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一章 夜未寒的加入免费阅读

第五十一章 夜未寒的加入
    “你这个无趣的女人,我都说赔你钱了。”夜未寒回了一句。

    “口嚼酒制作需要至少一个星期。”静滕一香一拍桌子说道。

    “那我现在给你尿出来,你要吗?”夜未寒耍起了无赖。

    “你这男人,好*!”

    ......

    司夜只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这聊着聊着又回到了贡酒的问题上,他看了看手机时间,周康康按道理也应该快到了。

    “叶子,你不是不喝酒吗?怎么让我买这玩意,就这一点点居然要一千块!”司夜正看着时间等着周康康呢,周康康就走进了香烛店。

    他抬头一看:“哦,原来是来人了啊!”

    “胖子,你总算来了。”司夜说着,将胖子手中的一坛琼浆酿捧到八仙桌上。

    “静滕一香小姐,你问问你的神明,这52°的酱香白酒,他喝不喝。”司夜一脸认真的问道。

    静滕一香显然一愣,但看司夜不像是开玩笑,她点了点头:“我问问我的神明。”

    静滕一香闭上双眼,双手握拳放于胸口,嘴里念着司夜几人听不懂的东瀛语。

    半晌后,静滕一香张开双眼,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几人:“我的神明说52°劲可能有些大,先敬于他一些,神明大人要尝尝!”

    静滕一香说着,拿出一只精致的小酒瓶,从琼浆酿中打出两勺倒入酒瓶中。

    “司夜君,可以借你们后院用一下吗?”静滕一香端起小酒瓶问道。

    “当然没问题。”司夜说着起身给她打开了后院的门。

    静滕一香微微下蹲做了一礼,便往后院走去。

    后院内,静滕一香在地上铺上一张红色毯子。

    随后她打开一只灰色布袋,从中拿出一个手掌大的木头小房放在地上。

    静滕一香念动咒语,房子越来越大,最后变得足足有一人多高,这下大伙才算看清,那压根不是什么房子,而是神舆。

    神舆十分精美,像是一座小亭。

    舆顶上挂着各种东瀛宗教元素的装饰。而舆中有门也有窗户,看起来就是个缩小的屋子,輿底是最有意思的,四面都被栅栏围着,而栅栏里居然还雕刻着楼梯与地板。

    “司夜,这东瀛女人有点东西啊,居然乾坤袋都有?”陈三问道。

    司夜也吃了一惊,这静滕一香手中的袋子太像乾坤袋了。

    静滕一香对着神舆虔诚一拜。

    随后,她将装琼浆酿的酒瓶摆在了红毯上。

    又从口袋中取出两只迷你的石娃娃,摆在红毯两侧。

    静滕一香将供酒摆放完毕,拿起了神乐铃,整理了一下衣衫,跳起了供神舞。

    说是跳舞,倒更像是机械在工作。

    静滕一香一蹲一站,手中神乐铃,时不时摇晃一下。

    这供神舞实在是太难驾驭,就算是静滕一香这么漂亮的少女跳起来,也显的诡异莫名。

    三人都眉头紧锁,看着静滕一香一蹦一跳,动作毫无逻辑可言。

    “这跳的什么?还不如东北跳大神,最起码看起来热闹!”此时一直没开口夜未寒,拿起酒壶灌了一口,忍不住吐槽道。

    陈三一手搭在夜未寒肩膀上,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没错,给我来一口。”

    夜未寒将酒壶递给陈三,陈三也灌了一口:“这酒不错呀,高度白酒,够劲!”

    司夜回头看了一眼,鼻子嗅了嗅:“这应该不是桌上的琼浆酿吧?”

    夜未寒拿过酒壶,又灌了一口:“这琼浆酿不错!”

    ......

    静滕一香跳完供神舞后,跪在神舆面前,双手手掌朝向地面,头枕在手上,已五体投地的形式长跪不起。

    就在三人等的要睡着的时,周康康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静滕一香,又看了看三人。

    “怎么了胖子?”司夜问道。

    “这买琼浆酿的钱,是我刚刚先垫付的,现在找你报销了。”周康康说着,拿出一张南林酒庄的*。

    司夜看了一眼夜未寒,毕竟这酒大部分是他喝的,司夜想看看夜未寒的反应。

    夜未寒如果没让司夜失望,他眉头一跳,假装没看见,走回了大厅。

    司夜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周康康转了两千块。

    “哇,叶子你发财了?”周康康看着司夜转来的两千块说道。

    司夜一拍周康康肩膀:“这些年,你辛苦了!”

    就在几人闲聊时,静滕一香站了起来。

    她朝着司夜九十度鞠躬:“司夜君,谢谢你的琼浆酿,我的神明很喜欢!”

