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一章 方堂的过往(三)免费阅读

第四十一章 方堂的过往(三)
    “嘻嘻,逗你呢!”桃夭在藏刀鼻尖轻轻一点,吐了吐小舌头。

    “阿弥陀佛,女施主你......”藏刀的脸更红了。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怎么打败我二师兄的呢!”桃夭撅起粉嘟嘟的小嘴,那样子既活泼又可爱。

    “方堂道长他手段太过阴损,他用儿童魂魄炼成小鬼。

    并将它作为武器,而这一切我师兄并不知晓,他故意让我师兄杀了小鬼,这等于毁了我师兄的佛心。

    小僧见他如此作为,便用了佛家皈依咒。

    此咒因人而异,戾气越大着,皈依咒越强,方堂道长戾气太重,所以我只是用了方堂道长对付别人的方法打败了他。”藏刀双手合十。

    “嗯......二师兄的确有错,法术比斗而已,他不应该使用那么阴损的招数。”桃夭也赞同了藏刀的说法,点了点头。

    藏刀见桃夭赞同了自己的做法,于是行了一礼,便往凉亭走去。

    “诶,小和尚你叫藏刀是不是?我叫桃夭!”桃夭见藏刀走进了凉亭,也跟了上去。

    藏刀一甩僧袍,将石凳上的灰尘打散,便坐了下来:“桃夭施主,可还有事?”

    桃夭大大咧咧也不管石凳脏不脏,直接一*坐在了藏刀对面,双手撑着头问道

    “藏刀,藏刀,这名字是你*给你取的吗?”桃夭好奇的问道。

    “正是*玄礼大师给小僧取得名。”

    “那为什么要叫藏刀呀?你们佛家不都是一向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吗?怎么会用刀这个充满戾气的字?”桃夭其实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这......小僧也不知。”藏刀双手合十做了一礼,他现在非常郁闷,这小妮子怎么一直缠着自己,藏刀想着不回答她的问题,桃夭觉得无趣便应该会离开了吧。

    “桃夭施主,若无......”藏刀刚准备开口送。

    “小和尚,你们佛家是不是有四皈依的故事?”桃夭突然开了口。

    “桃夭施主,佛家没有四皈依,只有三皈依。”

    “那要不你给我讲讲三皈依的故事?”桃夭来了兴趣问道。

    藏刀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已是下午,再入小世界也已太晚,所幸与桃夭聊聊天吧。

    “佛教三皈依,分别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佛为了度众生得解脱......”藏刀开始讲起三皈依的故事。

    “.....觉得释迦佛他老人家真是智慧广大,胸怀慈悲,当年一定知道我今天要被*抓住,打个半死,所以当初才给弟子制定了三皈依。”藏刀讲完故事,嘴角也挂起了笑容。

    “桃夭施主,这便是.....”藏刀说着便看向桃夭,可桃夭早已趴在石桌上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甜甜的微笑。

    藏刀苦笑着摇了摇头,此刻他安静的看着桃夭,在落日的余晖下,一僧一姑娘,仿佛成了一幅美丽的画。

    这是藏刀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一位女孩,桃夭长长的睫毛,小小的琼鼻,还有那未施粉黛却白皙如玉的脸庞,都吸引着藏刀。

    藏刀的世界本是一条湖,在无风时,水面如镜,可桃夭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湖中,溅起了水花,也泛起涟漪......

    桃夭眼皮一眨,藏刀这才回过神来:“阿弥陀佛!”

    “嗯~睡得一点也不舒服。”桃伸了个懒腰说道。

    随后她看向对面坐着的藏刀:“哈哈哈,小和尚果然我爹说的对,和尚念经最催眠啦,没想到和尚讲故事也催眠!”

    藏刀老脸一红:“阿弥陀佛,桃夭施主你怎可取笑小僧。”

    桃夭站了起来,摸了摸藏刀的光头:“我回去啦,明天再来听你讲故事,这个算是今天的报酬!”

