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四章 方堂与希言免费阅读

第五十四章 方堂与希言
    司夜与唐瑶人还没到二楼,便听见了,二楼传来山哲道人的声音。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远报儿女,近在己身,苍天有眼,报应分明,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我去你大爷的莫问前程......”一男子说着,一拳打在山哲道人脸上,山哲道人没想到这男子这么暴躁,这一拳打的他鼻血直流。

    男子气势汹汹的走下楼去。

    下楼时,正好与司夜两人相遇,司夜多打量了此人两眼,印堂发黑,怕是最近要有血光之灾。

    男子看司夜盯着自己:“我说你这小王八蛋,看什么看,不认识你虎哥?”

    男子说着还将衣袖拉起,露出比司夜腿还粗的臂膀。

    臂膀上早些年应该纹着一只下山虎。

    或许是这几年男子伙食不错,那下山虎变得胖嘟嘟的,看起来很有喜感。

    司夜讪讪一笑,拉着唐瑶继续上楼,他倒不是怕事,只是不想惹事罢了,再说现在自己有要紧事,更不会为了争口舌之快,横生枝节。

    男子见司夜似乎怂了,骂骂咧咧的继续下楼。

    山哲道人捂着鼻子,走到二楼阳台,见那位叫虎哥的出了拱仙堂。

    “虎哥,你最近有血光之灾,可要多加小心啊!”山哲道人对着楼下喊道。

    那虎哥一听,对着二楼山哲道人竖起一根中指。

    可他刚刚竖起中指,一辆皮卡车从一旁驶出,在这不算宽敞的老街上行驶的飞快。

    当看见虎哥时,皮卡车非但不减速,还加大油门。

    虎哥瞪大眼睛,皮卡车呼啸着将他撞飞十多米远。

    随后皮卡车行驶到虎哥旁,车上下来一染着黄发的男子,拍下虎哥奄奄一息的模样后,跳上皮卡一溜烟逃了。

    很明显,这是虎哥的仇人对虎哥下的手。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若念卿安好,莫忘人初心啊!”山哲道人摇了摇头,将手里的下下签扔到了楼下。

    司夜鼓着掌走来:“山哲道人,真是算无遗策啊,只可惜算命人不能算己,不然山哲道人也不用受这无妄之灾了。”

    山哲道人拍了拍身上法袍,斜着眼看司夜:“哟,这不是夜大师吗,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店转转呀。”

    司夜苦笑着摇了摇头:“在拱仙面前,哪敢称什么大师,缪赞了,缪赞了。”

    山哲道人端起一杯茶,这是要送的意思。

    司夜当然知道,可他笑着从兜里拿出一千块递过去。

    山哲道人看也没看,眯了一口茶:“夜大师,你说错了,算命人是能算自己的命。

    我今儿个也给自己算了一卦。

    当遇不善之人,今日不可出门!”

    “不善之人,刚刚不是走了吗?”司夜笑着又拿出一千递了过去。

    山哲道人敲击着桌子,一言不发。

    司夜见状又拿出一千:“山哲道人,只是找个人而已,差不多够了吧?”

    山哲道人闭上了眼睛。

    “你这老东西,想钓我?”司夜心里想着,表面上却装作很为难。

    “唉,既然山哲道人不想赚我的钱,那就算了!”司夜说着,伸手想将钱拿回来。

    可手刚碰到钱,山哲道人拿起一根卦签按在了钱上。

    司夜心里大喜:“让你这老头子跟我装。”

    “说吧,找谁?”山哲道人将钱抽了过去。

    吐了一口口水在手指上,开始数钱。

    “希言!”司夜说道。

    乱坟岗。

    方堂正在吸收阴气鬼气疗伤,司夜唐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在他们中间还夹着希言。

    司夜唐瑶脱去脸皮,变回了陈志祥与徐钰。

    “人带来了!”陈志祥说着将希言往前一推。

    希言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可也因为这么一摔,倒让希言恢复了神志。

    她四下环顾,发现自己居然在一堆坟墓当中,吓的她差点晕过去。

    “你叫希言是吧?”方堂开口道。

    希言听到方堂的声音,吓的身体一颤,随后看去。

    只见一相貌大概十七八岁的男生,坐在一块巨大石碑上,正用野狼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希言害怕的点了点头:“对......我叫希言,你是?”

    “我叫方堂,你后面两位带你来的,男的叫陈志祥,女的叫徐钰!”方堂指了指希言背后。

    希言只感觉汗毛倒竖,她赶忙回过头,果然背后站着两人。

    “你们......你们怎么一点声音没有啊。”

    陈志祥笑着蹲下身子,贴在希言耳边:“因为我们是鬼!”

