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四章 方堂的过往(六)免费阅读

第四十四章 方堂的过往(六)
    可为时已晚,金色天雷已经打中了方堂。

    但下一秒所有人都震惊了,方堂手上的骷髅戒指开始疯狂吸收金色天雷,很快就将金色天雷吸收的一干二净。

    方堂手中骷髅戒指闪着金色光芒:“师兄,还有最后一招!”

    晨谷叹了一口气,随后一咬牙,抽出自己的长剑对着方堂刺去。

    晨谷一剑刺中方堂胸口,可方堂胸口如同一块钢铁,晨谷的长剑竟连方堂的皮肉都无法刺穿。

    但晨谷这一招,重点并非是剑,而是这背后的虚影,当晨谷的一剑刺下后,他的背后那尊虚影又出现,朝着方堂又是一道金色天雷。

    这一击起了作用,方堂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晨谷的长剑之上,根本没有防备后手,直接被劈的倒飞出去。

    “师弟你没事吧?”晨谷见方堂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赶忙上前查看。

    “三招已过,呵呵!”方堂艰难的爬了起来,踉踉跄跄走到青铜剑旁,低头捡起青铜剑,当青铜剑入手的一瞬间,方堂的气场都变了。

    晨谷见方堂拿起青铜剑,知道事已至此,不动用全力是不行了。

    他将手心割破,将血抹在长剑之上,瞬间长剑发出金色的光芒。

    只听空中传来一声炸雷,晨谷背后的虚影再次出现,可这次不再是虚影,而是实实在在的一尊法相。

    “二师弟,小心了!”晨谷一剑向方堂劈去,背后的法相也一指指向方堂,一道比刚刚还要巨大的天雷打向方堂。

    方堂手中青铜剑环绕着死气,他一剑与晨谷对劈,晨谷的剑立马被劈断。

    而方堂手上骷髅戒指对着半空那道天雷也发出一道金色天雷,那正是刚刚攻击方堂的天雷。

    可方堂发出的金色天雷明显抵不过法相发出的天雷,只抵抗了一下便被打散。

    法相的天雷继续向着方堂飞来,此刻的方堂正举剑架在晨谷脖子上。

    他看也没看那道天雷,只是举起戴着骷髅戒指的手,那道天雷也与上一道一样,被吸收的一干二净。

    “我输了......”晨谷将手中断剑一扔看着方堂。

    方堂收起青铜剑,又回到山门前,坐在了一块大石之上:“回去吧。”

    第二日,三顺派议事堂内。

    方堂跪在地上,苏掌门与六名长老分坐两边。

    长老青禾见没人开口:“方堂你这个逆徒,赶紧承认错误。”青禾说着,还踹了方堂一脚。

    方堂是他领进茅山的,现在看似是在批评责骂方堂,实则是想保全方堂。

    方堂只是对着他傻傻一笑,并没有开口,他怎么能不知道青禾长老的用意,只是现在桃夭去找她的心爱之人,他在茅山也没了念想,索性就借此机会,下山云游去吧。

    苏掌门进方堂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拍桌子:“方堂,怎么现在翅膀硬了?青禾长老的话都不听了?”

    “青禾长老是我再造父母。”方堂说着,对着青禾长老重重一磕。

    随后方特又开口道“但这次,徒儿的确犯下大错,甘愿接受被逐出师门的惩罚!”

    在座几位一时竟都反应过来。

    半晌后,长老崔元开口:“方堂啊,你虽然放跑小桃夭,犯下大错,如果你真心悔过,并去追回桃夭,我们是可以从轻发落不将你赶下山去的。”

    “是啊,方堂入门不易,你若诚心悔过......”还没等邱玄长老说完。

    方堂打断了邱玄道长的话:“不必了,各位长老,弟子方堂接受逐出师门的处罚!”

    “好,很好,非常好!”苏掌门指着方堂一连说了三个好。

    苏掌门对着门外喊道:“晨谷,去弟子阁把方堂门券来!”

    “掌门,你这是要做甚?

    苏大哥不可啊!

    掌门,方堂还小,不懂事......”六命长老一听掌门要拿方特门券,全部上前求饶,可苏掌门却是无动于衷。

    过了许久,晨谷才将方堂门券带到,他以为苏掌门的一时冲动,本想着路上慢点,等他拿来掌门差不多也消气了,可现在一看掌门并没有消气。

    苏掌门准备拿过晨谷手中的门券,可晨谷死死攥着,掌门看了他一眼,见他还不肯撒手,手中一用暗力,晨谷直接倒飞出去。

    苏掌门举起方堂的门券:“方堂,我再问你一次,可愿将功赎罪?”

    “弟子愿接受逐出师门的惩罚!”方堂说着,站了起来。

    掌门举着的手都在发颤,半晌后:“好!”

    随着掌门的一声落下,手中的门券立马燃烧起来。

    方堂对着屋内几人一拜,随后头也不回下了山去......

