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六十一章 康木袄取宝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 康木袄取宝
    陈志祥此刻站在三清老祖神像之前,手中握着三支安魂香。

    他死死盯着走来的司夜。

    “停下!”

    司夜非但没听他的,反而还指着他大笑起来。

    “呀呀呀,这不是咱陈大鬼神吗?

    这怎么还偷上东西了?”

    陈志祥手中凝炼一道鬼气,试图吓退司夜。

    司夜依旧不以为然,走进了供神堂。

    “省省吧,看见外面那位大佬没?

    他若真要杀你,一个手指,你就没了。”

    陈志祥咽了咽口水,他也知道司夜说的是实话,可现在自己已是骑虎难下。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司夜想了想:“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错,平时看你出场挺能装的,现在跟个落汤鸡似的,还蛮搞笑的。”

    陈志祥手中鬼气慢慢消散,他也想明白了此刻自己做什么都是徒劳。

    司夜见状,走到陈志祥一旁坐下。

    “你要这安魂香干嘛?”

    “干嘛?呵呵,小钰被你那叫夜未寒的,打到魂飞魄散,必须要这安魂香才能救她。”

    司夜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那你拿着安魂香走吧!”

    陈志祥紧紧捂住安魂香看着司夜:“我若离开了这供神堂,没有三清像做威胁,外面茅山掌门,定然要出手杀了我。”

    司夜摇了摇头。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晨玄掌门若真要杀你,你拿什么做威胁都没用,还是赶紧趁着人家没动真火前走吧!”

    陈志祥眼神复杂的看着司夜,又看了一眼门外密密麻麻,将供神堂围的水泄不通的茅山弟子,他的语气软了下来。

    其他也不想得罪茅山派,只是这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自己只是偷个安魂香,居然惊动了全茅山。

    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小题大做了。

    刚刚由于现场太过混乱,他也打伤了几名茅山弟子。

    晨玄掌门的确有让他离开的意思,可当时过于激动的他直接拒绝了。

    现在虽然身处敌对,但司夜的出现还是让他看见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你为什么要帮我?”

    司夜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陈老鬼啊,其实我们之间是没有直接仇怨的,有仇怨的是我与方堂。

    你呢,只不过是人家的一颗棋子罢了。

    再说,方堂先是派出镜鬼,然后又是勾魂鬼将,现在更是派出你。

    是不是一次比一次强?

    你看,我好不容易能遇上个我能打过的了,干嘛要将你灭掉?

    要今天你完了,明天他再派个鬼王,鬼帝啥的,我不又得被打的死去活来。”

    司夜这话虽然有些伤鬼自尊,可陈志祥转念一想也是这么个理,现在保全自己和救徐钰最重要。

    他一狠心,拱手一礼:“那麻烦司夜带我出去,送我离开茅山!”

    司夜点头同意。

    随后司夜在前走出供神堂,陈志祥紧跟其后。

    陈志祥一手作爪,放于胸前,一手紧握安魂香,放于背后,眼神一眨不眨盯着缓缓散开的茅山弟子,生怕他们突然发难。

    同虚道长走到晨玄旁:“掌门师兄,真就这么放了他?”

    晨玄摩挲着手指:“放了吧,几柱安魂香而已,是谁放的召集令,太小题大做了!”

    同虚道长一拱手。

    “我这就去查查!”

    司夜带着陈志祥慢慢走出人群,林鑫与唐瑶也跟了上去。

    此刻的陈志祥如同一只逃出狮群包围的羚羊。

    出门的那一刻,最为紧张,走出包围时,更紧张,直到现在远离了茅山弟子的包围,他终于能长舒一口气。

    不知怎么他想到了赵云,那位七进七出的大英雄。

    赵云大喊一声:“翼德助我。”与此刻自己的处境多像,陈志祥想着想着,大笑起来。

    “傻了?”

    司夜看着,这莫名其妙大笑起来的陈志祥。

    林鑫叹了一口气。

    “范进中举没听过吗?”

    当三人一鬼走到后山山门时,茅山弟子已经全部散了。

    司夜拍了拍陈志祥肩膀:“走吧,陈大鬼神。”

    陈志祥深呼一口气。

    “司夜,虽然这次你救了我,但日后......”

    未等他说完,司夜连忙打住了他的话:“日后相见,还是以死相搏,知道啦,赶紧走吧!”

    陈志祥对着司夜一礼,随即穿上紫貂袍,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林鑫兄弟,你现在是不是很想问为什么作为敌人,为什么我要放虎归山?”

    林鑫面无表情往回走去:“没兴趣。”

    “别装了,你肯定想知道,虽然我放走了他,但他现在肯定是鬼心已毁,以后啊不会再有多大出息了。

    这陈志祥可是方堂的最喜欢的小鬼,你都不知道之前有两只小鬼,他救都不救,可这......”

