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七章 寻找恶鬼免费阅读

第三十七章 寻找恶鬼
    “唉,我去了趟地府求见了钟馗大人!”山哲道人叹了一口气,话说了一半便不说了。

    这可急坏了郑龙的母亲,她赶忙抓着山哲道人的衣袖:“山哲大师,那钟馗大人说什么了?”

    “唉......钟馗大人使用朱砂判官笔浮空书写了你儿子的一生,你儿子理当活到七十有三,可如今却英年早逝......”山哲道人说到这,郑龙母亲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号啕大哭。

    “郑母还请保重身体呀!”山哲道人劝道。

    “那钟馗大人还说了什么?我儿不是能活到七十三岁?”郑龙母亲阻止哭声问道。

    “钟馗大人说了,你儿的死并非阳间之人所为,乃是鬼怪所为!”山哲道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郑龙母亲一听又要大哭,陈千雪安抚着这可怜的中年妇女:“姑妈不哭了,以后我就是你亲女儿,替表哥照顾好你的。”

    郑龙母亲擦了擦眼泪,拉起陈千雪的手,忍着悲痛点了点头。

    山哲道人见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便开口:“最可恨的是那恶鬼还丧心病狂的将令郎的三魂七魄全部打散,也就是说令郎在这世上只剩下这一具身体了!”山哲道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什么?”昨天来的夜未寒大师说自己儿子魂魄都没了,自己还心存侥幸,今天山哲道人这么一说,郑龙母亲气的全身都在发抖。

    “天杀的,这什么鬼要这么狠心啊!”郑龙母亲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与愤怒,一下子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姑妈你快起来。”陈千雪赶忙去扶郑龙母亲,可郑龙母亲怎么也不肯起来。

    “唉,别后孤苦空寂寥,重来回首已一生。”陈三看着地上的郑龙母亲,叹了一口气。

    “山哲大师,你帮我杀了那只挨千刀的恶鬼,我给你......我给你八十万!”郑龙母亲此刻也什么都不顾了,举起一张银行卡说道,这八十万已经是她所有家当了。

    “这......”山哲道人虽然心里已是狂喜,但面子上还是装作十分为难。

    郑龙母亲见山哲道人十分为难,又将银行卡举到司夜陈三这边:“两位大师,你们要能帮我这可怜的老婆子杀了那恶鬼,这八十万你们拿去!”

    山哲道人没想到郑龙母亲会这么沉不住气,见自己犹豫,连乞求都没乞求就准备找其他人了。

    “大娘你放心吧!这事就交给我们吧,但这钱......你收回去。”陈三本想一口答应,然后接过银行卡的。

    可当他看见一旁的陈千雪也哭的梨花带雨,他的心也跟着一疼,随后又脑子一热语出惊人。

    司夜捏了一把陈三:“你这什么混账话!”

    陈三疼得咬牙切齿,此刻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错话了,真的是红颜误我啊!

    陈三对着司夜尴尬一笑,随后做了一个与他*曾经一样的动作,嘴边拉拉链。

    司夜只感觉头大:“郑大娘,这钱你先收回去,如果我们解决了打散你儿子魂魄的鬼,到时候你给些辛苦费即可。”司夜拱手一礼。

    司夜虽然不是什么追逐财富之人,要不然凭他的本事,早就不用窝在香烛店里当个小伙计了。

    但作为道士,司夜认为如果帮助其他人解决了灵异这块的事,必须要收一些报酬,多少那全凭被帮助人自行定夺,如果不收取报酬,那自己便会沾上因果。

    山哲道人此刻也不装了:“郑母啊,此事这俩娃娃怕是很难处理,弄不好还会搭上他们的性命呀!”

    郑龙母亲一听,再重新打量起司夜两人,两人都是二十岁左右,司夜还好些,但这旁边的陈三就有些不着相了,双手插兜一副痞子的模样。

    “这......”郑龙母亲犹豫了:“千雪啊,他们真的能降伏那恶鬼吗?”

    陈千雪也有些迟疑了,虽然司夜两次都帮她解决了灵异这一块的难题,可她从始至终并没有亲眼见司夜对付鬼怪。

    “依贫道看,要不我与这俩娃娃一同对付那恶鬼,然后按照功劳分配郑母的报酬,如何?”山哲道人说道。

    “这样最好。”郑龙母亲觉得山哲道人的提议不错,一口答应。

    司夜陈三也觉得没意义,随后三人便离开了郑家。

    “司夜咱去哪找那恶鬼?”陈三问一旁的司夜。

    “不着急,走请你喝杯奶茶去,就当你的开工饭了。”司夜指着小区对面的一家奶茶店。

    话分两头,山哲道人这边就没司夜那么清闲了,他现在必须抓紧时间,赶在那两小鬼没找到恶鬼之前,找到恶鬼并且诛杀了它,这样自己就可以独享那八十万了。

    想到这,山哲道人一阵窃喜,要知道或许上天的本领自己没有,但这下地与找鬼这些,自己敢说南林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山哲道人来到郑龙开的麻将馆门前,大门已经被拉了警戒线,四名警察应该是留下保护现场的,正在麻将馆门前聊着天。

