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五章 龙城丧尸免费阅读

第六十五章 龙城丧尸
    张凯此刻的灵魂已经非常虚弱,而他的本体此刻就像是掉落冰窖里一般,瑟瑟发抖。

    司夜拿出一张蓝色引魂符,准备牵引着张凯的灵魂归体。

    张凯的灵魂面无表情,神情呆滞的看着符篆,就跟机器人似的,跟着司夜慢慢走向肉体。

    “司夜,这人灵魂不会被那两老外打傻了吧?

    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

    卢卡斯连忙解释:“不会的,神只会洗涤他的灵魂!”

    司夜笑了:“卢卡斯但愿是真的吧,如果他真傻了,那你们的报酬可能就要泡汤了!”

    “没关系的,老板司夜,如果他脑残了,那我们就把他的家搬空!”

    卢卡斯说完与帕拉德相视一笑。

    司夜只感觉背后一阵恶寒,心里祈祷着张凯没变成痴呆。

    当张凯的灵魂靠近他的肉体时,灵魂自己便回到了肉体内。

    “原来是灵魂出窍。”

    夜未寒看着地上的张凯:“灵魂出窍,每个人一生中总有可能会出现一次两次,但像他这样,连续两天灵魂出窍,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的确。”

    司夜摸着下巴,开始思考。

    突然,他想起了和张凯第一次见面时,张凯说的一个细节,勾魂鬼将当时,已经将他的灵魂勾了出来,要不是九龙护主及时放出金光,他就被勾走了灵魂。

    “我知道了!”

    司夜说着,开始扒张凯的衣服。

    “司夜,你这是干嘛?”

    司夜这一举动,就连卢卡斯两人也发出了鄙夷声。

    “夜未寒别站着了,来帮忙把他衣服脱了!”

    “我对这没兴趣呀,你自己来吧......”

    “你们两个来帮忙。”

    卢卡斯两人赶忙抬头,转过头去。

    “卢卡斯,今天的月亮好漂亮。”

    “是啊,我的兄弟帕拉德。”

    司夜透过窗户看了看,此刻阴云密布,根本看不见月亮......

    他摇头苦笑,只能自己来了。

    三分钟后,司夜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终于将张凯的上衣全部脱了。

    随后他将张凯翻了个面,背部朝上。

    “正如司夜所料,之前勾魂鬼将虽然没把张凯的灵魂勾走,但却在他的背上开了一条口子,之前司夜大意了,只顾着对付勾魂鬼将,没想起看一下张凯的伤势!”

    夜未寒这时也看了过来,张凯背上的确有一道足足二十公分的伤口,几乎划开了他大半个背部。

    伤口没有流出鲜血,而是不断有无色的烟气往外冒,当然这一切普通人是看不到的。

    司夜打开*挎包,翻找出一个兽皮的针灸包,又取出一团红线。

    司夜将针灸针一根根取出,围着张凯背上的伤口,开始每隔一指扎下一根。

    一盏茶后,张凯背上的银针已经绕成了一圈。

    司夜又将细长的红线取来,将一头绑在一根银针上,随后以这根银针为起点,开始绕着银针一圈一圈缠绕。

    司夜就这么在张凯背上绕圈,在绕到十七圈左右时,张凯被疼醒过来。

    “夜未寒,按住他,别让他翻身!”

    夜未寒听罢,赶忙一脚踩在张凯脚上,一手按住张凯脖子。

    张凯疼得哇哇大叫起来。

    “卢卡斯帮忙,捂着他的嘴,别让他阳气流逝太多!”

    卢卡斯转过头来,四下打量,并没找到能堵住张凯嘴的东西,一狠心将手中的圣经塞进了他嘴里。

    “张老板,你忍忍,等绕完七七四十九圈后,你就没事了!”

    张凯涕泪横流的狰着脸,勉强点点头。

    司夜赶忙加快了手上速度,等绕完四十九圈后,张凯已经疼得麻木了,睁大眼睛躺在地上,就像是只没了理想的咸鱼。

    司夜又从*挎包翻出一小瓶红色朱砂,一点点倒在了红线绕起来的圈里。

    半晌后,司夜将红线剪断,将银针一根根拔出。

    就在此刻夜未寒附到司夜耳边:“司夜,你这银针刚刚用的时候好像没消毒!”

    司夜微微一笑:“消毒了,用的你酒壶里的酒!”

    夜未寒赶忙将腰间的酒壶拿了起来:“我靠,没了!”

    等司夜将银针全部取下,将朱砂抹去后,张凯背上的那道伤口已经没了。

    等这一切弄好,天已经蒙蒙亮了,司夜几人索性就躺在厅地板与沙发上睡了一觉。

    直到中午,几人因为肚子饿了,才醒过来。

    张凯直接带着四人去了一家五星级的饭店吃饭。

    饭桌上,张凯举起酒杯:“夜大师啊,这次真的是多亏了你,来我敬你一杯。”

    司夜举起酒杯与张凯碰了一下:“张老板哪里话,应该的!”

