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七十一章 进入孟氏大厦免费阅读

第七十一章 进入孟氏大厦
    李丰打开门的瞬间,陈真璨顿感不妙,一把将他拉的倒退两步。

    与此同时,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刺了出来,距离李丰的胸口不到五厘米。

    陈真璨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陈真璨全部放在了速度上,所以威力并不是很大。

    ‘咣啷’一声,匕首落地。

    原来是陈真璨踢中了那人的手臂。

    陈真璨见那人没了武器,又一个飞踹直接冲进了屋内。

    “李丰手电灯!”陈真璨对着背后的李丰喊了句,但眼睛却死死盯着屋内。

    屋内是一排排书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图书,这成了华瑜最好的藏身之所。

    只要华瑜躲在书架后面,陈真璨根本无法发现。

    华瑜也是这么做的,此刻他正躲在书架后面,手中一把黑色的手枪已经拉开了保险。

    李丰此刻也冲了进来,左手消音手枪举着,右手手电筒已经点亮。

    陈真璨在前,李丰在后,两人一步步往书架里挪去。

    就在两人挪到第一排书架时,一道闪电打下,直接将黑暗的办公室照的亮如白昼。

    而在陈真璨左边五米不到,一把手枪突然举起。

    陈真璨动作也不慢,在那只手枪举起的瞬间,他一把将李丰扑倒。

    巨大的四声枪声在屋内炸响,在陈真璨与李丰刚刚站的地方,出现了四个枪眼。

    李丰动作也不慢,刚被陈真璨扑倒,第一反应不是保护自己,而是举枪,朝着刚刚枪响的地方就是三枪。

    子弹将书打烂,书架也被打穿。

    等两人爬了起来,跑到书架后一看,华瑜早已跑掉。

    此刻在陈真璨两人,前方书架第四排背后,华瑜咬紧牙关,捂着左腿,刚刚在逃跑时,他的左腿大腿被李丰击中。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两人,华瑜额头豆大的汗珠一颗颗落下。

    华瑜从绑腿上慢慢抽出匕首,如同一只静步的猫,一点儿声音也没发出。

    他用手臂捂着匕首,不让它反射刀光。

    虽然左腿受伤,但华瑜有百分百把握,在陈真璨两人距离自己一米左右,他能一秒内将李丰的枪打飞,再给两人咽喉来上致命一刀。

    现在,他是受伤的猎物。

    但陈真璨与李丰,也会在一秒内成为他的猎物。

    猎人与猎物之间的区别,就像这两个名词一样,此刻仅仅一字之差......

    陈真璨手中的刀已经慢慢举起。

    距离还有二米。

    李培点了点陈真璨的背,示意他看书架旁的地板。

    陈真璨看去,地上一条长长的血线拐入他们前面的书架。

    陈真璨点了点头。

    一道闪电打下,房内被短暂照亮。

    华瑜如同一头发起攻击的猎豹。

    李丰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但看见血迹后他早有了防备。

    当黑影刚出现,他便按下了手枪扳机。

    可黑影比他还快。

    ‘乓’——

    一声巨响,李丰并没打中华瑜,

    华瑜一拳打出,他只感觉手臂一疼,枪口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

    随后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朝着他咽喉划来。

    李丰汗毛倒竖,身体的避害本能,使他闭上眼睛,这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完了......

    “嗯!”

    一声闷哼传来,李丰睁开眼睛,摸了一下自己脖子,完好无损。

    他再看向华瑜,华瑜双眼瞪大捂着胸口倒退两步。

    ‘哐啷’——

    他手中的匕首落地,鲜血止不住的顺着他的手掌流到手臂,再从手臂一滴滴,一段段打在地上。

    浓重的鲜血腥味让李丰皱了皱眉。

    华瑜又倒退两步,撞翻了书架,书架倒下,如同推翻的第一张多骨诺米牌。

    书架一个个倒下,华瑜躺在书堆中,喘着粗气,闭上了眼睛。

    他最终成了猎物......

    陈真璨手中砍刀滴下一滴血水,落在了一本叫《北群有位小道士》的书上。

    “他死了?”

    李丰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真璨也松了一口气,刚刚如果不是自己预判性的出刀,此刻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与李丰。

    一道闪电劈下,地上的华瑜突然睁开双眼,拿起一旁断掉的支架。

    他怒吼着,支架朝着陈真璨捅去。

    陈真璨手中砍刀扔出。

    学会了武顺的武学加持,这一刀飞去,带着破空之声。

    砍刀旋转着,从华瑜脖子上划过,他一个踉跄,身体直接趴倒在地,一动不动。

    鲜血从他的脖子流下,酝散开的血液将地面染红,他的手中微微点了一点,此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龙城的雨说下就下,也说停便停。

    暴雨过后,太阳撕开了厚厚的乌云,洒下大地。

    龙城似乎得到了重生,一切看上去都是焕然一新。

    大楼是新的,树木是新的,马路也是新的。

    就连孟氏大厦外,那四只漫无目的四处游走的丧尸看上去也是新的。

    一杆长枪飞来,一枪四尸,也算是帮他们解脱。

    十七道人影朝着孟氏大厦冲了进去。

    当他们冲进大厦一楼,才发现这里一只活着的丧尸也没有,只有地上躺着十几只丧尸尸体。

    “什么情况司夜,说好的恶战呢?”陈三说着用脚将地上一具丧尸尸体翻了个面。

    “别掉以轻心!”司夜四下打量。

    陈三按了按电梯按钮,发现电梯已经坏了,无法运行:“哦,这电梯也打不开!看样子要爬楼了!”

