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 第三十章 复仇免费阅读

第三十章 复仇
    “司夜你这么看着*嘛?”唐瑶被司夜看得不好意思,闹了个大红脸。

    司夜确定眼前是真的唐瑶,并不是无相鬼变的,一把将她抱住:“我还以为......”司夜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唐瑶并没有反抗,两只玉手从后面拍抚着司夜的后背。

    两人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这一刻无需言语,拥抱就是最好的言语。

    这一刻,司夜脑海里突然冒出几个词失而复得,虚惊一场。

    他紧紧将唐瑶抱住,这一刻司夜知道了唐瑶原来对于自己已经如此重要。

    “司夜,你到底怎么了......”唐瑶刚开口,司夜朝着唐瑶的樱桃小嘴亲了上去,唐瑶的话戛然而止。

    唐瑶睁大了眼睛,但她并没有抵抗。

    司夜用舌头挑开唐瑶的贝齿,舌头与舌头交缠,口腔与口腔结合,唐瑶的身子一下软了下来,她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司夜才放过了这涉世未深的小妮子,唐瑶则是红着脸不敢抬头看司夜。

    “唐瑶,你知道我刚刚看见你手机的那一刻,我有多害怕吗?”司夜牵着唐瑶的手。

    “啊?我手机,我手机不是被你要去了吗?”唐瑶有些疑惑司夜这话什么意思。

    “我?我什么时候要你手机了?”司夜也有些疑惑。

    “就今天早上呀,你来学校找我说你手机坏了,借我的一用。”唐瑶说完,司夜似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相鬼应该是变成了自己的样子,然后去学校骗走了唐瑶的手机,再变成唐瑶的样子。

    趁着自己没有防备,给了自己那致命一击。

    如果不是自己的曳影心剑不需要道法加持,今天自己就肯定九死一生了。

    想到这司夜不敢再小看无相鬼了,就算她没有剥走唐瑶的身体,居然也能变得几乎一模一样。

    “不对,我早该发现唐瑶今天的异常的,唐瑶和我一样,不喜欢鱼腥味,所以她也不吃鱼干。”司夜突然想起这件事,一拍自己的脑袋。

    南林老式居民楼

    徐钰被司夜的曳影刺穿身体,一魂一魄现在已经残缺不全,随时会魂飞魄散。

    “老东西,赶紧救她!”陈志祥捂着徐钰肚子上不断流出的鬼气,全然不顾自己的胸口也被司夜洞穿一股股鬼气正在流逝。

    “不着急,先来看看鬼灯契约吧。”方堂盘膝而坐。

    陈志祥看也没看契约,直接在契约上留下了自己的一缕残魂。

    “你不看看吗,这可是百年契约。”方堂有些吃惊,没想到陈志祥这次居然如此痛快签下契约。

    “少屁话,赶紧救徐钰。”陈志祥一*坐在地上,他现在已经虚弱到连站着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好好好,是个男人,哦不对,是个好鬼,虽然让我等了十年,可我觉得值得。”方堂说着似乎回想起了自己的曾经。

    曾经的自己不也是为了自己心爱之人,敢上刀山下火海吗,哪怕是一个对抗整个帮派,他也没皱一下眉。

    方堂将徐钰的一魂一魄放入一只精致的香炉当中,香炉中的沉香本是往下倒流,可当徐钰的一魂一魄进入香炉,倒流的香缓缓朝着徐钰身上环绕。

    此香类似安魂香,可以修复损伤的魂魄,哪怕魂魄已经破损到立刻就要魂飞魄散了,只要送入香中及时,不出几日也能完好如初。

    陈志祥见徐钰正在修复破损的一魂一魄,笑着躺在了地上。

    方堂将扔给陈志祥一瓶药水:“喝了吧,三日内你便可痊愈。”

    陈志祥捡起药水,一饮而尽。

    “鬼灯契约签订后,百年内你必须听我的了,我活你活,我亡你死。”方堂一边说着,一边在契约上签下自己名字。

    “不用你说了老头,契约签定后你可以使用我所有本事,我也可以使用你一小部分本事,你死我也得魂飞魄散,我死你则只会受到一点点反噬。”陈志祥喝完药水站了起来:“知道了,臭老头。”

    “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方堂笑着摇了摇头,陈志祥这人实在是太像曾经的自己了。

    “那我是该感到高兴,还是该感到不幸?”陈志祥说着并没有等方堂回答。

    “我先去处理下我的私事,三天后,我便回来。”他自顾自走出了破旧不堪的居民楼。

    “你这怪老头,明明有着巨额财富,却一天到晚住在这种地方,真是令人费解。”等陈志祥出了居民楼,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北郡市南林一家地下赌场

