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八十八章 张氏包子铺免费阅读

第八十八章 张氏包子铺
    清晨,道士香烛店门口,香喷喷的包子出笼,那包子飘散的香味,即使隔了三四家,唐瑶便能闻见。

    她想了想,司夜这个点回来,定是没吃早晨,于是她穿过不算拥挤的人群来到张记包子铺。

    “张叔,来四笼包子,两碗豆浆。”

    “哟,丫头这么早呀,四笼包子,叔这就给你取!

    丫头,我好久没看见司夜他们来吃包子了,他们是不是不在店里呀?”

    包子店老板叫张悦,是个五十多岁的地中海男人,为人很热情,豪爽。

    唐瑶当初第一次来他家吃包子,当夸他们家包子好吃时,他便多送了唐瑶两个大肉包。

    他们家的包子铺在这已经开了七十多年了,从他爷爷起,就开始做包子,做到如今他家的包子,也算得上是南林一绝了。

    每天买包子的人络绎不绝,包子铺会从早晨八点一直做到晚上八点。

    张悦是个记性特别好的人,只要是人往他包子铺门前一站,他就知道前来的人是要白菜猪肉包,还是青菜香菇包,甚至是精确到数量......

    “嗯,是的张叔,司夜他们出去办点事,今天就回来了,所以我来给他们来买些包子,等他们回来不用饿肚子!”

    “多好一丫头,可惜叔家也是女娃,要是个男娃,肯定让他把你从司夜那抢来!

    来叔再多给你两个!”张悦又往装的满满当当的袋子中,塞了两个肉包:“嘿,司夜那小子最喜欢吃这大肉包了!”

    “谢谢张叔!”唐瑶从口袋中掏出钱来递给张悦。

    “对了,唐瑶你跟叔讲实话,司夜真的会抓鬼吗?”张悦给唐瑶找钱时,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张叔,你是遇上什么灵异的事情了吗?”

    张悦四下环顾一圈,此刻现在人们都三三两两坐在门口一边闲谈一边吃着早餐,他压低声音贴到唐瑶耳边:“嘶,对啊,叔可能遇上鬼了!”

    随后张悦打开收银柜,从里面翻出几张面值不一的纸币。

    唐瑶一看这些全是冥币:“丫头,你看!我已经连着好几天收到冥币了!”

    “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呀,趁着张叔你不注意,给了你冥币!”

    张悦摇了摇头:“不可能,要是一次两次,倒可能是有人恶作剧,但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

    而且从昨天开始,收银的时候,我都是一张钞票一张钞票仔仔细细的看着,没问题。

    然后你猜怎么着?”

    唐瑶想了想:“然后晚上又有真钱变成了冥币?”

    张悦一拍收银台:“对!等我打烊了,再一看收的钱,里面又多出一张五十面值的冥币!”

    唐瑶点了点头,随即将包子豆浆放下,从挎包里找出一小瓶液体,将它滴了一滴在眼里。

    “唐瑶,这是什么?”

    “这是牛眼泪,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

    “哦!哦哦!这个我知道,开阴眼!”

    唐瑶点了点头,随后睁开眼开始打量起包子铺。

    从店内走到店外,又从店外开始打量起每一个人。

    张悦则是跟在她的身后,两人就这么走了一圈,最后回到包子铺内,唐瑶又拿起了那几张冥币瞧了起来。

    “怎么样,丫头?”

    牛眼泪虽然能看见鬼怪,但是却很伤眼睛,唐瑶见该看的都看的差不多了,于是又拿起一瓶清水,将牛眼泪洗掉。

    “张叔,我看了一圈没发现包子铺有什么问题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问题,那可能就是这几张冥币,是新冥币!”

    “新冥币?”张悦不解的挠了挠头。

    唐瑶点了点头:“对,就是这些冥币没有经过地府,就比如一个人刚死不久,他还未去地府报到,然后家属给他烧的纸钱,便跟着他留在了人间!”

