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三章 大战飞僵免费阅读

第三十三章 大战飞僵
    “老鱼,你可有雷击类法术,咱这不管用呀。”大云道长手中符篆不停,又画出一张水龙符。

    一条水龙腾空而起,随后冲向飞僵,飞僵提起宝剑对着水龙一劈,刚刚还来势汹汹的水龙被砍掉龙头,整条水龙立马解体。

    “我要有那法术,早用了,你见我御火宗何时教过雷法!大云兄弟你先抗一下!”鱼故渊说着便退到了大云道长背后,准备使用烈火翻山诀。

    “你这没用的废物点心!”大云道长怼了鱼故渊一句,幻化出一把冰剑冲了上去。

    此刻的鱼故渊需要专心念诀画符,要换平时,大云道长这么怼他一句,他肯定要怼回去十句。

    大云道长提剑就刺,飞僵则是不闪不避,任由他攻击,大云道长连劈带砍数十剑,自己砍得都有些手麻了,也未能伤飞僵一丝一毫。

    “够了吗,你是在挠痒痒吗?”飞僵生硬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充满嘲讽。

    当僵尸到了飞僵境,已经有了普通人的思维,并且已能说话,等飞僵再进阶成为魃那便拥有了远高于人的智慧,能幻化人形也能轻松屠龙。

    但魃并非僵尸最高境界,魃后还有犼,此刻的僵尸便不再是僵尸,已然成了能与佛祖抗衡的魔王存在。

    “不够!冰剑化水魄”大云道长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只僵尸嘲讽,念动剑诀冰剑化为一颗颗水珠。

    这并非普通水珠,当水珠落到飞僵身上,又化成一颗颗更为细小的水珠。通过毛孔钻入飞僵体内。

    “给我爆!”大云道长大吼一声,飞僵的肚子突然鼓胀起来,水珠在飞僵肚子内不断爆炸,重组。

    “有点意思!”飞僵竟然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他伸出一只手,当着大云道长的面,捅进自己的肚子。

    “小道士,你也尝尝?”飞僵说着从肚中掏出一颗水球,朝着大云道长便扔了过去。

    大云道长暗叫不好,赶忙掐动法诀:“化水为盾!”身形也往后连跳十几步。

    一面巨大的水盾挡在大云道长面前,水球撞向了水盾,只一个照面,便将水盾撞碎,水球去势不减,暴怒的继续向大云道长飞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鱼故渊御火翻山诀大阵完成:“御!”

    鱼故渊念动法诀,一只足足直径十米的巨大火手从地面升起,挡在大云道长面前,大云道长只感觉眼前一片炽热,要不是鱼故渊给他上了真火盾,他就算不被烧死,以后也只能当个和尚了。

    水球在‘御’字巨手内疯狂旋转,试图冲过去。

    可‘御’字巨手岿然不动,几秒后水球已经没了冲力,在‘御’字巨手内爆炸,又化成一颗颗细小水珠。

    大云道长赶忙念动剑诀,将水珠收回时,水珠又变成了一把冰剑:“你这小没良心的冰宁,居然敢弑主!”

    冰剑能听懂大云道长说话,因为它拥有着剑灵,大云道长这么一指责,冰宁的剑身弯了,还流下一滴滴水珠,就像是人委屈的在落泪:“主人,主人我也没办法呀,那只飞僵使用的力量很奇妙,我只感觉自己无比暴躁。”

    “好了好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赶紧给我变直了!”大云把冰宁举了起来用只有一人一剑灵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呜呜呜~人家就是感觉委屈吗?”剑灵见大云道长好像很嫌弃自己的样子哭的更伤心了。

    大云道长赶忙将冰宁捂在胸口:“好好好,姑奶奶我不说你了,你赶紧变直,你这样子让老鱼看见,他会认为我对他有什么奇怪想法的!”

    剑灵听后不再哭泣,而是化成了一颗水球隐入大云道长的长袖之中。

    “攻。”鱼故渊只说了一个字,地面上又出现一条数十米的火龙,张着血盆大口,发出震人心魄的龙吟。

    “蝼蚁,你不知道飞僵杀龙如屠狗吗?”还没等火龙发动攻击,飞僵主动出击,狞笑着一个闪身到了火龙面前。

    火龙一口将他吞下。

    ......

