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四十章 方堂的过往(二)免费阅读

第四十章 方堂的过往(二)
    众师大会乃华夏道教佛教交流武术法术的最大盛会,在每年的九月举行,届时全华夏有名无名的道观,寺庙都会前来参加。

    作为道教大名鼎鼎的茅山派自然不会缺席。

    在众师大会现场,第一天比斗法术。

    茅山派直接派出了大师兄晨谷,准备直接碾压对手,晨谷也没让众人失望。

    第一场对战万法门,只一个回合,晨谷便击败了万法门内门弟子。

    随后,晨谷可谓是越战越勇,直接拿下八连胜。

    第九场对战的是朝佛寺的藏悟,这一轮晨谷陷入苦战,无论使用什么法术,都无法破解藏悟的金钟罩。

    “晨谷道长,你杀意太盛,已蒙蔽你的双眼。”藏悟的声音传来。

    “是吗?但那与你何干?”晨谷说着,手中拿出紫雷阳刚符,念动法诀,只见一道紫色闪电犹如一条暴怒的巨龙朝着藏悟打去。

    巨龙与金钟罩相撞,发出耀眼的光芒,台下众人无不闭上双眼。

    等众人再次睁眼,巨龙已经消失,晨谷手中符篆无火自燃,反观藏悟这边,金色是金钟罩毫发无损,藏悟依然双手合十岿然不动。

    “晨谷道长,你杀意......”藏悟话还未说完,眉头一皱,他看向刚刚金钟罩被紫色闪电攻击的地方。

    一道裂口绽开,随后第二道,第三道,裂口密密麻麻的绽开,金钟罩支离破碎。

    “和尚没了金钟罩,看你怎么办!”晨谷说着,一道掌心雷打出。

    “阿弥陀佛!”藏悟念了一句佛号,来势汹汹的掌心雷在空心突然消失不见,这变故是晨谷万万没想到的。

    “晨谷道长,该小僧出手了。”藏悟说着,一根手指指向晨谷。

    “般诺波罗蜜,大自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随着藏悟的念动,晨谷只感觉脑袋炸裂,直接倒地不起。

    方堂与桃夭见状,赶忙上台将大师兄晨谷扶了下来。

    主持此时也上了台:“还有没有人要挑战藏悟大师的?”见台下无人应声。

    “那我宣布,本届众师大会法术......”

    “等等,我来!”方堂举起了手,一步步走比武台,主持见是茅山派内门弟子,笑着对方堂一点头走下台去。

    “茅山派方堂,拜见藏悟大师!”方堂行了一礼。

    藏悟双手合十回了一礼:“方堂道长谬赞了,贫僧只是朝佛寺中扫地沙弥,这大师愧不敢当。”

    “嗯,那我们开始吧?”方堂微微一笑。

    “好!”藏悟刚回答完,只感觉一阵阴风袭来。

    藏悟伸手一抓,一只狰狞的小鬼咬牙切齿,藏悟以为是方堂幻化出的小鬼,手上微微一用力,小鬼瞬间被捏的魂飞魄散。

    “藏悟大师,你杀生了。”方堂说着虚空画符:“敕!”

    ‘敕’字一出,一道血色绸缎飘向藏悟。

    “哦?贫道何时杀生?”藏悟问道,随后身上又出现一只金色大钟。

    “刚刚你捏爆的那只小鬼,他乃是徐家庄一名早夭的婴儿,被父母扔于乱坟岗,被贫道发现,将他的尸体埋葬,免去成为野兽口中的一块肉。”方堂笑着,双手放于背后,他在攻心。

    藏悟双手一颤:“阿弥陀佛,是故空中无色,无光......”藏悟此刻满头大汗。

    “你刚刚捏爆的,正是他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一缕残魂。”方堂笑了。

    ‘噗’藏悟吐出一口鲜血,顿时金钟罩土崩瓦解,而那条红色绸缎化作一位美人,抚摸着藏悟的额头。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就在藏悟即将沉沦之时,一位比藏悟还要小几岁,看上去才十六七八的小和尚走了上来。

    他抓住那只幻化的女鬼,往前一扔,女鬼又化成了一缕红绸,飘飘洒洒落在地上。

    “方堂道长,你这招是否太过阴损?这只是斗法,你如此做,岂不是毁了我师兄佛心!”小和尚说道。

    方堂这招的确阴损,他直接毁了藏悟的佛心。

    藏悟一辈子在佛教修行上都不可能有所突破。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藏悟可能因为妄念与杀念产生心魔,若不能战胜心魔,他将坠入魔道,或是变成痴傻。