    “啊!”希言赶忙一把将陈志祥推开。

    “别怕,到这来吧。”方堂说着,一手指着希言,随后虚空一抓,希言便被带到了方堂面前。

    希言被拖拽过来,一下跪在方堂面前。

    “你也是鬼?”希言双眼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我?我应该不算吧。”方堂说道,说实话现在他对自己是人还是鬼,已经很模糊了。

    希言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她心里想道:“司夜说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她看向方堂,一只手慢慢伸了过去,然后贴在了住了方堂的脸上。

    这一举动把方堂也弄懵了:“你?”

    希言长舒一口气:“你的脸有温度,看样子你真不是鬼啊!”

    希言说着,一*也坐在了石碑上,只要不是鬼,一切都好说。

    “呵呵,你这丫头有点意思,眼神之中,也有几分像她......”方堂笑着一挥手,示意陈志祥两鬼退下。

    陈志祥又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拉着徐钰消失不见。

    希言见两只鬼走了,虽然这地方还是蛮吓人,但此刻有个方堂在身边也没那么害怕了。

    “话说方堂,你怎么和两只鬼待在一起呀?”

    “他们是我的傀儡罢了。”

    “我的天呐,你居然会控鬼,那你和我哥司夜一样厉害呀!”

    “司夜和我可不是一个级别的。”方堂玩味一笑。

    希言想了想:“也对,毕竟你只能控制鬼。

    我司夜哥哥却能抓鬼,如果鬼不听话,他还能用符篆把鬼杀了!”

    方堂有些无语。

    “方堂,要不你教教我怎么抓鬼呗。”

    方堂:“......”

    “你怎么不说话?”

    “小姑娘,你是不是还没弄清楚情况,你是我抓来的!”方堂说着右手发出一团绿色鬼火准备吓唬吓唬希言。

    “哇,鬼火。”希言从口袋中拿出一把纸巾,取出一张伸到鬼火上面。

    方堂不明觉厉的看着希言将纸巾放到鬼火上面,不知道这小姑娘要干什么。

    “哈哈哈哈,方堂你看,鬼火真的点不着纸巾。

    难怪室外产生的鬼火不会引发火灾。

    谢谢你啊方堂,解开了我这么多年的疑惑。”

    方堂收起鬼火,此刻他觉得眼前这小姑娘,不仅神似桃夭,就连性格也有**分相似:“什么疑惑?”

    希言双脚前后摆动:“嗯,小时候奶奶经常给我讲农村这些鬼故事。

    每次她讲到坟头会冒起鬼火啊,我就在想,这鬼火飘来飘去,不就和孔明灯一样吗?

    孔明灯坠落了,如果掉在草堆里,肯定会将草堆点燃对吧。

    但为什么每个故事里都有鬼火,这些鬼火飘来飘去怎么没引起火灾呢?”

    方堂问道:“你不是大学毕业吗?”

    希言尴尬一笑:“我从小就淘气,不爱学习,初中上完就辍学出来打工了。”

    方堂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是这样啊,鬼火呢是冷火,温度是不高的。

    而且一般只有在坟场这些地方才会出现,你看看这坟场。”

    方堂指了指他们眼前这片乱坟岗。

    “你看见吧,没什么草丛和易燃物的,所以不会发生你说的那种事。”

    希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

    不远处,徐钰‘噗嗤’一声笑了。

    “方老头真有意思,自己天天跟我们这些鬼物打交道,还教育别人要相信科学。”

    陈志祥却不以为然的闭上眼睛听着昆虫的叫声:“随他去吧,那老家伙怕是想枯木逢春了。”

    话分两头,山哲道人看了一眼手中的罗盘,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乱坟岗。

    “就在前面乱坟岗,好了,夜大师,咱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山哲道人说完,正准备离开。

    司夜一把将山哲道人拉住:“唉唉,山哲道人你别走呀,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是不是也应该帮忙助我一臂之力降妖除魔呀。”

    “呵呵,我不是好人,后会无期!”山哲道人又要走。

    “帮帮忙!”司夜说着,又塞给山哲道人五千块,虽然司夜笑着有钱了,但让他一下子拿五千块属实有些肉疼。

    山哲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走着。”说着他居然走到了前头。

    “唐瑶,你给那个叫夜未寒的打个电话,让他来支援咱们,我怕再进去点手机没信号了。”司夜说着将他的苹果14交给唐瑶。

    唐瑶一点头,接过了手机。

    道士香烛店内,夜未寒正喝着酒呢,口袋中的手机响了,他拿出一看是司夜的,随手就挂了。

    陈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摇了摇头:“看样子,司夜那小子又遇上麻烦咯!”

    夜未寒哈哈大笑:“哈哈哈,有啥事喝完再说,来陈三兄弟,咱们一见如故,再走一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