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一章 *旧友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旧友
    “怎么十年不见,你就把我忘记了?”男子五官精致的脸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你是?”郑龙绞尽脑汁想着此人是谁。

    “十年前南林郊区陈志祥......”陈志祥一字一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怎......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郑龙听到陈志祥这三个字,如同一记炸雷。

    十年前为了五百万的佣金,在南林郊区设下圈套,抓住陈志祥后,将他残忍杀害。

    “五百万呵呵,就为了区区五百万你杀了救过你两次的恩人!”陈志祥手中轻轻一点,郑龙手中的砍刀直接崩碎。

    “啊!”郑龙一声惊呼:“都给我上,谁砍死他,我就给谁五十万!”

    郑龙这群小弟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一听杀了这人能拿到五十万,一个个都红了眼,提着武器朝陈志祥冲来,在他们眼里现在陈志祥就是会移动的五十万!

    “找死。”陈志祥手指轻轻一指,手上的鬼头戒指发出一道鬼气波。

    鬼气波朝着四面炸开,郑龙的小弟们只感觉自己被卡车撞飞出去,只一个照面,数十人就被解决。

    郑龙只感觉头皮发麻,他看了看自己的十几个小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立马往门外逃去。

    陈志祥则是任由他逃跑,坐在了赌桌上把玩着筹码。

    郑龙冲到大门口,可怎么使劲都打不开铁门,他拼命敲打铁门,可并没有人来为他打开大门。

    “别吵了,大晚上的!”陈志祥说着,将手中筹码扔向郑龙。

    这塑料材质的筹码如同一只飞镖,带着破空声直接镶进郑龙的左腿。

    郑龙疼得单膝跪下。

    陈志祥又抓起一把筹码,一步步走向郑龙。

    “怎么你不准备求饶吗?”陈志祥将手中筹码来回倒腾。

    “求饶你也不会放过我,你这怪物!”郑龙咬着牙从口袋中掏出手枪。

    “别动,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郑龙嘴上很强硬,可手却出卖了他,此刻抖得不停。

    陈志祥则是任由他将枪指着自己无动于衷,还是一步步走向郑龙。

    郑龙见不开枪是吓不住陈志祥了,举起枪对着头顶开了一枪以示警告,巨大的枪声在空旷的赌场响起,如同一声炸雷。

    可陈志祥就仿佛并没有听到,还是闲庭信步走向郑龙。

    郑龙咬紧牙关,枪口对准陈志祥。

    ‘乓乓乓’郑龙连开三枪,全部命中陈志祥,可陈志祥并没有倒下,他只是拍了拍被子弹打穿的衣服,几颗弹头便‘叮叮当当’落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打不死你!”郑龙绝望的大喊起来,因为害怕声音都在发颤。

    “因为我已经死了,你也死吧,不过我会让你彻底死亡!”陈志祥说着将手中筹码扔向郑龙。

    这么近的距离,陈志祥加成了鬼力的筹码威力不输霰弹枪的子弹。

    一把筹码砸去,郑龙瞬间面目全非。

    陈志祥报仇后,并没有走而是静静等待着什么。

    三分钟后,郑龙尸体里飘出一团透明的人形气体,那便是郑龙的灵魂。

    陈志祥看着郑龙的灵魂慢慢有了意识,从朦朦胧胧的灵体变成了普通的鬼魂。

    “你现在有意识了吧。”陈志祥笑着看着郑龙。

    郑龙见到陈志祥,如同见到了阎王,直接往门外逃去。

    等郑龙飘出了屋子,见陈志祥并没有追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刚准备继续逃跑的郑龙只感觉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传来,他还没回头,已经被击中,顿时魂飞魄散。

    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郑龙这个人,就连鬼也不会再有。

    道士香烛店

    张伯文买了一桌子好菜,周康康吃的不亦乐乎,可唐瑶却不像平时那么大大咧咧吃饭了,今天的唐瑶似乎变了一个人,吃起饭来小家碧玉的。

    “小唐瑶啊,是二师叔我买的菜不合你胃口吗?”张伯文问道。

    “啊?不是不是我今天不怎么饿,二师叔你买的饭菜很好吃!”唐瑶赶忙解释。

    “多吃点,唐瑶。”司夜给唐瑶夹了一只鸡腿。

    “对了,唐瑶你们班明天是不是要去野炊?”司夜问道。

    “嗯,怎么了?”

