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四章 张凯的灵魂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张凯的灵魂
    :..>..

    一保安抓起一只鸭脖:“嘿,老王你看这四个农村来的真有意思。”

    旁边两位保安哈哈大笑。

    “行了,别逗他们了,毕竟也是业主请的朋友!”

    那名叫老王的保安清了清嗓子,打开了别墅区的广播。

    “喂喂,那两年轻人和那两洋鬼子的,对就是你们,站五十六栋门口四位。”

    司夜指了指自己,又四下环顾,发现周围有不少监控。

    “三栋在你们前面第五排,第二列,赶紧去吧,别在别墅区瞎转悠了啊!”

    司夜听完尴尬一笑,朝着监控一抱拳,随即带着三人往保安说的方向走去。

    当四人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找到三栋别墅时,张凯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他看见司夜,赶忙跑了过来:“夜大师救命啊!”

    “到底怎么回事?”

    张凯颤颤巍巍的说道:“夜大师进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四人进了张凯的家,这是一栋两百平方的别墅,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

    各种名人字画挂在墙上,东方的,西方的,不管有名没名,只要是贵的,张凯全部挂上。

    而最让司夜几人瞠目结舌的是张凯家厅的地板,他家厅地板铺的不是大理石瓷砖,而是京白玉!

    虽然京白玉不是什么名贵的玉器,但这么大一个厅,全部铺满京白玉,其价格也肯定高的吓人,但视觉效果是的确非常震撼的。

    让没见过世面的司夜张目结舌,夜未寒酒都醒了一半,就连卢卡斯两人也惊呼:“哦买噶的,华夏人都这么有钱吗?”

    张凯家整体的装修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奢侈’。

    但布置的太过不伦不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暴发户!

    司夜在张凯家转了一圈,也感知了一番,并没发现什么邪祟。

    “张老板,你让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这屋子挺干净呀!”

    张凯赶忙将司夜拉到厨房,指着一瓶还剩一半的红酒。

    “夜大师,你看看这红酒上,有没有鬼的气息。”

    司夜拿起半瓶红酒,开始打量,但也并没有发现红酒上有什么阴气,鬼气。

    “没有啊,挺正常的。”

    “怎么可能没有,这瓶红酒是我前些年从法国拍卖会上买回来的,价值二十万,我一直都没舍得喝。”

    司夜听到二十万,赶忙将红酒小心翼翼放回了原处。

    张凯见状:“夜大师没关系,这瓶酒我不要了,你若要拿去吧。”

    司夜一笑:“这怎么好意思!”

    所以他将红酒塞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张凯只是笑笑,随后继续讲起了怪事。

    “这其实也只是我的一个住所,自从那只勾魂鬼的事情后,我就一直没来这住过了。

    昨天应酬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刚好离这近,我想着就先来这住一晚。

    由于喝了不少酒,我进了厅,直接躺沙发上就睡了。

    大概凌晨三点左右,我口干舌燥,就准备进厨房喝点水。

    结果当我打开厨房的灯,发现厨房居然站着一个人,他背对着我。

    我当时酒还没醒,迷迷糊糊的走上前问他是谁。

    结果他一回头,我发现居然是我自己!我自己居然手里拿着一只高脚杯喝着红酒。

    我当时酒就醒了,赶忙往屋外逃。

    可那个我自己突然大笑起来,我就感觉脑子疼得厉害,迷迷糊糊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过了一天了,刚开始我本以为是个梦。

    结果看见这半瓶红酒,我就肯定不是梦,赶忙把夜大师你喊来了!”

    张凯讲完,司夜摸着下巴:“夜未寒,你怎么看,是不是鬼怪?”

    夜未寒看着司夜*挎包里的红酒:“我站着看!”

    司夜摇了摇头,又看向卢卡斯两人:“你们怎么看?”

    卢卡斯与帕拉德私下交流了一番,随后卢卡斯开口。

    “经过我们严谨的分析,我们能肯定这是精灵作祟!

    精灵可以变化为人类的模样,优雅,高贵......”

    卢卡斯正准备侃侃而谈给司夜等人讲解精灵,从而展示自己的职业水平时,司夜打断了他。

    “那个,卢卡斯大叔,华夏没有精灵这种妖怪!”

    ......

    卢卡斯愣住了。

    “那可能就是华夏的鬼怪作祟!”

    司夜一抱拳:“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张凯见这几人这么不靠谱,心里也捏了一把冷汗:“那夜大师,我这该怎么办呀!”

    司夜想了想:“你不也说了,它晚上才会出来,今晚我们留下,看看再说吧!”

    ——

    十二点刚过,这个点是人最困的时候。

    张凯打了个哈欠。

    “不行了,夜大师你们看着点吧,我先进屋睡觉了!”

