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八十七章 回家免费阅读

第八十七章 回家
    嘀嗒嘀嗒——

    吊瓶一滴一滴的输送药液进入体内,司夜缓缓睁开了眼睛:“嘶,头好痛!”

    “这是哪?医院?”司夜茫然望向四周,发觉自己正躺在医院病房内的病床上。

    黎明前的暗淡光线透过窗,洒满整个房间,铺上一层银色的纱衣。仅剩的黑暗隐匿在角落与天花板上。微风不时吹过,带来寂静中唯一的波澜。

    司夜凝视着窗外天空:“呼,结束了吗?”

    此时,门被推开,陈真璨提着果篮走了进来:“司夜,你醒了?”

    “陈警官,这是哪,我昏迷了多久?”司夜缓缓坐起了身,全身散发着无力感,隐隐作痛。

    “这是龙城鼓楼区一家私人医院!你昏迷不算太久,再过两小时才一天一夜。

    哦对了,唐瑶在你昏迷时,给你打了个电话,我只跟她说了,你没事,报了个平安。

    关于其他的情况我没和她说,等你回去再与她详谈吧!”陈真璨从果篮里挑出个较大的苹果,坐在床边椅子上,开始给苹果削皮。

    “外面现在什么情况了?”司夜视线再次移向窗外。

    陈真璨沉默片刻开口:“蚩尤被封印后,最早的一批感染者,身体生命机能迅速退化,截止昨天晚上,已,全部遇难全部,哎......

    具体人数还在统计,后面被感染的,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思维,目前被正被隔离观察,如果一个月内没有问题,应该会被放出来。”

    陈真璨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司夜,苹果的果肉在寒光下泛起冷意的白,与司夜苍白的脸相照应,又似乎房间内一切都是惨白。

    司夜挥手拒绝,摇了摇头:“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

    陈真璨见状收回苹果,自己吃了一口:“清梦掌门与他的徒弟们都死了,现在安置在了附近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还有那个叫夜未寒与枪无道的,陈三刚刚带着他们走了。

    那三个老外没死,只是和你一样昏迷了,此刻就在隔壁的病房躺着。

    运气最好的,是叫林鑫的那小子,仅仅受了点不痛不痒的皮外伤,昨天安置好你们后,他便没了人影,应该是走了。”

    说罢,房间内,再次陷入死寂,只有床对面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走着。

    挂钟也是白的,白色暗示着什么?

    投降?

    洁白新生?

    还是冷清寂寥?

    或许都不是,或许也都是……

    龙城鼓楼区,一座望天山上,此刻多了两座坟冢,它们像是两位胸怀壮志的豪侠,傲立在望天山上,俯瞰着整个龙城,也守护着龙城。

    “来,咱哥仨走一个!”墓碑前,陈三拍着碑石,自言自语说着,给自己灌了一口酒,随后又在两座坟冢前,各撒了一些。

    “天藏洞观穴,龙城恐怕也就这里最适合埋葬他们了!”

    司夜一*坐在了夜未寒的墓前,伸手搭在他的墓碑上指向天空:“老夜啊,你看龙城的太阳升起了。”

    一缕微光洒向地面,阴沉了数十天的龙城,终于迎来了曙光……

    半日后,道士香烛店。

    “陈三,现在也算暂时解决了蚩尤,要不你与大云仙人还是继续留在香烛店吧!”看着依旧难以释怀的陈三,司夜坐在木椅上说道。

    陈三将酒递给司夜:“看我*吧,他老人家四海漂泊惯了,让他留下有些不可能,我呢,打小就跟着*,如果他要走,我也要跟着。

    毕竟,他老也一把年龄了,得有个人给他养老送终!”

    “啊呸,谁要你这小兔崽子养老送终,就是等你死了,你*我都还能好好活着呢!”

    此刻,大云仙人与鱼故渊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背后。

    “大云仙人,鱼前辈!”司夜连忙站起给两人行了一礼。

    “司夜小友,恭喜踏入火帝之境啊!”大云仙人还礼。

    “是啊,司夜小友,年纪轻轻便踏入火帝境界,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一向少言寡语的鱼故渊这次也主动出言夸赞。

    “两位前辈谬赞了,晚辈也只是运气好一些,侥幸夺了蚩尤的修为,才能一步成帝!”

