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八章 夜未寒救场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夜未寒救场
    梵天旗一共有两面,一面雌旗,一面雄旗,使用者不管距离另一方多远,只要挥动旗帜,便可瞬间抵达对方身边,但梵天旗属于一次性消耗品,用一次两面旗便不再拥有任何用处。

    陈志祥刚站起来,门就被一脚踹开:“恶鬼,山哲道人来收你了!”

    陈志祥看着眼前这道士,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你是何人?”

    “我是你奶奶个腿,我不说了山哲道人!速战速决,晚了我怕八十万被人抢走。”山哲道人也不与陈志祥废话,举起桃木剑便冲了上来。

    陈志祥直接释放了自己的鬼将接近鬼神的威压。

    山哲道人刚开始自以为陈志祥只是恶鬼或是厉鬼,没想到陈志祥居然是已经快达到鬼神了。

    这一股威压直接将山哲道人的桃木剑震碎,山哲道人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你奶奶个腿!这么强?”山哲道人捂着胸口。

    “不是吧,山哲大师你这么弱吗?我还以为你至少能扛一会儿呢?”陈三嘴里咬着一只鸡腿从山哲道人旁走过。

    “你们怎么找到这的?”山哲道人一脸错愕,没想到这两小鬼这么快就找到这了。

    “你是何人?”陈志祥又问道,陈三他也没见过。

    “甭废话,看剑!”陈三说着,手里打出一个剑诀,腰间的伯牙绝弦立马飞出,在空中舞了个漂亮的剑花,朝着从陈志祥飞去。

    陈志祥鬼头戒指蓄力,当伯牙绝弦距离他面门还有不到十厘米时,陈志祥虚空一捏,伯牙绝弦瞬间炸的四分五裂。

    “我去?”陈三扔掉手中鸡腿,双手合并,旋转一圈:“吾心如剑,如影随形,刺!”

    随着陈三的念动,四分五裂的伯牙绝弦瞬间重新重新恢复,一剑贯穿了陈志祥的胸口。

    “这才对嘛!”陈三捡起刚刚扔地上的鸡腿,拍了拍灰,继续啃了起来。

    “挺厉害呀,小道士!”陈志祥摸了*口的大洞。

    “司夜,这鸡腿不错,马上回去再给我买两个,一个给我*,一个我自己吃。”陈三并不理会陈志祥,对着在后面看戏的司夜说道。

    “别大意了,他现在更强了!”司夜走上前来。

    “没错!我已经半步鬼神了,现在的能力已经不再是单纯变成一个人的模样了。”陈志祥大笑起来。

    他凝视了一会陈三:“你这么厉害,你的本事也给我用用吧!”陈志祥说着居然变成了陈三,唯一不同的便是他背后散发出浓郁的鬼气。

    “吾心如剑,如影随行,刺!”陈志祥一声大吼,手中鬼气化作一把黑色长剑,除了颜色外与伯牙绝弦毫无差别。

    黑色的伯牙绝弦刺向两人:“御盾!”司夜赶忙抽出一张符篆,在面前形成了数十道金色椭圆形护罩。

    黑色伯牙绝弦一连刺破七道防护盾,气势依然不减。

    “贫道来帮你!”山哲道人见司夜的第八层防护盾摇摇欲坠,扔出天蓬尺,天蓬尺瞬间变成三米多长对着黑色伯牙绝弦砸去。

    仅仅一个照面,黑色伯牙绝弦就被砸碎,可就如同陈三的正版伯牙绝弦一样,刚断裂便立马恢复,威力变得更加巨大,直接震飞天蓬尺,天蓬尺上一层金色的咒语立马黯淡下来。

    第八层护盾也瞬间被击穿!

    “好一把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宝剑!”陈三居然夸赞了一句。

    司夜被陈三这句话气乐了:“你大爷的,你这句话现在用合适吗?”

    “剑来!与它斗上一番!”陈三念动剑诀,正版的伯牙绝弦飞了回来,就在黑色伯牙绝弦刚破碎司夜最后两层护盾时,它也被正版伯牙绝弦从中拦腰劈断。

    “假冒的就是假冒的,就是不堪一击!”陈三嘲讽道。

    “还好就只能重组一次,你这套剑诀好厉害,碎了居然更强了!”司夜赞叹。

    “啊?不是啊,一共能重组两次,一次比一次强的。”陈三笑得天真无邪。

    司夜的笑容凝固了,陈三笑着笑着也反应过来。

    “不好。”两人赶忙按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山哲道人。

    三人刚趴下,一股强大的剑气直接将三人震了出去,黑色伯牙绝弦还没等司夜落地朝着他袭来。

    “伯牙绝弦,御空!”空中的陈三大喊一声,正版伯牙绝弦将司夜直接带飞出去,堪堪躲过这一剑。

    “伯牙绝弦,攻!司夜就是现在!”司夜刚被伯牙绝弦带飞,还没落地,听见陈三的话,想也没想,唤出曳影朝着背后一指。

    伯牙绝弦与曳影互相交错着如同两道流光打向陈志祥。

    陈志祥四下环顾一圈,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便是窗户,想也没想一个闪身撞开玻璃,跳了出去。

    两把剑如同装着跟踪器一般,也跟着飞了下去。

    陈三见状,正准备跟着一同出去,却被司夜一把拦住:“你要跳楼啊,这可是九层,你跳下去,今晚全村就来咱家吃席了!”

