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七十五章 林煜之死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林煜之死
    地下四层,陈三无力的看着燃烧殆尽的火光,泪水模糊了眼前世界,众人也被他情绪感染陷入沉默

    直到良久后,司夜走上前轻拍陈三的肩膀:“陈三,没事的你还有我们!”

    “好……好……”陈三低着头,勉强支撑起身体,最后看了一眼灰烬。

    他回头看向司夜,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没事,走,杀蚩尤!”

    司夜深深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或许……或许这小子一直在伪装,伪装自己没心没肺,整日嘻嘻哈哈……

    但在此刻,他暴露了,司夜看清了他的面目。

    这是一位痛苦与绝望的青年,司夜从他眼里读出了无限的悲伤,在他内心看到了脆弱与荒凉。

    司夜迟疑地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看着陈三的身影,看着他坚强的往前方走去。

    最终,他小跑跟上,扶住陈三后背。

    “等消灭蚩尤,我想去寻仙门看看!”

    “嘿嘿,来吧,我们寻仙门老热情了!”

    “哈哈哈,是嘛?

    那我到时候带上唐瑶!”

    “那可别!寻仙门会被那小祖宗吃穷的!”

    “哈哈哈哈哈......”

    ——

    孟氏大厦七十层,董事长办公室门外。

    陈真璨一脚将大门踹开!

    在门两边的李丰与林煜一个翻身进入办公室。

    一秒不到,两人已经将办公室内大致打量了一番。

    “陈警官,孟归不在!”

    陈真璨缓缓走了进来:“我知道!”

    说着他指向头顶的监控头。

    林煜举起枪,一枪将监控头打碎。

    “没用的,停机坪开始,我们就一直被监控着。”李丰坐在了孟归的老板椅上!

    “休整一下,我们......”

    陈真璨还没说完,只感觉汗毛倒竖,自从他学会了武顺,对危险的感知,异于常人。

    危险的念头刚一出现,陈真璨便极力蹬地转身飞踹向李丰坐着的老板椅,李丰没有防备,直接仰面倒去。

    一旁的林煜看到这一幕,瞪大眼睛愣住,而就在此时,转身后的陈真璨急忙抓住他的身体,拉着他也往地上扑去。

    虽然孟归的办公室是木质地板,可这么没有一丝防备的摔下,两人都摔得不轻。

    李丰正不明所以的抬头。

    一发炮弹猛然在他左边炸响。

    掀起的巨大冲击波将他震飞出去。

    “李丰,没事吧!”

    陈真璨趴在地上问道。

    李丰甩了甩头:“我去,rpg!?”

    “趴下!”

    陈真璨刚说完,又一发rpg箭推进榴弹打了进来。

    三人只听到榴弹的呼啸声。

    ‘轰隆’——

    爆炸过后孟归的办公桌被炸的四分五裂。

    “你们老板这么狠?上来就用榴弹炸?”

    躲在沙发后的陈真璨对着身边两人大喊!

    李丰捂着自己的手臂,刚刚的爆炸,一颗弹片刺入了他的手臂:“再忍一下,还有一发,打完后他们会扔个烟雾弹,随后冲进来!”

    “你没事吧?”看到李丰捂着手臂,黑红血液从手指缝隙大量流出,陈真璨关切的问道。

    “没事!”

    很快又一枚榴弹呼啸而来。

    ‘轰隆’——

    “好了!准备他们要进来了!”爆炸声落后,李丰捂着手臂喊道,一旁林煜把手上的美式步枪开启了全自动。

    门外传来杂乱无章的脚步,当到门口时,脚步声停了。

    “六个!”李丰一咬牙,翻过身,举枪准备射击。

    门外传来激发拉环落地的声音,一枚绿色的烟雾弹被扔进屋内。

    “嘶嘶———”白色烟雾迅速在房间内弥漫。

    三人被这烟雾呛得眼泪直流,若不是互相捂着嘴巴,咳嗽声肯定会暴露他们的位置。

    陈真璨拿出匕首,一刀将沙发背后划开,三人把头钻了进去。

    “李丰,你不是说扔完烟雾他们就靠着烟雾掩护进来吗?”陈真璨脸涨的通红。

    “我特么怎么知道,这群*围而不攻。哎……不对,难道是他们?不可能!他们现在应该在北美洲才对!”

    李丰忽的想起孟氏集团麾下一支极其隐晦的雇佣兵团队,这帮人可不是简单的雇佣兵,个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存在。

    “怎么回事?林煜。”

    陈真璨见李丰似乎不想提及这支队伍,便问一旁的林煜。

    “狂人小队!

    孟氏集团最凶悍的一支雇佣兵小队。

    一共六人,个个都是疯子。

    哪怕是华瑜,要是随机跟这伙人中的一个单比,也只能算五五开!”

    陈真璨听完,倒吸一口凉气。

    林煜继续说道:“半年前,北美洲月亮国边境发动暴.乱,当地政府军无力与暴.乱军抗衡,连连败退。最后花重金请到狂人小队,以雇佣兵的身份去帮助政府军。

    在他们的斩首计划下,暴.乱军无数高级官员丧命,导致政府军成功扭转局势,现在暴.乱军基本上已经被扑灭!”

