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八章 彭湘的交易免费阅读

第五十八章 彭湘的交易
    “终于送走这两小祖宗了!”司夜长叹一口气,一*坐在沙发上。

    “你这话说的,有女人缘不是好事吗,还叹气?”夜未寒说着,将酒壶递给司夜,也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唉,不说她们了,一说就头大,老寒今天和方堂交手,你感觉他实力如何?”司夜按着太阳穴问道。

    “就那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吗?”

    “他可不是什么十七八岁,虽然我不知道他今年多少岁了,但十年前我见他,他已经是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头了!”

    夜未寒放到嘴边的酒壶停了停:“他能返老还童?”

    “应该不是返老还童,你有没有感觉,方堂刚刚似乎并没有动用实力?”

    “嗯,的确他的内力深不可测,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身上至少拥有三种不同的力量,这些力量如果发挥出来,肯定极其恐怖!”

    夜未寒话毕,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北郡大学男生宿舍401室。

    这比起其他宿舍要宽敞许多,倒不是宿舍比其他宿舍大,而是其他宿舍都是四人一间,401室只放着两张床位。

    林鑫此刻正坐在书桌前学习着风水之术,其实林鑫并不是茅山天才大弟子,他只是花了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

    在林鑫心里,他的偶像是师叔公方堂。

    据说方堂师叔公刚开始并不是茅山弟子,他为了加入茅山,在山门口长跪不起,最终才破格成为了茅山外门弟子。

    后来通过他的不断努力,成为内门子弟,曾在一场众师大会上,更是使出茅山天级秘法四神兽!

    可惜这传奇的方堂师叔公在最年轻有为时离开了茅山,不知所踪......

    “怀抱月,墓立山中,山如大佛怀。

    蜻蜓点水,一马平川墓中央,例如成吉思汗墓。

    青龙怀抱珠......”林鑫陷入沉思。

    “这些都是文字阐述,想要真正弄懂还是要走进山里!”林鑫想着,准备明日进山边看边学习这些风水墓地之术。

    就在林鑫专心研读之时,一个空灵的声音传来:“何须如此麻烦,将你的身体暂时交付于我,我将赐予你无上的知识与力量,让你变得渺小而强大!”

    “谁!”他站了起来。

    “别紧张,按辈分我也算是你祖师!”宿舍门口一白衣男子面带微笑悬空踏步而来。

    “祖师爷?”林鑫皱起眉头看着此人。

    “茅山派第十七代长老康木袄!”

    当林鑫听到康木袄三个字,他如遭雷击,整个人愣住了。

    “你......你是堕入鬼道的黑茅鼻祖康木袄?”

    “黑茅?

    哈哈哈哈,这个词是谁想出来的?甚是有趣!”康木袄问道。

    林鑫不语。

    康木袄双手交叉,打量一番林鑫:“不错,不错,先天雷灵根,若继续修仙百年,或许能有方堂那小子一半成就!”

    林鑫听到方堂的名字,眼前一亮:“康木袄前辈,见过方堂师叔公?”

    康木袄轻蔑一笑:“何止是见过,我们共生几十年了。

    不过很快,我就会灭了他的灵魂,将他的身体抢来!”

    “你......你不可以这么做!”林鑫听到康木袄要抢夺方堂的身体,连前辈也不叫了。

    “为何不能?”康木袄玩味的说道。

    “方堂师叔公那么努力,好不容易成就那么高的造诣,你凭什么抢夺!”

    看似林鑫是在替方堂发怒,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在为自己发怒?

    林鑫也是从外门弟子开始的,因为没有背景,他在外门时吃过的苦,只有他自己明白。

    现在好不容易成为茅山最强的弟子,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茅山掌门,若此时出现个更强大的弟子抢了他的位置,林鑫不敢想了。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什么狗屁力量!”林鑫说着掏出一张紫色雷符,现在只要康木袄敢再上前一步,他将立刻发动符篆。

    康木袄不缓不慢,一手指向林鑫,一道鬼气向着林鑫飞去。

    林鑫想出手去挡,可为时已晚,鬼气直接进入他的身体。

    “你对*了什么!”林鑫赶忙检查身体是否有恙。

    “猫须龙顶为何墓地?”康木袄问道。

    “山峰连绵不绝,头山最中左侧墓穴!”林鑫不假思索的说出。

    刚说完,林鑫就愣住了,他脑海中出现一幅群山延绵,他一眼便能看出,这其中最好的一处风水宝地。

    “我怎么会知道猫须龙顶?我根本没看过啊!”林鑫惊讶的问道。

    “你再看看自己的修为。”

    林鑫听了他的话,闭上眼睛开始观察自己的道根。

    只见他丹田那本来浅红色的雷系道根,此刻变得赤红,这是进阶了!