    陈三尴尬一笑:“激动了!”

    三人赶忙走楼梯爬了下去。

    等三人跑到楼下,两剑与陈志祥正打的不可开交。

    “贫道也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山哲道人现在想一个人独吞八十万是不可能了,他现在想的就是多吃点力,到时能多分一些。

    山哲道人说着扔出天蓬尺,随后又从古色古香的斜挎包里拿出八卦镜。

    他将八卦镜照向天蓬尺,天蓬尺上的金光符咒比刚刚还要耀眼。

    即使现在是大中午,天蓬尺散发的金光也不输阳光。

    “吕茅法祖传万法,六任台上现七星,弟子今日请上祖,天蓬一尺万鬼尽。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山哲道人念完法诀,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个趔趄要,不是司夜手快,他就要一头栽地上了。

    “接下来就交给你两小屁孩了。”说着,山哲道人开始打坐。

    天蓬尺高悬于空,金光闪闪就像是一尊俯视苍生的神明。

    它向着曳影与伯牙绝弦释放两道金色光线,被照射到的两把剑立马镀上一层金光,劈砍的速度也快了一倍。

    刚刚还对付两把剑游刃有余的陈志祥顿感压力,十个回合不到,已经被劈砍中了四剑。

    陈志祥看向天空的天蓬尺,躲过曳影一剑后,鬼头戒指朝着天蓬尺打出一道鬼气,天蓬尺被这么一击,顿时从空中跌落。

    没了天蓬尺的加持,两把剑的攻击又慢了下来。

    司夜一个闪身上前,一把捂住曳影,陈三也不慢,对着伯牙绝弦一指,伯牙绝弦便飞回了陈三手里。

    “司夜我先上咯!”陈三提剑的眼神淡然,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位逍遥剑仙。

    司夜有种错觉,那就是陈三很强。

    但错觉毕竟是错觉,陈三冲了上去,一剑刺入在陈志祥胸口,陈志祥单手抓着剑,一时间陈三竟无法拔出。

    “那你尝尝铁拳的滋味。”陈三笑着一拳打出,他天生神力,这一拳打出他相信陈志祥至少被自己打个半死。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志祥居然接住了陈三这一拳,虽然身体微微后退。

    “该我了!”陈志祥说着一脚将陈三踹的滚了出去。

    “不是吧,小伙子你这么弱啊。”山哲道人看着倒在自己边上的陈三,哈哈大笑。

    司夜摇了摇头,曳影在他手中闪耀了一下,随后一人一剑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陈志祥感受了一下司夜的气息:“又来这一招?”他手里的鬼头戒指蓄满鬼气。

    “又来这一招!没用了!”陈志祥突然转头往背后一抓,司夜大惊,没想到陈志祥居然发现了自己。

    “这次你死定了!”陈志祥狞笑在加持了鬼脸戒指下一拳打出。

    司夜将曳影往胸前一挡,陈志祥这威力巨大的一拳直接将司夜的肉体打的差点崩碎。

    若不是真火印及时发动护主,保护了司夜的心脉,司夜可能就被一拳秒杀了。

    陈志祥抓着司夜的头,往陈三那一扔,陈三一个飞扑接住了司夜,他赶忙查看司夜的伤势,还好只是被打晕过去,陈三赶忙开始掐司夜人中。

    “一起死吧,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陈志祥说着手里鬼头戒指又开始蓄集鬼力。

    ‘哗’的一声,一只绿色飞刀朝着陈志祥飞来,陈志祥立马扔出匕首与那飞刀相撞,可相撞后并没有发出金属相撞之声,陈志祥低头一看,那哪是什么飞刀,而是一片树叶。

    “何人?”陈志祥问道。

    “通天武道夜未寒。”一名与司夜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从司夜背后一棵树上踏空走来。

    “我与你好像并无仇怨吧?”陈志祥并不想与眼前这人为敌。

    “的确,不过我需要你的命拿去换钱买酒喝,受死吧。”夜未寒十分高冷的说完,一个闪现出现在了陈志祥面前。

    陈志祥暗暗叫苦,今天这群人怎么都是话没两句,上来就打的主。

    无奈他只好被迫接招,夜未寒一拳打来,陈志祥蓄满鬼力的一拳迎上,陈志祥只感觉手臂一麻,便没有知觉,陈志祥从手掌开始一直到手臂,整条胳臂都被打成粉碎。

    陈志祥赶忙一个闪身退出去三米远,心里联系方堂:“老东西好了没,再不让我撤退,我就真完了!”

    “好了。”对面回了一句。

    陈志祥赶忙拿出梵天旗,对着天空开始挥动,夜未寒一皱眉冲了上来,一拳打去,可还是晚了一步,陈志祥已经消失不见,而在他刚刚站的地方,被夜未寒打出一个足足四米深的大坑。

    “多谢相救。”司夜此刻已经被陈三救醒,刚好看见夜未寒将陈志祥打跑。

    夜未寒似乎没听到司夜说话:“真可惜,看样子今天没得桃花酿喝了。”他不理地上三人,自顾自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