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二章 飞僵降世免费阅读

第三十二章 飞僵降世
    三十年前,将军村有一对兄弟牛权,牛勇。

    他们整天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不是今天去偷只村长家的鸡,就是明天去偷看村东头许寡妇洗澡。

    两人马上快三十了,也没讨到媳妇,村民去捕鱼,他们嫌赚钱少。村民种地,他们又嫌苦,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

    他们父母临死前家里还种着十几亩良田,父母一死兄弟们立马将良田给变卖。

    虽然卖了良田,可当时田地根本不值多少钱,卖田地的钱没过几个月便被兄弟人霍霍完了。

    就在兄弟俩想着要不要把宅子卖了换点钱时,村里大喇叭开始了每天的新闻播报。

    这是那个时代,村中为数不多能了解外界信息的渠道。

    每到这个时候,村民们便会端着小板凳或是直接坐在大喇叭旁的石头下听村长播报新闻。

    说是新闻,其实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这么多年播报下来也就龚家村龚老三丢了一只羊,发动几个村子帮忙找羊算是大事了。

    就在村长播报完今天各村大概鱼价准备关闭大喇叭时,村民们从喇叭里听见有人进了广播室。

    随后村长又继续广播:“收到一条咱们市里发下来的通知,说最近有不少盗墓的在咱们这附近盗墓,如果乡亲们看见有可疑的陌生人,第一时间向我们报告......”

    大喇叭下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嘿,你们说这老古董能值不少钱吧!”

    “可不嘛,俺家四舅爷当初不是捡了个盘子回家,然后城里专家看见了,花了3000块买走了哩。”

    “嚯,这么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牛权听到古董这么值钱的时候,心里立马有了个计划。

    当天晚上他喊来弟弟牛勇。

    “哥,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把俺喊来啥事?”牛勇刚喝了酒,现在脸还是红扑扑的。

    “你瞅瞅你这熊样,拿上铁锹,跟我进山。”牛权说着扔给弟弟一柄铁锹。

    “哥,这干啥呀?”牛勇拿着铁锹不知所云的问道。

    “你知道咱村为啥要叫将军村吗?”

    牛勇挠了挠头:“不就是清朝一个将军葬这了吗?小时候老村长不给咱讲过?”

    “是啊,一个将军葬这了,那身为一个将军他墓里能没点宝贝吗?”牛权又压低了声音:“今天村口大喇叭下,你没听见二丫说嘛,一个古董能卖3000块!”

    牛勇一听瞪大眼睛,酒也醒了一半,要知道在这个时代,1200块就是城市里的高薪了,像将军村这样的小村庄,最富裕的村长家一个月也就赚个600来块。

    “那哥咱现在是要去挖将军墓吗?”牛勇兴奋了。

    他其实一直喜欢村里的二丫,但她家里要2000块的彩礼。

    这次跟着大哥去挖个坟,还是将军坟,那里面宝贝肯定多,把宝贝拿回来然后卖给有钱的城里人,这么一来,别说2000块,哪怕一万块自己也能把二丫娶回家。

    两人说干就干,拎着铁锹铁镐就上了山。

    到了山上两兄弟就傻眼了,这山这么大,自己去哪找将军墓。两兄弟在山上找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找到将军墓,只好悻悻然回了家,这第一次盗墓算是宣告了失败。

    过了几天,牛权从集市上买回来一本《撼龙经》,两兄弟又看到了希望,开始研究起了这本书。

    经过几天的摸索,兄弟俩认为已经学到了皮毛,便又带上铁锹铁铲上了山。

    这次可能是老天开眼,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个古墓,只是并不是将军墓,此时的兄弟俩哪管你是不是将军墓,三下五除二就把古墓挖了。

    古墓也是一座清朝时的古墓,当兄弟二人花了半天挖出棺木,兄弟们激动了。

    原来这棺木是上好的楠木棺材,最关键的是这楠木棺材居然是小一号的!

    牛权研究过,小一号的棺材要么是给女人用的,要么是给未成年的孩子。

    如果里面是女墓主,那么这就是富棺,里面的陪葬品肯定有不少金银珠宝。

    但如果是未成年的孩子,那两兄弟就要大失所望了,未成年的孩子入不了族谱,所以是穷棺,挖出来的最多也就是些不值钱的瓶瓶罐罐和墓主身前常用的物品。

    牛勇将棺材四周钉子撬开,两人合力将棺材打开。

    ......

