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八章 众人集合免费阅读

第六十八章 众人集合
    当几人正在空中花园休整时。

    ‘轰’——

    楼下传出一声巨响。

    “什么声音?”司夜喊了一声,随后几人往阳台跑去。

    此刻大厦楼下,十几名身穿练功服的男子,被丧尸逼到了司夜他们楼下。

    一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怒吼一声:“八卦掌!”

    随着他的一声怒吼,一道白色的巨大手掌打了出去,面前包围他们的丧尸被手掌打中,震倒震死一*。

    虽然这一击威力巨大,但显然中年男子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可丧尸还在源源不断向着他们扑来。

    一名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弟子抽出佩剑:“掌门,你快带师哥师姐跑,我来断后!”

    “我八卦门只有死战到底的忠烈,没有抛弃任何一人的懦夫。

    拔剑!”

    “是!”

    随着掌门的一声令下,十几名弟子拔出腰间佩剑。

    “陈三走!”

    “正有此意,伯牙绝弦!”

    陈三御剑带着司夜往楼下冲去。

    空中花园距离地面有三层,也就是十米左右。

    眨眼的功夫,司夜两人已经到了那一群穿练功服的人面前。

    “剑来,乱无双!”陈三喊着,伯牙绝弦飞向尸潮,一道剑气打出,直接斩杀了二三十只丧尸。

    司夜拿出一张阳雷符,念动法诀后,符篆打出,半空中无数天雷落下,被击中的丧尸立马尸骨无存。

    那名掌门见状,对着司夜一礼:“在下京都八卦门掌门清梦,敢问小友尊姓大名,救命之恩,日后定报!”

    “拜见清掌门,在下青城山三顺派司夜,前面那位是昆仑寻仙门弟子陈三!”

    清掌门听到寻仙门,先是一愣,随后还是对着前面,打正欢的陈三一礼。

    “弟子们,上,不要丢了咱八卦门的脸面,司夜小友,等解决了这尸潮咱再聊!”

    清掌门说着,提起佩剑带着弟子也杀入了尸潮。

    司夜打开*挎包,翻找出从山哲道人那偷来的天蓬尺。

    “这么多人,这么多把剑,不用你实在是说不过去。”

    他将天蓬尺往天上一举。

    这一幕像极了大古变身奥特曼。

    “司夜君这是要变身迪迦吗?”

    夜未寒看了一眼:“你是不是还要说他会变成一道光?”

    “吕茅法祖传万法,六任台上现七星,弟子今日请上祖,天蓬一尺万鬼尽。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司夜刚念完法诀,天蓬尺金光大盛。

    “*!?还真变成了光?”

    随着天蓬尺被激活,一道道金光飞出,附在了陈三与八卦门弟子的武器上。

    顿时他们犹如神助,劈砍速度成倍提升。

    特别是陈三,他的伯牙绝弦飞舞在丧尸群中,只能见到一道残影划过,伴随着残影的,是丧尸一排排倒下。

    而在空中花园,静滕一香凝聚出一支爆裂箭矢,朝着向司夜扑来的丧尸射去。

    一箭贯穿了两只丧尸后,刺入了地上,箭矢冒起白色光芒,随后‘轰’的一声爆炸。

    那威力不亚于一颗手雷,不仅灭掉了一大批丧尸,还将司夜吓了一跳。

    司夜朝着楼上看去,静滕一香尴尬的吐了吐小香舌。

    司夜无奈一笑,随后取出曳影,也冲入了丧尸群。

    夜未寒见司夜这些人杀的如此酣畅淋漓,他也跃跃欲试。

    只见他念动口诀,手上突然冒起红色光芒。

    随后他纵身一跃,直接跳下楼去。

    静滕一香一声惊呼:“夜未寒先生!”

    这么高的楼层,他这么跳下去,不死也得残废呀。

    可她还是低估了夜未寒,当他即将落地时,一拳打在地上。

    巨大的拳劲直接将地面震碎,而在这周围的丧尸全部被震飞出去,而夜未寒靠着这拳劲的反推力直接缓解了下坠的冲击力,安然无恙的站在了地面。

    丧尸们朝着他扑来,他一拳直接将面前十几只丧尸打的尸骨无存。

    此刻的林鑫也召唤出了四神兽中的火雀,虽然林鑫此刻无法召唤出全部神兽,但能召唤出一只,也是非常强大了。

    火雀一声嘶鸣,朝着地面扑出,它叼起一只丧尸,一口吞下。

    随后火雀煽动翅膀,在它周围出现了八道火龙卷风,丧尸碰到即死。

    清掌门回头看见了火雀,吃惊不已:“四兽神!司夜小友,你们这还有茅山弟子?”

    “是的,有个茅山内门大弟子!”

    清掌门对着空中花园一拱手:“多谢茅山弟子相救!”