    说着他还踢了一脚电梯,仿佛这样就可以将电梯重新运行一般。

    而他这一脚,惊醒了电梯里的一只怪物,那只怪物缓缓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静滕一香小姐,你知道蚩尤在哪吗?”

    “在地下,孟氏大厦楼上有七十层,而楼下有七层,蚩尤就在最底下那一层!”

    司夜点点头:“走......”

    ‘轰’——

    一声巨响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电梯一边门凸了出来。

    随后,一双黑漆漆的爪子伸了出来,一只爪子抓着左边电梯门,一只爪子抓着右边电梯门。

    伴随着它那奇怪刺耳的叫声。

    电梯门被他硬生生掰开。

    当电梯门被掰开的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传出。

    几个八卦门弟子直接吐了,等他们好不容易吐完,回头再看向电梯,又忍不住吐了!

    电梯里,人的四肢与内脏弄的满电梯都是,就如地狱一般。

    而在这尸山血海里,一只黑色的丧尸狗龇牙咧嘴看着众人,嘴角还流下红色的口水。

    这只黑色丧尸狗明显是变异了,此刻的它如果直立起来,比司夜还要高。

    它打量了一会众人,随后看向距离它最近的陈三。

    陈三咽了口口水,退后离开:“我靠,你别过来啊,我可是剑神!”

    丧尸狗哪能听得懂陈三这毫无威慑力的威胁,一个飞扑扑向陈三。

    “伯牙绝弦!”

    陈三手指丧尸狗,伯牙绝弦从他背后飞出,直接刺入丧尸狗的肚子,将它带着倒飞出去。

    “和你说了,我是剑神!”

    陈三看着被伯牙绝弦一剑刺死的丧尸狗,拍拍手看向司夜一众人。

    “怎么样司夜,此处应该有掌声!”

    可当他说完,迎接他的不是掌声,而是司夜扔来的曳影。

    陈三人都傻了,看着曳影瞬间飞到自己面前,随后擦着自己脸皮飞过。

    他只能听见曳影的破空声,随后一道血线溅在了他的侧脸。

    他颤颤巍巍伸出手摸了一下侧脸的血,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传到他的鼻腔内。

    陈三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鲜血。

    就在他还愣在原地时,司夜大喊:“还愣着干嘛,赶紧过来!”

    陈三干嘛屁颠颠的跑到了众人面前,静滕一香递给他一张纸巾让他擦一下自己脸庞的污血。

    等他擦完才感觉到,那被污血溅到的地方,现在*辣的,就跟被硫酸泼了一样。

    “我去,我不会毁容了吧,静滕一香你赶紧帮我看看!”

    静滕一香一笑:“没事的陈三先生,是我给你的纸巾上有酒精,所以才会这样!

    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冰冰凉凉的呢?”

    陈三感受了一下,还真是这样:“哈哈,还真是,吓死我了!”

    陈三说着回头看向丧尸狗,此刻丧尸狗身上插着伯牙绝弦,正在与曳影搏斗着。

    由于它太过灵活,曳影剑虽然招招都是威力巨大,可根本攻击不到他。

    当曳影再一次刺空后,丧尸狗一口咬住曳影,不论曳影怎么闪转腾挪,都无法将它甩来。

    而丧尸狗嘴里的口水似乎有着腐蚀性,一滴口水落在曳影剑身发出滋滋声,还冒出了白烟。

    陈三见状,驱动伯牙绝弦,手朝着地面一指。

    伯牙绝弦狠狠的往地上飞去。

    司夜一指天空,曳影朝着天空飞去。

    丧尸狗就突然要被两马分尸一般,尸体被拉的笔直。

    最后它终于吃不了剧痛,松了口。

    伯牙绝弦直接带着它刺向地面。

    丧尸狗拼命的挣扎,可根本无法挣开伯牙绝弦。

    司夜一指曳影,念动剑诀,曳影剑化作一条蛟龙,怒吼着朝丧尸狗飞去,似乎是刚刚被它咬的很不爽。

    蛟龙掠过后,地上只剩下一把伯牙绝弦,与被烧的沙化的地板。

    丧尸狗被三昧真火幻作的蛟龙烧的渣都不剩。

    司夜收回曳影,潇洒的插回背后。

    陈三也收回伯牙绝弦,本想学着司夜也装一波,结果刚收回伯牙绝弦悲剧了。

    “*,烫烫烫!”

    陈三喊着,一把丢掉了伯牙绝弦,原来刚刚曳影化作的三昧真火,是无差别的群伤,若不是伯牙绝弦有着剑灵存在,恐怕也被焚成一堆铁水了。

    净明清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