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五章 陈千雪的表哥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 陈千雪的表哥
    司夜正准备散散心:“夜大师!”一声甜蜜的女声叫住了他。

    司夜回头一看:“千雪姐,你怎么来了?”

    “这不给你送报酬来了,之前你晕倒了,可把我急坏了。”陈千雪说着将手中一个果篮递给司夜。

    司夜接过果篮,陈千雪又从女生挎包中拿出一个信封,信封鼓鼓囊囊:“叶大师,这里面是两万块。”

    “两万?千雪姐用不了这么多的,还有千雪姐你以后就叫我小夜吧,叶大师,叶大师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夜晚的夜。”司夜并不是假意谦让,而是他感觉两万真的多了。

    “嗯,那好吧小夜,但这个钱你必须拿着,这是你应得的。”陈千雪也不等司夜回答,将信封放到了果篮上。

    现在司夜手里拿着这么一大笔钱和果篮,自然不会再去散心了:“那千雪姐,要不进店坐坐?”

    陈千雪有事相求司夜这么说正合她意:“嗯,好的,那我就打扰了。”

    “来千雪姐喝茶。”司夜说着给陈千雪倒了一杯茶,可茶壶被陈三打碎,司夜现在用的茶壶,就是一个热水瓶。

    “小夜,你们店里的茶壶都是热水瓶吗。”陈千雪还是第一次见拿热水瓶给人倒茶的,可也并不介意。

    司夜尴尬挠了挠头:“这不茶壶刚被新来的伙计给打碎了。”司夜指了指正在打扫卫生的陈三。

    陈三早就注意到陈千雪这大美人了,现在见陈千雪看向自己:“风花雪月人不在......”

    “好了好了,你忙吧!”司夜见陈三又要开始作诗,赶忙阻止。

    “陈小姐你好,我叫陈三,五百年前我们可是一家哦!”陈三直接无视了司夜,走到陈千雪面前,伸出了手。

    陈千雪以为陈三只是单纯要与自己握手,出于礼貌便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与陈三一握。

    可谁知陈三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抓住了陈千雪的手,鞠躬一般弯下腰在陈千雪白皙如玉的手上亲了一口。

    “陈三你干嘛呢!”司夜没想到陈三会有如此举动。

    “那个......这是亲手礼!”陈三也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举动的确有些不应该,毕竟这是华夏。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一脸本就应该如此的表情,可下一秒他就萎了。

    大云道长刚开始还以为徒弟长大了,心里还顿感欣慰,可陈三这个亲手礼,搞得大云道长措手不及。

    大云道长毕竟上了年纪,思想也比较保守,见徒儿做出日常伤风败俗的行为,四下打量发现了柜台旁的雷击木,抓在了手里朝着陈三走来。

    陈三见状,赶忙往店外跑去:“*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给我回来,为师就打断你一只手给这姑娘赔罪。”大云道长说着向陈千雪行了一礼:“陈丫头,你放心老夫这就取来那孽徒的一只手给你赔罪。”

    “道长言重了,我没事的,道长千万别伤了你徒儿呀,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千雪见大云道长一脸严肃,赶忙劝解。

    “哦,可按照我们那的习俗,陈三那小子亲了你,就要将你娶回家呀。”大云道长说道。

    “啊?没事的,道长,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此事即可。”陈千雪说道。

    大云道长见状,叹了一口气:“孽徒,看为师今天不打断你的腿!”说着他便追了出去。

    道士香烛店对过南林超市。

    “*,陈小姐怎么说?”陈三开了一瓶啤酒灌了一口问道。

    “还能怎么说,人家看不上你。”大云道长也开了一瓶啤酒,两人买啤酒的钱还是刚来香烛店,司夜给的。

    “不应该呀,*你是不是没报出我寻仙门内门弟子的身份?”陈三问道。

    大云道长喝了一口啤酒:“呀,瞧我这脑袋,我给忘啦。”

    师徒俩大眼瞪小眼,好一阵无语。

    道士香烛店内。

    “千雪姐啊,这师徒俩刚进城市,什么都不懂你别往心里去。”司夜给两人解释道。

    “没事没事,对了,小夜我有一事相求。”陈千雪经过刚刚那么一打岔,差点忘了正事,虽然来给司夜送钱也是正事,可陈千雪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必须要找司夜。

    “千雪姐你说便是,还能帮上的我肯定帮。”司夜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嗯,小夜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昨天南林死了很多人?”

