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二章 方堂的过往(四)免费阅读

第四十二章 方堂的过往(四)
    “王玄尊道友,请出全力,小僧也想见识一下这诛神剑阵的威力!”藏刀笑着双手合十。

    王玄尊见藏刀身在剑阵之中还能如此淡然,不由皱了皱眉,他想起昨天藏刀与方堂的斗法。

    诸神剑阵虽然强大,可自己如今才练到十二层,他不觉得十二层的剑阵会比方堂的四神兽强。

    就在王玄尊不知该如何打败藏刀时,他想起来*给的八卦镜。

    “八卦镜能增强其余法宝威力,*给的八卦镜是三品,我现在的诛神剑阵若加持八卦镜,那至少也是十五剑的威力,赌一把吧!”

    王玄尊想到这,念动法诀,驱动八卦镜,八卦镜中一道金色光芒照向诛神剑阵。

    诛神剑阵得到八卦镜的加持,原先的十二把剑又多出三把,现在的诛神剑阵的提升已经不是一星半点。

    而在大阵下方,也就是藏刀脚下,出现一盘巨大的八卦,缓慢旋转。

    一把剑突然毫无征兆朝着藏刀刺去,大阵触发了。

    这一剑被藏刀抓在手中,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藏刀似乎是知道了什么:“王玄尊道友,你这大阵有缺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此阵乃我仙剑派第一代祖师心剑大帝所创。

    他老人家开创心剑,乃剑道老祖之一。

    他老人家创造的大阵怎么可能有缺陷!”王玄尊大怒,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心剑大帝,在他心里心剑大帝就是剑道的天花板。

    第二把剑飞向藏刀,藏刀本欲再次抓住此剑,可他只感觉世界停顿了一秒,藏刀赶忙收手,虽然堪堪躲过,可僧袍衣袖还是被划出一道口子。

    “这是掌握时间的一把剑吗?”藏刀心里问道。

    第三把剑飞来,这次藏刀连动都无法动弹,他的全身出现厚厚的冰层。这第三把剑将直接刺入他的胸口。

    藏刀捂住胸口这把以冰制成的剑,想将它*,可剑身长出无数冰凌倒刺......

    第四把剑飞来,藏刀避无可避被一剑刺中,当藏刀低头想看看这次是什么剑时,那把剑消失在了藏刀胸口。

    等藏刀再次抬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凉亭之中,另一个自己正在给桃夭讲着故事。

    他正准备坐下倾听时,耳边突兀的出现另一个声音:“和尚,我是张世尊你被心剑刺中,现在处于内心的弱点里,不要沉迷其中,第五把剑马上就要刺下来了。”

    藏刀这才想起自己正在擂台之上,他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桃夭,双手合十,念起佛号。

    第五剑乃是三昧真火剑,一旦刺中,三昧真火必然烧的藏刀尸骨无存。

    剑已落下,朝着藏刀胸口刺来。

    “无净无无净,即是毕竟净。”藏刀说着伸出一指与三昧真火剑尖相对,三昧真火剑立马支离破碎。

    “王玄尊道友,我刚刚说的弱点便在这!”藏刀说着,指向第一把剑所在的地方。

    王玄尊也看向大阵的第一把剑那。

    藏刀退后两步,向着第一把剑的地方冲去,而他身后则是刺来第六剑。

    就在第六剑即将击中藏刀时,他也冲到第一剑面前,双手在前护住脸部,直接撞向第一剑。

    撞上后,传来的并不是剑入身体的‘噗嗤’声,而是如同泡泡被戳破发出的破裂声。

    诛神剑阵就这么轻而易举被藏刀破了,众人与王玄尊不可思议的看着藏刀。

    “你......你怎么做到的?”王玄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藏刀居然破了诛神剑阵。

    “王玄尊道友不必惊讶,当第一把剑飞出后,我已然发现,剑阵每放出一把剑后,那把剑所在的阵位便不再拥有结界。”藏刀双手合十,做了一礼。

    “我输了!”王玄尊一拱手,如同斗败的公鸡,黯然的走下台去。

    藏刀看了一眼台下的张世尊,对他微微一笑,鞠了一躬。

    张世尊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当时张世尊也在纠结,到底是救藏刀重要,还是道教这次的胜利重要。

    下午,凉亭之中。

    “真的啊,那你也太厉害了,可算帮我出了一口恶气,来这个苹果是奖励你的。”桃夭听藏刀说着,她被王玄尊打败后的事。

    听到王玄尊最厉害的剑阵被破,小妮子别提多开心了。

    两人从佛道两教聊到鬼神妖魔,又从市井美食聊到国家大事。

    桃夭总能提出各种天马行空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多藏刀都给不出答案,那么桃夭便成了小老师,给他科普。

