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九章 方堂的过往(一)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方堂的过往(一)
    “我去?这么高冷的吗?”陈三见夜未寒并没有理睬他们,吐槽道。

    “走吧,先回香烛店,我感觉身上骨头全断了。”司夜现在全身剧痛,已经站不起来了。

    陈三将司夜背在背上回头看了一眼山哲道人:“喂,老爷子看样子这八十万咱谁也拿不到了,气不气呀?”

    “哼!”山哲道人冷哼一声

    “唉,你这老头还挺倔,我还说背你回去,既然这样你就在这晒太阳喽。”陈三哼着小曲走了。

    “你这小鬼,好歹给我打个急救电话啊”山哲道人喊道。

    “你声音雄厚,明显伤的不重,就在这晒晒太阳吧,没准光合作用一下就好了!”陈三对着山哲道人挥挥手,开始小跑起来。

    大云道长与周康康正在给顾打包黄纸,远远就见陈三背着个什么东西回来。

    “小康啊,贫道老眼昏花啦,我那徒儿背着个什么回来了?”大云道长眯着眼也看不清。

    “好像是叶子,*,叶子又被打残了。”周康康说着赶忙冲了出去。

    “没事,只是脑震荡加点骨折而已。”陈三风轻云淡对着周康康说道。

    “什么叫只是。”周康康看着手都发紫的司夜,顿时感觉文叔找的新伙计很不靠谱。

    “没事胖子,你帮我把清水姐叫来,她能救我!”司夜艰难的开口说道。

    “清水姐,快出来!”周康康与陈三将司夜抬进了香烛店。

    清水听见周康康的声音,从后院跳了出来。

    “一只猫?”陈三看着闲庭信步走来的清水。

    “是只猫妖,而且还有着百年道行!”山哲道人一眼看出清水是一只具有百年道行的猫妖,虽然表面上一副淡然的模样,可心里已经已经有些吃惊了,这小小的一家香烛店居然藏着一只百年大妖,关键自己来了这么久,一点妖气也没感受到。

    清水路过陈三与山哲道人时,嘴角上扬,慵懒的眯起一只眼,打了个哈欠,而这一举动落在陈三眼里,就成了猫妖见自己长的帅,给自己抛了个媚眼。

    “*?*你敢信,我特么被一只猫妖调戏了!”陈三拍着山哲道人的手臂。

    “安静点,别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山哲道人并不知道清水的百年道行是实是虚,所以并不想激怒与她。

    他这么想不代表他的徒弟也这么想:“*能忍,师徒不能忍,怎么说我也是未娶媳妇的良家少年,这猫妖居然敢调戏我!”陈三见*不肯照着自己,就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剑来,让我与它斗上一番!”陈三说着,伯牙绝弦出鞘,在空中舞了个剑花,飞到陈三手中。

    “看剑!”陈三说着一剑刺来。

    清水变化成了人形,正准备看看司夜的伤势,听见陈三这么一句,感受到背后一股肃杀之意,赶忙回头。

    陈三只是看了清水一眼,便被清水的模样吸引了,秋水入目似含泪,轻染胭脂淡淡妆,小小的琼鼻与樱桃小嘴,这不正是他心里的仙女模样吗?

    陈三赶忙收剑,身体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卸掉伯牙绝弦大部分力后,一剑刺在地板上,居然将坚硬的花岗岩地板刺穿。

    “你干嘛?”清水问道。

    陈三扶着腰,刚刚那一套动作难度系数太高,他闪了腰。

    “没事,清水姑娘,我给你们*!”陈三一本正经的说道。

    “切~本尊还需要你个小道士*。”清水不屑一顾的嘲讽了一句,便不再管陈三了。

    “肋骨断了四根,居然没伤到心肺,也是奇迹。手也断了,还是稀碎,你到底和谁干架了,这大脑也脑震荡了,不会变痴呆吧?”清水一边用妖力探查司夜身体,一边吐槽。

    司夜的伤势明显比看上去严重。

    “啊?这么严重,清水姐你一定有办法救叶子是吧?”周康康急了,赶忙问道。

    “这么严重的伤,我救他要用很多查克拉的!”清水站了起来。

    “查克拉在哪能买到?我这就去给你买!”周康康又傻又天真的说道,在这群人里,或许也就他对司夜最讲义气了。

    司夜听了周康康的话,眼角流下了眼泪,原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位关心自己的朋友。

    “天涯海角你去吗?”清水本只是想开个玩笑,逗弄逗弄周康康。

    “好,我这就去。”周康康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清水看着这平时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胖子,今天居然如此认真,她想起了曾经自己也有这么两位朋友。

