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六章 带妹见鬼免费阅读

第四十六章 带妹见鬼
    众人看去,的确希言是一头干练的短发。

    “*,你怎么看?”陈三贴到大云道长耳边说道。

    大云道长贴到陈三耳边:“怎么看?为师坐着看。”

    陈三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周康康看着这师徒两人有些无语:“希言小姐,要不这样今天你先去住酒店,让我们在你家住一天看看?”

    希言想了想,点头:“也只能先这样了。”

    中午十二点刚过,四人吃饱喝足,希言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由于昨天没睡好,希言便不回去了,直接在酒店睡起了觉。

    大云道长三人则是去了希言家中。

    “*,你到底看出啥没有?”陈三一个葛优躺躺在沙发上。

    大云道长手里拿着风水罗盘在屋里屋外转悠。

    周康康这时用牛眼泪涂在了眼睛上,也跟着开始寻找鬼怪。

    “周康康你这个真不管用的,再说牛眼泪多不卫生!”陈三打开电视看起了综艺。

    “我说陈三,你不帮忙就算了,这怎么还看上电视了!”周康康现在后悔昨天教陈三打开电视了。

    陈三拿起桌上的一根香蕉:“我觉得啊,我们一直找不到那只鬼,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有没有可能是她躲在电视里!”

    周康康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昨天就不应该带你看午夜凶铃,她要在电视里,我就把电视吃了。”

    “切~这希言家电视这么大,你打算怎么吃呀。”陈三翘起二郎腿,一边吃着香蕉一边和周康康瞎侃。

    “怎么吃,我葱姜爆炒,电视给它切成丝......”

    周康康正说着起劲呢,陈三突然跳了起来:“*快来!”

    大云道长此时也感觉到了阴气,向着大厅冲来。

    周康康在就在大厅旁的厨房里,听见陈三这一声,他比大云道长还要先到大厅。

    “我去,还真在电视里?”周康康电视里那只女鬼。

    此刻电视机里正放着时下最火的电视节目,可电视中央却站在一只身穿白衣的女鬼,她的面目苍白,却并不吓人。

    女鬼手指着三人,眼睛死死盯着。

    陈三被她盯得发毛,见大云道长手里拿着一只驱鬼符,一把抢过,直接一击漂亮的飞符命中了电视机。

    可女鬼似乎并不畏惧驱鬼符,还是死死盯着三人,手指着前方。

    “不管用?”陈三挠了挠头。

    “*你这符篆是不是过期了?”他又问道。

    大云道长大怒,对着陈三脑袋上就是一击暴栗:“你放屁,你家符篆有保质期啊!”

    “我就随便一说嘛,干嘛这么用力!”陈三揉着头。

    “你看*,我就说说符篆问题吧!”陈三眼尖,跑到电视机面前指着符篆。

    “你自己看看这符篆上代表三清的那三点呢?”

    大云道长也注意到了:“嘶,果然便宜没好货,以后再也不去对过黄大师家买符篆了。”

    “这女鬼怎么一动不动?”周康康发现了问题,只见这女鬼已经自从出现就一直这个动作。

    “你们谁她是不是要告诉我们什么?”周康康此刻化身名侦探柯南。

    “胖子,你终于会动脑子了!”就在三人思考女鬼这个动作什么意思之时,司夜走了进来。

    “司夜,你好了?”周康康跑了过来拍了下司夜肩膀。

    “嗯,多亏有清水姐,胖子你说说女鬼想告诉我们什么?”司夜笑着看着周康康。

    周康康又看向电视里的女鬼:“这女鬼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前面,嘴成一个‘o’字形......”

    周康康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她在说我要欧泡!”

    .......

    房间里安静了足足一分钟。

    陈三挠了挠头:“那个欧泡是什么?”

    司夜被气乐了:“你蠢死得了,她明明指的是后面,后面有什么墙!”

    “这......这墙怎么了?”陈三有问道。

    “没看过恐怖片吗?老套路了墙里有具女尸,报警吧,胖子!”