    林鑫突然停下,转过头来,情绪激动的一把抱住司夜手臂。

    “方堂师叔公?你说这鬼神是方堂师叔公养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林鑫看向唐瑶:“唐瑶,他说的是真的?”

    唐瑶点了点头。

    林鑫退后两步,他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方堂师叔公怎么可能与鬼为伍?”

    他心中的信仰崩塌了.....

    “那个林鑫啊,每个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我不知道方堂曾经在你们茅山是什么样。

    但看你的表现,他曾经在茅山应该是一个能让你敬佩的存在。

    可很遗憾,现在的方堂的确已经是鬼修了......”

    可就在此时,一声与刚刚集结令声响一样的长鸣从不远处传来。

    林鑫只得先收起悲伤的情绪,看向天空,在茅山的教育思想里,帮派的利益要高于一切!

    一支绿色集结号在半空炸响,绿色的‘令’字再次出现。

    “咦,林鑫你不是说集结令触发条件很苛刻吗?

    怎么我们才上山半天,都遇上两次了?

    还是说,你们茅山这集结令就和***里的@所有人一样,掌门长老谁闲着没事干了,就放一只,来逗弄你们?”司夜打趣道。

    林鑫没有立马回答,他盯着集结令看了一会。

    刚刚那只叫陈志祥的鬼神偷安魂香的确也算是大事,但根本远远没达到使用集结令的地步。

    现在又一次发出集结令,而且距离这么久,难道刚刚的集结令根本不是为了抓那只鬼神放的,如果那样,这支才是真正要集结的目标!

    林鑫想到这,赶忙往集结令发出的地方跑去。

    “刚刚根本不是为了那只鬼神发的集结令,先祖祠出事了!”

    司夜似乎也想明白了,拉着唐瑶也跟了上去。

    三人还未到先祖祠,老远处便听到了喊打喊杀声。

    司夜三人刚到先祖祠,一身穿白衣衣裳的内门弟子倒飞过来。

    林鑫赶忙施展内力将他一把接住。

    “什么情况?”林鑫问道。

    那名内门弟子,龇牙咧嘴,他的左手已经断裂,林鑫见状赶忙将他轻轻扶到地上。

    “彭湘学长?”唐瑶一声惊呼,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被人群包围在里面的彭湘。

    司夜也抬起头看向正在激战的人群:“呦,还真是刚刚副驾驶闷油瓶,刚刚他施展疾行步,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丝鬼气,没想到还真是鬼修。”

    林鑫站了起来,看着浑身散发鬼气的彭湘,他大怒:“彭湘,你到底在干什么!”

    彭湘朝着他看来,露出诡异一笑,随即一掌将面前的一名内门弟子手骨打断。

    晨玄掌门手中凝聚一团金色法力,随后这团金色法力朝着他的全身覆盖。

    一盏茶后,晨掌门全身散发金光:“都散开吧!”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人群立马散开。

    “你是谁,为何附身我茅山弟子身上?”

    彭湘看了看手中的龙筋鞭:“我是你师祖,也是这条鞭子的主人!”

    晨掌门眉头一皱说道:“你是康木袄前辈?”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我。”

    “茅山十三代法道长老康木袄,堕入鬼道,被茅山除名,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狗屁!你以为你知道的那些是实情吗?

    那些都是丘千鹤那小人为了美化自己,编出的历史!”

    彭湘说着,面目狰狞,手中龙筋鞭一鞭抽来,顿时发出龙鸣之声。

    “今日归来,只是拿回我的东西!”

    晨玄看了一眼龙筋鞭:“龙筋鞭乃我茅山镇派法宝之一,今日你休想拿走!”

    彭湘眉头一皱,手中龙筋鞭对着晨玄打来。

    这一鞭龙吟声伴随破空声,光这声势就足以吓退不少人。

    “威雷一声震天空,我请祖师显神功,御盾!”

    晨玄一声大喊,身上的金色法力变化为全身盾。

    龙筋鞭打在金色全身盾上,发出气爆之声。

    目前控制彭湘身体的康木袄见晨玄使出这招,戏谑的说道。

    “御神金光咒,你使用之前,也不问问,这是谁创造出来的咒法?”

    “此乃我茅山十三代掌门丘千鹤所创,攻可除万妖,退可御万法!”

    康木袄一听大笑。

    “哈哈哈哈,丘千鹤那伪君子也能创出如此高深*?

    御神金光咒乃我闭关十年,呕心沥血所创,怎奈最后被那伪君子盗去!

    威雷一声震天空,我请祖师显神功,破万法!”

    随着康木袄的法诀念完,一道金色法力通过龙筋鞭传出。

    只是一个照面,晨玄的全身盾便被破解,他的灵魂都被打出了肉体!

    众人大惊,赶忙冲了上来,将晨玄掌门的肉体扶住。

    林妙仙姑赶忙念动安魂咒,牵引的晨玄掌门灵魂归体!

    “掌门师兄!

    晨掌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