    三日后,茅山派少了一位天才二师兄,北群南林多了一名渔夫方堂。

    方堂本以为自己会这么悠然自得的过一辈子,可七天后,一群人的出现,打破了他短暂的安宁。

    晨谷站在篱笆之外:“二师弟!”他的声音略带沙哑。

    “你们怎么来了?”方堂自顾自将一条条腌制好的鱼挂上窗台晾晒。

    “二师弟,桃夭死了......”晨谷说着,哭了起来。

    鱼干落地,许久后方堂才回头过来,脸上又笑又哭的看着晨谷:“开什么玩笑?”

    晨谷颤颤巍巍的将一只银手镯递给方堂。

    当方堂看见那只手镯的一霎那,他只感觉气血上涌,‘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方堂也顾不上去擦,一把接过晨谷手中的银手镯号啕大哭。

    方堂死死攥着手镯,直至哭到无声......

    “谁干的!”方堂双眼通红。

    “朝佛寺妙慧首座!”晨谷回答。

    “掌门怎么说?”

    “掌门欲带我们杀上朝佛寺,可今一早,佛道两教不少帮派齐聚茅山宗门,掌门根本无法脱身。”晨谷说道。

    “你们先回茅山吧,现在茅山需要你们,朝佛寺的满门,我来屠!”方堂说着,拿起青铜剑走出了院子。

    “康木袄!”方堂对着空气喊了一句。

    “我一直都在!”一个声音在方堂耳边响起。

    “我需要你的力量,比这枚戒指更强大的力量!”方堂说着,看向手上戴的骷髅戒指,这枚戒指正是名叫康木袄的鬼魂给他的。

    “当然没问题,我会赐予你无上的力量,让你变得弱小而又强大!但你还记得山谷中我提出的条件吗?”康木袄说道。

    “来吧。”此刻方堂已被仇恨冲昏头脑,他现在要的只是能灭杀一切的力量!

    方堂刚答应,一位白衣少年出现在了方堂面前,他拥有着鬼皇半步鬼帝的实力,只是一个现身的气场,就直接压的方堂跪下。

    白衣少年笑着摸了摸方堂的头:“放心,我只要你一半的身体,而且这次帮完你后,我便进入沉睡。”

    少年说完,化作一道黑光融入方堂体内。

    方堂此刻提着青铜剑的手变成了一直长着眼睛的鬼手。

    朝佛寺。

    此刻许多武僧已经站在门口,等着茅山弟子前来寻仇。

    方堂一人一剑走进寺内。

    一名武僧刚开口:“来者何......”

    “废话真多!”康木袄说着使用鬼手幻化出一直巨大的骷髅将说话的武僧咬成了两断。

    “方堂,你这青铜剑太碍事了,你自己拿着吧!”康木袄说着将青铜剑扔到了方堂的另一只手上。

    就这样一人一鬼与武僧们斗了起来,与其说是斗,单方面*更为恰当。

    才短短五分钟不到,武僧已经死亡过半,根本不存在什么受伤,不管是方堂还是康木袄,下手都极其残忍,直取武僧性命。

    武僧见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法,都开始胆怯的往后退。

    “别退了,今天你们都得死!”方堂说着,对脚下一名正在挣扎的武僧咽喉就是一剑。

    妙慧首座本想着如果前去茅山施压的其他帮派无法阻拦茅山掌门,有这群武僧在,到时候他们对付茅山弟子,自己与住持对付苏掌门即可。

    可没曾想,茅山弟子还没来,一个妖道就即将把武僧全部解决,妙慧和尚赶忙冲了出来。

    “邪修妖道,此乃佛门重点,岂容你撒野。”

    “你是妙慧?”方堂问了句。

    “正是!”妙慧还没说完,只感觉一道人影向着自己冲来。

    妙慧反应也不慢,立马施展金钟罩。

    ‘噗嗤’一声,妙慧瞪大双眼,金钟罩如同一张白纸,直接被此人刺破。

    他只感觉自己胸口传来冰冷的感觉,他低头看向胸口,一把青铜剑已然深深插在了自己胸口。

    方堂贴到他耳边:“告诉我,你怎么杀的桃夭?”

    妙慧不语,方堂将青铜剑拔出,妙慧赶忙捂着伤口,一*跌坐在地上。

    “快救妙慧首座。”武僧们这才反应过来,前赴后继的冲了上来,其实他们已然绝望,这么强的妙慧首座都被秒杀......

    果不其然,方堂只是对着他们一挥青铜剑,这群武僧顿时停了下来,看着自己胸口多出一道血口,随后相继倒地。

    方堂抓着妙慧和尚的头,妙慧和尚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变成变成灰烬,瞪大双眼,剧烈的疼痛使他大叫起来。

    可他刚开口,舌头便被方堂割下:“嘘,安静的,静静的死亡!”方堂在他耳边说道。

    世界上最恐怖的也就莫过于此吧,妙慧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成灰烬,可这过程却十分缓慢。

    他想晕死过去,可剧痛导致他神经紧绷,根本无法晕去。

    足足三分钟,妙慧和尚才彻底变成灰烬,可这才是方堂报复的开始。

    当他的灵魂刚刚离体,就被方堂抓住,方堂将他扔入一只葫芦中:“等我屠了这朝佛寺,就将你炼成小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