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四章 店里来了新员工免费阅读

第三十四章 店里来了新员工
    “张世尊!”鱼故渊白了他一眼。

    “哦对,张道友,你这天雷法咒威力非同凡响呀!要不你教教我。”大云道长拍着张世尊肩膀。

    ......

    司夜听完,愣了半天:“那这故事里大云道长,您好像并没有太抢眼的表演呀!”

    “谁说没有,要不是我一人一剑阻挡了飞僵几分钟,老鱼能成大阵吗?大阵不成能等到你*来收割吗?”大云道长一拍柜台。

    司夜赶忙点头:“是是是,大云道长功不可没。”生怕大云道长一个不高兴,又把新买的柜台给拍烂了。

    “那不知大云道长,今天到访我们这香烛店所谓何事?”

    “哦,那个是这样的,贫道从昆仑而来,要去龙城斩妖除魔,怎能身上盘缠用光了。”大云道长尴尬挠了挠头:“见你这香烛店生意异常火爆,想在你这谋一份差事。”

    “这个得和我二师兄说,这样吧,你先在这等等,马上我二师兄就应该回来啦。”司夜一听原来如此,将烧开的茶又给大云道长倒了一杯。

    “诶,好好好,徒弟进来吧!”大云道长对着门外喊道。

    此时司夜才发现,原来门口还站着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青年,青年背对两人,抬头望着天空,而从侧脸看,司夜判断青年年龄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大。

    “风花雪月人不在......”青年开始作诗,但似乎还没想到下一句眉头紧锁,就那么愣愣看着天空发呆,那样子看的司夜好一阵无语。

    大云道长见司夜表情有异,心中无名火起,这徒弟平时没个正形就算了,现在有事求人,还这么中二病,气的大云道长拿起桌上的茶壶就扔向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并没有回头,就在茶壶即将砸中他脑袋时。

    青年男子以常人无法看清的速度,拔出佩剑,剑尖对着茶壶轻轻一点,一下便卸了茶壶的力,随后剑身接住了茶壶。

    “好!”司夜见青年男子这套行云流水的剑术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不吝发出由衷赞美。

    青年男子得到赞美,不由得嘴角上扬,手中长剑慢慢抬起,茶壶中的茶便流了下来。

    青年男子微微张嘴,一股清茶便灌进了青年男子口中。

    茶一入口,青年男子双眼大睁鼓着腮帮,一秒后‘噗’的一声,青年男子将茶全部吐出。

    “我giao。”青年男子发出一声没人听懂的惨叫:“烫烫烫!”青年男子一个劲的往嘴里吸气,手中长剑落地,茶壶也摔了个稀碎。

    大云道长只感觉头疼,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能收这么个弟子!

    “这......这是我不成器的徒弟。”大云道长摇了摇头。

    “在下陈三,司夜道友可真是一表人才呀!”陈三大着舌头做了个抱拳了

    此刻司夜总算是看清了陈三的长相,陈三相貌不凡,气质更是出尘,虽然看上去比较二中,但经过刚刚他的表现,司夜能确定,他的确是中二。

    司夜也给他回了一礼。

    “呀,小叶店里来人啦。”此时张伯文举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周康康跟在后面抱着两个小箱子。

    “叶子,快来帮忙卸货,后面还有好多!”周康康气喘吁吁说道。

    “师兄,这两位是大云道长与他的徒弟陈三道友,他们是来应聘工作的。”司夜说着往门口走去。

    “应聘?”张伯文一钝,打量起两人,自己好像没说要招人呀。

    大云道长讪讪一笑,做了个抱拳礼。

    张伯文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准备马上将两人一些钱打发他们离开香烛店,司夜走到他旁边轻轻说道:“那老头和咱*认识,是故交。”

    司夜走到门外才发现,这次进了不少货,张伯文的十三手破轿车上装的满满当当,后车箱门也不关,里面全是冥币纸钱。

    听司夜这么一说,既然是*的朋友,那自然没有赶走的道理。

    大云道长见自己傻徒弟就愣愣的站在,一脚把他踹出了香烛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还不给我去帮司夜小友。”

    陈三揉着*也跟着司夜搬起了纸钱。

    等司夜三人将冥币纸钱都搬进香烛店,并且摆好时,张伯文那边也已经谈好。

    张伯文笑着做了个抱拳礼,大云道长也回了一礼。

    “谈好了?”司夜走了过来问道。

    “谈好了。”张伯文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

    司夜见状,立马猜到这二师兄肯定又坑人了。

    张伯文伸出一只手在桌上摸索着,可好像没有摸到他要的东西,他转头一看。

    “司夜,我的宜兴特级紫砂壶去哪了?”张伯文问道,还往桌子底下看了看。

    “刚刚被陈三打碎了。”司夜也不觉得一个茶壶能有多贵,七十八十顶了天了。

    “那个陈三,你这个月的工资没了,用来抵消这只紫砂壶!”张伯文一拍桌子。

    司夜傻了,大云道长师徒俩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就一个破茶壶,这么值钱?

