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九章 枪无道免费阅读

第六十九章 枪无道
    “静滕一香小姐,其实我有喜欢的女生了,她是我小师侄。”司夜突然开口道。

    静滕一香先是一愣,随后微笑着贴到司夜耳边:“没关系,司夜君。”

    司夜被她这回答弄的一头雾水,什么叫没关系......

    “静滕一香小姐,我......”

    可还没等司夜开口说完,陈三喊道:“司夜,这怎么这么多丧尸的尸体?”

    司夜走到陈三身边,果然在离他们不远处一栋居民楼外,躺着至少数十具丧尸,这些丧尸都是胸口被狠狠划开。

    “这样的刀伤,难道还有其他修真者在这?”司夜问道。

    林鑫走到尸体前看了看:“应该不是修真者,你们看这刀痕。

    看似的胡乱砍的,但实际上每刀都是避开骨头,直击要害!

    这不是什么修真者靠法术能做到的。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个武道大师,而且还是非常了解人体结构的大师!”

    “没错,此人是从楼上一路杀下来,虽然比我差了那么亿丢丢,但也算的上是武道宗师了!”

    就在司夜一众人看着这些丧尸时,居民楼上走下一名二十岁左右男子。

    男子右手拿着一酒壶,身穿一套白色练功服,左手持一杆一丈三尺七寸长枪。

    男子走到众人面前微微一笑:“如果可以,我还真想见见这玩刀的宗师!”

    司夜正欲开口,夜未寒一个闪身冲到了男子面前。

    左手一拳打出,右手伸出准备抢过男子手中的酒壶。

    男子不慌不忙,手中长枪只是往身前一挡。

    ‘轰’——

    一声巨响后,男子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他缓缓抬起右手给自己灌了一口。

    而在他背后的居民楼,水泥砌成的墙,被夜未寒的拳劲,打出一个长宽超过两米的巨大口子。

    众人被这突**况弄的措不及防,但见夜未寒上了,也都拿出武器。

    司夜也取出曳影剑,随时准备支援夜未寒。

    那男子灌了一口酒,将酒壶递给夜未寒。

    夜未寒大笑起来,接过酒壶,将酒壶中的酒一饮而尽。

    随后他收回了拳头:“枪无道,好久不见啊!”

    枪无道也哈哈大笑:“你这一拳超人,还没死啊。”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夜未寒说着,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转头看向司夜。

    “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朋友司夜......

    咦,司夜你拿着曳影剑干嘛?”

    司夜原以为是什么敌人,但看现在两人搂搂抱抱,知道是虚惊一场:“我......

    我跟清梦掌门学八卦剑法!”

    清梦掌门秒懂,立马解围:“哦,对对对,学八卦剑法,来徒儿们演示一遍给司夜小友看看......”

    夜未寒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司夜,这是枪无道,乃白枪仙门少帮主!

    五岁一枪挑杀埋尸鬼将,牛吧!”

    司夜一行人点了点头:“牛!”

    “还不止于此,十五岁你们在干嘛?

    上学,练功要么就是学法术。

    可枪无道在他十五岁那年,一人一枪打赢了一只淹死鬼神!”

    此刻众人皆是都被震惊到了,十五岁单挑一只鬼神,还打赢了,那这枪无道到底该有多强。

    “真的假的?”陈三感觉夜未寒把枪无道捧的太高了,有点不相信。

    “没有了,夜兄夸大其词了,本人也就只是比在座的各位强那么亿点点而已!”

    枪无道一脸人畜无害,但说的话却十分气人。

    “我乃昆仑寻仙门陈三,无道兄弟,要不咱俩来比试比试?

    让我也看看你这枪术大师有多厉害!”陈三说着,伯牙绝弦飞回他的手中!

    枪无道一脸淡然,连防御姿态也没做出。

    “有点嚣张呀!剑来,会心一击!”

    陈三说着,手中伯牙绝弦突然离弦之箭飞向枪无道。

    枪无道一脚将枪头踢起,双手舞动枪杆,打出绞枪式。

    随着他的舞动,一道道无形的大道之力传入枪尖。

    当伯牙绝弦猛刺过来时,直接被枪尖挑飞出去。

    陈三一个跃身,腾空而起,抓住伯牙绝弦。

    从天而降,打出一招剑压九州。

    巨大的威压向着枪无道袭来,那排山倒海的力量,距离地面还有十米,已经将周围的玻璃震碎。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大风起兮龙飞翔!”枪无道说着,手中长枪对着天空一扫。

    一条银龙虚影朝着天空飞去。

    陈三也不慌,手中掐动剑诀:“万剑归宗!”

    无双把伯牙绝弦朝着银龙飞去,直接将银龙虚影打散。

    陈三一剑刺下。

    “好剑法!”枪无道还是低估了陈三。

    但他也不去挡,毕竟百兵之王的长枪,优势就在于长!