    十五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富民小区门口。

    “是你们报的警?”两名警察进了希言家中。

    刚刚接到周康康他们电话,说是家里有大事,必须要希言回来,所以此刻希言也在家中。

    希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警察被希言这回答弄懵了。

    “警官,是我报的警。”司夜走上前来。

    “你电话里说这可能藏着一具尸体?”警察看了看手里的通话记录。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尸体就在这面墙里!”司夜指向电视对面的墙。

    两名警察走到墙前,这面墙是贴的墙纸,墙纸后面是三合板,而墙的厚度足足有40厘米,这的确可以让一位女性进入墙体。

    两名警察耳语了几句,随后一名警察走了过来:“谁是这家主人?这面墙,我们能砸开吗?”

    希言看了一眼司夜几人,只见司夜点了点头。

    “砸吧,警官,要不弄明白,我住着也不踏实......”希言说道。

    半个小时后,随着一名警察一榔头敲下,三合板墙面破裂,露出一个大洞,居然里面是空心的。

    当这个空心的大洞被砸开的一瞬间,一股陈年腐臭的味道弥漫开来。

    两名警察连忙作呕,司夜五人也不好受,特别是周康康中午吃的大肉馅包子,此刻全部吐了出来。

    两名警察赶忙戴上头罩,这味道他们太熟悉了,正是尸体腐烂许久散发的味道。

    两名警察赶忙合力将整块三合板撕开,撕开后,里面一具风干了的女尸出现在众人眼里。

    希言想到自己和这么一具干尸生活这么久,吓的脸色苍白。

    一名警察开始拍照,而另一名则是走到门口打电话通知局里再派些人来。

    打电话的警察挂了电话后走到几人面前:“你好,希女士,这套房的情况你能和我讲讲吗?”

    希言全身颤抖着点了点头:“好,好的警官,这套房子是我半个月前买的,原来房主说他急得出国,所以这套房的价格要比其他地方便宜。

    像我这样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做梦都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我从网上看见了这套房的信息,当天一下班就跑来看了房。

    与原先房主再三确认是这个让我心动不已的价格后,我问家里要了一些钱,三天便完成了房子的交接。”

    “原来房主的信息你有吗?”那名警察问道。

    “有,我加了他的!”希言说着拿出手机,翻出一个昵称叫‘背着棺材跳舞’的好友。

    警察接过手机给对方发了个一条信息:“在吗?”

    信息刚发出去,便收到一条系统信息:你有一条信息未发送。

    而警察发出的‘在吗?’前面出现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警察将手机还给希言:“他早把你删了,还有其他联系方式吗?”

    希言想了想:“网上那个房子买卖网站应该有,买卖房屋,都是要真实信息的。”

    “好了,那最近几天不要离开北群市,我们可能随时找你......”

    希言也许真的被吓坏了,回答完警察问题后,便一言不发坐在一旁。

    “希言小姐,没事的,等找到原来房主,你的钱是可以要回来的,至于这房子......重新找个新的就好了!”司夜坐在一旁安慰道。

    “夜大师,我没事,就是又想到自己和一只干尸还有她的鬼魂在一起生活了......”希言说着打了个哆嗦。

    “其实鬼也分善恶的,这只与你一起生活的女鬼,并没有恶意,她只是需要我们的一点帮助。”司夜说着舒服的靠在沙发上。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我一想到,还是很害怕。”希言此刻要比刚刚放松了许多,还对着司夜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希言小姐,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希言小姐,晚上敢不敢和我们一起来见见你这位最熟悉也最陌生的‘房’?”司夜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希言看见司夜的笑容,一下子脸就红了,本准备拒绝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我试试吧!”

    司夜见希言答应了,拍了拍她肩膀:“那好,晚上我再来,现在先回去准备些东西。”

    希言见司夜走了,揉乱了自己的短发。

    “希言啊,希言,你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吗,大晚上见鬼,你怕是疯了!”希言心里想着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晚上八点,司夜带着希言进入了富民小区。

    “夜大师,就我们两个人,是不是不太好。”希言本来是不打算来的,可当司夜准备一个人来时,她又鬼使神差的跟了过来。

    “没事的,鬼也分善恶,那只女鬼并不是害人的厉鬼,不会伤害咱们的,说话你不说不来吗,怎么最后还是跟来了?”司夜笑着问道。

    “我......我就是想挑战一下自我”希言嘴上这么说着,可她心里却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感,这种情感会让她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司夜,哪怕是陪着他来闹鬼的房间。

    “是吗,哈哈哈你挺像唐瑶的!”司夜笑着继续往前走。

    希言先是一顿,随后跟了上去:“唐瑶是谁呀?”

    “唐瑶啊,她是我师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