    “没事,吃完饭我带你去重新买部手机,然后再去买点明天你野炊要带的东西。”

    “啊,好吧。”唐瑶点了点头。

    两小时后,北群市最大的购物中心,唐瑶正研究着司夜刚给她买的手机,嘴角还挂着甜美的微笑。

    “司夜,你看这个拍照自带美颜呀。”唐瑶说着打开了相机功能。

    “嗯嗯,但我觉得咱家唐瑶根本天生丽质,这美颜纯属鸡肋。”司夜赞美道。

    “是吗?嘻嘻,那司夜我们来照张合照吧,这么多年我们还没一张合照。”唐瑶满眼都是小星星。

    司夜看着这小妮子,将她一把搂进怀里,拿起唐瑶的手机,‘咔嚓’拍了一张合照。

    照片里唐瑶瞪大眼睛,感觉萌萌哒,司夜则是浅浅一笑。

    两人走在购物中心,似乎是在挑选商品,慢慢的司夜伸出了一只手,在离唐瑶手还有一根手指距离时,一把牵住住了唐瑶的手,唐瑶并没有抗拒,甚至还有些小开心,虽然此刻她正看着货架上的商品,可嘴角却挂上了微笑。

    第二天,南林治安局。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司夜将无相鬼陈志祥的事情大致与陈真璨说了一遍。

    陈真璨摸着下巴:“原来如此,孙一洋那档案就交给你写了。”

    “啊?”孙一洋不知所措,这又是鬼又是斗法的,她如果全写上档案,就算过了陈真璨这关,档案再往上一层也要被骂死。

    “没事啊,这档案呢,你是可以做一些艺术加工的,反正你看着办吧,我还有个会议要开。”陈真璨拍了拍孙一洋。

    “可是这要艺术加工多少呀!”孙一洋苦着脸。

    “你看着办呗,对了档案尽量早点交上来哦,后天咱们就要回龙城了。”陈真璨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孙一洋哭丧着脸看向司夜,司夜一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就在司夜百无聊赖的打着游戏时,张伯文打来电话:“小叶,你现在赶紧回香烛店。”

    “怎么了师兄?胖子不是在店里吗?”

    “胖子跟着我去进货了,你要是忙完了就回来看店。”司夜听出张伯文此时正在开车。

    “进货?进什么货,店里不是备货很多吗?”司夜想了想店里的备货够办六七场丧事了。

    “你不知道吗?昨天南林黑龙帮的郑龙和手下十几个小弟被人杀了!这不,今天全来买纸钱香烛了,等我回去再说吧,你赶紧回来。”张伯文说着便挂了电话。

    司夜与孙一洋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治安局,司夜走在回香烛店的路上,打开手机查看北群的新闻,可并没找到相关新闻。

    “庄周晓梦易,奈何非人间。”正当司夜走到香烛店门口时,迎面走来一老道士。

    司夜打量了一下这老道士,只见这老道一身破旧的道袍已经满是补丁,说是道袍倒是更像乞丐的衣服,这一套行头比起曾经司夜师徒俩有过之而不及。

    老道士微笑着看着司夜。

    司夜见这老道可怜,于是掏出一张十元,放到了老道士手里,做了个拱手礼便准备进香烛店。

    “诶诶诶,我不是乞丐!”这时老道士开口了。

    “哦,那不好意思了。”司夜又折了回来,准备将老道士手中的十元拿回去。

    老道士见状赶忙将钱塞进口袋。

    司夜见状只是笑笑:“既然无事,那小道我便走了!”

    “小道友,小道友请留步!”老道士见司夜又要走赶忙出声阻拦。

    “怎么了?老道长是钱不够吗?”

    “不是不是,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云中君,道号大云!乃是昆仑寻仙门二长老!”老道士说着从破破烂烂的道袍处取出一张褶皱的名片。

    ......

    司夜只感觉一阵无语,接过大云道长手中的名片:“这年头,打野都混的这么惨吗?”

    “啊?小道友这打野到底为何物?”大云道长从昆仑山一路乞讨而来,每每报出自己大名,总有人会说类似的话,对此他很是不解。

    “就......”司夜一摆手,自己和一个看上去70来岁的老道说游戏人物不大合适:“小道司夜,乃是青城山三顺派法字辈弟子!”

    “原来是张世尊的高徒!”大云一听原来是三顺派弟子,心里大喜。

    司夜这么一听,怎么着,这老道还认识*?

    “大云道长认识我*?”

    “岂止是认识,当初我们还一起打过僵尸哩。”

    司夜一听原来这老道士还是自己*的朋友:“大云道长里面请。”司夜说着将大云道长请进了店内。

    司夜也不吝啬,拿出张伯文珍藏的铁观音就给大云道长泡上,反正也不花他的钱,自然不会心疼。

    大云道长喝了一口铁观音,一声长叹,不由赞叹好茶,随后只见司夜端来小马扎与爆米花:“大云道长,你给我讲讲你与我*当初打僵尸的事情呗!”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那咱就讲讲。”

    三十年前,临江还不叫临江,那时候叫渡江口,渡江口有着一座村子名叫将军村。

    据说是清朝乾隆时期,长江这里匪患猖獗,一名将军受命到此处理水匪。

    虽然最终剿匪成功,可将军也战死了,尸骨便埋葬在了此处。

    村民为了纪念这位将军,将原来的村长改名将军村。

    将军村靠着长江,所以这里的村民都靠打鱼为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