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五章 方堂的过往(七)免费阅读

第四十五章 方堂的过往(七)
    方堂走到朝佛寺主殿,这里有四十余名和尚在念经,他们是没有法力不会武功的和尚,面对方堂的到来,他们除了念经驱散心中的恐惧,什么也做不了......

    “我饿了,这里交给我吧!”康木袄从方堂体内窜了出来,眼里满是贪婪的看着地上这群和尚。

    “嗯。”方堂答应一声,提着刀向万佛殿走去。

    主殿内,康木袄如同闯进羊棚的饿狼,伴随着他的*,僧人们的诵经声越来越少......

    万佛殿内,端坐一名老和尚,正在诵经。

    “你是住持玄法吧?”方堂提着还在流血的刀,站在大殿门口。

    玄法和尚的念经声戛然而止:“方堂施主,这是要灭我朝佛寺满门?”

    方堂将脸上凝固的血渍擦干“是啊,一个不留!”

    玄法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方堂提着刀冲向玄法和尚。

    玄法和尚左手一挥,面前一道金色‘卍’字出现,发出刺眼的金光。

    方堂只感觉一股慈悲之力从‘卍’字上散发而来,比当初在比武场上藏刀释放的还要霸道。

    方堂举起戴着骷髅戒指的左手对着‘卍’字发出一道金色天雷。

    金色天雷击中‘卍’字,‘卍’字瞬间炸裂。

    玄法一口鲜血吐出。

    方堂举起青铜剑,对准玄法和尚掷去,玄法还没动,他背后的黄金大佛伸出一只手,将青铜剑挡住。

    “佛法无边,南无阿弥陀佛!”玄法见大佛救了自己一命,颤颤巍巍坐在大佛脚下,闭上眼睛开始念诵*。

    伴随着玄法和尚的念动,背后那尊金色大佛缓缓站了起来,当他完全站起,足足有四十几米高。

    而周围无数的泥塑小佛也跟着站了起来,对着大佛虔诚一拜,随后看向方堂。

    “万佛朝宗?”方堂也捏了一把冷汗,这可是佛教的无上之法。

    强大的佛法在屋内弥漫,净化着一切,也在毁灭着一切。

    方堂只感觉自己在被反复净化,这样的净化是对身体与灵魂的净化,方堂的灵魂居然在慢慢双手合十,而他举青铜剑的手越来越沉,双腿也开始慢慢弯曲。

    就在方堂即将被这无上的佛法压垮之时,一个空灵的声音传来“别怕小娃娃。”

    一道黑色虚影窜入方堂身体,方堂顿时感觉身体特别轻。

    “哼哼哼,杀了无数人鬼魔神,还没杀过佛,看样子今天就能完成了!”康木袄阴恻恻的说道。

    大佛一脚向着方堂踩来,方堂往旁边一避。

    虽然躲过了大佛这一击,可无数小佛已经冲向了方堂。

    方堂一手举着青铜剑一刀劈翻一个泥塑小佛,可后面还有无数小佛前赴后继。

    “这样太慢了,还是看我!”康木袄说着,从手掌释放凝练的鬼气。

    这些泥塑小佛一碰到鬼气顷刻间化作一堆黄泥。

    大佛见状,一只大手向着方堂压来。

    方堂正准备躲避,在他身体内的康木袄开口道:“接他这招又何妨!哈哈哈。”

    方堂听后,也不再躲避,而是仍由佛手落下。

    “轰隆”一声,巨大的佛手落地,砸的地面灰尘四起。

    玄法和尚睁开眼睛,看向佛手:“南无阿弥陀佛!”

    “喂,老和尚我还没死呢!”

    玄法和尚眉头一皱,赶忙闭上眼睛继续诵读*。

    可巨大的佛手开始颤颤巍巍,随后手背出现一道裂痕,裂痕很快开始龟裂。

    一把青铜剑带着无尽的杀意从龟裂的缝隙中飞出,直接刺入大佛左眼。

    “天地阴阳法,全在五行中,破!”随着方堂的念动,青铜剑化作一道黑气从大佛眼睛进入大佛身体。

    大佛收回*方堂的一只手,屈手缓缓举起,放于胸前。

    青铜剑此刻已经破坏了大佛内部,将大佛胸口刺穿,飞回方堂手中。

    大佛慢慢闭上双眼,金光灿灿的身体开始暗淡,肉眼可见的快速石化,只是短短几分钟,刚刚还是黄金的大佛,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尊泥塑。

    “你的佛好像救不了你。”方堂提着青铜剑走到玄法身边。

    “方堂道长,这一切都由小僧一人引起,你若要杀,便杀小僧一人,放过我*吧!”由于大佛失去佛力,一直被封印的万佛殿侧门缓缓打开,里面正是藏刀。

    “太晚了,桃夭死了他们都得陪葬!”方堂说着,青铜剑从玄法和尚咽喉划过......