    半个小时后,道士香烛店内。

    “那么说,你现在就要继续出发了?”司夜问道。

    静滕一香收拾着行李:“是的,我这次出来,并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带的补给只允许我在华夏待两个月左右。”

    司夜拿出三千块递给静滕一香:“这些钱,你拿着。”

    静滕一香赶忙推辞:“不不不,司夜君你能帮我解决供酒,我已经是万分感谢了,这些钱我不能要!”

    司夜又与静滕一香推辞了一番,见她真的是不要,司夜才将钱重新塞回口袋。

    “那静滕一香小姐,你要是有什么困难或是需要帮助,随时可以来这家店铺找我!”司夜说道。

    静滕一香站直了身子又是一鞠躬:“万分感谢!司夜君。”

    几人目送静滕一香越来越远。

    “司夜,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陈三开口问道。

    司夜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叫大国气度,你懂什么!”

    司夜又看向了夜未寒:“夜未寒大师,此事已了。”

    “嗯,谢谢你啊,司夜。”夜未寒说着,眨巴眨巴嘴。

    司夜微笑着看着他。

    “这小子怎么就看不懂呢,难道我暗示的不明显?”夜未寒心里想道。

    夜未寒举起酒壶,做了个灌酒的动作,但酒壶里一滴酒也没了,他又晃了晃酒壶:“呵呵,没了!”

    司夜假装也才看见:“嗯是呀,没了,那个夜未寒大师我们这小店准备打烊了。”

    司夜算是看明白了,这夜未寒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酒鬼,刚刚静滕一香在跳舞时,他就在想要用什么才能让夜未寒来帮自己。

    虽然现在司夜的真火印已经到达三十层,可他坚信一个道理,人多才是王道。

    夜未寒毕竟是能一拳打爆陈志祥的存在,有了他的加入,自己肯定就不怕陈志祥了。

    司夜本想着这么一位大佬,自己想招揽可能有些难度。

    可刚刚周康康前来要找司夜报销酒钱时,司夜算是看明白了,这夜未寒是个酒鬼,而且还是个没钱的酒鬼。

    司夜大方的给了周康康两千,便是这次他肯定能将夜未寒拿捏了,心里高兴。

    夜未寒挠了挠头:“啊,哦哦,那司夜兄弟,咱后会有期!”

    夜未寒见司夜都开口撵人了,见继续白嫖酒是不可能了,打个招呼正准备出门。

    就在此时,司夜开口了:“夜未寒大师,你住哪里呀,之前多谢你相救,他日必定登门拜访!”

    夜未寒出门的脚步停了下来:“我一年前离开师门,游历天下,四海漂泊,在北群并没有住处。”

    说是离开师门,其实夜未寒是被逐出了师门,他本是通天武道最有潜力的弟子。

    可他有个不良嗜好,便是喝酒,本来这也没什么。

    但在一年前,通天武道内门弟子比武中,他因为喝了酒,在与师兄对决中,不知轻重,失手将师兄左腿打断。

    这种内门比武,都是点到为止,显然夜未寒这次是真因为喝酒闯下大祸。

    虽然师兄不怪他,可他还是十分愧疚,发誓一定要找到能治好师兄腿的方法。

    可他毕竟犯下大错,通天武道掌门虚空子与几位长老商量后,决定废掉夜未寒一半修为,并逐出师门。

    夜未寒被逐出师门后,为了治好大师兄的腿,他走遍了大江南北,寻访隐世名医,可却一无所获。

    直到再一次寻访名医无果后,他听说了一个人史官。

    史官并不是写历史的,而是一名医道宗师,据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哪怕魂魄到了阴曹地府,他也能给救回来。

    夜未寒为了找他,来北群也有月余,可一直未能找到他。

    司夜听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心里大喜可表面上却装成波澜不惊。

    “既然如此,夜未寒大师愿不愿意留在小店做个零工?这里,包吃包住,还有酒。”司夜将酒说的特别长。

    夜未寒刚开始是准备拒绝的,开玩笑自己再不济曾经也是通天武道内门弟子,怎么可能跑这小店来卖纸钱花圈,可当听到有酒时,他犹豫了。

    “我现在身无分文,想喝点酒真的比登天还难,要不就留下?”夜未寒心里想着。

    司夜见夜未寒犹豫了:“每天两瓶!”

    “好!”夜未寒立马答应。

    一拳招人夜未寒,至此算是正式加入了司夜这条贼船......

    话分两头,方堂抽了一口旱烟,举起那只被康木袄占据的左手。

    “你是快苏醒了吗?”方堂自言自语道,他已经感受到康木袄的气息一天比一天强烈,这是即将苏醒的预兆。

    而且方堂不远处的乱坟堆里,陈志祥与徐钰正依偎在了一起。

    徐钰虽然昨日刚刚修复了伤势,可有了安魂香的不断滋养,她也已经半步鬼神了。

    “陈志祥!”方堂喊了一声。

    陈志祥牵着徐钰走了过来:“何事,老头?”

    因为徐钰的苏醒,此刻陈志祥心情大好,虽然还是老头老头的叫着,可并不像以前那么轻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