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七十九章 寒冰血脉免费阅读

第七十九章 寒冰血脉
    不会吧!难道我也要成为被剑灵弑主的倒霉蛋了吗?

    司夜心里暗暗叫苦,面对如此强大杀机的曳影,逃跑也只是徒劳。

    当曳影飞到司夜面前一米不到时,停了下来。

    “祖银!”

    甜甜的女声在司夜耳边响起。

    司夜先微微一愣,但很快意识到这是剑灵在对自己说话。

    “你是在叫我吗?”

    “是滴,祖银!”

    司夜一听乐了:“哈哈哈哈,你这什么还带口音的?你是东北的冰灵?”

    “是啊,祖银,南方这犄角疙瘩冬天就和闹着玩似的,怎么可能培育出,像我这样强大的冰系剑灵呢!”

    司夜一想,的确是这么个理,南方没有北方冷,在南方冬天,也就飘几滴雪,而在北方的冬天,雪下一夜,第二天的雪就到膝盖了。

    在南方,冬天冰上是不敢走人的。北方就不一样了,汽车都能在冰上行驶。

    反正司夜算是明白了,冰系剑灵,北方出现的概率大过南方!

    “那我现在应该叫你曳影还是?”

    “祖银,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好啦,小龙儿不介意的!”

    “哦,好吧曳影!”

    “呼~小龙儿,不会介意的!”

    ......

    司夜一把将曳影抓住:“那以后就叫你,曳影了!”

    随着司夜这一抓,曳影先是颤动了一下,但并没有反抗。

    曳影很人性化的歪了歪剑身:“唉~好的,祖银!”

    当曳影认可这个名字后,司夜又重新与它有了感应,此刻司夜的心里能很清楚曳影的状态与它拥有的能力。

    而就在司夜成功与曳影重新有了感应时,一旁的陈三成功的融合了寒冰血脉,当他缓缓睁开双眼,眼眸变得深邃,眼瞳也呈现出淡淡的浅蓝色。

    陈三缓缓起身,唤来了伯牙绝弦。

    当伯牙绝弦入手,剑身顷刻间附上了一层冰霜。

    陈三凝聚体内寒冰之力,随后手中伯牙绝弦向前一挥,一道带着冰寒之威的剑气打出。

    不远处的一面水泥墙,被剑气打中,墙面立马凝结了一层冰霜,随后冰霜覆盖的区域,发生了爆炸。

    爆炸过后,众人看去,厚重的水泥墙居然被硬生生炸开,露出了里面的手指粗的钢筋。

    众人都没想到,融合了寒冰血脉的陈三,只是随便挥出一道剑气,威力居然不输他以往全力一击!

    短暂的沉默后,陈三激动的一把搂住司夜:“哦吼,司夜你看,牛掰吧!”

    司夜也被陈三这一剑的威力震撼到了,看着墙上被陈三打出的大洞点了点头。

    ——

    话分两头,陈真璨这边。

    两人将林煜的尸体简单安置后,开始找寻孟归的藏身之处。

    正当两人连着推开数十间办公室大门,都没能找到孟归时。

    ‘叮’

    在距离陈真璨两人,不远处的一台电梯,上了七十层,并且在这层停了下来。

    陈真璨与李丰对视一眼,举起步枪对着电梯大门。

    “别开枪!别开枪!”

    电梯内,一名西装男子抱着头,从电梯到七十层开始就一直大声重复念叨着。

    当电梯缓缓打开,男子赶忙蹲下:“李队,别开枪!我是楚河民!”

    当听到楚河民三个字,李丰示意陈真璨别开枪,自己手中的枪也慢慢放下:“你是楚河民?抬头我看看!”

    听到李丰的话,楚河民赶忙抬头,对着李丰谄媚一笑:“李队,是我!”

    男子贼眉鼠眼,一笑起来嘴里两颗龅牙就露了出来,身穿的一身笔挺西装,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穿着衣服的老鼠精。

    李丰一见,还真是孟氏集团负责雇佣兵财政的楚河民,以前因为南极光小队的工资,没少与他打交道,只是谁曾想从前趾高气昂的楚河民,也是贪生怕死之徒。

    “呵呵,楚河民,你来做什么?”

    “可不是我吗,后面那位大哥,咱枪先放下,可别走火了,我没带武器!”说着他生怕陈真璨不信,还拍了拍身上为数不多的两个口袋。

    李丰转头对陈真璨点了点头:“放下吧,看样子是被找来谈判的!”

    楚河民见陈真璨也将枪放下,松了一口气,笑着走出电梯:“不愧是李队,一眼就看出我的来历!”

    “有烟吗?”楚河民刚走到两人面前,李丰开口第一句就是要烟,楚河民先是一愣。

    但也只是微微一愣神,楚河民开始翻找自己的口袋:“有有有,还是新的,李队给!”