    陈真璨此刻终于明白李丰为什么会突然露出一脸死灰相。

    门外,严阵以待的小队中,一名全副武装的队员问道:“队长,没动静,是不是对方已经死了?”

    “卷毛,进去看看!”那名被叫队长的男子声音冷漠,眼中彻着锐利。

    被叫卷毛的是六人中,身高最矮,体型最瘦的,他有着一头*的自然卷发,所以被大伙称为卷毛。

    但别看他瘦小,他可是六人中最敏捷的一位,无论是逃跑还是侦察,他都是狂人小队里的不二人选。

    卷毛点了点头,一个闪身进入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片狼藉,此刻空气中还残留着烟雾弹释放后散发的刺鼻味道。

    很快,他便在办公室的沙发前发现了陈真璨三人。

    三人浑身都是血,看样子像是死了。

    卷毛放下身子,准备检查下三人鼻息。

    可当他刚俯下身子。

    陈真璨突然睁开眼睛:“得罪了!”

    说着他做手刀,对着卷毛后脑劈下。

    卷毛瞪大双眼,他没有想到会有这番变故,刚站起来一半,就被陈真璨一手劈中,整个人瘫了下去。

    陈真璨这一套动作,干净利落,用时不到一秒,所以根本没惊动外面其余五人。

    “快躲回沙发后面!”陈真璨从卷毛身上顺走一颗手雷!

    李丰二人赶忙躲回沙发后面,陈真璨则是拉开手雷激发拉环,将手雷扔到门口。

    而门口,预感到一丝不妙的队长正往里面看去,忽然发现一颗手雷滚到面前,赶忙后撤。

    “有手雷!”

    其余四人也不慢,第一时间将队长护在中间。

    ‘轰’——

    一声爆炸后,距离手雷最近的一名队员后背**上无数弹片。

    “雷神!”队长摇晃着不省人事的雷神喊道。

    雷神嘴角缓缓流出一道鲜血。

    就在此刻,屋内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

    “不好,他们要逃跑!”狂人队长起身,此刻眼睛通红,带头冲进办公室。

    而跟着他的三人,手中步枪举起,随时可以开火。

    狂人队长进入办公室,第一眼便看见地上躺着的卷毛,和被砸开的窗户。

    沙发后,陈真璨脱下自己的外套,看了李丰林煜一眼,两人点头。

    他将衣服往左侧一扔。

    “乓乓乓乓乓”

    密集的枪声响起。

    陈真璨三人起身,对着枪声密集处开枪。

    顷刻间,屋内如同放鞭炮,乒乒乓乓的枪声连绵不绝。

    狂人小队一名队员见自己这边失去先机,他一个闪身跑到队长面前。

    三颗子弹直接打中他的后背。

    他用最后的力气,一把将队长推出了门外,自己则是倒了下去。

    虽然场上是二打三,但狂人小队毕竟是狂人小队

    在发现自己被骗的瞬间,便已反应过来。

    既然逃跑已然不可能,四周也没了掩体,那就带走一个是一个。

    抱着这种心理,剩余两名队友举枪对着沙发后三人就是一顿对射。

    林煜开枪击毙对方的瞬间,一颗子弹从他心脏处穿过。

    这一刻,他只感觉世界骤然静止、安静,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林煜!”李丰大吼一声,手中步枪朝着那人扫去,瞬间将那名狂人小队队员打成了筛子。

    狂人小队队长闪电狼,没想到自己回国第一次执行任务,就弄了个全军覆没。

    “干!”

    他怒吼一声,将腰间手雷取下,拉开激发拉环,冲击屋内,手雷扔向沙发。

    陈真璨见状,慌忙对着飞来的手雷一顿猛扫,手雷在双方中间处,被陈真璨一枪打中引线,轰然爆炸。

    闪电狼手持美式步枪,对着沙发一顿猛扫。

    陈真璨赶忙将李丰扑倒。

    “李丰,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

    闪电狼一梭子子弹射完,又重新换上新弹夹。

    “缩头乌龟,是不是趴在沙发底下?给我去死!”

    闪电狼狰狞的举枪对着沙发底下射击。

    陈真璨暗叫一声不好!

    就在此时,林煜趴到两人前面,将两人护在了身后。

    子弹穿透沙发,一颗颗打在林煜身上。

    “林煜!”

    一颗颗子弹打穿林煜的身体,林煜苦笑着:

    “队长......帮我,

    帮我把颜梦救出来!”

    李丰悲呼一声,一把将林煜抱住,无声的点头。

    林煜从胸口拿出一张蚩首小队四年前的合影照,那时候没有什么蚩尤,没有什么孟氏集团,他们叫南极光......

    又是三十发子弹打完,闪电狼手中步枪枪管已经冒起白烟。

    脱下弹夹,重新装上新的弹夹,重新拉开枪栓。

    就在他准备新一轮扫射时,陈真璨站了起来。

    两人都以迅捷的速度瞄准对方。

    “乓乓乓”——

    枪声过后,陈真璨与闪电狼站立不动。

    三秒后,闪电狼不甘心的倒下。

    陈真璨赢了,他赢在了运气,闪电狼的枪管过热,一颗子弹炸膛,导致他没能击杀自己......

    这场战斗,没有胜利者,只有幸存者。

    陈真璨看向门外的监控头,面无表情,一枪将监控打碎。

    《北群有位小道士》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