    人家毕竟是雇主,司夜只是点了点头,张凯回了屋子。

    司夜三人则是继续在厅看着无聊的电视。

    夜未寒伸了个懒腰。

    “司夜,咱这么等真有用吗?”

    司夜揉了揉眼睛:“等吧,若今天到天亮都相安无事,那应该便是张凯他眼花了,加上醉酒产生的错觉。”

    ......

    午夜一点,司夜已经迷迷糊糊的将睡未睡,而夜未寒早已发出轻微的鼾声。

    卢卡斯两人,居然精神状态特别好,正在全神贯注看着电视。

    司夜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电视,这才明白,好家伙这两牧师居然在看午夜收费频道。

    司夜苦笑,起身往洗手间走去,准备洗一把脸*一下瞌睡的神经。

    厅到洗手间有一段长长的走廊,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而张凯的卧室就在洗手间前面。

    当司夜走过张凯卧室时,特意看了下门缝,发现没有光亮,张凯应该是睡着了。

    司夜用冷水洗了一把脸,顿时睡意全无,又拿出*挎包里的风水罗盘看了一眼,发现还是一切正常。

    “应该是张凯眼花了。”司夜这么想的走出了洗手间。

    可他刚出洗手间就被吓了一跳,原来在他面前一个人背对着他。

    司夜定睛一看,原来是张凯。

    “张老板,这么晚不睡觉,你出来干嘛呢?”

    可张凯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自顾自往长廊外走去。

    司夜走上前去一拍,手直接从张凯身上穿了过去。

    “夜未寒,卢卡斯他来了!”

    随着司夜的一声大喊,厅的灯亮起,旁边张凯的卧室也亮起了灯。

    而此刻那只伪装成张凯的鬼魂已经走出长廊,拐进了厨房。

    “这是鬼怪吗?”

    厅传来卢卡斯的声音。

    “管他呢!”

    这是夜未寒的声音。

    随后,

    ‘轰’——

    一声巨响后,厨房的墙面上被夜未寒打出一个大洞。

    此刻的张凯也走了出来:“我去,抓个鬼,夜大师你们还放炮?”

    司夜尴尬一笑,朝着厨房跑去。

    此刻的厨房内,夜未寒皱起眉头,他刚刚那拳加持了辟邪咒,如果是鬼怪妖魔,就算不被一拳打爆,至少也会重伤,可眼前这只鬼怪,毫发无损。

    张凯指着那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鬼魂:“就是他,昨天吓我的就是他!”

    司夜抽出金光符,朝着鬼怪打去。

    符篆散发着金光,却从鬼怪身体穿过,贴在了背后的墙壁上。

    “不是鬼魂?难道是妖怪?”

    司夜说着,又掏出真火符,念动法诀后,真火符燃烧起来,司夜朝着变化为张凯的妖怪打去。

    可真火符与金光符一样,从他身上穿过。

    就在此时,卢卡斯站了出来。

    “我的老板司夜,让我们来解决吧!”

    帕拉德点了点头,抽出腰间那把骑士剑。

    “那你们试试?”司夜说着,退到一边。

    帕拉德双手持剑,嘴里念动着晦涩难懂的咒语(就算不晦涩难懂,我也翻译不了→_→)

    他手中骑士剑在地面画出一个六芒星图案,随后骑士剑一指假冒的张凯。

    假冒张凯周围出现一个六芒星的牢笼,将他困在了其中。

    司夜感知了一番这个六芒星牢笼,发现它居然拥有神的力量。

    帕拉德使用六芒星牢笼后,将骑士剑插在了地面之上双手扶着剑柄,看向卢卡斯。

    “好伙计,该你了!”

    卢卡斯一点头,将手中圣经翻开,随后一手握着胸前十字架,一手扶着圣经。

    “神说,要有光!”

    伴随着他的念动,一道圣光打下,直接照在了假冒张凯身上。

    这次假冒张凯有了反应,他如同见了光的吸血鬼,拼命的想躲避圣光,可六芒星将他牢牢困住,他根本无法逃出。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当他念完,空中那道圣光中走出一名由金光组成的天使。

    它一手指向假冒的张凯:“神判你有罪!”

    随后一道更加强大的金色圣光罩下,假冒的张凯发出惨叫,身体开始慢慢消散。

    可就当他发出惨叫时,真正的张凯突然倒地,捂着头喊疼。

    夜未寒摸着脑袋:“这什么情况?”

    司夜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他打开神识看了一眼张凯,随后大惊:“卢卡斯赶紧停下!”

    “怎么了?我的老板。”

    “这不是什么鬼怪,这是雇主的灵魂!”

    “哦买噶的!”卢卡斯惊呼一声,赶忙将圣经合上。

    半空中那金色天使还在:“神判你有罪!”

    第二道更强大的金色圣光即将打中张凯的灵魂时,卢卡斯合上了圣经,圣光与天使一同消失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