    “师兄,你这茶壶镶金了啊?一个茶壶扣人家一个月工钱。”司夜也感觉二师兄这次的确有点太坑了。

    张伯文也不废话:“你们自己看。”说着他从自己的钱包内找出一张字据放到台上。

    司夜接过字据:“本人黄山河,于2011年卖张伯文一把青铜剑,并保证是真青铜,可那剑并非青铜,按照之前买卖字据,本人应还张伯文五千元,可如今本人无力偿还,只得将宜兴镀金紫砂壶抵账。2017年......”

    “还真是镀金啊!”陈三读完,也知道自己这次算是装13装过头了。

    “你们还没异议的话,就这样吧!”张伯文说完拿起车钥匙便走出了香烛店。

    自从店里有了司夜与周康康,张伯文就很少来了,因为喜欢打麻将,张伯文索性进军麻将业。

    他将自己住的楼房改造成麻将馆,取名‘夕阳红麻将馆’,还别说吸引了周边不少老头老太来搓麻将。

    每天光场地费就能收好几百,这比那些公司白领还舒服。

    香烛店内,陈三走到破碎的紫砂壶旁,开始从紫砂壶碎片上抠黄金。

    他拿起一块碎片上面有一条黄金丝线,陈三将碎片握在手里,用力一捏,碎片便成了粉末,陈三很容易的便得到了一条细如发丝的黄金。

    “大云道长,陈三道友可是练过铁砂掌?”司夜问道。

    “这小子,天生神力,不用管他。”大云道长看似是瞧不上这徒弟,可嘴角微微的上扬已经出卖了他。

    司夜也不戳穿:“大云道长,我刚刚听你说你们不远万里从昆仑山去龙城降妖除魔?”

    “是啊!司夜小道友这北群市距离龙城也不远,你不知道龙城出了大妖?”大云道长看着司夜。

    “这我还真不知道,那就算龙城出了百年大妖,那也不用大云道长你不远万里去龙城吧?”司夜老脸一红,身在北群居然不知道临近城市出了大妖,自己的确有些不应该。

    一只百年的大妖,也许能一时遮蔽气息,但不可能长时间遮蔽气息,就与人类呼吸一样,也许可以憋气几分钟,但不可能一直憋着。

    只要自己留心一些,早就应该发现龙城有百年大妖!

    “什么百年大妖,那只大妖至少五千年!”大云道长说完,司夜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半晌后,司夜才开口:“五千年?这世界上哪有能活那么久的大妖!”

    “这也是我们此次前来的目的,而且据我们寻仙门得到的信息,现在全华夏至少有十股势力正在往龙城的路上。”大云道长此刻也一改玩世不恭的嘴脸,十分严肃。

    “五千年的大妖!就算现在聚集全华夏的道门也不一定能将它诛杀呀。”司夜提出自己看法。

    “小友所言极是,所以我们寻仙门想的办法不是诛杀,而是*封印!”大云道长抚着胡须。

    ......

    许久的沉默后。

    大云道长见司夜迟迟不开口:“小友不必太过慌张,现在只需静等其他帮派前来即可。”

    “我不是慌张,算了,大云道长晚辈还有些事,失陪了!”司夜说着走出了香烛店。

    司夜赶忙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陈真璨。

    “司夜,有什么事吗?”电话很快接通,陈真璨熟悉的声音传来。

    “陈警官,龙城现在有一只五千年的大妖。”司夜就这么一句,也不知道陈真璨有没有听懂。

    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

    “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别回去是吗?”陈真璨说道。

    “正是!”

    “司夜,谢了,但我是警察,华夏的警察的第一职务就是保护华夏所有人民安全,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必须回去,挂了!”陈真璨说着,并没等司夜回答,便挂了电话。

    司夜听了陈真璨的话,突然醍醐灌顶,刚刚听到五千年的大妖,自己第一反应就是逃避,带着尽可能多的人逃避。

    现在想想,自己和陈真璨难道不是一样吗?陈真璨身为警察保护人民是天职,自己身为道士保护苍生不也应当如此。

    陈真璨那边,脑海里的系统的声音传来:“宿主接受‘击败上古大妖任务’,任务期限无限制,任务奖励获得起死回生能力一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