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二章 与康木袄决斗免费阅读

第五十二章 与康木袄决斗
    两鬼走来,方堂笑着问道:“小钰,此刻感觉如何?”

    徐钰凝炼出一道鬼气,向着不远处一棵老槐树打去。

    只见那棵老槐树瞬间变成了一堆齑粉。

    “我现在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已经触摸到了鬼神的门槛。”徐钰笑着说道。

    “嗯,那就好!”方堂笑着抽来一口旱烟。

    “来你们看看。”方堂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两鬼。

    照片里是司夜与希言,希言漂亮大方,略施粉黛的她笑起来十分好看,即使比起现在不少女星,也丝毫不差。

    而司夜比着剪刀手,看起来有些二。

    “这不是司夜吗,给我们看他照片干嘛?”陈志祥问道。

    “不是看他,是看那女娃娃。”方堂抽着旱烟舒服的闭上眼睛。

    “挺好看的,

    怎么?

    老家伙难不成你想......”陈志祥邪魅一笑。

    方堂敲了敲烟杆:“别瞎想,这女的是百鬼聚阴体,生来就注定被鬼祟离奇之事纠缠。”

    “那不就是扫把星?”徐钰说道。

    方堂想了想,大笑:“哈哈哈哈,可以这么理解,在别人眼里,她是扫把星。

    但在我这,她就是福星。

    我要将她的灵魂炼化成寻鬼兆,帮我找到桃夭被打散的魂魄。”

    陈志祥算是听明白了,老东西对自己和徐钰还算不错。

    “没问题,不就抓个人吗?”陈志祥一口答应。

    “没那么容易,她与司夜关系匪浅,这个你拿着。”方堂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只毛笔。

    陈志祥接过毛笔:“这什么?一只破毛笔?”

    方堂苦笑:“这可不是什么破毛笔,这是应天笔。

    可调动五行之力,最关键的是任何一种力量,都可以驱动它,威力大小取决于使用者的实力!”

    陈志祥一脸嫌弃的将应天笔给了徐钰。

    “你拿着吧,我有骷髅戒指即可!”陈志祥说着亮出了自己的骷髅戒指。

    “武器给你们了,至于你们要给谁,随你们分配,去吧,我要去见个老朋友!”方堂说完,闭上了眼睛。

    陈志祥与徐钰化作两道黑气向着南林飞去。

    方堂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此刻他的小世界被黑色笼罩,方堂走到一口巨大的石棺前。

    “你快苏醒了是吗?”他对着石棺说道。

    “一年之内!”石棺传出空灵的声音。

    方堂坐了下来:“那我可得趁人之危了,不然等你出来,我就完了。”

    “呵呵,是啊,你怕了?”石棺中一只黑漆漆的影子飘了出来。

    “的确有点,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如果被你占据了身体,我会很不甘心的!”方堂说着抽了一口旱烟。

    那黑色影子飘到方堂面前,弹腿坐下,对着方堂是旱烟虚空一吸,然后吐出一口黑色烟气:“那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个痛快,让你魂飞魄散,这样你就没什么不甘心的了。”

    方堂点了点头:“嗯,那样最好,不过嘛......”方堂说了一半,敲了敲烟杆。

    “不过我也想拼一下,毕竟现在的我也很强了!”

    黑影思索了一会,慢慢化成了人形,正是康木袄。

    “我早就想到你会有这么一天,毕竟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莫过于我了!”康木袄说着,从方堂手中将烟杆拿了过来,猛吸一口。

    两人就如同多年的好友,坐在石棺前笑谈生死。

    不知过了多久,在小世界里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康木袄站了起来:“来吧,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们总得分出个胜负。”

    方堂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

    “叫你那两个鬼王出来吧!压抑着鬼王气息这么多年,当个鬼将,一定很难受吧?”康木袄笑了。

    方堂也笑了,他指着康木袄:“哈哈哈哈,真的是什么也瞒不过你。”

    随着方堂的大笑,他的背后阴气大盛!

    “镜鬼王,参见方堂道晚祖!”那日被清水击杀的镜鬼素娘对着方堂一拜。

    “末将,勾魂鬼王参将方堂道晚祖!”一只血色的镰刀出现,随后黑暗中走来一黑衣男子,正是被司夜击杀的勾魂鬼将,如今已然不再掩藏,释放出鬼王的实力。

    “哈哈哈哈哈,方堂啊,你真觉得这两只小鬼王能奈我何吗?”康木袄脱去白色长袍,他的身体居然是由黑色不知名的能量组成。

    “我早就达到鬼帝了,我是不死不灭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方堂说着手中旱烟杆变成了一把青铜剑,正是曾经那把屠了整个朝佛寺的‘鬼嚎’。

    方堂进入大自在境,手中青铜剑一挥,一道黑色剑气飞去。

    剑气已有了实质,在飞行中不断将空气撕裂。

    康木袄举起一只鬼手一道鬼气打出,直接将剑气震散,但剑气震散,发出的却是玻璃破碎音。

    康木袄只感觉鬼手一凉,他的一只手臂已经被砍了下来。

    境鬼王素娘阴恻恻的笑着。

    “有点意思!”康木袄不但没有生气,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康木袄背后出现了勾魂鬼王,勾魂鬼王举起勾魂血镰向着康木袄打去。