    他说着从口袋,中翻找出一盒没开封的香烟递给李丰。

    李丰接过烟,瞄了一眼牌子,是那种一百来块一包的,他似笑非笑:“呵呵,不愧是楚管财,整个龙城都沦陷了,你还能弄到这么好的烟。”

    “李队你要喜欢,我这就给你准备一箱,不不不,一车怎么样?”

    李丰未答话,将香烟包装撕开,从里面取出一根,丢给陈真璨:“陈警官,接着!”

    陈真璨一把接过他丢来的香烟,拿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香烟散发淡淡的烟草味,独特香醇的味道*着陈真璨的鼻腔,让他内心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惬意。

    两人将香烟点燃,就地而坐开始吞云吐雾,一旁的楚河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的被撂在一旁。

    一支烟抽完,李丰看向楚河民:“楚管财,说说孟归提出的条件吧!”

    “诶,好好好!”楚河民说着又上前两步。

    “只要你们就此罢手,孟老会给你俩这个数,并且再送你俩米国的别墅,让你们在国外一辈子衣食无忧!”

    楚河民说着,伸出三根手指。

    “呵呵,孟归这也算是下血本了吧!一人三百万还带个别墅。”

    楚河民赶忙摇头:“李队,不是三百万,是三千万!”

    “三千万外加一栋别墅,呵呵!

    的确挺诱人的!”李丰说着又点燃一根香烟。

    “那李队你是同意了?”楚河民有些期待的看向李丰。

    “可以啊。”

    楚河民见李丰同意了,大喜:“那李队你现在就......”

    “但我还有个要求!”李丰打断楚河民补充道。

    “李队你说,只要你提出来,我代表公司全部答应!”

    “楚管财,不要听都没听,就答应,万一我的条件你满足不了,你会很危险的!”

    “是是是,李队你说是!”楚河民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我们要龙皮卷!”

    “好啊,不就一本书吗!”楚河民一听原来是本书,或许是本古书,也许很贵,但对于孟氏集团来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

    楚河民毫不犹豫一口答应,反而让李丰和陈真璨抽烟的手一止。

    “楚管财,你知道龙皮卷是什么吗?”

    “不晓得,但听名字像是件古董字画,但两位放心,我们孟氏集团最不缺的就是钱,不管龙皮卷多贵,我们都会给二位弄来!”

    李丰看楚河民如此笃定却又无知的表情,不觉好笑:“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孟归,他要答应把龙皮卷给我们,我们立刻走!”

    楚河民一听,原来这龙皮卷就在孟老手里,更高兴了,赶忙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串号码。

    片刻后,对面接通了电话:“他们答应了吗?”孟老雄厚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为了让李丰二人看出自己的诚意,楚河民还将电话打开了免提。

    “孟老啊,他们同意了,但是呢,他们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随后孟归的声音再次传来:“什么要求?”

    “他们要一个叫龙皮卷的东西,听语气好像在孟老你那。”

    电话那头响起一声砸桌子的声音:“你不用回来了!”

    楚河民人都傻了,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似乎宣布了他的死刑!

    他抬头看了一眼陈真璨二人,此刻他俩也似笑非笑,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呵呵,我再打个电话,孟老刚刚肯定是不小心挂了电话。”

    可还没等他电话拨出去,李丰的匕首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匕首那冰凉的触感立马让他汗毛倒竖,他还能嗅到,匕首残留的血腥味。

    “啊——”

    “啪——”

    楚河民先是一声惊呼,手中的电话被狠狠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李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孟归在哪?”

    “我......我也不晓得呀!我只是收到上面命令,让我来和你们谈判!”

    “是吗?”李丰手上加了些力道,楚河民只感觉自己脖子先是传来一丝疼痛,随后*辣的刺痛持续着。

    他不敢低头去看自己脖子,但他能感受到,有一滴滴液体滴落在自己的皮鞋上,发出轻微咚咚的声音。

    “李队,冷静!

    我是真不知道孟老在哪!”

    楚河民举起手,一动也不敢动,平日里满面红光的那张脸,此刻也变得毫无血色。

    “算了,李丰他是真不知道!”一旁的陈真璨看了一眼双脚抖如筛糠的楚河民,知道像他这种贪生怕死的人,被刀指着肯定是不敢隐瞒了。

    “是......是啊,李队我是真不知道!”楚河民感激的看了一眼陈真璨,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的陈真璨只感觉好笑。

    “嗯,行吧,那我把他宰了,提着他的人头去给孟归做见面礼!”

    “啊!别别别!

    李队,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就一死跑龙套的,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要不是此刻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他都要给两人跪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