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七章 击退方堂免费阅读

第五十七章 击退方堂
    夜未寒听到一箱好酒,眼睛顿时亮了:“我还要之前那个琼浆酿!”

    司夜一阵肉疼,要知道一箱琼浆酿十二瓶,那可是一万二呀!

    可司夜转念一想他刚刚救了唐瑶,马上又要和自己去救希言,这一万二的确不多。

    司夜一狠心,一跺脚:“好!先跟着我去救完人,明天就买!”

    他刚说完,又走到徐钰刚刚站的地方,捡起了掉落在地的应天笔,开始打量。

    “一只破毛笔,你捡它干嘛?”夜未寒不屑一顾,在他眼里什么武器,法器都不如自己的一拳管用。

    “这是应天笔,牛着呢!”司夜说道。

    “有多牛?”夜未寒不认识应天笔于是问道。

    司夜拿起应天笔:“应天五行,斗转乾坤,幻水!”

    司夜说着对着夜未寒的酒壶写了个水字。

    ......

    “没了?”夜未寒问道,似乎也没发生什么。

    “你再喝一口你的酒试试!”司夜笑着说道。

    夜未寒拿起酒壶,打量一番,又闻了闻,还是酒的香味,随后他灌了一口。

    只是一口,他便瞪大双眼,一口将酒吐了出来:“这酒怎么淡不拉几的了,就跟水一样?”

    “这就是水啊。

    应天笔能操控五行之力,也可改变没有生命物质的五行。

    酒里含水,我就可以将酒变成水咯!”司夜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麻烦把这水变回酒吧!”夜未寒似懂非懂的答应道,随后将酒壶递了上去。

    “啊?那个......夜未寒咱先把人救了!”司夜说着不等夜未寒回答,直接往乱坟岗内走去。

    开玩笑,应天笔能将酒变成水,是因为酒里五行有水,可水里没有酒呀,司夜知道酒就是夜未寒的***,现在自己把他的***拔了,还不赶紧跑,等着被他暴揍吗......

    当司夜带着两人到乱坟岗中央,推开一扇只有一面墙的大门时,赫然看见那块巨大石碑。

    而石碑上此刻正躺着一女子,司夜一眼便认出那是希言,但在希言旁边,还坐着一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

    司夜不敢贸然上前,他开始打量起男子。

    男子长相白净,身材纤细却不瘦弱,身上有着饱满的肌肉,此刻男子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石碑,眼睛却阴恻恻的看着司夜。

    司夜开启神识去感知男子,可神识却无法看透男子的任何信息,甚至司夜无法确定他是人是鬼,拥有多强的实力。

    “关了吧,你这小娃娃过家家的感知能力,就别丢人现眼了,我是方堂!”方堂说着对司夜一挥手。

    司夜只感觉眼前一花,头晕目眩,被强制性打断神识感知的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司夜!”唐瑶赶忙一把扶住司夜。

    “我没事,你这老头子怎么变的这么年轻?”司夜晃了晃脑袋问道。

    “说来话长......”方堂刚开口。

    “诶诶诶,算了算了既然说来话长那就别说了。

    还是说说你干嘛抓旁边那女孩吧,要是因为我,那你把她放了,咱俩做个了断!”司夜说道。

    “你未来或许能成为我的敌人,但现在的你根本不够看,这丫头我要了,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走吧!”方堂敲击石碑的手指停下。

    司夜召唤出了曳影:“那就是没得谈了?”

    方特不语,眼神似乎能杀了司夜。

    司夜也不畏惧,与他对视,就在双方僵持之时,夜未寒开口了:“速战速决吧,打完赶紧回家睡觉!”

    说着他以人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冲到方堂面前。

    ‘轰’只听一声巨响,石碑周围的坟墓全部碎裂,可方堂毫发无损,原来就在夜未寒一拳即将打中他时,方堂在前面前出现了一面伏羲镜,直接挡下夜未寒这一击。

    这一巨大声音,直接惊醒了希言。

    希言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她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方堂:“方堂,你是放炮......咦,司夜你来了!”

    希言说到一半,发现司夜来了,赶忙兴奋的跑了过去。

    司夜生怕方堂突然发难,手中提着的曳影做执剑式,可攻可守。

    如果方堂此刻发难,攻击希言,司夜会一击飞剑救援希言。

    若方堂攻击夜未寒,他将施展三昧真火,直接攻击方堂。

    可方堂似乎却选择了第三条路,他既没有阻拦希言跑向司夜,也没发难夜未寒。

    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手中旱烟放入嘴里。

    “没用的,你这点微不足道的攻击,根本破不了伏羲镜,更何况这是百年的伏羲镜!”方堂玩味的摇了摇头。

    夜未寒也不与他废话,‘轰’又是一拳,这一拳竟然打出了空气炸裂声。

    希言也已经跑到司夜身边,她一把抱住司夜:“司夜,你终于来了。”