    “小和尚,你叫什么,也要与我一战?”方堂问道。

    “小僧朝佛寺藏刀,我要与你斗法!”即使方堂用了如此险恶的招数,藏刀还是对他行了一礼。

    “你与我一般大,我也不欺负了小和尚,我让你三招!”方堂很自信的双手放于背后。

    “无须,方道长你出全力即可!”藏刀说着双手放下,进入了大自在境界。

    “那好!雷龙,火雀,海龟,山虎,出来吧!”方堂取出四张画着神兽的符篆,背后顿时出现了四只神兽的虚影。

    台下众帮派哗然,这四神兽一直是茅山派的天字法术,至今为止也就茅山派前三代祖师使用过,若不是今日方堂召唤出来,众门派可能都要忘了茅山有这么一道强势的道术。

    “雷龙显天威,赐他万道雷!”方堂念动口诀,背后的雷龙虚影口中吐出无数天雷打向藏刀。

    “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藏刀念起金刚经,顿时他的背后出现一尊大佛。

    大佛手心一个‘卍’字在藏刀头顶缓慢转动。

    雷龙的雷电还没打到藏刀,就被‘卍’字发出的金光吸收。

    “火雀显神威,赐他焚天火。

    山虎显神威,赐他万林土。”方堂直接驱动两只神兽,准备破了小和尚的‘金刚经’。

    火雀煽动翅膀,两道火龙卷旋转的飞向藏刀,到了‘卍’字金光前,却被阻挡下来。

    山虎对着藏刀咆哮,这次‘卍’字似乎失去了作用,藏刀身上被一层泥土覆盖,随后泥土上长出无数带毒刺的藤蔓将藏刀牢牢包裹,此刻的藏刀就如同绿色的木乃伊。

    藏刀头上的‘卍’字也变得暗淡,随后消失。

    “海龟显神威,赐他东海水!”方堂大喜,发动最后一只神兽的能力。

    只见海龟虚影一拍地面,所有人都感觉地震一般,一条足足三米的水柱从地下冒出,巨大的水柱将藏刀顶上天空,足足数百米之高。

    众人无不仰头观望,心里想的都是,这小和尚即使不被水柱的压力顶死,掉下来也要摔死!

    “大师兄。”桃夭拍了拍一旁的晨谷。

    “怎么了,小师妹?”晨谷看着天空,心里也暗暗吃惊,想不到二师兄方堂已经这么强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种从天而降的法术?”桃夭问道。

    “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天空之中传来藏刀的梵音。

    随后,藏刀落地,一个巨大的‘卍’字出现在他的脚下,‘卍’字金光一闪,一股无形的佛力将方堂背后的四神兽打散。

    而方堂只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洗涤了一遍。

    方堂眼前出现一尊大佛:“方堂,放下屠刀,十步我佛入雷音。”

    方堂回头,背后出现一尊大佛:“方堂,放下执念,万般自在。”

    方堂转向左边:“方堂,万般佛法精妙。”

    方堂捂着耳朵转向右边,可佛音似乎直接传入他的脑海:“方堂,因果不虚,*。”

    方堂趴在地上,无数佛音入耳:“回头,放下,众生佛号,屠刀放下.....”

    方堂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了,想使用道法,可脑子什么道法也想不出来。

    就在方堂听的快要晕厥过去时,一声佛音传来:“方堂,双手合十,十法界皈依,方堂皈依我佛,南无阿弥陀佛!”

    方堂跪在地上,双手不受控制的慢慢合拢。

    “我......我不。”方堂咬牙切齿,可依然无法抗拒这浩瀚无边的佛力,当双手合十的那一霎那,全场都安静了。

    ......

    “我输了!”方堂爬了起来,落寞的走下了台。

    方堂并没有回茅山派的队伍里,而是在众帮派高喊着藏刀的名字中走出了比武场。

    赛后,一棵柳树下,藏刀正在禅悟佛道。

    桃夭刚好路过:“咦?这不是刚刚打败方堂的小和尚吗?”

    桃夭想着逗弄一下他,便走到藏刀背后,折下一根柳条,见藏刀还在闭目打坐,便用柳条在他头上画着圈圈。

    藏刀的小世界中,他正坐在佛祖面前静心聆听佛祖讲着大道佛理,头顶出现了一根柳条。

    他挥手去拍,柳条却消失了,一声甜蜜的女孩笑声传入藏刀耳里。

    藏刀离开了自己的小世界,回头一看,一位长的十分可人,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的女孩正站在自己背后。

    藏刀赶忙起身:“女施主,小僧是否打扰到你了?小僧这就走!”说着他便准备换个地方,继续悟禅。

    “等等,你打赢了我二师兄,这就想走?”女孩撅着小嘴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可她并没有注意脚下有一块石头,脚下被石头一绊。

    “啊。”桃夭一声惊呼,整个人往前摔去,藏刀出于本能,一把将她扶住。

    此刻两人紧紧靠在一起,藏刀能闻到桃夭的发香,而桃夭也能感受到藏刀加速跳动的心脏,当两人四目相对,桃夭赶忙推开藏刀。

    “你耍流氓!”桃夭说了一句。

    “啊,不不不,小僧只是想扶住姑娘。”藏刀解释着,脸却红的像一颗苹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