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七章 谢俞之死免费阅读

第四十七章 谢俞之死
    “夜大师,现在才八点多,为什么这栋楼这么安静呀!”希言与司夜进了屋子,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本就如此,她感觉今天小区静的出奇。

    “没事,是你心理作用,现在女鬼还没出来呢!”司夜说着摸黑找到电视机遥控器,将电视打开。

    电视机打开后,正播放着无聊的古装剧,司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招魂符贴在电视上。

    司夜回头:“我包里有个小香炉,希言小姐你帮忙拿出来。”

    希言打开司夜放在地板上的*挎包,一顿翻找后:“是这个吗?”

    希言拿出一只紫色的小香炉,小香炉上画着各种各种珍奇异兽,而香炉下面三只脚弯弯勾起,类似月牙,希言拿在手中就宛如古代的的青铜酒樽。

    “是的,挎包里还有香,你拿四只插香炉里点燃。”司夜说完,开始念动招魂咒语。

    希言照着司夜说的做完,举着香炉走到司夜后面:“夜大师,我怎么感觉有点冷......”

    司夜笑了笑,将希言手中的香炉接过,放在了电视机上。

    室内无风,香炉里的香飘然直上,司夜见准备工作完成,走回沙发,一*坐了上去。

    “这是案发现场,夜大师你怎么能坐沙发上!”希言喊了一声。

    司夜笑着摇了摇头:“你都在这住了这么久了,就算有证据也早没了!”

    希言一想是这么个理,也坐了过来,说来也怪,明明知道背后曾经就藏着一具尸体,可此刻坐在司夜旁边,希言却感觉不到害怕。

    “你看香炉。”专心看着电视机那边的司夜突然开口。

    希言赶忙看向电视,只见刚刚还飘然直上的香此刻开始往下沉。

    希言惊呼一声:“夜大师,这是?”

    “鬼吃香,她来了!”司夜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宫廷剧。

    希言深呼一口气看向电视里,电视里正播放着宫女与阿哥的吻戏,就在即将吻到时,一只白衣女鬼突然发现!

    “啊!”希言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么冷不丁看见一只女鬼,还是吓了一跳。

    或许是出于本能,希言一头扎入司夜怀里。

    司夜一愣,没想到这丫头比唐瑶还胆小,不过转念想到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遇上鬼怪害怕也是正常,司夜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你看一眼,她在和咱们打招呼!”

    希言还是不敢看,司夜只好一边安抚她一边看向女鬼,他现在有些后悔带希言来了。

    因为这只女鬼并不是恶鬼,司夜本想着带希言来,等解决了,希言也好帮道士香烛店做免费的推广大师,可司夜还是高估了一位女生的胆量,司夜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次计划要落空了。

    “小道士,白天谢谢你,要不然,你女朋友还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发现我的尸体!”女鬼开口道。

    “没事,我也只是举手之劳,你的尸体现在已经被带走,只要等抓到前房主,你也就能入土为安了!”司夜说道。

    女鬼一听要抓前房东,赶忙开口:“不,并不是孙扬杀了我的!”

    “等等,你先等等,我打个电话,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司夜一副早就猜到的样子。

    司夜打断女鬼后,赶忙拿出手机打开与陈真璨开启视频通话。

    陈真璨很快便接通了视频通话,司夜通过手机看见陈真璨此刻正坐在办公室,办公室后面还有几名警察正在忙前忙后:“司夜这么晚,怎么想到给我打视频。”

    “都这么晚,龙城那边警察局还这么忙?”司夜问了句。

    “最近出现多起人口失踪案,不说了,一说就头疼,你这么晚给我打视频不可能是为了和我闲聊吧?”陈真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是这样的,我们这发生了一起小区居民楼藏尸案。”司夜指了指背后墙面那个大洞。

    陈真璨看了一眼,点点头示意司夜继续说下去。

    “然后现在北群市,警方认为最大的嫌疑人是前房主,而且已经开始调查,可能随时抓捕他。”

    司夜说着将摄像头转向后面,视频里的画面开始拍摄电视:“但是刚刚我找到了尸体的主人,就是电视里这只女鬼。

    她告诉我们,杀死她的不是前房主,后面的话我刚刚打断了。

    因为她告诉我没用,我想让她讲给你听,毕竟你也是警察,这种事情说给你听比说给我听管用。”

    陈真璨思索了两秒:“你还真能找枪手,行吧,你让她讲讲。”

    司夜对着女鬼做了个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此时的希言也没有刚开始那么可怕了,当她听见女鬼说她与司夜是情侣的时候,她心里莫名的还有些小得意。

    希言一只手牵着司夜,坐在沙发上,此时看着电视里的女鬼,貌似也没她想象中那么可怕。

    女鬼见司夜手机里的是一名身穿警服,而且一看肩章就知道是职位比较高的警察,她便开始诉说故事......