    “龙哥,就是那个戴帽子的,已经连赢16局了,每次下注都很大,再这样下去咱赌场都要关门了。”一赌场小弟带着郑龙来到一张赌桌前。

    这家地下赌场正是郑龙的,他也是南林这块最大的帮派头目。

    赌桌前已经聚满了人,都来看这戴帽男子的战绩。

    戴帽男子现在前面已经摆满筹码,看的郑龙都眼皮直跳,这一堆筹码,至少也有六百万了。

    荷官现在满头大汗,戴帽男子又从筹码中推出两百万。

    这是与赌场对赌,所以也就意味着现在赌场已经输了六百多万了,如果这次再输,赌场至少也要输一千万。

    荷官看了一眼郑龙,郑龙示意他继续,荷官点头,开始发牌。

    “牛二,

    怎么这么小。

    看样子这人今天的好运气到此结束了,唉。”一开牌,大伙一看戴帽男子的牌这么小,都是一阵唏嘘。

    郑龙见了,也微微一笑,他给荷官做了个剪刀的手势,就像一对牛角,意思是让荷官这局开牛牛,牛牛是最大的,如果这次赌场出现了牛牛,那么戴帽的男子就要给赌场一千万!

    荷官微不可察点了点头。

    郑龙看着荷官将牌一张张翻开,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当荷官将牌全部翻开,赌场内顿时没了言语,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荷官开的牌组。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子喊道:“牛一,居然是最小的牛一。”伴随着他这一声,地下赌场瞬间炸锅。

    十七连胜,这神秘的戴帽男子赢了一千万!

    郑龙只感觉脑子都炸了,他愤怒的走到荷官面前,一脚将荷官踢下了台:“带出去,先给我把这吃里扒外的手剁了。”他吩咐几个小弟。

    荷官惨嚎着被四名手臂纹龙画虎的打手拉了出去。

    “哥们,要不咱们来赌一场?”郑龙点上一支烟,坐在了荷官原本坐的位置。

    “好,”男子磁性的声音传来:“赌点什么?”

    郑龙感觉这声音很熟悉,可又想不起在哪听过:“赌你手里现在所有筹码。”

    “可以,”男子说着将面前所有筹码往前一推:“那你要输了怎么办?”

    “我输?我要输了给你钱啊。”郑龙感觉男子这个问题莫名其妙。

    “我不要钱,这样吧,如果你输了,把你的命给我。”男主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人莫不是来找茬的?算了赌一把吧,我就不信以我的千术还赢不了他,再说就算赢不了,在我的地盘......”郑龙看了看鼓鼓的裤子口袋,这里是一只仿制92式手枪。

    “好啊,那咱就来赌一把!”郑龙说着,便示意一旁的另一个荷官重新开一副牌。

    荷官见到刚刚那名荷官被拉出去剁了双手,被吓的不轻,发牌时双手颤颤巍巍。

    “你塌酿会不会发牌啊。”郑龙说着一拍桌子,吓的荷官一*坐到地上。

    看似郑龙是在指责荷官,其实刚刚他已经将手里的牌给换了,现在他手里的牌是最大的牛牛,他就不信这还赢不了眼前这男子。

    荷官被几名大汉又拎了起来,努力控制着害怕到极点的心继续发牌。

    男子的牌组是牛三,众人又倒吸一口凉气,刚刚牛二能赢已经运气逆天,现在牛三如果还能赢,那就真是运气逆天了。

    郑龙见男主的牌组这么小,哈哈大笑,双肩靠在椅子上点燃一只香烟,悠闲的抽来一口。

    荷官打开了郑龙的牌组。

    “牛二?,郑龙居然是牛二!”一名看惊呼。

    “什么?”郑龙一下子跳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赌桌上自己的牌组。

    果然是牛二:“我刚刚明明已经换了,怎么会是牛二?难道......”

    他怀疑是眼前男子也是个千术大师,郑龙给小弟们使了个眼色。

    小弟开始驱散人群。

    “兄弟,你知道上一个在我这出老千的人怎么样了吗?”郑龙见人群都被驱散,拿出一把砍刀放在了赌桌上。

    “怎么样了。”男主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被我剁了一只手,然后当着那老千的面把他的手扔进后院狗笼。”郑龙说着又点燃一支烟。

    “你如果现在给我跪下,毕竟这笔钱就当没赢过,我可以让你全须全尾的走出去。”郑龙将烟吹在男子脸上。

    十几个小弟将人全部赶走后,也回到了赌场,此时一个个手中都拿上了武器。

    “我说过我不要钱的。”男子说着站了起来。

    “算你小子识相......”郑龙以为他准备给自己下跪服软,可男子接下来的话,彻底激怒了郑龙。

    “我说过我要你的命。”男子说着,将帽子脱了下来。

    “你小子是诚心找死!”郑龙拿起砍刀,冲到男子面前。

    他仔细看了一眼眼前这名男子的长相,似乎在哪见过,可又想不起来。
为您推荐