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五十章 巫女静滕一香免费阅读

第五十章 巫女静滕一香
    “我去?”陈三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你*这好像是把你卖了。”司夜看着飞远的大云道长。

    陈三挠了挠鼻子:“司夜你们城里人白天允许御剑飞行?”

    “应该不让吧,不对,这什么时候也不能御剑飞行啊!”

    就在两人还在胡侃时,前厅传来开门声。

    “什么声音?”陈三问道。

    “应该是周康康回来了吧。”司夜说着往前厅走去。

    香烛店店铺内,一身穿白衣的青年捂着胸口,斜靠在门槛上,喘着粗气。

    “这不是......这不是那啥?”陈三拍着脑袋,此人特别熟悉,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叫什么名字了。

    司夜则是一眼认出此人正是当日从陈志祥手中救了自己的夜未寒。

    “夜未寒大师,你这是?”司夜赶忙上前,查看夜未寒的伤势。

    夜未寒看了一眼是司夜:“给我一张安魂符!”

    司夜也不犹豫,跑到柜台前,从自己的*布包中找出一张安魂符:“夜未寒大师,给!”

    夜未寒艰难的爬起身,将符篆贴在胸口:“谢了!”

    “夜未寒大师,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司夜有些吃惊,毕竟夜未寒是能差点一拳秒杀陈志祥的存在,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将他打成重伤。

    “她来了!”夜未寒说着,将司夜陈三拉到身后,随后施展玄武护盾,一只玄武虚影站在了大门背后。

    夜未寒表情凝重的看着大门,司夜与陈三对视一眼,发散自己的神识去观察门外。

    门外正站在一位身穿白色巫女服的女子,女子手中拿着弓箭,此刻也闭眼观察屋内。

    司夜只感觉一股强大的神识将方圆数十里全部覆盖,在她的神识覆盖下,他与陈三那不足五里的神识感应就如同弟弟。

    女子只是观察了一会儿,便关闭了神识。

    司夜与陈三也退出了神识。

    “司夜,外面那女人不会是传说中的东瀛巫女吧?”

    司夜思索了一番:“这么强大神识感知,应该是巫女了!”

    “那她跑华夏来做什么?”陈三问道。

    “我哪知道,夜未寒大师,这女巫跑华夏来做什么,你知道吗?”

    夜未寒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门外的女人开口了:“*的坏人,你快将我的口嚼酒还给我,那是我献祭神明的!”

    就在司夜与陈三感觉莫名其妙时,夜未寒开口了:“我已经喝掉了,怎么还你,说给你钱你又不要,出手还这么狠。”

    “*!”门外女子听到自己辛辛苦苦酿制的口嚼酒已经被这个华夏青年人喝掉,顿时大怒。

    她拿出一支箭矢,对准了香烛店大门。

    夜未寒眉头一皱,他早就已经见识过女子箭矢的威力,赶忙回头看向司夜陈三二人:“你们有什么厉害的防御法术,赶紧用出来!”

    司夜虽然不知道夜未寒为什么这么紧张,但还是拿出符篆,施展了‘御盾咒’,现在司夜的‘御盾咒’足足十七层,御盾出现直接罩在三人面前。

    “就一支破箭,瞧把你们吓的。”陈三不以为然的说着走到沙发前,拿起一根香蕉开始剥皮。

    只听门外一支箭矢的破空声传来,大门直接被洞穿,夜未寒施展的玄武护盾的龟甲被轻而易举贯穿,箭矢去势不减,破司夜的十七层御盾如同穿穿纸张一样简单。

    陈三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感觉一支黑色的条状物体袭来,等他反应过来,一支黑色的箭矢深深插入陈三胯下沙发上。

    陈三被吓傻了,这箭矢只要再往上五公分,他自己的香蕉就保不住了......

    陈三短暂的愣神后大怒,他一把扔掉手里的香蕉:“我giao,剑来让我与她斗上一番!”

    陈三说着,伯牙绝弦从后厨飞来,陈三踏起凌波微步,当到大门时,伯牙绝弦也刚好飞来。

    陈三接过伯牙绝弦,一道剑气打出。

    女子手中拿着神乐铃,轻轻一晃,随着清脆的铃铛声,一道白色如同细线的神力散发出去。

    剑气与神力相撞,顿时化为乌有。

    陈三并不准备给她机会,发出剑气的同时,提着伯牙绝弦也冲了上去。

    女子动作也不慢,张弓搭箭一气呵成不到一秒,一支箭矢直接射向陈三。

    陈三攻击的架势立马转为防御。

    而女子射出的箭矢并非普通箭矢,那是一支破魔箭矢,能够化解所有法术攻击与防御。

    破魔箭矢与伯牙绝弦相撞,直接化解了伯牙绝弦的剑意,此刻的伯牙绝弦短暂的成了一把普通长剑。

    陈三是感觉一股大力通过伯牙绝弦传到自己身上,箭矢与伯牙绝弦之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嗞嗞’声。