    “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鱼故渊点了点头,司夜这晚辈的确可以,胜不骄败不馁,懂礼节知进退,未来肯定也是大有作为。

    大云仙人看向陈三:“小三啊,打今日起,你就跟着司夜好好修行吧。”

    陈三愣了许久开口道:“啊?那*你呢?”

    “*累了,我准备与鱼老头两人游山玩水,看看这泱泱华夏的壮丽山河!”

    说完,大云仙人低头看去,正迎上陈三闪闪发亮的眼神。

    “想让我带你?”

    “昂!”

    “不行,带着你就是个累赘!”大云仙人义正言辞地拒绝。

    “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好好修行,或许等个十年八年,为师也就回来了!”

    随后他又看向司夜:“司夜小友,我这不争气的徒儿,日后还望你多多提携!”

    “大云仙人请放心,以后陈三就是我兄弟!”司夜一手搭在陈三肩膀之上。

    “既如此,我便放心了!”大云仙人笑着转头正欲离去。

    “*你们真不带我啊?”陈三站了起来上前两步。

    “不带,不带,小三啊,不必太过挂念为师,对了你拿藏的一万四千块两百块私房钱,为师拿走了,就当我与鱼老头的梦想启动资金。”

    陈三一听顿时急了:“什么!?”

    此时,大云仙人大笑一声,化作一道流星消失不见:“放心,为师还给你留了两百块,好好修行,为师回来,一定要见到你出人头地,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陈三一*瘫坐在地,欲哭无泪:“呜呜呜~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攒了四年的老婆本啊!”

    司夜苦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在香烛店好好干,又不是挣不回来了!”

    “四年啊,那可是足足四年,我的青春啊,司夜你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我知道,我知道......”

    ......

    半空中两道流星并排前行:“老云啊,蚩尤并未解决,现在又来一个康木袄,我们这么一走了之,他们能应付的过来吗?”

    大云仙人悠然自得呵呵道:“无妨,小家伙们肯定有办法应付,那个司夜乃是真正的气运之子,就算我们留下,又能如何,你打的过那蚩尤或者康木袄?”

    鱼故渊沉默了,大云仙人继续说道:“再说,陈三那小子可不止我这么一个*,他还有个*乃是正在可怕的存在!”

    “哦?陈三还有*,这是谁?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那人痴痴傻傻是个真疯子,手持一把刀鞘,当今世界,怕是鲜有敌手!”

    ——

    七日后,京都八卦门。

    司夜与陈三二人将清梦掌门与八卦门弟子尸体转交给八卦门现存的辈分最高长老巴新。

    巴新乃是位七十余岁白发苍苍的老者,或许是过于悲痛,再加上连日来筹办丧事没有好好休息,当清梦掌门的尸体刚刚送进大殿,他便晕了过去。

    司夜与陈三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大局,等一切事了,已是三日后。

    “司夜小友,陈三小友,这几日多谢你们的帮助了,我八卦门上下都会铭记你们的恩情!”巴新红肿着眼圈,带着八卦门弟子前来给两人送行。

    “清梦掌门与牺牲的弟子,都是我华夏忠烈,能送他们回家,乃是我们两的荣幸,只是这八卦门经此大难......”

    司夜的话没说完,巴新知道他要说什么,回头看了看弟子们,不禁摇头叹气:“唉,是啊,清梦掌门与精英弟子走了,八卦门怕是要没落了。”

    司夜郑重抱拳:“巴新前辈,我与清梦掌门也算是生死与共过的朋友,若以后八卦门有什么困难,尽管去北群找我,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定会办成,哪怕是办不到,也会全力相助!”

    “那……多谢小友…多谢…”巴新说着,又要渐渐垂泪,司夜两人赶忙劝住,看着巴新在弟子们搀扶下归去。

    许久后,司夜与陈三坐上回北群的列车,两人无言的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风景,广播内播报着龙城最新的消息。

    “陈三!”司夜冷不丁突然开口。

    “怎么了?”陈三抬头看向司夜。

    “我们也该回家了!”

    司夜笑了,眼里充满苦涩,陈三也笑了,笑得一言难尽,他记得当初来时,他一直在逗夜未寒这个闷葫芦,可如今回程中,却再也见不到那酒鬼的身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