但,等到今天已然到达了鬼神境!”

    “怎么可能?”

    司夜吃了一惊。

    人死后的魂魄,也有境界划分,颇为官方的说法,是分为:

    游魂,鬼魂,厉鬼,鬼将,鬼神。

    这五个境界。

    “我去,五天!?

    那岂不是一天上一个境界?”

    说到这,司夜收起了轻视的心,放出神识感知,自从他到达六十层火帝境后,神识感知已经强悍到可以覆盖整个北群。

    司夜的神识如清风般扫入村中,很快便察觉到村子中央,一间寺庙内,有两道极为强横的鬼魂存在。

    而正当司夜准备收回神识感知时,他突然灵机一动,想看看向唐瑶和陈三此刻在干什么。

    将神识往东南方向发散,转瞬间就在距离自己差不多十公里处,搜寻到那两人的气息。

    此刻,唐瑶正坐在一家面馆吃着牛肉面,还特意用萌哒哒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老板,示意对方给她的超大碗里面,多加一些牛肉。

    膀大腰粗的老板,是个憨实的汉子,那能受得了这般期待的目光,但又不想亏钱,于是默默把旁边那碗的牛肉捞出一半,加了过去。

    司夜噗嗤一声就笑了,更多是在笑这小馋猫,真的是到哪都忘不了吃。

    面馆里,唐瑶心满意足,心中感叹,还是姑奶奶我厉害呐!

    于是津津有味吃起了面,突然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赶忙抬起头,四下环顾,可未察觉到任何观察他的目光。

    “难道是最近没休息好,产生幻觉了?”唐瑶自言自语道,随后摇摇头不再多想,干饭干饭!

    司夜哭笑不得,又将神识往西北方向发散,在距离自己十五公里外,找到了陈三。

    此刻的陈三,抓到一只小偷游魂,只见那小偷游魂被他揍得鼻青脸肿:“跑啊,你不说很能跑吗!?”

    陈三气喘吁吁,又给了这小偷游魂一脚,为了抓这只游魂,自己足足追了数公里路,差点跑断了腿,现在不打它一顿,难解心头之恨。

    “大......大哥,不跑了,我绝对不跑了,你送我去地府吧!诶呦~”小偷游魂抱着头,连忙求饶。

    小偷游魂心里也直呼倒霉,活着常常被人追着捶,这特喵死了,成了鬼魂,自己怎么还是让人追着捶。

    还一个是被捶完进公安,一个是捶完送地府,绝了!

    陈三毫不犹豫的亮出手串,对着小偷游魂一照,一道金光散发而出,将小偷游魂笼罩,随后金光消失,小偷游魂也跟着消失不见。

    “诶~终于解决了两只!”陈三伸了个懒腰,随后似乎察觉到了司夜的存在。

    他看向天空:“司夜,我谢谢大爷!”随即他伸出一只中指。

    司夜收回神识,先是无奈笑笑,然后郑重地看向身旁老道:“山哲道人,你的情报有误呀,里面明明有两只很强的鬼,一只鬼神,另一只至少也是鬼王级别!”

    “什么?还有一只鬼王!?”山哲道人大吃一惊,眼睛提溜一转,往后退了步。

    “怎么,山哲道人你怕了?”司夜玩味一笑。

    “有点......毕竟突然多了个鬼王!”山哲道人知道,算是自己手中有只鬼王,也不敢太过托大了。

    “那要不咱打道回府?”

    山哲道人看了司夜一眼:“但这不是有你在吗,司夜火帝!”

    “我才刚刚踏入火帝之境,道根不稳的......”

    还没等司夜说完,山哲道人就推着他进了村子。

    ——

    村子叫大王村,全村大概七十来户人家,当司夜两人走进村子时,便发现了异常。

    “山哲道人,你发现没,这个村子竟然一条狗也没有!”

    山哲道人整理着捉鬼设备,认同道:“我也发现了,这怕就是那两只恶**祟!”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你们两个,到我们大王村来做什么!”

    两人谈话间,一位白发老者拄着拐杖走向两人:“我们村最近不太平,你们赶紧走吧!”

    “老伯,您这大王村不太平,是不是因为闹鬼导致的?”司夜礼貌拱手,试探性问道。

    老者手中前摆的拐杖一滞,看向司夜二人,视线迅速定格山哲道人的一身道袍上,沧桑的眼中闪亮:“你们是抓鬼的大师吗?”

    山哲道人取出一张引火符,念动法诀,将符篆引燃:“是的,老人家,你能和我们讲讲村里发了什么事吗?”

    山哲道人这一手实在加分,看的老者震撼无比、瞠目结舌,又在清醒后颇为急切:“两位大师,走走走,快去我家,我给你们讲讲我们村的事,你们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呀......”

    老人将两人领到了自己家,他们家条件不错,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

    “来来来,两位大师喝茶,这是我儿子今年刚买回来的铁观音!”

    老人也端起杯茶,神情惆怅:“哎,我叫王铁贵,是这大王村的村长,两位大师怎么称呼?”

    山哲道人端起茶,先是鼻子一闻,一股绿茶特有的清香传入他的鼻腔,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轻轻抿上一口:“嗯~王村长,这是好茶!

    贫道山哲道人,乃是这南林老街口供仙堂现任的观主!”

    老人一听,赶忙拱手:“哦原来是供仙堂的观主,那这位小道是?”

    “在下司夜,青城山三顺派的一位小道士!”

    王村长连连点头:“哈哈哈,好好好,有了二位相助,我们大王村啊是有救了!”

    “王村长,你和我们讲讲这大王村到底出什么事了吧!”司夜端起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毕竟赶了半天路,他现在是又累又渴,刚好趁着此刻王村长讲事,休息一会儿。

    王铁贵再叹一声,看向茶几前的空地,苍老眼中流露回忆。

    “这事要从七天前说起。

    我们村有个叫王狗蛋的村民,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在村西头,有户村民,男人叫王山,这些年啊,在外地打工,一年也就过年回来一次。

    他前几年娶了个外地媳妇,**妮,那姑娘长得水灵灵的,身段也丰腴得很,越看越有狐媚样。

    也不知道啥时候,这春妮啊,不出所料,居然和王狗蛋勾搭上了。

    七天前,这两人又在王山家私会,可谁也没想到,王山打工的那个厂,因为业绩不好,导致提前放假。

    所以王山就提前回来了,还正好撞见了自己媳妇和王狗蛋那点破事!”

    山哲道人又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呢?”

    “然后,王狗蛋和春妮被堵在他们家二楼卧房。

    王山一边打电话叫人,一边拼了命的砸门。

    这王狗蛋可能也是急了,想也没想,打开王山家二楼窗子,就往下跳去。

    也只能说活该,罪有应得!这王山家楼下,刚好放了把钉耙,王狗蛋赶巧不巧的,刚好一头砸在了钉耙之上,那脑袋啊,整个都被刺穿了。

    这还能有好?医院都不用送了,家里人匆匆把尸体拖回去,草草办了场丧事,就给下葬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