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三章 西方驱魔人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西方驱魔人
    康木袄以自由落体的方式,飞速坠落。

    在距离地面还有不足五米时,他突然消失,而伴随着他消失的还有龙筋鞭。

    一盏茶的功夫后,茅山后门外,传来他的声音。

    “司夜啊司夜,你给我等着!”

    司夜这下麻爪了,他想着是将康木袄击杀,或者是封印起来,茅山不是有什么锁妖塔。

    可他哪知道这康木袄是不死不灭的。

    “完了,芭比q了,这方堂还没解决,现在又多个康木袄,这至少也是个鬼王吧!”

    晨谷这时也站了起来,走到司夜面前,一拱手:“多谢小友相救,不知小友名号。”

    “前辈无需多礼,小道司夜,乃是青城山三顺派弟子。

    只是可惜,还是让那鬼王将龙筋鞭抢走,唉~”

    “司夜小友无需自责,这本就是我茅山的分内之事,小友能出手相救已然是莫大的帮助。

    只可惜康木袄已达鬼帝之境,吾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只是为了茅山最后的体面!”

    听到晨谷说出康木袄是鬼帝,司夜整个人都傻了。

    “*~!?”

    ——

    下午,唐瑶正在采集着草药,司夜则是愁眉苦脸的跟在身后。

    “司夜,你看淡竹叶,它可以提高人体的免疫力,还有抗癌功效,能阻止细胞癌变。”

    “嗯嗯嗯。”

    “哇!这里居然还有生天南星,燥湿化痰、祛风止痉、散结消肿,这可以多采一些。”

    “嗯嗯嗯。”

    “这还有土茯苓,清热解毒......”

    唐瑶这才注意到,自从司夜与康木袄打了一仗后,就一直心不在焉。

    唐瑶将一只干净的玉手贴在了司夜额头。

    “也没发烧呀。”

    司夜将唐瑶的纤纤玉手握住:“我当然没发烧,只是这次,好像得罪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

    唐瑶摸了摸司夜的头:“没关系了,得罪就得罪吧,毕竟你也是为了救人!”

    “他可是鬼帝,到时候他若来报复,很有可能牵连到你们。”

    “我不知道陈三,夜未寒他们会怎么想,但我相信二师叔,周康康一定会支持你这么做的!

    如果司夜倒下了,那小唐瑶就顶上去。”

    司夜听了唐瑶的话,微微一愣,随后一把将唐瑶抱住。

    “傻丫头,你怎么能这么善良。

    你说得对,我背后还有你们,管他什么鬼王鬼帝,来一个我灭一个。”

    唐瑶咯咯直笑。

    “嗯,司夜yyds!”

    茅山十里外一间破烂茅草屋内。

    彭湘满身伤口,嘴里不断吐出鲜血。

    “康老祖,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有我在,你想死都难!”

    “康老祖,今日您怎么连那个司夜都打不过了,您不是鬼帝吗?”

    康木袄叹了一口气:“你应该庆幸说这话时,我非常虚弱,若是我鬼帝巅峰之时,你已经魂飞魄散了!”

    彭湘咽了咽口水:“康老祖我错了!”

    康木袄缓缓站了起来:“当初,我被丘千鹤那伪君子杀害后,为了继续存在下去,与幽冥鬼帝签下灵魂之契。

    他需要我的灵魂作为容器滋养他,而我需要它的力量与不死不灭继续活下去。

    他越强,便对我灵魂的控制越强。

    他越弱,我对灵魂的控制将会越强大。”

    康木袄说着将一道鬼气打入彭湘身体。

    “你安心养伤吧,三日之内便可恢复如初,刚刚那道鬼气会让你很快踏入地水上阶,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三日后,我去大学找你!”

    彭湘听后大喜,躺在地上对着康木袄一拱手。

    而茅山这边,林鑫伤的很重,留在了茅山,司夜与唐瑶与茅山掌门等人告别后,便坐车回到了北群。

    道士香烛店。

    司夜刚进门,便撞上了陈三。

    “呦,才一天就回来了?”

    “嗯!”

    司夜答应一声,一*坐在了沙发上。

    就在他准备好好睡一觉时。

    门外传来生硬的汉语对话,伴随着对话,两名白人走进了香烛店。

    “就这里吧!”

    “好的,卢卡斯!”

    两名白人进入香烛店后,看见了正愣在原地的陈三,与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的司夜。

    “哦,你们好我们朋友!我是来自米国的卢卡斯,这是帕拉德。我们是驱魔人!”

    司夜率先反应过来:“哦,你们好,是来买纸钱的吗?

    我听说你们米国现在也流行烧纸钱!”

    他说着,还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一沓天地银行发行的一百元晃了一晃。

    帕拉德见状赶忙摆手:“哦,不不不我们不要这个钱,我们要真钱!”

    “要真钱啊,要真钱的话,去银行。

    bank!

    ok?”

    “哦不,我的朋友,我们不远千里,漂洋过海来华夏,是为了降妖除魔!

