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九十章 阴兵免费阅读

第九十章 阴兵
    司夜知道唐瑶琼鼻虽小,本事不小,灵敏得很,既然她肯定的说有怪味传出,那院落中必定是嗅到什么古怪,因此,他也静下来,仔细嗅了嗅。

    “闻到啥了吗?”张悦自知他鼻子不好使,索性便问向司夜。

    司夜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嗯,隔壁烧的红烧肉焦了!”

    “哈哈哈……你太逗。”张悦忍俊不禁。

    而正当司夜讲完,与张悦两人哈哈大笑时,唐瑶皱眉:“司夜,我好像闻到……尸体腐烂发出的臭味!”

    “啊,真的假的?”唐瑶的一席话,让司夜两人怔住了,司夜指着紧锁的大门:“里面传出来的吗?”

    唐瑶确信的点头:“对,应该没错!”

    “这……”此刻,司夜心中生起一个不好的猜想,于是他赶忙就地而坐,念动法诀。

    随着法诀的念动,他的双眼渐渐翻白,灵魂化作一阵青烟,在肉眼难见下出窍,穿过厚重的金属大门,进入了李老爷子家。

    当走到大厅门口时,司夜灵魂感知出,一股淡淡的腐臭味充斥在周围环境。

    而在他进入大门一霎那,心里肯定了唐瑶的猜想,房间内浓郁的腐臭味扑鼻而来,形成一片黑雾。

    他相信,若此刻进来的是他的本体,肯定会被这味道*的,连刚刚吃的包子都吐出来。

    慢慢走进房间中,他打开李老爷子的卧室门,那股浓郁的尸体腐烂味几乎有了实质,直往司夜鼻子内窜。

    司夜干呕两下,定眼看去,只见一具老者的尸体侧着身躺在床上,尸体躯干也早已高度腐烂。

    这具尸体,怕不是张悦口中的李老爷子。

    “你是?”

    司夜探查过后,准备出门时,身后冷不丁传来这么一声,吓的他瞬间汗毛倒竖。

    全身戒备,猛地转头一看,居然是一副鬼魂,模样跟床上的尸体有八分相像。

    这是李老爷子的鬼魂。

    “呼,吓我一跳,李大爷,我是司夜!”

    李老爷子全名叫李德全,曾经是南林小学的一名教师,提休后就与老伴一直住在了这。

    李德全眉头紧锁,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司夜是谁,但这名字又非常熟悉:“司夜?好熟悉的名字!”

    “对,我是张记包子铺隔壁香烛店的伙计,您忘了吗?

    每年清明,中元节等等,你可是都来我店里买冥币纸钱的!”

    李德全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手指司夜:“哦哦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司夜!

    还有一个小胖子叫什么康康来着!”

    “对,周康康!”

    “这半年,你都长高不少哩!”突然李德全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怎么在我家呀?”

    司夜挠了挠头有点困扰,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李德全解释,索性直接摊牌:“李大爷,你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崩溃!”

    李德全微笑的端来一张椅子,坐了上去:“司夜啊,有什么事你直说就成。”

    “李大爷,其实、其实你已经死了!”

    “啊?我死了?”李德全顿时愣住了,眼中神采瞬间暗淡下来,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片刻后沉沉一叹:“司夜,我死几天了?”

    司夜回头看了眼床上李德全的尸体,稍有思索道:“十几天吧!”

    李德全得知自己死去的消息后,显得异常平静,虽然司夜见过不少像他这样,没在七天内被带去阴曹地府的鬼魂。

    但是,当它们知晓自己已经死了后,要不就是大哭大闹,要不就是立马疯掉,像他这么平静的,司夜还是第一次见。

    李德全若有所思,看着司夜:“那,我现在不是应该去阴曹地府吗?为什么还在家里?”

    “这......可能是地府那把你遗漏了,要不我去找个鬼差,来带你护送过去吧!”

    李德全一拱手:“那麻烦司夜小兄弟了!”

    司夜点头回应,开始掐指念咒:“金木水火土,五行出阴阳,万法归一,风雨欲来,急急如律令,阴差速来!”

    司夜刚念完,窗外天空风云突变,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大早晨,眨眼间已经变成得乌云密布,似乎暴雨随时可能倾盆而下。

    大门外,张悦抬头一看:“咦,要下暴雨了?

    丫头,咱要不要拿把伞给司夜打上?”

    唐瑶望着蔓延在天际的浓云,略有沉思后,摇了摇头:“不用,这不是下雨,这是司夜请来的阴兵!”