    “是那个黑龙帮吗?”司夜一下便想到了张伯文刚刚说的黑龙帮。

    “原来小夜你知道,唉,其实黑龙帮大哥郑龙是我表哥!”陈千雪叹了一口气。

    “啊?”司夜没想到一个做教育的表哥居然是做那的。

    “我的北群教育能做出来,也有我表哥的功劳,要不是他人脉广,多方打点,我的教育中心生意不会这么好!”陈千雪说着有些悲伤。

    “逝者已矣,千雪姐还请节哀。”司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千雪,在这一方面司夜可以说是超级直男。

    陈千雪似乎想到了曾经对自己如同亲妹妹的表哥,眼圈顿时红了:“但警察到现在还没抓到凶手。”

    “这才一天,凶手没那么容易抓到的,但杀了这么多人,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司夜想着这不是警察的事吗,陈千雪找自己做什么。

    “不,警察抓不到凶手的!”陈千雪有些激动。

    “千雪姐这话怎么讲?”

    “我表哥的麻将馆有监控,但当警方开始翻查昨天监控时,发现昨天的监控全是雪花。

    要知道我表哥麻将馆的监控都是现在市面上最好的!

    你是不是要问会不会是凶手用了什么干扰器?

    司夜点了点头。

    不会的,那些摄像头都是防干扰的。”

    “那......千雪姐这你找我也没用呀。”司夜说道。

    “这事只有小夜你能解决,因为凶手不是人,是鬼。”陈千雪说着,双手紧紧攥着茶杯。

    “为什么这么说?”司夜问道。

    “我们找来法师给表哥超度,法师说表哥根本没有灵魂,可能是被什么厉害的鬼抓走了!”陈千雪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千雪姐你别哭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找回你表哥的灵魂?”司夜最怕看见女人哭了,赶忙递给陈千雪纸巾。

    陈千雪接过纸巾,一边擦着眼一边点头:“是,小夜,你愿不愿意帮帮我。”

    “听千雪姐你这么说倒是真有可能恶**祟,那既然这样我肯定会帮你的千雪姐,你在这等下,我去准备些东西。”司夜说着就往自己屋子走去。

    等司夜准备好了,与陈千雪一同出门时,刚好大云道长与陈三也回来了。

    “陈三,你可会降妖除魔的法术?”司夜问道。

    陈三一愣,他虽然也会些法术,但主要还是学习的剑道,可见陈千雪在一旁。

    “当然!”陈三说道。

    “那好,和我们走一趟吧!”司夜便拉上了陈三。

    司夜也并不是真要陈三出力,他只是想看看陈三的大概本事,自己还有个底。

    “大云道长,店里还请你先照看,马上周康康就回来了!”司夜对着大云道长喊道。

    大云道长点头表示答应。

    陈千雪的高档小轿车上。

    陈三有些坐立不安,东瞅瞅西看看,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轿车。

    “陈三,你是第一次坐轿车吗?”司夜问道,他这样子像极了自己曾经第一次坐二师兄的车。

    “是啊,别说这轿车,我除了牛车,其他车都没坐过。”陈三笑着回答。

    “不会吧?那你和大云道长怎么从昆仑来北群的?”司夜好奇了,要知道昆仑到北群,这可是足足跨越了半个华夏。

    “就御剑飞行啊,难道司夜你不会?”陈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御剑飞行是每个道士都必须会的。

    这么一来,现在反倒让司夜激动了,要知道司夜研究过御剑飞行。

    他几次三番想尝试站上曳影,都以失败告终。

    “陈三道友,御剑飞行是不是屏着气?”

    “为何要屏气?你正常呼吸就好啦。”陈三一副高人相。

    “那我为何每次想尝试上我的曳影剑,都摔了下来,是不是和剑身有关?”司夜有问道。

    “你看我这伯牙绝弦很宽吗?”陈三说着,将自己的伯牙绝弦拿出一半,因为车内太小,不然他肯定要舞个剑花。

    “啊,陈道长你干嘛!”伯牙绝弦的出鞘声,吓了陈千雪一跳。

    “没事没事,陈小姐你继续驾驭轿车即可!”陈三赶忙将剑收回入鞘。

    “剑身比我曳影还窄,陈三道友你是如何站上去不掉下来的?”司夜问道。

    “不要想着自己站在剑上,想着自己就在平地,你与剑乃一体,那么自然不会掉下。”

    司夜无语了,这小子明显是在敷衍他:“呵呵!”

    南林梦想之城高档小区。

    陈千雪的车停在了十七栋楼下,司夜陈三跟着陈千雪便坐上了电梯。

    “呕吼,妙哉居然有飞升成仙之感!”陈三扶着电梯扶手,显然也是第一次坐电梯。

    电梯停在了三十九楼。

    电梯门一开,印入眼帘的就是两排花圈放在走廊过道内,地上还撒着不少纸钱黄纸。

    “千雪啊,你回来了,你请的大师来了吗?”司夜三人刚出电梯,迎面走来一名五十几岁的妇人,头戴白帽,身上也穿着白色丧服,双眼的通红与透出的疲态,能看出老妇人肯定没睡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