    “苏幕遮,楚嫣然你们这两只小狐狸现在在哪呢?”清水自言自语道。

    “清水姐!”周康康见清水发呆,喊了一声。

    “没事,你把他搬到卧室吧,我说天涯海角,你还真信啊,逗你呢。”清水说着走进了卧室。

    周康康与陈三将司夜放在了床上,随后两人站在门口看着屋内。

    “看什么看!”清水一挥手,门‘

    砰’的一声关上。

    陈三‘嘶’的一声捂住鼻子,刚刚他站的太前,直接被门打了个正着。

    “我靠,这清水也太暴力了!”陈三捂着鼻子眼泪都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很疼是吧?”清水对着床上的司夜说道。

    虽然之前清水轻描淡写了司夜的伤势,但只有她知道,现在的司夜其实很危险。

    司夜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唉,现在你又要欠本尊一个人情,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还完!”清水说着,施展妖力,一颗火红色的妖丹从她内体缓缓飞出。

    “清水姐,你这是要干嘛?”司夜一脸错愕的看着清水。

    “别说话了,你身上的伤,太重了,如果不用妖丹,神仙也救不了你。”清水一脸严肃的说道。

    “可你把妖丹给我,你怎么办?”司夜问道。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清水将妖丹递到司夜嘴边。

    “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保护好妖丹,也保护你自己,你死了我也得跟着死,你能做到吗?”

    .......

    司夜与清水对视:“能,我会!”

    司夜只说了三个字,清水也不废话,将妖丹放入司夜口中。

    清水站了起来:“你好好休息吧!”妖丹缓缓进入司夜肚中,他只感觉一股热流充斥全身,迅速的修复损伤的肌肉与骨头。

    “清水姐,谢谢你,我一定会保护好这颗妖丹!”司夜喊了一句。

    而清水并没有回头。

    妖丹对于一只妖怪来说就如同心脏,现在清水将心脏交给了司夜,虽然往后会因为司夜变得强大,从而自己也变的强大,可一旦司夜死了,她也跟着死亡。

    话分两头,陈志祥刚刚传送过来,发现此刻正处于一片乱坟中央。

    “你这老头,还真能找地方!”陈志祥说着,坐了下来。

    “若不是为了那一点执念,你以为我愿意带着你们这群小鬼,东躲*,弄得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方堂笑着抽了一口旱烟。

    “话说你这老东西,‘啊’!”陈志祥硬生生将自己被夜未寒打成粉碎的手臂撕了下来:“你这老东西的执念到底是什么?”

    “唉,是啊!是什么呢?应该是曾经茅山上那位姑娘吧!”方堂似乎回想起曾经的自己。

    那时,方堂还是茅山正派弟子,其余弟子敬爱的二师兄,掌门眼里的天才法师!

    其实只有方堂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天才法师,他只是比其余弟子更能下苦功。

    其余弟子下山游玩,他在练习道法,其余弟子喝酒聊天,他还在练习道法。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个叫桃夭的女孩,她是掌门的掌上明珠,也是众弟子宠爱的小师妹。

    方堂七岁时,被父母遗弃,就在即将饿死之际,一个女孩递给他一张冒着热气的烧饼:“小哥哥,你快吃吧,还热乎着呢!”

    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是方堂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那张烧饼,也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后来,方特知道女孩是茅山掌门的女儿,那时方堂只有一个想法,加入茅山,成为最强者娶桃夭回家。

    可刚踏出第一步,现实就无情的打击了他,他的道根只是凡品,根本达不到茅山派入门标准。

    方堂并没有放弃,他用了最笨的办法,长跪在茅山大殿前,这一跪就是三天,直到第三天在大雨中,他晕了过去。

    茅山派外门长老青禾实在看不下去,将他带进了茅山,成为了茅山派外门弟子。

    外门有道术三十七类,六百二十五小类,两千七百二十种法术,很多弟子终其一生也不能学会一半。

    能学全的学会的,自茅山开派至如今也不足百人,这百人中最少的也花了二十年才将所有法术学会。

    方堂似乎生来就是打破纪录的鬼物,他拿起这一本本晦涩难懂的法书,不分昼夜的研究,最终他用了不到三年便学完的外门所有法术。

    因为方堂这怪物一般的*速度,他被掌门破格收入门下,成了内门弟子!

    原本按照方堂的想法,他会靠着自己的努力超过现在门派最强的大师兄,然后成为最强者。

    只要自己成了最强的那一个,他便能成为茅山派的下一代掌门,最终娶桃夭为妻。

    可事与愿违,一场众师大会,改变了桃夭,也毁了方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