    原来,女鬼叫谢俞,是北群市南林本地人,生前一直是做着汽车销售工作。

    她的男朋友叫苏扬也是汽车销售,大二开始两人便在了一起。

    与其他那些大学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不一样,大学毕业后,苏扬并没有回自己的家乡,而是跟着谢俞来了北群南林。

    他们一起打拼了三年,去年双方父母出钱,给两孩子在南林富民小区买了一套毛坯房,装修就准备让孩子们自己弄。

    而悲剧就发生在了装修上。

    两人找到专门贴瓷砖的工人冯豹,本来冯豹听说是三合板加墙纸的装修是想一口拒绝的,毕竟这样的装修,他拿不到多少报酬。

    可当他看见长相清纯的谢俞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正当苏扬准备带着谢俞去其他地方问问时,冯豹将他们拦下,表示这活他接了。

    孙扬给了冯豹三千块订金后,便由工作需要,他便出差离开了南林。

    谢俞便接下来监督装修的活,只要一下班,她就会来新房看看,和冯豹聊上几句。

    三天后,由于一个户提前要来取车,所以这天谢俞下班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本来打算今日就不去新房看看了。

    可冯豹却给她打来电话,说孙扬的壁纸买小了,厅沙发后面的墙壁纸只能贴三分之二。

    谢俞想也没想,打了一辆车就去了新房。

    到了新房,谢俞发现墙纸并不小,她正转头准备问冯豹为什么骗自己时,看见冯豹正色**的看着自己。

    谢俞只感觉心里一紧,她赶忙往门外跑去,可被冯豹一把抓了回来。

    冯豹将她按在地上,一口亲向谢俞,谢俞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并没有让冯豹放过自己,而是让冯豹更加兴奋。

    谢俞一只手在地上去乱摸,摸到一支描线用的笔,她将笔朝着冯豹背上一顿乱扎。

    冯豹背上吃痛,一把将谢俞两只手按在头顶,他淫笑着一口亲在谢俞白皙的脸上。

    谢俞赶忙大喊救命,可这是新的小区居民楼,房屋都在装修,就算装修好的,房主也不会立即入住,所以此刻新小区可能只有冯豹与谢俞两人。

    虽然没人,可谢俞一直大喊大叫也让冯豹不安心,冯豹赶忙用手捂住谢俞的嘴,可手刚伸过去,就被谢俞一口咬住。

    冯豹吃痛,想将手撤回,可谢俞死死咬着他的手,就是不松。

    冯豹见拉不开谢俞,就开始用拳头砸谢俞的脑袋,谢俞只感觉被砸的天昏地转,可求生的本能还在强撑着不让她松口。

    血液从冯豹手上流出,冯豹被谢俞咬出真火,四下环顾发现刚刚谢俞扎自己的描绘笔。

    他想也没想,拿起描绘笔对着谢俞脑袋扎去,描绘笔头是金属的。

    这一击下去,笔半截都扎入谢俞脑袋。

    谢俞一声没哼,直接倒了过去,脑袋上一道深红的血液缓缓流出......

    冯豹见状也慌了,他刚刚只是脑子一热,真没想着杀谢俞,他赶忙起身跑出小区,打算回去收拾东西连夜逃走。

    可当他跑出小区单元楼,他站住了。

    这属于富民小区的后期居民楼,刚刚开始出售,所以此刻根本没人。

    冯豹想了想,回到了案发现场。

    他将沙发后的墙面砸开,打出一个能塞谢俞的洞,将谢俞的尸体扔了进去。

    为了掩盖尸体的以后可能发出的尸臭,他还在洞里放满了香料。

    这种香料类似于木头的味道,而谢俞新房的三合板正是木头,这也是后来孙扬来新房没发现的谢俞尸体的原因。

    谢俞失踪后,孙扬到处找她,新房也来了几次,可很快便离开了。

    直到两个月前,孙扬彻底放弃了,他认为谢俞可能是不想和自己在一起,便离开了自己。

    孙扬准备离开这个伤心地,所以他在网上挂出房子,准备低价抛售后,离开华夏去国外发展。

    希言听完这故事,眼圈已经泛红。

    陈真璨沉吟了一会:“我先挂了,这就给你们北群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

    陈真璨挂断电话后,司夜看向女鬼谢俞:“好了,谢俞你可以安心去投胎了,冯豹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谢谢小道长,我还有个请求,我想再见一眼孙扬......”谢俞开口道。

    “唉,卿予自有重逢日,待时落定自赐恩,留下一缕残魂,日后自有相见之时。”司夜说着,取下谢俞一缕发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