    “真是麻烦!”山哲道人抱怨了一句,离开了麻将馆,他来到了距离麻将馆不远的一家面馆。

    “呦,老板,来份什么面?”店老板正坐在柜台见有生意上门了,赶紧走了过来。

    “雪菜小排,要粗面拌面,十分钟后再给我做吧,我眯一会!”山哲道人说着在桌上放了张二十元。

    “不用找了,麻烦了。”他又补充一句。

    “不麻烦,不麻烦,那成我这给你掐着表,十分钟后给您做面。”老板说着拿起桌上的钱走了。

    山哲道人见老板又回柜台后刷起了手机,拿出一张符篆,左手做剑指放于胸前偏上位置,嘴里念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咒语念完,山哲道人闭上了眼睛,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如果此时老板有阴阳眼,他便会看到山哲道人的灵魂离体,飘出了自己的面馆,并且在出门前还顺手在自己供奉的武圣像面前拿了一支香蕉。

    麻将馆门口,四位警察还在抽烟聊天,虽然没有发现飘进去的山哲道人,但有一位警察离得山哲道人太近,只感觉身上一凉,打了个哆嗦。

    “老杜啊,你这怎么了?”一位警察见那名姓杜的警察冷不丁打了个哆嗦问道。

    “没事,应该是天凉了,回去让我媳妇多给我找件衣服。”姓杜的警官一摸鼻子回答道。

    山哲道人进了麻将馆,虽然麻将馆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山哲道人还是能看清麻将馆内的全貌。

    此刻的山哲道人不仅仅能看见麻将馆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东西,他还看见了十数只鬼魂,蜷缩在角落。

    山哲道人飘到这十数只鬼将面前:“你们谁现在能说话了?”

    山哲道人剥着香蕉,见都不说话:“我问你们谁能说话了!”说着他将香蕉皮扔向了十数只鬼魂。

    鬼魂吓的四散逃离。

    可他们现在刚刚有了思想,只能在这麻将馆内活动,一到门前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回来。

    “快点啊,谁能说话,再没人,不对,再没鬼会说话,我可一张金光符把你们都打的魂飞魄散了。”山哲道人吃着香蕉威胁道。

    “别呀!道长,我会。”听到魂飞魄散,一只刚刚跑的最快的鬼魂立马从鬼群里窜了出来,跪到了山哲道人面前求饶。

    “我说你答,五日后自有勾魂鬼差来带着你们离开。”山哲道人点了点头,还好有只会说话的,不然他可能要在这等许久。

    “昨天杀死你们的,是谁?”

    “是一只很厉害的鬼,手一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再次有了知觉,我已经死了。”鬼魂颤颤巍巍。

    “那你知道杀死你们的那只恶鬼叫什么吗?”这才是山哲道人最关键的问题,只要知道了名字,那么他使用罗盘方圆百里内定能找到。

    鬼魂想了想:“他叫陈志祥!”

    两分钟后,山哲道人灵魂归体,手中的罗盘已经指向了东南方,山哲道人微微一笑。

    “老板,您的面!”面店老板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时间刚刚好!

    奶茶店内,陈三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拿着汉堡:“那就是说,只要有了这个寻踪符,我们就可不用满世界找那只恶鬼了?”

    司夜晃了晃手里的蓝色寻踪符“是啊,你别看那山哲道人目中无人,他的确有目中无人的资本,赶紧吃,他现在开始动了。”

    寻仙符突然指向一个方向,司夜知道山哲道人肯定是开始行动了,叫陈三赶快吃完,可以去抓他。

    南林市,一栋老式居民楼内,陈志祥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而且现在的陈志祥已经比刚出来强了不止一倍,这都归功于方堂给他洗的药浴。

    “陈志祥!”方堂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了?老东西。”正在打坐的陈志祥睁开了双眼,此刻他的瞳孔变成了红色。

    “有三批往这来的人,道行都不低,应该是找你的。”一直处变不惊的方堂此刻也凝重起来。

    “几只蝼蚁而已,老头你需要这么紧张吗?”陈志祥一脸不屑。

    “不对!这个你拿着我先带着徐钰走,你垫后。”方堂说着,扔给陈志祥一面令旗,随后化作一股黑风跑了。

    “梵天旗?”陈志祥一看这面旗,顿时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