    “*!”藏刀大喊一声,冲了过来,将玄法一把抱住。

    方堂将青铜剑收回布袋,往门口走去。

    “你把我也杀了吧。”藏刀开口。

    “你是桃夭最爱的人,我不杀你,我要你永远活在痛苦之中。”方堂说道。

    “那我......”藏刀说着举起右手准备自我了断。

    “你若敢自杀,那我就将你朝佛寺一百三十七人的灵魂全部灭杀,让他们连鬼都做不成!”方堂举起葫芦。

    “你为何如此。”藏刀不悲不喜的看着怀里*冰冷的尸体。

    “为何如此,呵呵。”

    方堂将葫芦里妙慧和尚的灵魂拽了出来:“他杀死桃夭,还将她的灵魂打散,现在的桃夭只剩下一魂,你说我为何如此!”

    方堂说着说着激动了,手中一使劲将妙慧和尚的灵魂直接捏碎。

    随后又将妙慧和尚的灵魂扔入葫芦里。

    “哈哈哈哈哈!”藏刀大笑起来,随后疯疯癫癫走到方堂面前指着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方堂一把将他推倒在地:“装疯卖傻吗?”

    藏刀被推倒,傻傻看着地面:“藏刀,藏刀,这个名字是你*给取的吗?哈哈哈哈。”

    “若无刀鞘,何来藏刀?哈哈哈哈......”

    “他并没有装傻,的确已经疯了,可惜了这么好一肉补,不然本皇肯定吃了他。”康木袄的声音传来。

    从那天起,世界上便再也没了朝佛寺。

    江湖传言有一个疯子,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娶了个刀鞘。

    高头大马锣鼓喧天,世人皆嘲笑他疯癫。

    不久后,那疯子带着刀鞘离开朝佛寺,他走过山川与河口,只有他知道这是曾经答应那个女孩的四海漂泊。

    疯子牵着马,把刀鞘放在贴身胸口,晚风徐徐,残阳似血,他终于可以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给她一些温柔。

    远处有儿童嬉闹,他们唱着‘千里青青草,一梦山河老......’

    疯子的刀鞘里没有刀,他给它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斩相思’。

    ......

    方堂讲完自己的过往,陈志祥看着手里的骷髅戒指:“想不到你这老东西还是舔狗,你不知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吗?”

    “哈哈,挺侮辱人的,但很贴切。”方堂笑着抽了一口旱烟。

    “既然这个骷髅戒指这么厉害,你当初怎么舍得给我?”陈志祥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的。

    “我说了,你很像曾经的我。”

    “切~”陈志祥说着站了起来。

    “不过还是谢谢你,老东西,也祝你早日找到桃夭的魂魄。”陈志祥说完,便找了个地方开始疗伤。

    一日后,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司夜的房间。

    司夜伸了个懒腰:“嗯,我能动了?”司夜意识到自己已经能动了。

    他连忙起身,活动身体:“清水姐这妖丹也太厉害了吧!”司夜心里不禁感叹,才短短一日,那么重的伤居然全部好了,甚至他感觉自己现在状态比受伤前还要好。

    “清水姐?

    胖子?

    二师兄?”司夜走出房间,发现现在香烛店只有自己一人。

    “奇怪,人都去哪了?”

    “别喊了,小文压根没来,至于胖子一大早带着新来那两人去熟悉业务了。”柜台后传来清水的声音。

    “干嘛呢,清水姐!”司夜一下趴到柜台上。

    “刷剧呢,最近因为你的破事,我衍神录,猎玫都没时间刷了。”清水磕着瓜子继续刷剧。

    司夜抓起一把瓜子:“哦,你刚刚说胖子带着大云道长他们去熟悉业务,什么业务?”

    “就抓鬼呗,早上来了个漂亮女人说家里闹鬼,你反正也好利索了,要不去看看!”清水说着扔给司夜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司夜接过纸条,伸了个懒腰:“嗯~元气满满的一天就从看大云道长被吊打开始吧。”

    北群市南林富民小区。

    一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讲述着家里的灵异事件,大云道长三人正坐在一边听着。

    冷不丁的大云道长打了个喷嚏:“谁在咒我?”

    “大云道长,你没事吧?是不是着凉了?”女子赶忙将空调温度提高了几度。

    大云道长揉了揉鼻子:“没事,希言小姐你继续说。”

    “一到晚上,这屋子里的灯就一亮一灭,刚开始以为是线路问题,可找了几次修理工来,都没查到原因。

    最可怕的是我每天晚上睡觉,都感觉有个女人在看着我,可当我一睁眼什么也没有。”希言继续讲述家里奇怪的事情。

    “那个希言小姐啊,你些问题呢,应该去找心理医生,我想你可能是最近压力比较大......”周康康看着眼前虽然憔悴可依旧漂亮的希言。

    “不是的,真有鬼!我昨天看见了,昨天晚上十二点,我有些口渴就准备起床喝些水。

    可当我看向梳妆台,就发现有个女人正在那梳头。可当我再看一眼,那女子就消失不见了。”希言似乎回想起昨天恐怖的一幕,身体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那可能是你看错了吧?”陈三已经感知了一下整个房间,并没有发现有鬼气。

    “不,我没有,早上到梳妆台前查看了一下,发现有几根长头发......”希言指着自己的短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