    这一天,藏刀知道了他曾经闻所未闻的小吃,也知道了华夏很大,有那么多名胜古迹。

    但或许他不知道,在他心里有一颗叫爱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他们从下午一直聊到傍晚,才肯罢休。

    “小和尚再见,明天我再来听你讲故事哦。”桃夭挥着手一蹦一跳离开了凉亭。

    藏刀拿起石桌上今日的苹果,他咬了一口,味道很甜,也带着一丝酸涩。

    就这样两人只要有空便会在一起聊天。

    “小和尚,你说佛家有三皈依的故事?”桃夭问道。

    “是啊!”藏刀有些不解,她怎么会这么问。

    “你那有三皈依,我这却有四皈依!”桃夭一脸得意。

    “哦?何为四皈依?”藏刀放下合十的双手问道。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桃夭说着,停了下来。

    “还有一皈依?”藏刀问道。

    桃夭坐到藏刀旁边:“我!”

    那天以后,藏刀便再也没去过凉亭,而桃夭则是每天静静坐在凉亭内,一坐便是一天。

    九天后,众师大会结束,道教弟子佛家弟子都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藏刀正在看着佛经,可佛经里出现了桃夭的笑容。

    他赶忙将佛经合上。

    “小和尚,那佛比我好看吗?”一个声音在藏刀心里传出。

    “小和尚,我喜欢你.....”藏刀赶忙双手合十,念起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小和尚,破戒了。”

    “南无阿弥陀佛......”

    “小和尚,皈依我。”

    “南......”藏刀手中佛珠突然断裂,一颗颗沉香佛珠散落一地。

    桃夭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跟着师哥们回去。

    “走吧,小桃。”晨谷喊了一声一步三回头的桃夭。

    “好,大师兄。”桃夭跟上了两人。

    “桃夭,这给你。”方堂递给桃夭一个精致的盒子。

    “这是什么呀?二师兄。”桃夭问道。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方堂笑着说道。

    “哇,这银镯子真好看!谢谢二师兄。”桃夭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漂亮的银镯子,虽然不如金镯子金贵,可桃夭是真的喜欢。

    “戴上试试。”方堂见桃夭喜欢,挠着脑袋说道。

    “嗯......”桃夭说着正准备戴上。

    “桃夭姑娘。”一声唐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来。

    桃夭看去,正是藏刀向着自己狂奔而来。

    近前,桃夭眼里已有泪水。

    “我若还俗,你可愿做我妻子......”藏刀喘着粗气说道。

    桃夭眼泪再也绷不住了,手中银镯落地,她扑进了藏刀怀里。

    两人约定,藏刀回朝佛寺与*告别还俗后,便去茅山找桃夭。

    一回茅山,方堂便直接闭关,而桃夭则是整天缠着父母亲给自己置办嫁妆。

    茅山掌门找来晨谷,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的是个和尚,他大怒,这简直是胡闹,可后来晨谷补充道,藏刀愿意还俗。

    听到藏刀愿意还俗,掌门叹了一口气,没办法,毕竟自己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

    最后放话,若那小子真能还俗,成为我茅山弟子,那他便同意这门婚事。

    桃夭得知父亲同意后,别提多开心了,可方堂知道这个消息后,心里最后那一丝丝希望也破灭了,他在幽暗的山谷里哭泣,呐喊,可又有谁能听见。

    一个月后,一位身穿袈裟的老僧走上了茅山。

    “谁是桃夭?”老僧问道。

    桃夭走了出来:“我是。”

    “哼。”老僧说着将一块手帕扔在地上,桃夭一眼认出,这是她给藏刀的定情信物。

    “这手帕怎么在你这?”桃夭捡起手帕。

    “大胆妖女,藏刀乃我朝佛寺佛性最高的弟子。

    没想到被你这妖女迷惑,差点毁了佛性,还好他及时幡然醒悟,才保住我朝佛寺的未来。

    看在你也是名门正派,这次就饶了你,但你若敢继续纠缠藏刀,老衲就算不要这一身功德,也要将你清理!”老和尚手持禅杖,一字一句都在割着桃夭的心。

    “不,不可能,藏刀说好会来娶我的,我要去找他。”桃夭说罢便要走。

    “大胆!”老和尚使用了狮吼功,桃夭只感觉脑袋要炸,捂着耳朵跪在了地上。

    众茅山弟子见桃夭被人欺负,立马冲了过来。

    晨谷更是拔出长剑,朝着老和尚刺来。

    老和尚手中禅杖往地面一砸,一股冲击波四散开去,众弟子瞬间人仰马翻。

    老和尚见晨谷刺来,也不畏惧,手中禅杖对着晨谷砸去,只是一个回合,晨谷便被震飞出去。

    茅山掌门听见动静,从后院走来,刚好见晨谷倒飞过来,手中凝炼道气,稳稳的将晨谷接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