    随后张凯又对夜未寒三人各敬了一杯酒。

    当众人吃喝的差不多时,张凯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司夜:“夜大师,这里面是十万,是这次的酬劳!”

    司夜也不推辞,接过钱后,道了一声谢。

    司夜四人是张凯的司机送回店里的。

    道士香烛店。

    司夜招手让卢卡斯过去:“卢卡斯,你过来。”

    卢卡斯将喝醉的帕拉德扶到沙发上躺着,随即走到司夜旁:“我的老板,怎么了?”

    司夜从*挎包里拿出,刚刚回来时在银行取的六万块:“这是给你们的!”

    “哦,我的老板,这太多了,我们只需要路费即可!”

    司夜将钱硬塞到了卢卡斯手里:“路上用得上。”

    “谢谢,我的老板司夜,等我们将那只大魔王的头砍下,我会用他的牙齿做成一串项链,送给你做纪念!”

    “对了,卢卡斯还不知道你们千里迢迢来华夏,对付的是什么妖魔。”

    “他在你们华夏,叫蚩尤,是六千年前的妖怪!”

    司夜一听:“嚯,这是全世界都知道蚩尤苏醒了呀。”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陈三跑了过来:“司夜,你看新闻!”

    司夜不解的看向电视机。

    电视剧正播放着新闻。

    本台消息:龙城出现大量不明生物,依靠对他们衣着的分析,认为其疑似感染神秘病毒的市民。这些不明生物被有关专家定性为丧尸……

    这些不明生物攻击性极强……

    现龙城警方已开启武力*,龙城已处于封城状态。

    请龙城市民不用惊慌,在家等到救援,现已开启十六个救助点,大家只需安心等待救援即可。

    本台将持续关注......

    司夜拿起遥控器,一连换了五六个频道,现在全部都是在播报这条新闻。

    新闻里,航拍这些丧尸如同电影中生化危机一样,一团团在龙城的各个街道漫无目的的走着。

    当他们发现一只在逃跑的宠物犬,立马冲了上去,将可怜的小狗抓住,开始生吃活剥。

    司夜一脸凝重:“丧尸,这怎么可能?”

    卢卡斯叹了一口气,在胸口做了个十字:“我的主啊,请救救这片土地的人民吧!”

    手机的颤动声从司夜口袋中传出,司夜拿起手机一看,是陈真璨打来的。

    “喂,是司夜吗?”

    “是,陈警官。”

    “关于龙城这边的情况,你应该也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吧?”

    “是的,我刚刚已经看了,但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不是只有蚩尤吗?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了丧尸?”

    电话那边传来了陈真璨点烟的声音,随后他的声音传来:“根据我们的调查发现,起初第一批变异的人,都与苗族有关。

    要么就是苗族的人,要么就是自己的祖辈中有苗族的人。

    我们怀疑这些变异的,身体中都流淌着蚩尤的血液!”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要消灭蚩尤才行!”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消灭蚩尤,谈何容易!”

    陈真璨看着被撕掉一块肉的手臂,苦笑道。

    “司夜,我需要你的帮助!”

    电话那头的司夜沉默了。

    陈真璨抽了一口烟:“我现在被困居民楼楼顶,这很快也会被攻陷,最糟糕的是,我们得不到支援!”

    “需要我怎么帮你!”

    陈真璨笑了:“帮我打败蚩尤!”

    司夜皱眉:“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这次灾难来的有点太突然,这个要求的确有些过分。

    但我真的没办法了,每分钟都有人死去,或是变成丧尸......”

    陈真璨撕下一块布料绑住流血的伤口。

    “司夜,龙城需要你!”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龙城泰安北路,一栋居民楼楼顶。

    陈真璨抽完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同样被困在楼顶的数十名武警,而在他们背后,还有着六名平民。

    在这充满着无数看不见的干扰,虽然他们还能与外界取得联系,外界却无法支援他们。

    三小时前,一架武装直升机试图将他们带走,可刚飞到安泰北路,便被不知名的力量干扰,机毁人亡。

    居民楼的铁门不断传来丧尸的撞击声,这扇大门,岌岌可危。

    武警们将平民护在身后,他们的95式里已经没了子弹,此刻已全部装上刺刀,准备随时与丧尸搏命!

    “我来开路,如果成功,你们就赶紧撤到南路,那有部队!”

    “陈队!”

    “好了,我已经被咬了,随时可能变成外面那样的怪物。”

    陈真璨一手提着刀,走到大铁门前,‘轰’的一声,铁门被撞开,无数丧尸冲了过来。

    陈真璨怒吼一声,摆出武顺御龙式。

    只见他在丧尸中,左砍右劈,虽然自己也时不时会被丧尸抓到或者咬上一口,但他丝毫不退。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