    “什么!阴兵?”张悦死死盯着天上涌起翻滚的云层,可怎么也看不到唐瑶说的阴兵。

    “唐丫头少唬我,我怎么看不到阴兵呀?”

    “张叔,你确定要看吗?”唐瑶忽然双眸眯成小月牙,试探道。

    “是啊,叔来这不就是为了看鬼嘛!”张悦视线紧紧地停在天空,回答道。

    “那好吧,张叔快接住小瓷瓶,把它打开后滴一滴在眼睛上,你就能看见阴兵了,但张叔你要记住,千万别一直盯着它们身体看!它们可是会发现你的”

    说着,唐瑶将那瓶牛眼泪递给张悦。

    张悦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赶忙将牛眼泪接过。

    就像是滴眼药水一般,先扒拉开左右眼的眼皮,然后往眼中各滴了一滴牛眼泪,随后他怀着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缓缓睁眼,看向半空乌云。

    “我......我的天,这就是阴兵!?”

    张悦大惊失色,在他眼里,此刻的半空之中,四名身穿白色长袍的青面獠牙,体型硕大无比,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黑色死气,正缓缓朝着李老爷子家飘去。

    它们一手中拿着黑光斗转的招魂幡,一手拿着粗大结实的锁链,锁链随着它们的缓缓降落,发出‘叮叮当当’之声。

    唐瑶见张悦目不转睛盯着阴兵看,赶忙出言提醒:“张叔,别一直盯着它们看,会被它们发现的,而且发现后会把你带走!”

    张悦这才想起了刚刚唐瑶提醒的,连忙看向其他地方,可此时已经有位阴兵注意到了他,缓缓朝着张悦飞来。

    “卧......槽!”张悦暗叫一声不好,第一反应是往回跑,就当他刚迈出一步,唐瑶拉住了他。

    唐瑶咬着牙,低声说道:“张悦叔,别慌别跑,你当做看不到它就好,

    你是要跑了,它一个闪身就能把你追上,到时候,它可会狠辣地把你的魂勾出来,带到地府去的!”

    张悦顿时冷汗都下来了,全身紧绷的颤了颤。

    阴兵飘到两人面前,围着两人开始打量,眼神如利刃般刮在两人身上。

    可半晌过去,它见两人似乎看不到自己,于是又拿出锁链,准备最后试试两人到底是真看不到自己,还是装的。

    张悦见到阴兵拿出锁链,被吓的退了一步。

    “嗯?”阴兵见状皱起眉头,身上死气愈发旺盛,又靠近了张悦两步,张悦小心翼翼地在阴兵眼皮子底下踱步,来掩饰内心的紧张,只感觉自己如同跌了冰窟,手脚发凉。

    “阿嚏!”张悦打了个喷嚏。

    “丫头,你看这天,怎么就说变就变,看样子是要下大雨了,吹来的风都这么冷!”

    “是啊,张叔,我也感觉好冷,看样子的确要加件衣服了。”

    阴兵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人刚才是在看乌云,它误会了,便收回威压,飞向空中,并加快速度追上了前面那三位阴兵。

    张悦唐瑶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张叔,你也太不靠谱了,我们差点就暴露了!”

    张悦尴尬一笑,并没回答,他也知道刚刚自己有些失态了。

    不过还好自己机灵,想了个说辞,好不容易才堪堪蒙混过去,也没了心情,再去用那滴过牛眼泪的双眼去看阴兵。

    ……

    屋内,当四名鬼差到齐,满屋子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李全德哪见过这阵仗,身体一抖,直接跪倒在地,给四名鬼差磕头:“草民李全德,拜见四位鬼差大人!”

    “嗯~起来吧!”四名鬼差似乎对李德全的举动很满意,探手一指,产生一阵黑雾把他托了起来。

    随后,阴兵又看向司夜:“是你把我们叫来的?”

    司夜点了点头:“正是在下,还请四位鬼差大人带这位老者下地府!”

    “他,我们自然是会带回地府,可你把我们召唤过来,不意思意思,哼哼,说不过去!”

    鬼差以为司夜只是个普普通通,最多会几手走阴的小道士。

    而这种小道士他们见得多了,哪次面对它们不是颤颤巍巍,低三下四地把它们奉若祖宗。

    因此,帮这些小道士办事,可以,但每次的好处可不能少。

    这次,眼前这个小道士念咒做法,把自己几人请来,居然不怎么上道,看这架势是想一点好处不给,就想让它们带人走,这不行,这是打算让它们打白工?

    没门!

    阴兵们顿时来了脾气。

    好处一个子都不能少!

    少一个子都不肯!

    霎时间,场面冰冷到极点,双方剑拔弩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