    一招接穿枪,枪无道直接刺了上去。

    “*!”陈三没想到枪无道这么狠,赶忙收剑往一旁躲去。

    枪无道一笑,一招翻枪打中陈三*。

    “啊!”陈三捂着*向前跌去。

    司夜赶忙一个闪身,接住了陈三,这次免得他摔一个狗吃屎。

    “枪无道兄弟,枪法精湛无比,刚刚我兄弟多有得罪,我在这给你赔个不是。”

    司夜说着对枪无道做了个拱手礼。

    “无需多礼,我们也只是切磋切磋,陈三道友的剑法已经很厉害了,再练个百八十年,应该就能与我一战了!”

    “杀人你还诛心~”陈三气的咬牙切齿,拿起伯牙绝弦要与他重新打一场。

    司夜赶忙拦下,贴在他耳边说道。

    “算了陈三,他傲气也有他傲气的资本,咱别跟他一般见识。”

    “小道司夜,冒昧问一下,现在龙城大乱,枪无道兄弟在这做什么?”

    “没啥,这不是听说龙城出了个大妖!来这将此大妖诛杀!”

    “哦原来如此,既然这样要不枪无道兄弟可愿与我们同行?

    我们此次前来也是为了诛杀蚩尤!”

    枪无道看了一眼众人犹豫了,他原本计划是一个人打进孟氏大厦,击杀大妖,一战成名。

    “枪无道就一起吧!你也看到这周围他释放出的领域了攻击。

    一个领域攻击就这么强,你可想而知他本人该有多强!”

    枪无道感觉夜未寒说的有道理,其实当他走到这也没地了,这么强大的领域威压,他深知自己想单杀是不可能了。

    所以他一直在孟氏大厦附近徘徊,看看有没有强大一些的队伍,想跟着也组个队。

    之前他也遇到了几个修真者组织的队伍,但基本上走到这就被团灭了。

    他认为最好的一只队伍应该是陈真璨的队伍,地上留下的丧尸,足矣证明他们是一支很强的队伍。

    可惜他来晚了,当他到达此地时,陈真璨一行已经走了。

    正当他准备打道回府时,遇上了司夜他们这一组。

    夜未寒见他迟迟不语,不答应也不反对,一咬牙贴到他耳边:“我告诉你,那个叫司夜的很有钱,此间事了,他会给你一箱琼浆酿!”

    枪无道一听眼前一亮,要知道他与夜未寒被戏称,酒仙二人组。

    夜未寒自从被逐出师门后算是彻底放飞自我,天天以酒代水喝。

    这可馋死了枪无道,要知道他的父亲每个月只给他十几斤的酒钱,这十几斤的酒哪够他喝呀。

    枪无道笑着走到司夜身边:“司夜兄弟,让我们一起快乐是斩妖除魔吧!”

    司夜还没弄不明白什么情况,已经被枪无道拉着往前走了。

    ——

    龙城九龙区泰安南路,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内。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陈真璨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四下打量,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卧房呢。

    卧房内贴着粉红色的壁纸,墙上还有一只米老鼠的挂钟。

    他又往左边看看,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看样子要下雨了!

    陈真璨坐起了身,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下,身上也没有一点血渍。

    “我怎么在这?

    我不是已经被一颗子弹击中心脏死了吗?”

    陈真璨想着,坐起了身。

    床头柜上摆着一杯水,他想也没想拿起来一饮而尽。

    “系统!”

    “我在!”

    “我这是死了吗?”

    “根据目前状态分析,你的生命体征正常。

    所在地为地球。

    所以系统给出答案,你没死!”

    陈真璨叹了一口气,靠在了背后的床垫上。

    这时,卧房的门开了。

    陈真璨赶忙戒备的坐了起来,只有一半的*靠在床上。

    如果进门的人对自己不利,他能确保自己第一时间滚到一旁的床下。

    “你醒了!”一名带着棒球帽的男子走了进来,坐到一旁的一张椅子上。

    “陈警官别紧张,是我把你带到这来的,若要杀你的话,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外面丧尸一天就能把你吃的只剩下骨头。”

    陈真璨重新坐正了身子:“你是谁?”

    男子脱下棒球帽:“你好,陈警官,我叫李丰!”

    李丰说着,将手中的衣物递给了陈真璨:“你的衣服,已经给你洗干净了!”

    陈真璨接过衣服,三下五除二将衣服穿好。

    陈真璨穿好后,发现胸口有什么东西将衣服撑起。

    他伸进去胸口口袋,摸出一枚古币,正是张道长给的。

    而在古币上一颗子弹头已经打穿了古币,死死卡在了古币中。

    若不是这枚古币,陈真璨已经死了......

    陈志祥想起了张道长曾经说过的,这枚古币会救自己一命......

    “多谢张道长救命之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