    牛权取下带来的矿灯往棺材里一照。

    “大哥,这衣裳不像女的啊!”牛勇一看,墓主的衣裳是黑色褂子,头戴一顶西瓜帽。

    “*......”牛权气的说不出话来,一把将手里的铁锹扔到一边,随后背对着棺材坐了下来。

    牛勇也累成了狗,一*坐在地上。

    兄弟俩点燃一支烟,两人轮着抽。

    “哥,这咋办?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牛勇问道。

    “先翻翻看,看看有没有什么镶金拨浪鼓啥的。”牛权猛吸一口烟,将烟*一扔站了起来。

    “拉倒吧,还镶金。”牛勇撅着嘴站了起来。

    两兄弟在棺木里一阵翻找,最后终于在墓主脖颈骨头里找到一块翡翠长命锁。

    兄弟二人连夜带着长命锁去了市里,结果本只想换个几百块花花的两人,居然得到了4000块。

    这4000块如同一剂强心剂,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兄弟两人靠着在《撼龙经》上学到的一点皮毛,前前后后盗了六处古墓。

    兄弟二人也靠着挖坟掘墓,建起了小二层,兄弟俩成了村里第一家盖上小二层的村民,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也是村里最后一栋小二层......

    牛勇也娶了二丫,兄弟二人也算是半年完成了村里其他人一辈子都难完成的事。

    可人的*哪会满足,兄弟二人还是想着把将军墓给挖了。

    兄弟二人查看村里之前的族谱村史,终于找到线索:水匪灭而将军死,将军葬于白山一山洞之中。

    得到这个信息,兄弟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为什么这半年一直找不到将军墓,因为他们都被《撼龙经》误导了,当时埋葬将军的是村民与将士。

    村民和将士怎么可能会懂风水?白山的位置在风水中是‘悍公子’位。

    在‘悍公子’位上修坟,虽然能保后人出才子,但会导致家族阴盛阳衰。

    但凡懂点风水都不会将墓修在那,也正因为兄弟俩先入为主的思维,打心里就觉得将军墓在风水宝地,所以两人硬是没去过白山。

    上山后,兄弟俩没费多大力气便找到了山洞。

    果然,在山洞最里面发现了一块破旧的石碑,上面刻着武将军墓。

    兄弟俩大喜,花了半天时间,把将军墓挖开,这位在地下沉睡了百年的将军,再一次重见天日。

    “哥,你看这泥土为啥红色的?”虽然挖到了将军墓,可这满地的红土总让牛勇惴惴不安。

    “怕球,赶紧开棺!”牛权可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一铁锹就铲进朱红色棺材的缝隙里。

    牛勇见大哥都动手了,也只能硬着头皮拿起铁镐上来帮忙。

    棺材一打开,一股寒气就传了出来,这八月酷暑的夏天,兄弟俩都打了个冷颤。

    牛勇往棺材里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名身穿白色甲胄的将军。

    经过百年的沉睡,尸体居然保存完好,没有一丝腐烂,若不是脸过于苍白,兄弟俩都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哥,这咋一点没烂呢?”牛勇问道。

    “我哪知道,你翻翻他身上有没有宝贝,我看那把剑挺值钱!”牛权指着将军旁边放着的一把宝剑。

    “我......我不敢,这看的瘆得慌。”牛勇说着往后退了两步。

    “瞧你那怂样,怎么娶了媳妇,胆子都套娘们肚子上了?”牛权说着伸手去拿宝剑。

    可宝剑被将军死死握在手中,牛权一只手居然掰不过他。

    没办法,他只会双手伸进将宝剑拽出来,因为有了双手,牛权的脸也伸进了棺材。

    牛权对着将军的脸就吐出一口气。

    将军被牛权这一口气惊了尸,睁开了眼睛。

    牛权一看‘哇呀’一声,坐倒在地,牛勇并没有看见将军尸变,一步上去,准备扶起哥哥。

    就在此时,一只惨白的手抓住了棺材壁上,牛勇瞪大眼睛,张着嘴巴被吓傻了。

    “还愣着干嘛,快跑。”牛权给了弟弟一巴掌,赶忙起身拉着弟弟往山洞外跑去。

    可被惊醒的将军并不准备让两人活着离开,手中宝剑一挥,一道剑气飞过,兄弟两人头落地。

    将军苏醒便是飞僵,仅一夜便*了整个将军村。

    而此时的大云道长正与挚友鱼故渊游历天下,正好路过此地撞上屠完村子正欲离开的飞僵。

    作为道门中人,岂能容飞僵涂炭生灵,大云道长先行拔剑,以证昆道,鱼故渊也不忸怩,跟着便加入战局。

    两方打的不可开交,却难分胜负。

    大云道长虽然有着寻仙门真仙御水诀五十一重的实力,一道道符篆威力巨大。

    鱼故渊则是御火宗的内门大弟子其烈火诀也是五十三层三昧真火境,一道火符便焚烧世间万物。

    可怎奈飞僵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大云道长与鱼故渊只能做到牵制,却不能做到斩杀。

    大云道长打出一道冰凝符,将飞僵四肢冻住,飞僵顿时无法动弹。

    鱼故渊动作也快,在飞僵被冻住的瞬间,手中一把燃烧着的火矛便向飞僵掷去。

    火矛刺中飞僵胸口,可却无法刺进飞僵皮肉半寸,飞僵怒吼一声,挣脱冰凝符,一把抓住火矛,将火矛一把捏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