    但我们带的钱,在路上花完了,现在没办法到要去的地方。

    你们这家店,有这个标志!”

    卢卡斯说着走到香烛店门口,指了指店铺上的‘阴阳’。

    “这个是你们东方的除魔人标志!”

    他又将自己胸口的十字架拿了出来。

    “我们是西方的除魔人,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天下除魔人是一家!

    weareafaly!”

    司夜挠了挠头,看向一旁的陈三:“咱老祖宗有说过这话吗?”

    陈三想了想:“好像的确有!”

    司夜又看向了两名白人。

    刚刚说话的卢卡斯留着十几厘米的大胡子,大约四十岁左右。

    身穿一套白色牧师服,一只手拿着一本圣经,另一只手握着胸前的银十字架。

    卢卡斯不算很帅,给人的第一感觉像是个西方的喜剧演员。

    而卢卡斯旁的帕拉德就要比他帅很多了,同样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他也身穿一套白色的牧师服,可什么也没拿着,脸上棱角分明,戴着一副黑色眼镜。

    没有卢卡斯那种豪放的大胡子,看起来像是好莱坞的巨星。

    但在他腰间挂着一把中世纪欧洲骑士才会佩戴的骑士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这把剑从米国带到华夏来的。

    司夜想了想:“非常抱歉,我的朋友,我们这的确和你们说的差不多。

    但我们这不是慈善家开的,我们也要自己辛辛苦苦赚钱。

    而且华夏并没有那么多妖魔鬼怪了,我们已经很久没开张了,已经没有钱了!”

    他说着,还将自己的口袋翻出来给二人看,证明自己是真的没有钱。

    卢卡斯点了点头:“我的朋友,你叫什么,你的坦诚已经感动了上帝,上帝会保佑你获得无数的财富!”

    “我叫司夜,英文名字sinight!”

    帕拉德扶了扶眼镜:“哦,我的朋友司夜。

    我们不会白要你的钱,要不这样我们替你工作,解决超自然的事件,你支付我们报酬如何?”

    司夜笑了。

    “帕拉德先生,那你可以要失望了!

    我之前说过,在华夏妖怪是很少的,有时候我们半年也遇不上一起。

    你或许还没等到灵异事件,就饿死了。”

    就在卢卡斯两人感到绝望之时。

    司夜的手机响了,他将手机拿出来一看,是张凯打来的。

    司夜接起电话,对面只见传来张凯焦急的声音:“夜大师,御龙首府四栋别墅,快来救我呀!”

    刚说完,张凯便挂了电话。

    卢卡斯笑了笑:“老板司夜,是来生意了吗?”

    司夜摸了摸鼻子。

    卢卡斯在胸口做了个十字架的手势:“哦,我说过,神会保佑你发财的!”

    十五分钟后,御龙首府门口。

    一辆红色出租车停了下来。

    两名高大的白人走了出来,随后司夜将喝醉的夜未寒从后座拉了出来。

    本来司夜是想带陈三来,让周康康在店里看着。

    可周康康现在跟着张伯文在管理麻将馆,打电话时,他正在与一群老头老太打麻将,根本走不开。

    无奈司夜只好将躲在后院,一天到晚啥也不做的夜未寒拉了过来。

    别看夜未寒现在喝的醉醺醺的,但遇上妖魔鬼怪也一点不含糊。

    有一次司夜与张伯文回家,遇上了鬼打墙,那只鬼有些道行,连司夜一时半会也很难对付。

    就在此时,喝醉酒在后座睡觉的夜未寒走了出来,对着虚空一拳,只听一声女鬼惨叫,鬼打墙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他破了,当时真的是看呆了司夜二人。

    “司夜兄弟,这次你瞧好吧!让你看看我们西方的驱魔术!”

    司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想着,若此二人真能处理了此事,自己就分报酬的六成给他们。

    若他们处理不了,那便自己上,也好让他们看看我华夏的降妖除魔之道!

    随后四人便进了别墅群。

    这不愧是北群的高档居民区,四人刚进别墅就被门口的假山喷泉吸引了。

    足足十米的假山非常气派,而几十条喷泉组成的花团更是牢牢吸引了四人目光。

    他们足足在这假山喷泉前看了三分钟,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赶忙开始寻找三栋别墅。

    这一幕落在门卫保安眼里,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要不是三号别墅的张老板打电话事先说好,他是绝对不会放这奇怪的四人组进来。

    御龙首府的绿植覆盖率很高,司夜四人走在这羊肠小道,就像是漫步在公园。

    四人在别墅区里穿梭着,很快司夜发现了个问题。

    这别墅区的排列有问题,他们刚刚还在十七栋别墅,往前走了一段已经到了五十六栋了。

    司夜尴尬的挠了挠头:“我们好像迷路了......”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几名保安正在保安室看着监控里的他们,一边啃着鸭脖,一边看四人乱转。

    《北群有位小道士》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