    陈三见状,鄙夷道:“怎么清掌门,我们昆仑寻仙门是比不上茅山还是咋地?怎么还特殊对待。”

    “不不不,陈三小友,我自然没有那个意思,昆仑寻仙门自然是很强大,只是我与茅山晨掌门关系甚好,这才如此。”

    清掌门说着,又对陈三行了一礼。

    陈三一笑:“开个玩笑啦,清掌门。”

    众人的配合可以说是相当完美,这一群足足一千多只的丧尸潮,居然硬生生被他们全歼。

    等将尸潮清理后,清掌门挨个谢过司夜五人。

    司夜连忙摆手:“清掌门不必多礼,对了,你们来这也是为了对付蚩尤吗?”

    “是啊,那日我正在打坐突破,突然心神不安,本以为只是门派出了变故,随后掐指一算,发现是大妖降世!

    但当时并不知道是何方大妖,直到昨日,方知这大妖竟是魔主蚩尤!”

    陈三擦拭着伯牙绝弦:“那你们这京都八卦门也不咋点呀!

    我们昆仑寻仙门掌门天机子当日便算出是蚩尤降世了。

    不仅让我与我*大云道长先行上路,还让长老鹤万年带着山字辈二十余名弟子前来。

    待我寻仙门弟子一到,定能一举拿下蚩尤!”

    清掌门倒吸一口凉气:“陈三小友,贫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

    “其实我们八卦门四日前便遇上了鹤长老与寻仙弟子。”

    陈三一听,赶忙问答:“哦?师叔他们早来了?”

    “正是!”

    “那他们人呢?”

    “啊这......”

    “大老爷们,吞吞吐吐作甚?”

    此时一旁一名八卦门弟子开口:“陈三道友,昨日龙城突然爆发丧尸,特别是这九龙区,丧尸尤其的多。

    昨日是你们寻仙门酒祭节是否?”

    陈三点了点头。

    “酒祭节,你们可畅饮美酒是否?”

    陈三又点了点头。

    “昨日,寻仙门弟子全部聚在孟氏大楼的一家餐厅喝酒。

    而就在他们喝的酩酊大醉时,丧尸爆发了......

    寻仙门弟子全军覆没......”

    陈三先是一愣,随后嚎啕大哭:“鹤长老啊,你死的好惨啊~”

    众人都上前安慰他。

    司夜叹了一口气:“老陈,请节哀!”

    林鑫递给陈三一张符篆,这张金色符篆,这是他珍藏了好久的符篆,为了安慰陈三,他今天也算是大出血了。

    “杀师之仇,不共戴天,陈三兄弟我们帮你一起杀了蚩尤!”

    陈三接过符篆,看也没看,当成纸巾擦了一把鼻涕:“呜呜呜~谢谢,就是有点硬。”

    “*!”司夜与林鑫刚准备阻止,可符篆已经被陈三用了。

    两人皱眉看着地上的金色符篆。

    金色符篆是非常稀有了,它就如同包包里的爱马仕,汽车里的劳斯莱斯,手表里的百达丽。

    两人只感觉肉疼,但谁也没去捡起被陈三擦过鼻涕的爱马仕!

    静滕一香抱了抱陈三:“没关系的,陈三先生,你还有我们。”

    陈三窝在静滕一香怀来,脸贴在在她不大也不小的*点头。

    在距离他们五百米处,一栋大厦楼顶,康木袄正看着他们。

    “这么多人,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有趣了!”

    司夜见陈三这明显是在占静滕一香便宜,拍了拍他:“好了,老陈,化悲痛为力量,走打上孟氏大厦!”

    “哦,我的朋友司夜,你们来的真是太快了!”

    就在此时,卢卡斯的声音传来。

    “哦,帕拉德你看,我说刚刚的爆炸声肯定是司夜他们发出的,你还不信。”

    “你们来了卢卡斯。”

    卢卡斯张开双臂小步跑了过来。

    司夜以为他要与自己拥抱,也张开了双臂。

    可谁知卢卡斯直接绕过了司夜,一把抱住了静滕一香:“美丽的女士,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静滕一香,卢卡斯先生!”

    “静滕一香真是好名字!”卢卡斯说着,举起静滕一香的手,准备给她一个亲手礼。

    静滕一香赶忙收回了手去,微微一笑:“这是华夏,卢卡斯先生,在这是不用亲手礼的。”

    卢卡斯也不气恼微笑着一摆手:“哦好的,漂亮的静滕一香小姐,其实卢卡斯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我只是想亲你一口而已。”

    “啊?”静滕一香微微皱眉。

    卢卡斯意识到自己一下子说了实话:“哦不,我说的是亲手礼而已。”

    静滕一香走到司夜旁边,挽住司夜手臂:“司夜君,我们还是快去处理了蚩尤的事情吧!”

    司夜想将手拉出来,可静滕一香死死地拉着,就是不让他拉出来。

    陈三又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虽然他惊讶的发现唐瑶给他之前发的朋友圈点了赞。

    “哈哈哈,回去有好戏看咯。”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