    “没事了,现在安全了。”司夜拍了拍希言,随后就松开了希言。

    “司夜,她真的只是你朋友吗?”唐瑶脸上挂着笑容问道。

    虽然唐瑶看上去依旧甜美可爱,可司夜听得出来,此刻的她语气不善。

    “啊,那个夜未寒需要帮忙,唐瑶你先带希言出去!”他说着,将希言拉到唐瑶面前,提着曳影冲了上去。

    唐瑶撅着小嘴,看了一眼希言,但她可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女孩,牵起希言的手,往乱坟岗外跑去。

    方堂看了一眼唐瑶与希言,他并不担心希言能跑了,即使现在让她们跑出去几十公里,对于方堂来说也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便能追到。

    “你分神了!”夜未寒说着,又是一拳。

    方堂依旧不以为然,抽了一口旱烟:“怎么,你还能......”

    方堂话说一半,顿感不妙,他盯着伏羲镜,伏羲镜上一道裂痕慢慢扩大,随后在方堂难以置信的眼神下,伏羲镜四分五裂。

    司夜此刻一剑也已经刺来,方堂手心旱烟杆立马变回了青铜剑,与司夜手中的曳影碰撞。

    两把剑剑尖对上,曳影立马发出‘嘣’的一声,剑身断裂。

    青铜剑去势不减,直刺司夜咽喉。

    司夜念动法诀,身体变成一团火焰消失不见,随后出现在方堂背后。

    夜未寒此刻大吼一声,这一拳带着万钧之力打来,方堂赶忙出手挡去。

    ‘咔咔咔’骨裂声从方堂手臂传来,此刻方堂的左臂,很明显能看出骨头已经全部碎裂,将皮肉撑的鼓鼓囊囊。

    “剑归,诛杀!”此刻方堂背后的司夜喊了一声。

    断掉的曳影剑头,如同一道流星从方堂胸口穿过,飞回司夜手中的曳影剑身,重新恢复成了完整的曳影。

    如果此刻陈真璨在场,他一定会认出,这一招断剑重铸与张世尊的曾经降伏清水时,使用的简直一模一样。

    方堂用右手摸了一下被曳影刺穿的胸口,右手上顿时沾黑红色的血液:“真好,我还是人!”

    “鬼嚎!”方堂大喊一声。

    半空中,鬼嚎发出‘轰隆轰隆’的咆哮,如同一颗流星直直落下。

    司夜见状,赶忙驱动真火诀,曳影化作一条火蛇,司夜抓着曳影,拉着夜未寒往乱坟岗外跑去,如同一条长龙飞快逃走。

    “唐瑶,伸手!”司夜一声大喊。

    唐瑶头也没回,将手高高举起,希言则是本能的回头看去。

    一见一条数十米的火蛇,朝着她们飞来。

    “啊啊啊啊!”希言吓的大叫起来。

    可下一秒,她只感觉眼前一团火焰飘过,但却没有感受到炽热,等希言的神经反应了过来,她已经被唐瑶牵着上了火蛇身躯。

    方堂空灵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司夜,你几次三番坏我机缘,这一笔笔账,日后我会一一找你算清!”

    “切,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方堂道长,拜拜了您嘞!”司夜大笑着带着几人已然跑远。

    就在司夜几人逃出乱坟岗一公里外时,乱坟岗内发出一声巨响。

    几人回头看去,那片乱坟岗已经成了废墟......

    或许是这段时间的经历,司夜这次并没有进入自己小世界,便有几团真火出现在他的胸口。

    司夜没有去引导它们,真火很自觉的飞到妖丹周围,开始被妖丹精炼。

    司夜闭上眼睛数了下:“三十一阶,三十二阶......三十七阶!”

    司夜大喜:“好家伙,一下进阶了七层!”

    道士香烛店门口。

    “司夜哥哥,谢谢你!”希言说着正准备跳起来亲一下司夜。

    唐瑶赶忙一把将她拉住:“诶诶,希言姐姐你谢就谢,干嘛要跳起来!”

    刚刚在逃命时,希言没在意唐瑶,现在安全了,她开始打量起唐瑶:“哦,你就是司夜哥哥说的那个小师侄吧?”

    “是啊!”唐瑶回复道。

    希言一把抓住司夜的左手:“那我怎么谢司夜哥哥,和你有什么关系?”

    唐瑶一听不乐意了,拉起司夜的右手:“怎么没关系,我可是他......我可是司夜最疼爱的师侄!”

    唐瑶与希言恶狠狠的看着彼此,就如同两只母老虎抢夺一只猎物,谁也不肯让着谁。

    “我们好心好意去救你,你就这样?”

    “谁要你救呀,我只要我们家司夜哥哥救。”

    司夜顿时感觉头大,他被两女生一人拉着一只手臂,可怜巴巴的看向夜未寒。

    夜未寒手中酒壶晃了晃:“那个没酒了,我去打点酒。”

    说着夜未寒一溜烟跑进了香烛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