    “我到神雷境了?”林鑫不敢相信,要知道从地雷境到天雷境,茅山弟子最少的也花了三十年,自己现在才二十左右,居然可以拥有这般境界!

    “怎么样,只要你肯将身体交给我暂时使用,我便会赐予你更多!”康木袄的语气极具*。

    林鑫苦笑:“谢谢康木袄前辈,但我还是喜欢靠自己的努力变得强大!”

    林鑫说着,一拳打向胸口,那黑色鬼气被他直接逼了出来。

    康木袄眼神怪异的看向林鑫:“你为什么要拒绝,因为你心中的榜样方堂?

    呵呵,你以为方堂真的是靠自己变的那么强的吗?

    他为了变得强大,很小的时候便与恶鬼做了交易,恶鬼赐予他学习事半功倍的鬼术,代价就是十五个儿童的性命!

    你以为他的四神兽道法是自己学会的吗?那是他挖了祖师的埋骨地,从棺材里学到的真正四兽神之术!

    你以为就凭他那点道行,曾经正能*朝佛寺满门,若不是有我相助,他早死于武僧戒刀之下!”

    林鑫嘴唇颤抖:“那......那又如何,我不需要你给予的力量!”

    虽然听到方堂原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神乎其神,可林鑫似乎变得更加有动力了,他要证明靠自己能做的比方堂更好。

    “你真不心动,这可只有一次机会!”康木袄想着,若林鑫不肯,那先随便找个人将自己灵魂安稳住吧。

    他现在的灵魂非常虚弱,每在外面耽误一分钟,他的实力便会下降一分。

    林鑫不再言语,只是重新回到课桌前拿起风水之术开始学习,这就是他最好的答案。

    康木袄苦笑:“日后你若成了茅山掌门,或许茅山能有一番新颜色吧!”

    只是一个眨眼功夫,林鑫便感觉不到,刚刚那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了。

    林鑫此刻心里有些失落,但很快他又调整了回来:“或许坚持本心,才能成就大道吧。”

    北群大学校门口,康木袄化作一道黑烟正欲离开。

    “康老祖,请留步!”

    康木袄回头看去,此刻正有一青年对着自己做了一礼。

    康木袄重新变幻为人形,他将眼前青年打量:“先天水道根,比林鑫那小子差了点。”

    “晚辈彭湘,想与康老祖做场交易!”

    “彭湘,彭湘,彭天雷是你什么人?”康木袄问道。

    彭湘一抱拳:“康老祖,彭天雷乃我祖爷爷!”

    康木袄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说吧你想怎么交易?”

    “和林鑫一样,康老祖你呢赐予我力量,我将身体暂时借您!”

    “你?差了点,不过勉强能用吧。”

    “康老祖,请问您要借我身体多久?”

    “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你可愿意?”

    彭湘一拱手,只见康木袄化作一道黑色鬼气穿入彭湘身体。

    这类似夺舍重生是十分痛苦的,彭湘双眼通红,全身经脉根根凸起。

    他痛苦的跪倒在地,口水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浑身颤抖,不久后他便晕死过去。

    北群市南林一栋民宅内。

    民宅主人是一名四十多岁中年男人,三十岁时因为家暴,妻子与他离婚,从此他便开始了独居生活。

    此刻他正在做着早餐,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端上了桌。

    可食用它的,却不是中年男人。

    方堂将面接了过去,开始吸溜起来,他吃了一口:“下次多放点盐太淡了!”

    “好的,主人。”中年男人双眼迷茫的回答道。

    面很快被吸溜干净,正当方堂擦嘴时,胸口一疼。

    他闭上眼睛感知一番:“康木袄这寄生虫,居然找到新宿主了。”

    他起身走上了二楼,这本是中年男人的卧室,可自从昨天方堂将他控制后,这边暂时成了他的卧室。

    屋子里十分脏乱,到处是乱丢的脏衣脏裤,唯一能落脚的也只有中年男人的床了。

    屋内除了一台电脑,没有任何家电,电脑此刻还开着,正在循环播放着岛国一些不太健康的电影。

    随着一把剑飞过,一顿火花带闪电后,这台中年男人购买不到一年的电脑,结束了它短暂又不健康的一生......

    “出来吧!”方堂喊道。

    “徐钰还有救吗?”陈志祥问道。

    “没了安魂香,救不了!”

    “哪有安魂香?”

    方堂不语。

    陈志祥一擦眼泪,跪了下来:“哪有安魂香?”

    “茅山!”

    “那最近麻烦你照顾好徐钰,我去茅山走一趟!”

    “茅山可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你现在可是鬼身,别说上山了,刚到门口便会被守门神兽一击天雷当场轰杀!”

    “为了徐钰,这天雷我也要尝一尝!”

    方堂摇头,拿出一件披风:“去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