    可陈三天生神力,竟用肉体力量硬与破魔箭矢对抗。

    三秒后,箭矢箭身不堪重负的折断,落在了地上。

    陈三也不好受,将伯牙绝弦插在地上,他的手掌里已经满是鲜血,他双手发抖,可眼神却死死盯着女人。

    司夜赶忙走了出来:“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女子见此刻出来的华夏青年比较有礼貌,便也收起了弓箭:“我叫静滕一香。”

    “静滕一香?听名字你是东瀛人?”司夜问道。

    “是的,你叫什么名字?”静滕一香问道。

    司夜将陈三往身后拉了一拉:“我叫司夜,这是我朋友陈三。”

    静滕一香一指屋内夜未寒:“司夜君,屋子里那个是不是你朋友吗?”

    司夜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夜未寒,夜未寒也看了一眼他。

    “他......他也是我朋友。”司夜对着夜未寒微微一笑。

    夜未寒并没说什么,静滕一香微微皱眉,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那司夜君也要与我,打上一架吗?”

    静滕一香的声音,伴随着她手中的神乐铃清脆的铃音传来。

    “不不不,静滕一香小姐你华夏语说的这么好。

    想必应该听过华夏一句俗话:冤家宜解不宜结吧?

    我刚刚大概也听明白了,就是我的朋友将你献给你们神明的贡酒喝掉了是吗?

    这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神明宽宏大量定不会与他斤斤计较的!”司夜说完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静滕一香从出生开始便一直生活在太一神社,每次只有盛大的祭祀活动时,她才能与外界的普通人交流两句。

    但那些人永远是板着一副面孔,司夜这一笑,顿时让静滕一香愣了愣。

    随后静滕一香也露出一个生硬的微笑,她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笑过了。

    虽然生硬,可静滕一香笑得很美,她的笑如同昙花一现,如同清晨露水,虽然短暂,却能让人眼前一亮。

    “可是司夜君,我的神明如果喝不到口嚼酒的献供,他会生气的!”静滕一香说道。

    司夜回头看了一眼夜未寒:“夜未寒大师,人家那贡酒你真喝掉了?”

    “嗯,这不是第一次见这么香醇的酒,没忍住就喝了。

    这东瀛女人也太小气了,就喝她那一小罐酒。

    她就从昨天开始追杀到现在!”夜未寒还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箭伤,那昨天被静滕一香用虚无之箭射中。

    虽然不致命,但被射中后,人的灵魂时不时便会被*,就突然被电一般,最关键的是这虚无之箭如同一个追踪器,只要夜未寒不死,静滕一香便能很快找到他。

    司夜点了点头:“静滕一香小姐,你的贡酒已经被我朋友喝了,真的已经没办法还你了。

    要不静滕一香你提个要求,我们补偿你?”

    “我不要补偿,我就要我的口嚼酒,马上就要祭拜神明了,如果弄不到口嚼酒,我的神明会降下怒火!”静滕一香急的眼圈都泛红。

    口嚼酒的制作发酵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现在重新开始制作,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静滕一香小姐,你先进屋,我来想办法!”司夜说着请静滕一香进了屋子。

    屋内,四人分开坐在八仙桌上。

    陈三擦拭着手里的伯牙绝弦,眼神不善的看着静滕一香。

    夜未寒则是闭上眼睛,开始运功疗伤。

    静滕一香手里拿着饭团,细嚼慢咽的吃着。

    司夜拿起手机给周康康打了个电话,让他给买一瓶琼浆酿回来。

    陈三阴阳怪气的说道:“老叶啊,你看这小娘们,一口饭团嚼三十多下,呵呵。”

    司夜则是瞪了一眼陈三:“静滕一香小姐,你怎么会不远千里从东瀛来华夏呢?”

    “华夏出现了一只古老的魔王,你们知道吗?”静滕一香放下饭团,捂着嘴说道。

    “你说的可是蚩尤?”司夜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蚩尤。

    “看来你知道,我的神明需要它的血液,所以派我来到华夏!”静滕一香涉世未深,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来华夏的目的说出。

    司夜敲击着桌子,心里想道:“没想到蚩尤的苏醒居然连国外都惊动了,静滕一香的确很强,但应该也对付不过一只六千年左右的大妖吧。”

    司夜笑着问道:“那蚩尤道行不低,静滕一香你虽然很强,但也不一定能打的过它吧?”

    静滕认真一点头:“没错,所以我带着神明来到华夏。

    若我打不过他,便可请神明相助。

    可这个男人,他抢走了我献给神明的酒,神明知道会很生气的!”

    说完,静滕一香指了指夜未寒。

    三人看向夜未寒,夜未寒只感觉老脸一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