    康木袄头也没回,回头就是一拳,还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方堂提起‘鬼嚎’一剑刺来,他的背后出现一只猛虎的虚影。

    康木袄的右手变幻成了一面盾牌,挡下了这一击。

    方堂又对着盾牌蓄力一剑,猛虎张着血盆大口扑去。

    “轰”的一声巨响,盾牌碎裂。

    康木袄化作一团黑气消失,随后在距离方堂十米处出现。

    “哈哈哈,你的确比以前强大了。”康木袄说着,闭上了眼睛,背后出现一尊足足五十米高的巨大鬼帝虚影。

    鬼帝一手将康木袄送到自己头顶,康木袄的与鬼帝虚影立马融合,鬼帝虚影变成了真正的鬼帝。

    “弱小的蝼蚁!”鬼帝说着,一拳砸向方堂,可他砸中的只是镜像。

    在鬼帝背后,勾魂鬼王抛出勾魂血镰,在鬼帝背上开了一道口子,无数鬼魂从鬼帝背上逃了出来。

    鬼帝大怒,往背后砸去,而砸碎的还是玻璃。

    鬼帝双手做大灭式,他的周围一股慈悲却又散发阴气的力量在扩散。

    小世界中,无数玻璃破碎。

    只是一招,便破了镜鬼的幻象。

    “蝼蚁!”鬼帝说着,一只手伸向镜鬼王。

    镜鬼王见自己幻象被破,现在鬼帝又攻击自己,她立马施展逃遁,可她吃惊的发现,自从鬼帝打了大灭手诀后,她就无法使用任何鬼术。

    鬼帝一把将她抓起,塞入口中。

    勾魂鬼王一镰刀打出,想救回镜鬼王,却被鬼帝另一只手抓住,只是轻轻一捏,血镰立马被捏成一堆齑粉。

    方堂等的就是康木袄释放鬼帝真身,他将腰间葫芦打开,释放出了几十个和尚鬼魂。

    这群和尚正是朝佛寺被*的冤死之人。

    和尚们眼神空洞,只是机械的念动《金刚经》。

    随着和尚鬼魂的念动,鬼帝被佛力影响,身躯时而凝实,时而虚幻。

    鬼帝怒吼一声,一拳打向和尚。

    方堂一个闪身跳到鬼帝头顶,当鬼帝拳头打中和尚时,方堂的‘鬼嚎’也刺入了鬼帝头顶。

    和尚们被打的魂飞魄散,方堂跳了下来,鬼帝从头慢慢开裂,无数鬼魂从它身体中飞了出来。

    康木袄见鬼帝崩碎已成定局,一手插入鬼帝脑袋,硬生生将鬼帝的鬼丹取了出来。

    鬼帝没了鬼丹,顷刻间化为灰烬。

    “看样子还是低估你了。”康木袄说着将鬼丹吞进了肚子。

    “呵呵,该分个胜负了。”方堂将自己手掌割破,‘鬼嚎’划过,剑身居然发出鬼哭狼嚎之声。

    “伏羲三六阵,赐我斗乾坤,三拜请祖师,九叩诛万邪,弟子三清前,香火万万年,今日显神威,镇鬼杀妖灭,吾奉南帝急急如律令,赦!”

    随着方堂的南帝诛鬼诀驱动,一张金色符篆从方堂手中发出万道金光,而方堂背后,浮现众神跪拜南帝图。

    当方堂的‘鬼嚎’指向康木袄时,他背后的南帝手中元祖剑也指向康木袄。

    康木袄这边吞下鬼丹后,不再是单纯的黑色能量体,他拥有了鬼帝的肉体,身披一套玄冥黑甲,背后则是出现了一位手握巨剑的鬼帝。

    鬼帝只是看了一眼勾魂鬼王,勾魂鬼王顷刻间湮灭。

    方堂带着南帝之威一剑刺来,小世界内空气炸裂,法则之力荡然无存,形成了无数黑洞。

    鬼帝举起巨剑,与方堂对劈。

    “轰”一声巨响后,世界进入了无声。

    这一块空间开始崩塌,在方堂与康木袄面前相交区域更是时空错乱。

    方堂的脸变回了十八岁左右模样,而他的手已经满是皱纹,形同枯槁。

    康木袄则是拥有着鬼帝实力,身体却退到了鬼皇级别。

    这样的对决,比起实力更重要应该是运气。

    在这错乱的时空里,方堂的运气要好一些,他只是双手老到腐朽,‘鬼嚎’落地,他的手化作了一堆齑粉。

    而康木袄则要倒霉许多,这倒霉是决定胜负的,他的身体退到了鬼皇级别,可他身体里却拥有着鬼帝力量,顷刻间他便被自己的力量绞碎。

    虽然康木袄的肉身尽毁,但他已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它化作一道黑色的能量体逃遁:“方堂,别高兴太早了,等我完全苏醒,必定找你讨回本该属于我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