    桃夭说着,将一颗红扑扑的苹果放在了石桌上。

    桃夭走后,藏刀放下合十的双手,将苹果拿了起来,轻轻咬了一口,苹果很甜,还带着桃夭身上的茉莉花香。

    第二日,众师大会武道比武。

    桃夭手持一把软剑,如同一位女侠站于擂台。

    刚开始众人见她是一介女流,并没有在意,派出的全是外门弟子,而桃夭却狠狠打了他们的脸,上台之人,无一不是不到十回合便败下阵来。

    藏刀此刻也在台下,看着桃夭打败一个个敌手,他心里也莫名的跟着开心,也为桃夭担心,虽然只是比武,可刀剑无眼,几次桃夭都险些受伤。

    “仙剑派王玄尊!”一白衣少年施展轻功上了擂台,对着桃夭一礼。

    桃夭也回了一礼。

    “那我们开始吧?”王玄尊问道。

    “好的,请赐教!”桃夭说着,施展仙女扫尘,软剑如纸从地面滑行,带起火花,当靠近王玄尊时,突然发难,软剑如同银蛇朝着王玄尊咽喉咬去。

    王玄尊剑未出鞘,只用剑鞘轻轻一挡,便拦下了这一剑。

    桃夭见一招未成,立马变幻招式,一脚踢向王玄尊大腿,王玄尊非但不退,举起脚与桃夭对踢。

    此刻男性力气大的优点就被体现出来,王玄尊只是微微后退半步,桃夭却是退后七八步才停下。

    “可恶,再来!”桃夭施展了天女散花,她将手中长剑一扔,王玄尊只感觉一道倩影闪来。

    “不好!”王玄尊汗毛倒竖,却没有攻击前面这倩影,而是一个闪身往侧面躲去。

    王玄尊前脚躲开,就在王玄尊刚刚站的地方密集的剑雨落下。

    虽然王玄尊躲过了剑雨,可那倩影已然调转方向,冲了过来,王玄尊看见桃夭对着自己做了一个鬼脸,随后桃夭一拳打中王玄尊肚子。

    “桃夭仙姑,好厉害的身手,看样子我要用全力了!”王玄尊捂着肚子倒退两步。

    “嗯哼!”桃夭笑着将软剑收回,持剑于身后。

    王玄尊闭上双眼,一手握住剑鞘,一手握住剑柄,但依然没有拔剑出鞘。

    “装神弄鬼!吃本小姐一剑!”桃夭使出一剑倾心,此招看似朴实无华,只是提剑直刺,可使用的是软剑,若不是会一剑倾心,那么软剑根本刺不进身体。

    一剑倾心需要使用者熟悉人体结构,能一剑刺入对手肋骨之间缝隙,直击心脏,当软剑进入身体后,会左右摆动,只要一剑刺中,那么必定能划烂对手心脏。

    桃夭虽然使用一剑倾心,可并没有刺王玄尊的心脏,她想的是刺王玄尊坚硬的肋骨,让王玄尊丧失战斗能力即可。

    但桃夭即将刺中王玄尊之时,藏刀眉头一皱,赶忙向着擂台上冲去。

    桃夭的剑在距离王玄尊胸口还有不足十厘米之时,王玄尊突然睁眼,反手握剑,长剑出鞘,一道可断万物的剑气劈出。

    桃夭软剑直接被剑气劈断,剑气趋势不减,朝着桃夭面门而来,桃夭睁大眼睛,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死定了.....

    ‘叮’的一声,桃夭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一名道士站在自己背后手中拿着一张符篆,而一张巨大的八卦在自己前挡住了剑气。

    “王玄尊道友,比武而已,何必出这杀招!”桃夭背后道士说道。

    王玄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被打出真火,居然动用了拔剑诀这种杀招。

    “敢问这位道友尊姓大名,出自何门何派,今日多亏道友出手阻止,才未让玄尊犯下大祸!”王玄尊一抱拳。

    “青城山三顺派张世尊!”张世尊一抱拳回了一礼,便走下台去。

    “多谢张道友,桃夭仙姑,这便算你赢.....”

    还没等王玄尊说完,桃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跑下台去。

    场下众人顿时无语。

    王玄尊尴尬的挠了挠头,但他回头看见一小和尚站着。

    “这不是藏刀小*,是要比一场否?”王玄尊问道。

    众人这又全部看向藏刀,藏刀本是上台来救桃夭,可让张世尊先一步救了,他此刻很尴尬的站在台上。

    “是,请王玄尊道友赐教!”藏刀所幸借坡下驴,双手合十做了一礼。

    “好,那藏刀小*看剑!”王玄尊说着,双手掐动剑诀,一把长剑变成了十二把。

    十二把剑组成剑阵,将藏刀围困其中。

    “弑杀十二剑阵!”刚下台的张世尊喊道。

    “没想到王玄尊这么强,弑杀十二剑阵居然瞬间组成!”张世尊不顾周围人的目光说道。

    “张道友,这弑杀十二剑阵很强吗?”此时一名炼器堂的内门弟子问道。

    “很强,弑杀十二剑阵还有一个名字,诛神剑阵!”张世尊说道。

    “我观此剑阵的确有过人之处,可也远不到能诛神吧?”那名弟子又问道。

    “的确,现在还不到,诛神剑阵每一把剑都是前一把剑威力的一倍,若王玄尊道友练到弑杀二十四剑,那威力你可想而知。”张世尊看了一眼那内门弟子。

    “一倍?”那弟子打了个激灵。

    “如果这么说,那这剑阵实在是太可怕了!张道友,受教了!”那名内门弟子一拱手。

    “藏刀小和尚,这剑阵你破不了,要不你放弃,我解开这剑阵,放你下台如何?”王玄尊刚刚的确是准备让桃夭赢,可桃夭自己跑下台了。

    现在若是换其他道教任何门派,王玄尊都可以让对方赢,但佛教不信,这就是王玄尊现在的想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