    “哦!”张悦点了点头,似乎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唐瑶有开口说道:“但这不合常理呀,按道理人死后,第七天就会被带去阴曹地府,这七天死者只是游魂。

    死者去世七天后,游魂慢慢适应了新的身份,才会变为鬼魂,只有鬼魂才能在人面前现身,不然的话根本没办法出现在人面前。”

    “那会不会是什么厉害的鬼魂,他们逃离了地府,留在人间呢?”

    听到张悦这个想法,唐瑶‘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张叔能逃离阴曹地府,那至少得是鬼帝了!

    一只鬼帝,千辛万苦逃离阴曹地府,就为了来人间吃你的包子,你觉得可能吗,而是他居然还会付钱!”

    张悦挠了挠头,呵呵傻笑起来:“我这不是不懂嘛,那丫头我这该怎么解决呀,每天收到这点冥币,损失是没多大损失,可这天天收冥币瘆人啊!”

    “嗯......那等司夜回来了,我让他来帮你瞧瞧吧!”

    “诶,好嘞!那谢谢你啊丫头!”

    “不气!”唐瑶拎起包子与豆浆走出了包子铺。

    “哟,李老爷子您来了,今儿个还得五素包配个汁儿?”

    “对喽,满上!”

    “好嘞!”

    ......

    道士香烛店。

    唐瑶一进门便看见瘫坐在沙发上的司夜与陈三。

    “司夜,你回来了!”唐瑶兴奋的冲到司夜面前。

    司夜张开双臂,唐瑶扑进了他的怀里。

    “诶呦,半个月没见,唐瑶你胖了啊!”

    “哪有!”唐瑶在司夜腰上掐了一下。

    疼得司夜直接求饶:“嘶,我错了我错了。”

    “诶呀,一回来就被吃满满一口狗粮!”陈三打开包装袋,手里拿着四五个包子,嘴里又叼着一个,拎起豆浆往后院跑去。

    唐瑶羞红了脸:“你也快吃吧,马上凉了就不好吃了!”

    司夜伸出手在唐瑶的琼鼻上轻轻一刮:“不,吃你!”

    “啊?”

    还没等唐瑶反应过来,司夜已经坏笑着亲上了唐瑶的樱桃小嘴。

    刚开始,唐瑶还拍打司夜后背几下表示*,可慢慢的她便放弃了反抗,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紧司夜的后背。

    司夜见唐瑶似乎放弃了的抵抗,舌头长驱直入,一路并未受到唐瑶的贝齿抵抗。

    正当他心里窃喜,准备开始搅风动雨时,唐瑶俏皮一笑,贝齿轻轻咬下。

    “嘶~”司夜赶忙捂住嘴巴:“嘿,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凶,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唐瑶撅起小嘴:“哼!谁让你欺负我!”

    司夜苦笑着摇了摇头,正欲重新将这小妮子拥入怀里时。

    ‘自噶’——

    店铺门被推开。

    两人就像是不做作业,偷看电视的孩子,当家长回来开门时,赶忙端端正正坐在了沙发。

    司夜抬头一看,进来的是静滕一香,卢卡斯与帕拉德三人。

    “你们也出院了,我还说这两天去接你们回来!”司夜站起来请三人入座。

    “司夜君,我们准备回自己的国家了,今天就是来与你告别!”静滕一香开口说给司夜听,但她却一直盯着唐瑶。

    唐瑶似乎感觉到被人盯着,抬头看向静滕一香。

    静滕一香瞄了一眼唐瑶那一马平川的胸脯,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大家都是女人,唐瑶一眼便看出静滕一香对司夜有意思,而且之前她也看到了陈三发的朋友圈,里面那个女子正是静滕一香。

    还没等司夜开口,唐瑶也站了起来:“三位没吃早饭吧,要不一起吃点?”

    说着她将包子往三人面前移了移。

    帕拉德用蹩脚的华夏语道了声谢,拿起一个大肉包子吃了起来。

    “哦买噶,这包子真好吃!”

    卢卡斯见帕拉德都开口称赞了:“那我就不气了”

    他也拿起一个大肉包,一口咬下,满满的汁水爆出:“哦买噶,真的是太赞了,神奇的华夏美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