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八十章 追击孟归免费阅读

第八十章 追击孟归
    李丰一把将楚河民推倒,楚河民朝着前面就是一个狗吃屎。

    这一跤摔得不轻,可还没等楚河民查看自己的伤势,他背后便响起李丰拉动步枪保险的声音。

    人在面临生死攸关之时,身体各项机能都会比以前运转快不少,甚至是潜能爆发。

    此刻的楚河民就是这样,当他听见李丰手里步枪保险打开时,脑子的运转要比以往快无数倍,他突然想起了一些细节。

    华瑜不管到哪都会带着六十六层的钥匙,三天前孟老也是去了六十六层!

    “等等!

    我想起来了,我知道孟老在哪!”

    良久后,监控室屏幕前的孟归看到三人进了电梯,当楚河民按下六十六层时,暗叫一声不好,赶忙拿起桌上的对讲机。

    “赶紧让孟氏大厦,现在所有雇佣兵来六十六层!”

    四十多名分布在不同楼层,全副武装的雇佣兵,纷纷荷枪实弹的以最快速度冲到了六十六层。

    到达后的雇佣兵们整齐有序的归队,出列的队长们迅速清数人员,全程默然而迅捷,确认无误后,皆眼神示意,带队往楼层电梯口。

    众人肃静的围在电梯外,摆好射击姿势,看着电梯上面屏幕显示的楼层数,气氛愈发凝重。

    电梯不受气氛影响,依旧缓缓上升,过了片刻,就到达六十六层。

    叮———

    在压抑的呼吸声中,电梯门缓缓打开。

    前排雇佣兵下顿架枪,后排则瞄准在电梯中心,手指紧压在扳机上。

    电梯慢慢打开,瞄准星随着电梯门由中间移动到两旁,直到瞄在电梯外的墙上。

    霎时,众人愣住了,电梯内竟空无一人!

    忽然,背后传来声音。

    “你们是在等我们吗?”

    众人赶忙回头,只见李丰将楚河民挡在前面。

    “别开枪,别开枪!我是楚河民!”

    楚河民浑身绷紧,汗流满面,双手抱头大喊着,也幸亏雇佣兵们反应快,在扣动扳机前,从他哭喊求饶中认出了他,一时间没人敢开枪。

    李丰见状拿出一颗手雷,拉掉激发拉环,朝着人群扔来。

    雇佣兵大惊,赶忙往后逃去,可当他们刚回头,陈真璨从电梯天花板上跳下来,向着雇佣兵扫射出一梭子子弹。

    雇佣兵赶忙反击,可此时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子弹全部打在了电梯金属门上。

    他们的反击也不是一点效果没有,一颗子弹打中了电梯的开关,大门又缓缓打开。

    可惜还没等大门全部打开,背后的李丰一手拎着楚河民一手提着步枪扫射。

    四十余名雇佣兵在两人的疯狂扫射下,伴随着着手雷一声炸响,全军覆没......

    当办公室内孟归看见这一幕,也不由慌张起来,此刻他已经没人可用了!

    他慌忙的拿起桌上的石碗与龙皮卷,随后将老板椅挪开,一把撕开背后的墙纸,露出一道金属小门。

    他打开小门,里面是一台升降机,孟归赶忙站了上去,看了一眼脚下,此刻他正站在数百米的高空,看着脚下的一片黑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按动下降键,升降机发出‘吱嘎吱嘎’的金属摩擦声,现在他祈祷着这台四五年没检查过的升降机别半路罢工。

    这时,陈真璨二人冲进了办公室一眼便看见了打开的小门。

    他们冲上前去查看,发现了正在运作的升降机。

    “他肯定是坐升降机跑了!”

    “怎么办,电梯也被雇佣兵打坏了!”

    陈真璨冷静的挪动视线扫过办公室,最终定格在孟归用来挂西服的衣架上,此时上面还挂着几件孟归的西服

    他跑过去,抽出两件西装,检测质量的扯了扯,满意后扔给李丰一件。

    “你力臂怎么样?”

    “引体向上五百个轻轻松松!”李丰回答,他曾经就是靠的出色体能当上了南极光的队长。

    “跟我学!”

    陈真璨说着,退后两步,然后小跑冲进小门,随后死死抓住了升降机的牵引绳。

    他靠双脚固定了自己的身体,随后将西装扭成一条粗绳,将粗绳在牵引绳上缠绕两圈,然后手抓着粗绳两段,开始往下飞快的滑去。

    李丰有样学样,也学着利用衣服制作简单的滑动装置。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看见了脚下的孟归。

    孟归试图摇动牵引绳,从而让两人掉下去。

    可牵引绳是一根手指粗的铁丝组成,任凭他用多大的劲都没办法摇动。

    当两人跳上升降机的瞬间,孟归一咬牙脑子一热,将龙皮卷扔下了升降机,龙皮卷像一只飞舞的蝴蝶,飘飘晃晃消失在了暗黑之中。

    这一幕陈真璨两人并没有看见,当他们跳上升降机时,只看见了站在升降机边上往下看的孟归,两人还以为他是在看能不能跳下去呢。

    李丰打趣道:“孟老,别看了,这差不多才到三十多层,你要现在跳下去,摔个四分五裂还算轻的。”

    孟归回头整理了一下衣衫,语气平静道:“恭喜你们,是你们赢了。”

    陈真璨从李丰口袋中拿出那盒楚河民的烟,抽出一根点燃:“赢?在你眼里只有输赢吗?

    蚩尤把那么多人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此刻的龙城还有什么赢家?只有幸存者罢了。”

    李丰伸出手,示意将龙皮卷交出来:“孟老,拿来吧!”

    孟归摇了摇头:“我已经扔了!”

    “扔了?”李丰惊讶中带着难以置信,他不相信孟归会舍得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扔了。

    “没错,我扔了。”孟归突然笑了,他指了指升降台下的黑暗。

    “这里能通往地下七层,没错,就是蚩尤所在的地下七层。

    你们说,当蚩尤感知到关乎他性命的东西,忽然出现在他眼皮底下,他会视而不见吗?”

    李丰跑上前来,一把将孟归推倒在一旁,孟归没有防备,被李丰这一推,一*坐在了金属的升降机站台上。

    “*!”李丰怒骂的跑上前来:“你还有没有人性,为了你一人的长生不死,你要拉上整个龙城无辜的人吗!”

    “哈哈哈哈,别人的生死与我何干?我只要长生不死!”孟归手里抱着石碗的手,又紧了紧。

    李丰握拳挥舞,打向他的脸上,孟归无处躲避,结结实实吃了一记重拳,不禁勃然大怒:“敢打我?你疯了?”

    李丰又是一拳:“是你疯了,当初的你可不是这么冷血无情,自私自利!”

    孟归又吃了这么一拳,为了不再被吃李丰的拳头,他闭嘴了。

    李丰见孟归死死抱着胸前那只石碗:“长生不死?我今天就让你清醒清醒!”

    李丰伸手抢夺孟归手中的石碗,现在石碗就是孟归的命,现在李丰要来抢石碗,岂不是要他的命。

    李丰的手刚伸到孟归面前,孟归大吼一声,苍老雄厚的声音在这狭小的空间回荡。

    砰——

    李丰只感觉自己肚子被狠狠打了一拳,疼得他弓腰成了虾米。

    孟归不依不饶,又是一脚踹来,李丰赶忙出手护在胸前,这一脚来势凶猛,直接踢的他倒退几步。

    升降梯本来就丁大点空间,李丰退了三四步,只感觉脚后一空,瞪大眼睛暗叫一声不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