    “解决了?”大云道长问道。

    鱼故渊眯上眼睛感知飞僵气息,猛地睁开眼睛,一把将大云道友推开,自己也靠着推大云道长的反作用力后推几步。

    可大云道长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这么冷不丁一推,整个人倒退几步,然后一*坐在地上。

    还没等大云道长开口骂他,一把宝剑从火龙肚中飞了出来,只见一道剑影闪过,两人刚刚在的位置如同被炮弹轰击,炸出一个大坑。

    “*!”大云道长爆了一句粗口,着实吓出一身冷汗。

    而火龙的肚子此刻也被飞僵硬生生撕开,飞僵从中飞了出来。

    “还有什么招数吗?尽管使出来。”飞僵玩味的看着两人,如同一只大猫抓住了两只老鼠,在将他们吃掉前要先好好玩玩他们。

    “你也太嚣张了!”鱼故渊拿出一张紫色符篆贴在了烈火翻山诀上。

    “我佛慈悲!”鱼故渊双手合十念起《金刚经》。

    “我去,没想到老鱼你佛道双修?”大云道长虽然认识鱼故渊已经七年,可还是今天才知道他还会佛家法术。

    鱼故渊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大云道长只感觉地动山摇,等他看向大阵时,烈火翻山诀中出现四尊大佛。

    大佛足足四十多米高,一个个全身金光闪闪。

    “我去,老鱼这是黄金做的吗?你丫的有这本事,早点变出来咱也没必要穷游了。”大云道长吐槽道。

    “大云你别坏我道心!”鱼故渊被大云道长的话影响到了,本来心无杂念的脑海里全是两人吃野菜啃窝窝头的画面。

    由于内心有了起伏,四尊大佛中一尊大佛轰然倒塌,化作金光点点。

    大云道长见状,‘啪’一声给了自己一耳光:“多嘴,你难道不知道老鱼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内心坚定的人吗?”

    ‘轰’一声,又一尊大佛倒塌,鱼故渊脸涨的通红,他现在多想撕裂大云道长这斯的嘴。

    大云道长也一阵牙疼,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自己不会再说话了。

    “两尊就两尊吧!”鱼故渊说着,一掌打向地名,两尊大佛也跟着一掌打下。

    飞僵双手一撑,硬生生接住了两尊大佛这一击,飞僵虽然撑住了,可地面无法承受两尊大佛的威压,地面直接裂开,碎石纷飞,而飞僵的一半身体也陷入土里。

    “卍!”鱼故渊念了释迦牟尼心印。

    两尊大佛手掌也出现一个‘卍’字,‘卍’字压向飞僵,只是一个照面便将飞僵*。

    “成功了?”大云道长问道。

    “没有,你快想办法击杀了他,这‘卍’字是慈悲之力,在于感化*,不能降妖除魔。”鱼故渊支撑着大阵,头上已经满是细汗。

    “我......”大云道长一阵无语。

    “我要有办法,我早把他灭了,你这没用的废物点心!”大云道长叉着腰。

    鱼故渊喘着粗气,他快被大云道长气疯了。

    大云道长坐在鱼故渊旁边,鱼故渊支撑着大阵,而飞僵虽然被‘卍’字压着,可他知道鱼故渊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此时,一位道长也刚好路过临江口,见此处法力与邪气十分浓郁,便赶了过来,刚好看见眼前这番场景。

    大云道长回头一看,来了位道长大喜,赶忙跑了过来。

    “无量天尊,贫道张世尊,敢问......”还没等前来的张世尊打完招呼,大云道长赶忙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大云道长把张世尊拉到鱼故渊面前,指着飞僵:“看见没,一只飞僵!现在我和我兄弟好不容易把他*了,你有没有办法将他诛杀?”

    张世尊正欲开口。

    “对了,你哪个道派的?”大云道长问了一句。

    “哦,贫道青城山三顺派!”张世尊行了一礼。

    “哦哦,原来是三顺派的,久仰久仰。”大云道长回了一礼:“那你们派主修什么?”

    “主修火法,医术曾经还有武道可以*。”张世尊回答。

    大云道长听闻一拍大腿:“完了这不扯犊子吗,两火法一水法打飞僵。”

    “老鱼咋办?”大云又回头问鱼故渊。

    刚刚两人的对话,鱼故渊也听见了。

    “你们走吧,我这大阵撑不了几分钟了,现在能跑一个是一个吧。”鱼故渊一脸慷慨赴死的倔强表情。

    “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能放弃你!”大云道长说着,人已经跑出去快一百米了。

    “有福气一起享,有难一起当。”由于大云道长已经跑的很远了,他喊出来的声音,鱼故渊已经快听不清了。

    鱼故渊回头一看:“你大爷!”

    “没事,这位同道我会雷法!”张世尊说着掏出一张阴雷符。

    “上感乾坤,下济黎明,道法三顺,护我神明,万钧之雷,斩妖除鬼,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张世尊念完法诀,符篆打出。

    只见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飞僵大惊:“臭道士,放开我!”他怒吼着,可怎么也无法挣脱‘卍’字符。

    一道紫色的天雷在空中乱舞着打向僵尸,一声巨大的响声后,*飞僵的‘卍’字察觉不到飞僵的气息便化作了金色的星光飘散。

    两人走到飞僵刚刚被*的地方查看,巨大的深坑内除了几缕飞僵白色甲胄的碎片,飞僵什么也没剩下。

    “嘿,我就说你能成大事,张......张什么来着?”大云道长已经跑出去五百米,但回头发现这边乌云密布,知道应该是有天雷降下,便赶了回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